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蔷薇
蔷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382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中的文章皆是原创,是博主付出心力的成果,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编辑至纸媒,请联系博主。

信箱:xs0172@qq.com

 

 

 

博文
(2012-07-24 21:36)
标签:

小说

文/蔷薇

  母亲篇   

    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最高温度达三十八度,由于城市热岛效应,车外的温度已高达四十度甚至还要多。从银行出来,走到书画院,不到十步的路,前胸后背的衣服已黏在皮肤上,感觉人象是高压锅里正在煮的食物,胸口闷得快要炸了。儿子在书画院里学书法,四点二十分下课。她盯着孩子们单独地,或三两结队地从书画院里出来,就是没见到她的儿子。曲指算来已有三四天没见到儿子了,心里着实有些想念,她想给儿子一个惊喜。说白了是她想拥有见到儿子的喜悦,她自嘲地笑笑,儿子未必会惊喜,他是一个感情内敛的十二岁少年,这么多年很少见他有大喜大怒形容于色。额头脸颊的汗蚯蚓一般逶迤而下,痒痒刺刺的,她抬手抹了一把,耐心地继续等。车子泊在书画院门口,她知道儿子很快就会出来,再者想第一时间接到跨出书画院大门的儿子,车子里等人,与站在门口等人,给人的感觉大不一样,她想让儿子感受到她的爱。

    十五分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22 01:08)
标签:

随笔/感悟

  文/蔷薇

 

    回家途中遇红灯,无聊地东张西望,偶抬头望见半空中一抹淡月,宛若初生的柳叶,穿云度雾而来,天际有慢慢褪却的红霞,变化出奇异的色彩。街灯渐次点亮,映射得细月更加柔弱暗淡,月畔一道彤云横贯长空;暮色初起,天空还有些许微蓝。淡月、彤云、晚霞,高楼、马路、车流,上下合在一起,组成一幅奇异的图画。不容我细思,后面的车喇叭揿得震天响,绿灯亮了,我慌忙发动汽车,转瞬,天空的美景已被幢幢高楼遮去一半。浸淫俗事,我已久不赏月,前次赏月是一个月前归家途中兀地见一月如钩,感动了许久,并写了一首拙词。

    我生来比他人多了些无法理解的情感,还喜欢做些他人无法理解的事。

    入住人和家园时,有朋友说房子不好,太偏僻了。我不以为然。倚窗而望,南面是别墅区,越过别墅区,是一片空地,靠着流水汤汤的潮塘江。空地上长满了芦苇,入秋后,芦花遍地,雪白一片,让人恍若提前进入了严冬。我常常在薄暮里畅望,任思绪飞扬,那是我最放松的时刻。我很想采一捧芦花装点房间,但苦于找不到匹配的器具,这个器具必得是黑陶或灰陶,粗糙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12 16:27)
标签:

随笔

    文/蔷薇

   

    经济学家多年研究发现:女人的裙子越长,经济越不景气;反之,女人的裙子越短,经济越景气。我是个小女人,经济景气与否与裙子的长短问题,眼下,更关注后者,因为经济衰退尚未影响到我购买—条裙子的能力。今夏流行长裙,有长至小腿肚,长至脚踝,甚至有裙裾曳地。款式有百褶、A字、波西米亚风格;面料有真丝、雪纺、全棉。我希冀拥有一条真丝百褶曳地长裙,配上一双十三厘米高跟鞋,在盛夏遍地匝金的阳光下,迤逦而行。见过几个长裙穿出美感的女子,肤如凝脂、纤腰轻束,不论容颜是否美丽,光看身姿,看微风轻摆裙裾的情致,便令我沉醉不已。也不管自己是否适合穿长裙,一味地做起梦来。我想象自己是深居简出的闺阁女子,步履轻盈地转过楼隅一丛迎风摇曳的修竹,长长的裙角触碰着满地枯黄的竹叶,窸窣作响。幽暗的木质楼梯略显逼仄,脚放上去吱吱微叫,令人不得不小心翼翼。而此时,最好如小说电影中烂掉牙的情节,有一位玉树临风、风姿卓越的男子正在我背后偷偷地、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08 23:34)
标签:

文学/原创

觥筹交错忆寒窗,

不思量,廿载尽!

红尘若梦,青鬓微霜。

纵使当年两缱绻,

今相逢,各携眷。

 

别后流年又匆匆,

两相忘,自保重。

少年纯真,中年梦萦。

日暮凭栏非病酒,

独踌躇,吊斜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19 16:23)
标签:

随笔

    文/蔷薇

 

    从余姚小伙子手里接过田田时,感觉到它的身子朝我靠过来,心坎便软湿了,缘份两个字,也适用于狗与人。田田是条红咖啡色贵宾犬,雄性。因毛发浓密绵实,取名田田,出自古乐府江南曲句子: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最初取名是它干娘,名曰:舔舔,因它极度好色。那日我同它干娘一道把它接回家,干娘是个大美女,一路上它靠在干娘怀里可劲地嗅,嗅了不够还可劲地舔,舔玉手,舔美腿,还舔雪脯,干娘身上处处留下它罪恶的口水。唉,家门不幸啊,出了个不肖子。为了让它痛改前非,重新做狗,也为了掩盖它的丑行,我将舔舔更名为田田。

    我一向是训子有方的,对田田恩威并施,因此田田每每见我都是俯首贴耳夹着尾巴的,但这并不妨碍它做坏事。自从到了我家,田田做的坏事真是罄竹难书,本文略列一二事。
    田田爱啃骨头。这不是缺点,令我烦闷的是它把我所有的高跟鞋鞋跟当成骨头啃,并啃得津津有味,胜过啃食肉骨头。若把肉骨头与我的高跟鞋放在眼前让它选择,它义无反顾地直奔高跟鞋而去。而且专爱啃我的鞋,其他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18 15:01)
标签:

随笔/感悟

    文/蔷薇

 

    故乡来人告诉我:老屋塌了。择一日闲暇,前去探望。小池塘荣辱不惊地躺在那里,有人靠近,一只翠蛙咕咕叫着跃回水中,惊碎了半池的绿萍。寓居老屋的远亲是个实在人,他在屋前种了一畦芹菜,开了细碎黄绿的花,象是有人撒了一把玉米粉。老屋东南隅,沿着塘堤,原先长着一丛修竹,是我极爱的植物,也被远亲斫了改种了一棵桃树;已过花开时节,“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杏子大的桃子青翠诱人。我叹息没能赶上花开,不为看桃花,只为看微风悸动时,那阵阵的落红。

    极爱桃、樱、梨、李等花,花开时繁盛,云遮霞掩似的,落花也艳绝,薄似绢绡的花瓣,柔若无骨,迎风起舞,这不是花的尸体,这是花的涅磐,凤凰涅磐经火,而花的涅磐需风。
    峙山公园入口处有两株高大的樱花,花开花落只有四五天的时间,不紧着观赏,容易错过美景。打听着花信,我日日去看,生怕错过花落。看樱花雨,黄昏最佳。早春黄昏,薄照如醺,余光游移间,没有预兆地,花瓣纷纷零落,在空中展示不同的姿态,千蝶翩飞般,迤逦而下,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记得当年风靡全国的电视连续剧康熙微服私访记片尾曲是这样唱的:金瓦金銮殿,皇上不坐殿。一朝出了午门口,一个鼻子两只手……
    如今我已站在太和殿,即俗称金銮殿。只见黑鸦鸦一大片人挤于殿陛之上,象一群缺氧的鱼,踊跃上窜,汗渍渍的人头此起彼伏,都想一睹金銮殿内的真貌。大头举起我的身体,惊鸿一瞥中,我大致看到殿中央设有一把髹金漆云龙纹宝座,十三条金龙盘绕,形态气势甚为压人,但因着年深历久,加之殿内光线暗暧,显得陈旧颓败,百把只照相机快门产生的光束很快被殿内的阴暗吸收,太和殿让我联想到宇宙的黑洞。我很快被挤兑出人群之外,靠在陛槛上,看四面人潮涌迭,有古今苍茫,人事更迭之叹。故宫殿顶的云懒洋洋地浮动,偶尔有塑料袋、瓶罐等垃圾随风掠过,和着不断翻陈出新的面孔,与阶缝偷生的小草,我有种描述不出的慨叹。是一种孤独吧,千年万世的孤独,苍凉的,无边的,无所不在,无人不拥有的孤独。这些面孔下面,有的人明了,有的人蒙昧,幸或不幸,视自己内心而断。这宝座之上的皇帝,是人世间至为孤独者。人真是一种无法理喻的动物,喜欢用金钱、权势、美色等身外之物驱逐孤独,却不知身外之物越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记录

五月末博友送我《楚辞》、《元曲三百首》二书。甚喜《元曲三百首》,闲来捧读,不亦乐乎。今夜读至周文质之越曲柳营曲一首,口齿噙香,不觉技痒,提拙笔试作一曲自娱。
 
 
越曲  柳营曲‧灯下夜读
 
夜风静,残灯昏,隐隐燠热袭人身。
薄酒初醒,枕蝶梦清,游月惊竹影。
数语倦犬魇梦,几缕故纸墨陈。
归车碾路轻,微光穿帘栊。
嘘,莫惊衾中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05 13:00)
标签:

生活记录

新近痴迷填词,怎奈底子薄弱,词作不堪入目,更是贻笑大方,权作闲暇自娱。今日新作一词,恭请博友雅正。

 

 

 

月如钩,

疏照红尘归路。

华灯暄人语。

幽篁一丛独处,

窗畔蔷薇泣露,

对长夜默默懒诉,

唯有盈梁书。

 

 

一附:长命女(南唐:冯延巳)

春日宴,

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

岁岁长相见。

 

二附:长命女 (五代:和凝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题记:四月中下旬,游北京。至今堪堪已过一月余,不写吧,负了此游,索性记几人,几事充数。
    
    游北京莫漏了逛王府井大街,这是临行朋友的谆谆告诫。第二天用罢晚饭,伴着欲与星月争辉的一街灯火,我们行走在鳞次栉比的店铺间。不足一小时,因白天游了长城与颐和园,两脚疼得落不了地,勉强撑了一会,看见街边一排长椅就象看见亲妈一样扑了上去,也不管是不是有碍首都的市容,两脚搁在椅子上,那真叫舒服!
    王府井大街亮如白昼,光影交错中,有行人闲闲而行。我灌了一肚子的农夫山泉,翘了二郎腿,偶尔见到翩然飘过的美女,拉着大头欣赏,大头装成目不旁视的柳下惠君模样,虚伪得让我想踢上两脚。唉唉,我说大头君,爱美与好色,截然不同,别混淆了。我没踢大头,因为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长椅一侧摆放着一只硕大垃圾筒,一位耄耋老人躬身翻找,动作缓慢而熟练:左手支着一只不锈钢支架,腾出右手拣出瓶罐放入两只大塑料袋,完毕后将袋子分别系在支架两侧。看来,她已在此淹滞良久。我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不是滋味。她的面容清癯干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