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春根之言
春根之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505
  • 关注人气:1,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路上发呆(14)萨嘎好交警

(2019-09-12 07:54:40)
标签:

旅游


(14) 萨嘎好交警



因为要看希夏邦玛峰和佩枯错,所以我们从珠峰大本营返回时,就不再去定日,而是打算先到岗嘎住下来,次日再前行。
岗嘎倒是有一家还不错的宾馆,可惜已经客满。其余的实在难以凑合,最主要就是停不了车。看着天还早,继续前行,到乃龙镇再看一下。还不如岗嘎,只能再往前开。
希夏邦玛峰突然就出现在左边。此时阳光灿烂,高远的蓝天上,轻轻飘着几朵白云,雪峰在阳光下闪着光。山下是一片辽阔的草原。我们面前的,可是唯一一座高度超过8000米,并且全境都在中国的山。只可惜离珠峰太近,名头被压着,离广为人知还有距离。
318国道在这里,宽且平。在这高原上,希夏邦玛峰也就是一群不高的山丘而已。如果不是山顶上的白雪,很难让人相信居然超过8000米。


希夏邦玛峰

过了乃龙不久,眼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县道204,一条还是318国道,直接通往聂拉木口岸和樟木镇。
我们毫不犹豫拐上县道204。这可能是我此生走过最美丽的一条路。左右都是大片的草原,偶尔能看到近处在阳光下慢慢移动的羊群,但却没有牧人,甚至也看不到村舍。时不时能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湖,面积都不大,湛蓝的湖面水光潋滟,如同镶在草原上的宝石。远处的雪山向更远的天边延伸,看不到尽头。微风轻轻吹过,整条县道上看不到一辆车或一个人,安静得有点不真实。

很想放声高歌一曲。但马上考虑到似乎没有合适的歌,再加上自己五音不全的破嗓子,会污染如画美景,只得作罢。
佩枯错就在这条县道的尽头,居然还有个不大的停车场。我们在停车场下来,斜对着希夏邦玛雪峰,欣赏着美丽的湖水。
相对于声名远扬的纳木错、羊湖等等,佩枯错不怎么有名,面积也不大,但却有股小家碧玉的风情,静静地呆在雪山下,低调而温柔。
突然,后面又来了一辆车。车上下来的一对夫妻,竟然是在定日酒店大堂遇到的。相互热情打过招呼后,问他们,不是说去樟木镇的吗?这么快就到这了。丈夫摇摇头说,聂拉木口岸封闭一段时间,路也同样封了,樟木镇自然也去不了,所以立即回头,来看佩枯错,然后赶到萨嘎下榻。
我自以为看景速度快,但和这对夫妻相比,绝对相形见绌。似乎不到两分钟,他们就和我们道别,开着车风风火火走了。
从佩枯错到萨嘎,路程有点远。我们不用急着赶路,就到吉隆县住下即可。前往吉隆的路,比想像中要难走一些。
佩枯错之后,204县道就开始成为一条山路。因为要翻过一座不知名的大山。路虽还算平,但陡峭且弯多。
吉隆县不大,也没有什么特别好逛的地方。我们在网上一家好评如潮的酒店住下。服务确实好,但听到的却都是坏消息。那就是吉隆到萨嘎正在修路,来往车辆虽然不多,但路却极为难走。
询问了5位司机,除了一位说慢慢开也能到之外,其余4位均建议绕道,路实在太难走了。不知道那对快速度的夫妻,会不会勇往直前一直向萨嘎开过去,愿他们好运平安!
根据谨慎原则,我们决定绕道。但这一绕就是一个大圈,至少要多跑400公里。需先回定日,再从拉孜走上219国道,再走几百公里,才能到萨嘎。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往回走。翻过不知名的大山之后,天已大亮。于是我们得以再次欣赏佩枯错、希夏邦玛峰、县道204的美景。以后有本钱吹牛,到过两次佩枯错,看过两次希夏邦玛峰。
中午到达定日。不曾想到的是检查站排队的车辆,居然排起一条长龙。估计是从珠峰大本营下来的。
在定日吃过饭,休息一会后,我们继续前进。来到拉孜318国道与219国道(又叫新藏线或叶孜线)的交接处。即向西拐上219国道,开始了阿里南线并通往新疆的旅程。
走了没多久,遇到塌方。工作人员在主路旁边修了一条临时便道。因为来往车辆的碾压,便道如同被炸弹炸了一通。约300米长的窄窄道上,尽是深坑,而且还有很多积满了水。
由于路窄,单边放行。我们刚到,就轮到我们这边走。不过前面已有几辆车开始掉头往回开。因为要去新疆,所以我们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开。前面有两辆车停了。车上除了司机,其余人都下了车,在泥水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有位女士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站在泥水里用手机拍照。佩服!
同行者问我,是否要下车。我认为没必要,车的离地间隙和动力,值得我们信任,然后驱车向前。途中有几处深坑,车侧倾得厉害。有好几次,我觉得车都快要翻过去了。我唯有咬着牙,死死把住方向盘,一点点向前挪动。
谢天谢地!终于走完了这恐怖的几百米。不要说我,同行者的额头都出了汗。
时间耽搁了不少,这时发现,如果再要去萨嘎,就可能要走夜路,有悖于安全行车原则。虽然我就是一群众,但群众也不妨关键时刻以身作则,自己给自己作则。于是,便在途中的昂仁县住下,避开夜路。
昂仁县比吉隆要繁华得多。但合意的酒店真不多。终于,在好心路人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一家相当不错的崭新酒店住下,而且酒店就位于昂仁最有名的风景点——金错湖畔。
本来,在藏语中,“错”或“措”,就是“湖”的意思,但金错湖应该不是金湖湖的意思吧!
不管怎样,金错湖本身是很美的。大而安静,湖水清澈,雪山倒映在湖中。湖面上的微风,轻轻把我们身上的疲惫拂去。
照例,次日我们早早动身,向萨嘎驶去。
萨嘎和昂仁差不多,是个比较热闹的县城。住的酒店一般,街上却有很多川菜、渝菜馆,居然还有一家东北菜馆。
从深圳一路到此,都基本顺利。但是第二天一早,悲剧了!
我们是天刚有点亮就出发。按计划是到普兰县,即同时与印度与尼泊尔交界的地方。
我们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前行。走出县城后,路上时不时会有坑。又走了约20公里左右,路前面又出现个坑。但这个坑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里面居然还藏着块三角型的大石头。等看到石头时,已经闪避不及。只听到车下“啪啪”几声巨响,然后就明显感到车身有点倾斜。
我知道轮胎爆了。于是赶紧把车在路边停下。结果不但是右后轮车胎爆了,连钢圈也开裂了。而且最不愿意看到的是,机油也迅速地流了一地。

按习惯说法,紧急情况下,是我处置不当。反正也怪不上别人,当不当的,都得由我继续处置。
坦率地说,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我深呼吸了一下,先把思绪稳定一下。然后拿出纸和笔,把所有的相关电话写在纸上。因为我知道接下来可能要打很多电话,怕一会手机没电。把相关电话记在纸上,还可用同行者的手机继续联系。
然后开始打电话。



我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远在深圳的4S店的小刘刘春生。
在听我把情况说清楚之后,小刘判断,应该是机油底壳击穿了。同时,我估计通话时,小刘已在电脑上把附近的同一品牌4S店搜索了一遍。他告诉我,最近的4S店在拉萨。他可以帮我联系。
这个办法肯定不行。拉萨实在太远。
第二个电话打给保险公司。多年为我办理车险的保险人员小胡胡进效率极高,一方面再三交代我办事程序和要点,一方面已经把日喀则地区保险员的电话给了我,并说这位名叫扎西朗加的保险人员,会很快和我联系。
扎西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但解决的办法是只能把车拖到日喀则去修理。我一想到拉孜至昂仁中间那段几百米的恐怖便道,头皮已在发炸。
这时,刘春生的电话打进来。他建议我找交警试试。
于是,我给当地交警打电话。一位女子接的电话,问明情况后,要我留下手机号,并请我稍等。一会儿,有个男声打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确定我的准确位置。我看到路边有块石碑,跑过去一看,空白的。那位男声说,好的,知道了。
大概十多分钟后,茫然无措的我,已同意让扎西叫拖车过来。突然,一辆警车闪着灯在远方出现,很快就开到我们身边。车上走下来两位年轻的交警。一位身材高挑挺拔开朗热情,一位个头中等墩实沉稳。
他们看了看情况后,建议我们就在萨嘎修车,能修好的。我同意后,高个交警就立即给当地一家汽修厂打电话。然后二话不说,两位交警开始帮我们换轮胎。要知道,在4500米以上高原,换轮胎绝对是个力气活,两位交警一会儿累得满头大汗,衣服也脏了。

我也不好意思闲着,就和同行者把那块肇事的三角石头,从坑里搬到路边。可真是块大石头,一个人都搬不动。



高原上两位好交警

搬完石头,两位交警还在忙着。过意不去的我们,在车上找了点食品请他们吃,他们谢绝了。
那边,我已对保险公司的扎西说,就在萨嘎修车,不用拖车了。扎西也很爽快,说马上叫拖车回去。顺便说一下,扎西也和胡进一样,工作效率极高。我们的理赔手续办得很快,三天内钱就到帐了。
轮胎换好之后,汽修厂的车也到了。下来两位年轻的师傅,话不多。很快就一位钻到车底下,说用胶先把击破的机油底壳粘住一下,加上机油,开到厂里去,免得拖车多花钱。
这个时候,两位交警又做了件我绝对想不到的事。他们拦下一辆大车,向司机借了铁锹和桶,居然在路边上把土铲进桶里。原来,我们车漏下的机油,有可能会对后来行驶的车辆形成交通隐患,因此需要用泥土把机油吸掉。
我说,我来我来,就想抢铁锹。高个交警说,你们一把年纪了,高原上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年轻,一会儿就完事。

原先在心里暗暗把在坑里放石头者的长辈都狠狠地问候了一遍。不曾想,如果不是交警提醒,那这一地的机油,不知要让我自家长辈在坟地里打几次喷嚏。
路上的机油很快被两位交警弄干净,机油底壳也粘好了,机油也加进去了。汽修厂的两位年轻师傅,要我们跟着他们的车,慢慢开到厂里去。他们已经联系了日喀则的供货商,马上发车,明天早上就会把原厂机油底壳、车轮钢圈送过来,轮胎县城就有。
两位交警对我们说,如果还有什么困难,请随时联系他们。两位好交警,高个是汉人,郭聪(音)。中等个是藏族,贡嘎坚才。
当我们把车开到汽修厂停稳当,并且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后,马上就给两位交警打电话,说中午或晚上请一块吃个便饭。两位交警都礼貌而坚决地拒绝了:“领情了,但饭不能吃,那是违犯纪律的”。
最帅的高原交警!
汽修厂的两位,其中年稍长一点的姓刘,居然是老板。非常实诚的一个四川汉子。
我唯一的担心是,拉孜到昂仁那段烂路太难走,送货的车能不能第二天送到。刘老板叫我们不要着急,然后时不时与供货商打电话。
终于,第二天下午两点半左右,货送到了。我深知路上那段因塌方而修的便道有多难走,也真多亏了送货的司机。
不到一小时,汽车全部修好了。时间是下午3点50分。
刘老板早已告诉我,如果下午5点前,车能修好,可以开到160公里外的仲巴县住下。如果超过5点,那最好就在萨嘎再呆一天。
于是,我们不敢多耽搁,与刘老板他们话别,并给两位交警打电话,再次表示感谢并告别。
仲巴是个人少,道路宽阔,感觉很舒服的一座县城。但令我们想不到的是,这里除了一家已经客满的酒店外,所有的酒店都是公用卫生间。
我们在县城里先吃了晚饭,又绕了半天,最后找到一家很象美国西部电影中的宾馆住下。这家宾馆只有两个公共厕所,但门前有一长排水龙头,停车场至少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

                         呆语

如果有人问,我的哪一条微信回复最多?答案是,在萨嘎高原得到交警帮助的这一条。
摘录几条朋友们的回复:
“在他乡能遇到这样的交警热心相助,这种心情真的无以言表。”
“淳朴的好交警!”
“好样的,人民警察!”
“为纯朴能干的西藏交警点赞!”
“为最帅交警点赞,雷锋一直都在!”
“人民警察为人民!”
“这才是人民警察!”
之所以把这几条写出来,是因为这几位朋友,平时通常不发言,充其量礼貌性地点个赞而已。他们破例地留言,我相信是因为被交警事迹所打动。话虽不多,也很简单,然而应该都是发自内心。
不禁想,警察这个职业,风险和荣誉来自多个方面。其中一项就是人们的评论。评论的基础,就是不但对警察履行职责,有着旁观者的严苛,而且当事者,还要求警察态度始终友善,并且最好还能超出其职责所规定,额外多承担一些。
当然,如果做得好的话,那释放的能量绝对不能忽视。这个好,能唤起和激发人们心中的“善”,对整个社会的文明与进步,有明显的助推作用。
同时也相信,人们对警察认真履行职责的正面反馈,肯定也有助于其在今后把工作做得更好。
由此,这种互动便形成一种良性循环。而且这种循环并不封闭,能不断产生外溢和扩散效应。
比如,读了这段文字的朋友,至少您开车到萨嘎时,心里会更有底气,因为这里有好交警。自然,好交警包括但绝不仅限于萨嘎。
有困难,找警察!这话我信。
那位汽修厂的刘老板也令我印象深刻。刘的话不多,人相当实在。我不知道在前面的叙述中,能不能让人感觉到,刘老板所说的话,全都兑现了。
尤为可贵的是,刘老板他们能处处为客户省钱,非常难得。
还有个选择性问题想与朋友们探讨一下。当爱车遇到问题时,在内地找4S店当然是首选。但如果和我一样,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4S店所在城市至少有上千公里的地方抛锚时,怎么办?
我想,就近找汽修厂是一种不错的明智选择。我不认为很多小汽修厂就一定会修不好车还宰客。而且,现在的汽修,其实模式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其中就包括,零配件一旦有了问题,通常不是修,而是换。
如果修的话,自然是经过严格培训并有丰富经验的老师傅,最能令人放心。然而更换的话,那一般的师傅也都能胜任。
当然,要这么操作,还需要一个有力高效的支持系统。比如,4S店的热心与无私帮助,保险公司的敢于担当和灵活处理,都应该是少不了的。
这次在萨嘎的经历,没有使我有任何沮丧,反增添了更多的信心。因为我在超过4500米海拔的高原上,全方位地体验到了由4S店、保险公司、交警、汽修厂、零配件供货商组成的一条龙帮助与服务。
全世界有几个地方的海拔能高于4500米!还有什么好害怕,好担心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