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蔷薇
蔷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426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蔷薇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
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无用的美感

(2012-07-22 01:08:02)
标签:

随笔/感悟

  文/蔷薇

 

    回家途中遇红灯,无聊地东张西望,偶抬头望见半空中一抹淡月,宛若初生的柳叶,穿云度雾而来,天际有慢慢褪却的红霞,变化出奇异的色彩。街灯渐次点亮,映射得细月更加柔弱暗淡,月畔一道彤云横贯长空;暮色初起,天空还有些许微蓝。淡月、彤云、晚霞,高楼、马路、车流,上下合在一起,组成一幅奇异的图画。不容我细思,后面的车喇叭揿得震天响,绿灯亮了,我慌忙发动汽车,转瞬,天空的美景已被幢幢高楼遮去一半。浸淫俗事,我已久不赏月,前次赏月是一个月前归家途中兀地见一月如钩,感动了许久,并写了一首拙词。

    我生来比他人多了些无法理解的情感,还喜欢做些他人无法理解的事。

    入住人和家园时,有朋友说房子不好,太偏僻了。我不以为然。倚窗而望,南面是别墅区,越过别墅区,是一片空地,靠着流水汤汤的潮塘江。空地上长满了芦苇,入秋后,芦花遍地,雪白一片,让人恍若提前进入了严冬。我常常在薄暮里畅望,任思绪飞扬,那是我最放松的时刻。我很想采一捧芦花装点房间,但苦于找不到匹配的器具,这个器具必得是黑陶或灰陶,粗糙的质地,乡土的气息,方能配得上乡野味极浓的芦花。我想这黑陶或灰陶的器具隐匿于乡间某个农户家中,装着咸菜或米酒,年深历久的,或许身上还缺了一个口子,这无妨于做芦花的插瓶。然而或许与之无缘,寻觅多年而不得,于是终究也没有摘回一束芦花回家。几年后,周遭陆陆续续地建起大楼,噪声扰得人心不安,我即使在家也很少开窗,待去年秋天想起久违的芦花时,已经迟了,视线被大楼堵住了去路。

    某次与朋友闲聊,谈起我的落寞,朋友教训我:别总看古书,看得人痴痴傻傻的,有空学些会计,工作上有帮助;况且那些古诗古词,不当吃不当穿的,学了有什么用。有用与无用,这句话听得耳朵早起茧了,从小妈妈耳提面命:不许看无用的课外书,做作业,做习题!如今成年了,这有用无用就体现在是否能赚钱上,能赚钱的有用,不能赚钱的无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孩子重复着我们当年的苦难,而且愈演愈烈:双休日,寒暑期被塞进补习班里,英语奥数等等轮番轰炸,被父母老师活活当成一只只可怜的填鸭。有一次在书城看书,见一位母亲训斥女儿:又买这种无用的书!循声一瞧,是加思·斯坦的《我在雨中等你》,看到小姑娘的一脸可怜相,我对母亲说:看这种书挺好的,可以提高写作能力。听到我说能够提高写作能力,是有用的,母亲便不反对了。可怜天下父母望子女成龙凤的心,更可怜的是天下被束缚的稚子心。被某些父母斥之为无用的书,往往教给孩子人生必需的东西:是非观、荣辱心,还有美感,比如自然之美,人性之美。

    美感无用,既不能帮助学子考入理想的大学,又不能帮助成人赚来米油钱。可是这美感,支撑了我三十几年。我的美感,最初来自小说散文,高中的语文老师罗建达引领我进入了古诗的世界,从此一直爱着古诗词。古人从艰涩粗砺的生活里提炼出美丽的诗词,这里有春日繁花似锦的美,有残秋衰叶遍地的美,有壮士金戈铁马茹毛饮血的豪壮美,更有深宫女子怜春惜秋的怨悒美。从诗词中我知道了人生种种皆是美,只看你怎么去看待,春风得意是美,挫折失败也可以是美,人生经过洗炼,情绪若化为艺术,都可以很美。那年经历人生挫折,我曾经沉沦过不短的时间,正因为读诗词等文学作品形成的美的观点,才让我顿悟:一切都是经历,而经历是美丽的。而这些,如今日日埋首于习题考试中,奔波与学校与补习班之间的孩子们如何省得,无怪乎人们慨叹现在的孩子太脆弱,动辄离家出走甚至自杀。感受不到美的人生是苍白的,无法感受美的人与虫豸无异。

    可是,说了这么多,多数人心中,美感还是无用的,这是小资情调的人们所拥有的,于是人们仍旧热衷于四处奔波找钱,热衷于逼迫儿女成龙凤。不知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当一个人眼里只剩下金钱时,他是真正的穷人。为了追逐利益,房产商圈良田,造高楼;企业偷排污水,制造噪音;往日的小桥流水,鸡犬相闻已不复存在。人性的恶造成自然的丑,人性的美造成自然的美,这是互为因果的。几个月造出摩天大楼,半年建成跨江大桥早已不是新闻,却不知古人精雕细琢打造一张床,费尽心机地制造一支笔。先人留给我们许多精美绝伦的文物,而我们能给后人留下什么呢?没有美感的民族是悲哀的。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我没读多少书,算不上书生,更是千无一用了。人微言轻,社会大势,人心所向我如何能以一己之力改变,不如学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南山没有,还好去世的姑妈遗留给我一间柴屋,处于远离闹市的幽僻乡间,有朋友说无用,因为政府不会征用,房地产开发商不会青睐,可我并不要它有用,我爱着它四周的田野,爱着它脱离红尘的寂寞,在它这里,我能找到蓝天明月朗星清风,还有我心底的美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