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22-10-06 16:03)
标签:

闲着也是闲着。

                                                  菜园琐记
    
                                 大葱
大葱本来是极易成活的,俗话说“饿不死的兵,栽不死的葱”。把葱秧随便扔到地理,只要有点水就死不了。可现在很多农户却感到大葱难伺候了:往往刚栽上很好,慢慢就死了,甚至到最后连一棵都不剩。
我去年栽的葱就没收几棵。因现在市场不稳定,怕再闹“向钱冲”,今年还继续种。总结去年的经验,葱苗大的容易成活,小苗极易死亡,今年特意自己下了葱苗,移栽时全部栽大的,成活的果然不错。
长着长着就
(2022-10-06 16:03)
      博文发就发了,千万别编辑博文,我的前文“我种的丝瓜”就因为有两个字不满意,编辑了一下就被私密了。又写了一篇,大同小易,仍然私密,发不出来。
(2022-09-28 19:46)
      大白天跳到人家的院子里炸杀枪掠那一定是强盗,不管给强盗帮忙、帮闲还是帮腔都是帮凶。
     有点儿牙疼,去看牙医。牙医敲敲了敲我的牙说,你这口牙好的很着哩呀,快八十的人了,三十二颗牙颌叭叭的,连点松动劲都没有。牙医说的我也认可,我的感觉也是如此。
从我记事起,我对我的牙并不满意,不白,色黄且有褐斑。不像别人的那么白,那么美。我一直把牙藏在嘴唇后边,不敢像别人那样呲牙炫耀。上学了,有人说这是氟斑牙,这个没道理,因为吃的粮食和菜都是自己地理产的,那时候没有化肥,喝的水是村民共同用的一口吃水井,我怎么就被氟了?又听人说是四环素牙,这个也不可信,因为我小的时候即使有点小病看的也是中医,苦汤是喝过,没有吃过西药片子,哪来的四环素?当年验兵的时候,有个军医看了我的牙说我的牙到四十岁就掉光了。我现在已经快八十了,牙没掉,可见那军医无知,是信口雌黄。
我对牙齿是爱护的,不该用的时候绝不用,像开酒瓶,咬核桃、杏核什么的。该用的时候也绝不护短,像咬牛筋,炒豆,脆骨等等,至今我还爱吃,经常
(2022-09-19 17:32)
标签:

杂谈

     初做核酸,人们就像打了鸡血,激动,好奇。没做的在向前靠,做过的还不走,想看看别人怎么做。尽管工作人员,自愿者一再宣传与劝导,一再说明危害,但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医生”与自愿者都是外来的,穿的防护服既庄重又神秘。被检测者需用智能手机下载二微码。农村老年人没几个有智能手机的,尽管有年轻人主动充当自愿者,为民服务,但还是显得慢且慌。大喇叭里一再喊不要慌,要有续进行。拿棉签捅嘴的很认真,好像非要捅到某个部位才算有效。被检的更是认真,轮椅推着瘫痪的老人,怀里抱着吃奶的婴儿,挨着,等着。谁也不挨谁,谁也不说话,好像别人都是瘟神。
记不清做了多少次,也记不清过了多少天,二维码变成了身份证,身份证人人都有,也都会拿,方便多了。工作人员操作熟练了,棉签在嘴里一两秒就完事,人也变成了本村人。人们相见互相问候,除了戴着口罩与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再没有轮椅了,也没有抱婴儿的了。其实坐轮椅的和抱在怀里的都没必要做,他们不出门,不怕变黄码还是红码。喇叭里喊着都赶紧来吧,现场已经
(2022-09-10 19:51)
标签:

杂谈

                           
                                                     菜园琐记    
      今年有几种菜都没有种成功,首先是历年都种的甘蓝苤蓝,本来是极简单的,七月中旬育苗八月中定值,只要浇水防虫就可以了,偏偏今年就种不成。种了三次,头两次就没出几棵苗,没两天就没了。第三次倒是出苗不错,该浇水时浇水该打药时大药,没几天,苗全发白了,也牺牲了。菜花是今年加新种的,命运也是如此。它们都属于一个种,一荣具荣,一损具损倒好理解。胡萝卜也是种了三次,农谚说头伏萝卜二伏菜,可头伏二伏种的萝卜都不出苗,立秋后种的才好些。种子都是好种子,它们的内因没有问题,是今年的气温有些反常,内因与外因没搭好。
(2022-09-08 19:57)
     连续十多天了,每次登录博客都必须用手机接受验证码。你们说要钱我也答应给了,我的博文里也没有民敢刺,这是干什么?想怎么样不妨明说。
(2022-09-07 20:05)
      记得8月25日新浪发了博客付费记意向调查问卷调查,问卷上说“你是否需要付费进行优先展示,并且用红字特别注明‘必选’”。第一项是需要,第二项是不需要。我当时就点了“需要”项。可是今天又出来了问卷,与之前的一模一样。这是不相信博主是吧?那么需要问多少遍你才肯信呢?
(2022-09-07 19:55)
       今年有几种菜种的都不成功,像春甘蓝,苤蓝,菜花,种了三次都没有成功。七月种的根本就没有出苗,七月底和八月初种的出了苗,但慢慢的就没有了。不是虫危害了,没有虫。苗一发白就完了。胡萝卜也是种了三次才得七八层苗。问问别人,也是如此。都说是今年特殊,天太热。我的感觉有几天是特别热,41度有几天,竟热出来这么多病。然而,新官肥烟却不怕热了,以往是冬天冷的时候肆虐,天一热就没了,今年是天热它也赶热闹,好像是与这里较上劲一样。
(2022-09-04 19:57)
标签:

就是码几个字。

     原先的菜地里的树长大了,但一天还能见到两三个小时的阳光,丢弃了有些可惜。能种啥呢,选择了红薯,原因是自己心想的,红薯生长在地下,受影响可能会小些。春天栽上,秧长的不错,又肥又壮。心里挺高兴,有首歌不是唱“秧儿越肥瓜越甜,秧儿越壮瓜越大”吗,红薯也叫地瓜,别说越甜越大了,就是一般般也就辉常满意了。现在该收了,希望满满,盼盼惊喜。可刨一秧净是毛根,刨两秧还是毛根,三秧四秧一如前。第五秧有个鸡蛋大的薯块。五六平米没刨二斤。
红薯品种是好品种,怨不得秧苗,土层里布满了树根,是环境太恶劣了。看来,藤与瓜不是一荣具荣,一损具损的关系,也会此长彼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