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沈宏非
沈宏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2,757
  • 关注人气:9,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5-08-24 21:29)
标签:

杂谈

鲜肉月饼虽然长期混迹上海滩,其实是苏州人的东西,属于苏式月饼的一个鲜有的肉感品种。论酥皮技术,苏州人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我一直觉得苏州这地方,应该改名叫做“酥州”才对。
从前,如果一个上海人(或一个苏州人)对一个北京人(或者广州人)说:有一种月饼是肉馅的,而且是鲜肉——后者当时所受到的震撼,简直就等于听到美国宇航局宣布:月球的内核全都是莲蓉和鸭蛋黄。至少,比我在里读到王朔说“月亮就是一板砖”时还要High。吃鲜肉月饼的时候,我情愿自己是一个北京人或者广州人,因為当时所受到的惊吓定能令美味倍增,鲜肉月饼,和棉花糖一样,都可以算是我们中国人“早就有过”的分子美食。
比较像板砖的,是北京从前的月饼,广式月饼,自从内置鲍鱼燕窝,外掛豪华礼盒之后,无论在功能还是外观上,也越来越接近板砖。到目前為止,长得还比较像一个老老实实的月饼的,算下来,只有苏式的了,而苏式月饼里变化最小,惟余鲜肉月饼。
尽管滇式、广式及苏式的某几款月饼里都有火腿,儘管火腿也是肉,不过,唯独鲜肉月饼的馅,是像肉

Q:女朋友刚刚找到男朋友,约了大家一起吃饭。结果一顿饭下来,我们三个闺蜜都觉得这个男生不靠谱。有人认为他一心对付自己女朋友,比如菜上来完全不考虑别人,最好的都直接给自己女朋友。有人发现那个男生出身一般,对我那个富二代女友几近讨好的阿谀。我不喜欢这个男的是加了他微信后发现他每天在朋友圈秀身材,但讲话却无营养。现在我们该不该把自己的意见表达给她,你觉得听上去是不是有点我们羡慕她的意思啊?

 

A:这位小闺蜜,关于你们仨是不是有点“羡慕她的意思”,像这样敏感的问题,本来我都不太好意思提,既然你在来信的最后忍不住还是主动问了,我也只能给你一个笑而不语的烂表情了。
据你所述,该男在饭桌和手机上的表现,在我看来充其量也就是有些不太晓事而已,“不靠谱”什么的现在下定论还有些早。你知道,热恋中人嘛,行为举止略轻浮,这个完全可以理解。再说,女朋友这种物体,如果不是用来无原则讨好难道是要拿来无底线虐待的么?至于“每天在朋友圈秀身材”什么的,主要还是因为人家有身材可秀,不秀白不秀。像我,能秀的只有食材。还有,你以为你的女朋友为啥要请你们吃饭?她不就是为了秀她的新男友及其好身材及其对她的“

Q:我和我男朋友异国恋,我们是几年没见了,3个月前在网上聊着聊着就在一起了。我们都是大四的学生,在一起之后,我发现他微博加了很多女生,有几个女生几乎每条微博他都会去点赞,然后评论。其中还有一个他差点在一起的、俗称备胎的姑凉的微博,他还天天去点赞,然后他只要评论,那姑娘也很奇怪,和他正常的交流之后过不久那条微博就会被删掉或者是他们的对话被删了,但他还贱兮兮的常去评论。那女孩发了条旅行的微博,他在下面回了“什么时候一起去玩",不过马上就被那女孩删掉了哈。除了这条有点暧昧的评论,其它评论内容也很正常。但一个大男人整天给到处给姑娘微博点赞还评论、我就很不爽又不能说什么,这样显得把他看的太紧了不是?沈爷这人是不是不靠谱啊?

 

A:这位博主,天天上网玩微博、但主要是看别人的,重点是观察和分析别人的发帖、回帖以及删帖情况──您的工作,让我禁不住要弱弱地问一声:您,莫非就是让万千网民又爱又恨的传说中的“微博小秘书”真身么?“微博小秘书”竟然是个大四学生?她还真的是一个女的啊?原来还有感情问题、还异国恋?啧啧啧!

不管您是不是微博小秘书,我都觉得你男友基本是一个正常的博主,人品也没什么

Q:和老公结婚3年,结婚之前就知道老公家里有这个(狐臭)……但没在意,心想这个跟爱情比算什么啊!不住一起就是了。事实证明这想法很傻很天真。结婚后一直住我妈妈家,后来坐月子到婆家。这期间我闻到公公身上的臭味,我公公人还好就是狐臭太厉害,5米外都能闻到,夏天尤其厉害,但想到家庭和谐就没跟老公讲。现在新房正在装修,我让老公带公公去看看吃药也好手术也好,不然一屋子都臭,没想到老公大发雷霆说:“你不是就想赶他们走吗?这个时候都嫌弃,别指望他们老了你能孝顺了。挺能找借口的。”我又气又心寒,现在天气热了味道越来越大,我真受不了,后来和他吵过几次。他都是不相信,说自己没闻到,说我冤枉他们。后我实在没办法。跟他说他家邻居也知道的,他竟然说要找人家算账,请帮帮我,我该怎么做,该离婚吗?我都快抑郁了,老公根本不信任我,我觉得婚姻没意思,想离婚算了又舍不得孩子。又怕孩子也遗传。以后抬不起头。我好怕朋友到我家做客,怕人家闻到丢人。我该不该离婚啊?

 

A:这位挨熏姐,您说得好,跟爱情比,狐臭算什么啊?只要有爱,再臭的狐臭都能变成顶级的香熏,两个人终生厮守在西伯利亚的千年老狐狸窝里都会幸福──这个我信,但

 

Q:自开始恋爱以来,我发现自己一直都对男性的某些职业特别在意,准确地说,是有一种偏执,我会特别钟情于从事高技术含量工作的技术男,比如IT男、飞行员或者各种工程师等等,他们无一例外地都会让我意乱情迷。除此之外,哪怕是再优秀的,我都基本无感。因为这种偏执,我已经谈崩了三个以上在各方面都堪称优秀但可惜其职业毫无技术含量的男人了。是我的恋爱观有问题?还是我的心理有问题?

 

A:这位“求职”姐,男性的某种特定的职业身份究竟会不会给女性带来心理和生理上双重的“意乱情迷”──要解答您的疑问,我只能反求诸己、即以“女性的某种特定的职业身份究竟会不会也让男性‘意乱情迷’”自问了。
回顾一下个人成长史上先后让我“意乱情迷”过的那些女性职业角色(排名按时间顺序有分先后),计有:女特务

、女土匪(因为妖艳,因为邪恶),女战士、女公安、女民兵(因为她们都想杀死女特务和女土匪),女赤脚医生(不是因为她们赤脚),等等。至于女理发师、女跳水队员和女子篮球运动员,纯粹是因为王丹凤和电影。当然,同样也是因为电影的,也不能不包括后来的护士和空姐。
论职业之种类,虽然还不至于繁多到求职

(2012-12-29 22:08)
标签:

杂谈

仅管“飨聚”是个生造词,但是几乎无可争辩的另一个事实是,无论在中国字还是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里,“飨”和“聚”却永远都是聚在一起,无法分离的。
对于中国人来说,关于“飨聚”的各种欢乐,已经平常到非要用“独食”的悲催来反趁着才能说明了。要一个人独自进食,即使不算惩罚,在中国文化中通常也被视为一种日常的不幸,一种不无悲凉的境界。而汉语对独食情境的描述,大都乏善可陈,一句“胡乱吃了些”搪塞过去。
独自进食的美学悲剧性,多半是中餐的材料、割烹以及进食方式使然,还包括餐桌形状这类周边环境。基本上,粒食决定了中餐的集体主义品质,无论是明火或暗火的炊具,无论是本质上还是设计上,都不能顺利炮制出仅供一人享用的米饭。中餐西吃的改革,也只是“体学”套路里从卫生上着力。
地大物博的饮食,却地不分南北、人不论东西地倾情于火锅,宜聚不宜散的天然性情,由此可见一端。
单独进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着个人与社会暂时隔绝的处境。敦煌社邑文书显示,一个人申请加入某社团组织,条件就是请大伙撮一顿。伯二四九投社人马丑儿状:“鸳鸯失伴,一只孤飞。今见贵社斋集,意乐投入…入社筵局

,续当排备。伏乞三官众

标签:

杂谈

Q:我是南京的,想说说我秘书。她不美,但真的很旺我!我和她,不但星座很搭,生肖也是六合。自她来上班后,公司神奇地一改颓势,订单一笔接着一笔,上周,居然连风险投资都来找我了!已经有不止一位大师告诉我,她的样子极其旺夫,但我其实还应该和她再“深发展”一下,才能把虚火真正烧旺(本人已婚,育有一子,不想离也不能离)。可是,在上周的一个宴请客户的饭局上,大家都喝高了,起哄之下,她竟主动要求认我做干爹!还定了下周要我摆酒搞个仪式。我该怎么办?她都主动要求了,我是不是不好拒绝?但如果我和她真成了干爹干女儿的关系,她是不是就不会再旺我了?有木有两全齐美的解决方案?

 

A:这位老板,你所说的“深发展”,无非就是把你的女秘书发展成你的小三,把你自己从她的老板深化为她的奸夫。是不?如果就这个破事,那还真不算个事,就像你们南京人爱说的那样:“多大点事呀?老鼠来例假啊?”但你的问题在于,这次是要在“奸夫”和“干爹”这两个身份之间做出选择,只能择一。这难度,那简直就是米妮来例假的那一日,米奇也来例假了。乖乖隆里洞,这是多么大的事啊,米妮和米奇一起来例假了呀!

先和你探讨一下“旺夫。这种事,虽然十分地反

标签:

杂谈

吃吃喝喝,饮饮食食,吃而不喝则罔,饮而不食则殆。凡人饮食,莫不如此。如此则可爽一时,如此则不枉为人一世矣。

吃什么以及喝啥哟?此事古不难全。八大菜系不妨,酸甜苦辣无碍,白的黄的,但饮便是,闭着眼,从头通杀到底。然而,自葡萄酒泊来之后,事情就变得日渐复杂起来。

在西方的餐桌上,喝的吃的,一向相安无事。然而西法所谓“红酒配红肉,白酒配白肉”之酒肉原则,在中国却是既可行,又不可行。所谓可行,是大抵不会出大错;所谓不可行,是大抵不会出大惊喜。而且,对中国人来说,区分“红白”通常只习惯于办喜事或办丧事,向来不适用于吃喝;又再说了,人生大事,或可以“红白”概括,但中华饮食,又岂是“吃肉”二字所能蔽之?

撮合葡萄酒与中菜这场跨国婚姻之难,第一难,难就难在在中国饮食的丰富多变,百味杂陈。而且,越是的高级的传统菜肴,留给葡萄酒来搭讪的机会就越是偏小。此盖因中式烹饪,不分菜系,无不以“复合味”为至高境界,而所谓“复合味”,即一菜之内自成体系,自给自足,关起门来,其乐融融,不给外味留下任何渗透之缺口;第二难,难在葡萄酒、尤其是像波尔多产区这种精细、优雅、平衡、多元(干白、桃红、干红、甜

标签:

杂谈



一部现实主义杰作!

毛尖

《雾都孤儿》是狄更斯的现实主义杰作。《包法利夫人》是福楼拜的现实主义杰作。《红楼梦》是曹雪芹的现实主义杰作。这些伟大的现实主义杰作,今天重读,一部比一部浪漫。狄更斯想不同意,到互联网上看看,OMG,“官员自砍十一刀自杀”,也会觉得奥利弗·退斯特的结局是太美好了。而福楼拜,看到我们的新婚姻法,就觉得包法利夫人够幸运的,在这个社会,还能遇到罗道尔弗和赖昂这样的登徒子,不算残酷。曹雪芹呢,看到新版《红楼梦》,不会愿意再活一次的。

所以,在给学生开列现实主义作品书单时,“现实主义杰作”一次又一次让我惆怅不已。欧,满目经典,真正的现实主义杰作在哪里?

沈宏非咽下红烧肉,亮出《痴男怨女问沈爷》。

沈爷呢,平时大家酒肉朋友,知道他会玩会吃会写,倒也不特别

(2011-06-05 12:57)
标签:

杂谈

如果你有手、如果你除了手还有手机,这手机碰巧还能拍照、发彩信,除此之外,如果你还拥有一个微博以及若干粉丝──这饭,那可就真没法吃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微博。
微博能不能改变中国?这个先不忙定论,惟“二”可以肯定的事,有以下两件:
第一,微博彻底改变了某些人的人生,比如人生导师李开复老师,他在近期问世的学术巨著<<微博改变一切>>里宣告,自己的人生已经被微博改变了,至于改变之大,他在接受访问时举例说:“5年前,我每天还在按部就班的工作下班回家休息,但是微博就不一样,我足不出户在这里就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未必见过面吃过饭,但是思想的碰撞是让人很愉快的。他们会提供很多你需要了解的讯息或者观点…比如潘石屹在微博上说昨天吃了什么,又回复我昨天怎么烧的。社交方式当然因此改变。”
第二,微博在改变了开老师的人生和社交方式以及潘石屹吃饭以后的传播和社交方式的同时,微博正在改变着中国的饭局。
曾几何时,在只有手没有手机、只有鸭脖没有微博、相机只是拍人而不是拍菜同时“粉丝”也并不是人的美好年代,在那时,菜和人的关系是有多么直接,多么粗爆,多么纯真!人就是来吃菜的,菜就是被人吃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