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春根之言
春根之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942
  • 关注人气:1,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路上发呆(13)珠峰胜境

(2019-09-10 07:46:15)
标签:

旅游

(13)珠峰胜境



从拉萨到日喀则,有两条路。一条是从318过去,270公里。另一条则是经过羊湖,从江孜过去,365公里。
由于都到过羊湖,所以,我们自然选择从318国道过去。
路很平坦,甚至还有一段高速公路。但可惜的是,走了100多公里后,前面堵车,还有一名交警在维持秩序。
于是我们向交警询问情况。交警很和气,他告诉我们,前面道路塌方,正在抢修。令我们吃惊的不是塌方,而是交警普通话的标准,基本和新闻联播在一条水平线上。问要多少时间能修好。交警笑笑说,至少三天。如果赶路,可往回开50公里,从羊湖景区那边去日喀则。
前面已有很多小车在掉头。我们也赶紧跟着把车掉好头,往回开,50公里算什么,我们都已开了5000公里了!
交警说得很准,我们看着路程表,果然50公里处,看到有座桥。我们上桥向南而行。没走多久,又遇堵车。这次不是塌方,而是检查证件。
车实在太多了。结果,快轮到我们到关卡时,突然不检查了,全部放行。
我们走在弯多路窄的山道上,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慢吞吞的大货车,对面也是源源不断地大货车驶来。每一次超车,都惊险不断。
提着心不知开了多长时间,突然,前面就畅通了。更让人舒心的是,美丽的羊湖也出现在眼前。

看来我们和羊湖有缘,躲都躲不掉。
羊湖的准确说法是羊卓雍错,是西藏有名的景点。虽然以前曾经到过,但是如群山中一块巨大的蓝宝石般的羊湖,仍然以她的美丽,再次使我们震撼。
我们沿着羊湖一直前行,途中青的山,蓝的而不是绿的水,黄的草地连绵百里,是上次来羊湖不曾见到过的。由此还要感谢塌方,要不然,还真看不到如此美丽的景色。
原来的打算是少走100公里,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比原来的计划多走了200公里。然则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一路风景如画,值了!



日喀则是后藏的中心,是班禅影响力最大的地区。
虽然是中心,但城市其实并不大,人和车也都不算很多。
我们入住的是市中心一家很高大上的酒店,停车场的车,绝大部分都不是西藏本地牌。
日喀则是青稞的重要产地,一路上都能看到许多类似“青稞之乡欢迎你”字样的各种标语。
日喀则的地标建筑是桑珠孜宗堡,人称小布达拉宫。远看还真有点像。另外一个是扎什伦布寺,一个大而散的寺庙。
来那么多外地车,首先应该不会是来收青稞的。两个主要景点,似乎也缺乏足够的让人不远千里过来的吸引力。
答案在第二天凌晨揭晓。
在此之前,我们在这家酒店里,居然又享受了一次东川小宾馆的待遇,卫生间的热水冷水是两根管子,不能混合。这次我们有经验了,第一时间向服务员借了个干净点的盆子,然后用盆子接水。具体步骤是先放一半热水,再放一半冷水。如是反复数次进行冲凉,也终于完成任务。看来还是办法更比困难多。
冲凉虽然不咋的,但吃饭却吃出了新感受。
和西藏别的地方有些不大一样的是,街上除了各种川菜渝菜馆外,最多的居然藏餐馆。
曾经吃过不少次藏餐,但这次感觉最好。这种最好来自酥油茶。以前喝过的酥油茶,并没留下什么印象。我们来的这家藏餐馆的酥油茶,有几种不同的款供客人选择,甚至还有与咖啡混合的。看来饮食文化也是在不断融合包容,不断丰富发展的。
我们点的是最传统的酥油茶,两位藏餐馆主事的藏族大嫂,在厨房里忙碌了半天,才把传统的酥油茶端上来。
一个字,好!两个字,好喝!
这是我们三人的共识。结果,满满的一壶茶,一会儿就喝掉了。于是再点一壶,继续品尝。连带着几个菜品,也觉得相当不错。唯一的是藏面,青稞为原料,感觉相当一般。远不如酥油茶来得给力。建议没吃惯青稞的朋友,还是吃小麦面吧。
茶足饭饱,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酒店大堂已挤满了人,当然都是停车场里开外地车来的游客。大家都是起早吃早餐,然后上路。而且目的地都是一个——定日。

这就是大家伙来这的答案!



很多朋友可能对定日不陌生。
定日县本身好像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景点,然而,从拉萨方向过来,打算去世界级景点——珠穆朗玛峰登山大本营的朋友们,基本都会在定日住下,次日一早再向珠峰大本营进发。
定日也因此变得很有名。

其实,从日喀则去定日的路上,也是多姿多彩。
先是在路上经过了国道318的5000公里处。意思是从上海的人民广场,到拉孜,也就是这块地方,正好5000公里整。


","text_center":0,"text_color":0,"text_large":0,"text_strong":0,"type":1,"video_id":"","video_thumbnail":"","video_url":"","domid":"param-id-24"}" id="param-id-24" class="param-block" style="margin-bottom: 44px; color: rgb(39, 45, 52); font-family: PingHei, "PingFang SC", "Microsoft YaHei",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13)珠峰胜境



从拉萨到日喀则,有两条路。一条是从318过去,270公里。另一条则是经过羊湖,从江孜过去,365公里。
由于都到过羊湖,所以,我们自然选择从318国道过去。
路很平坦,甚至还有一段高速公路。但可惜的是,走了100多公里后,前面堵车,还有一名交警在维持秩序。
于是我们向交警询问情况。交警很和气,他告诉我们,前面道路塌方,正在抢修。令我们吃惊的不是塌方,而是交警普通话的标准,基本和新闻联播在一条水平线上。问要多少时间能修好。交警笑笑说,至少三天。如果赶路,可往回开50公里,从羊湖景区那边去日喀则。
前面已有很多小车在掉头。我们也赶紧跟着把车掉好头,往回开,50公里算什么,我们都已开了5000公里了!
交警说得很准,我们看着路程表,果然50公里处,看到有座桥。我们上桥向南而行。没走多久,又遇堵车。这次不是塌方,而是检查证件。
车实在太多了。结果,快轮到我们到关卡时,突然不检查了,全部放行。
我们走在弯多路窄的山道上,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慢吞吞的大货车,对面也是源源不断地大货车驶来。每一次超车,都惊险不断。
提着心不知开了多长时间,突然,前面就畅通了。更让人舒心的是,美丽的羊湖也出现在眼前。

看来我们和羊湖有缘,躲都躲不掉。
羊湖的准确说法是羊卓雍错,是西藏有名的景点。虽然以前曾经到过,但是如群山中一块巨大的蓝宝石般的羊湖,仍然以她的美丽,再次使我们震撼。
我们沿着羊湖一直前行,途中青的山,蓝的而不是绿的水,黄的草地连绵百里,是上次来羊湖不曾见到过的。由此还要感谢塌方,要不然,还真看不到如此美丽的景色。
原来的打算是少走100公里,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比原来的计划多走了200公里。然则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一路风景如画,值了!



日喀则是后藏的中心,是班禅影响力最大的地区。
虽然是中心,但城市其实并不大,人和车也都不算很多。
我们入住的是市中心一家很高大上的酒店,停车场的车,绝大部分都不是西藏本地牌。
日喀则是青稞的重要产地,一路上都能看到许多类似“青稞之乡欢迎你”字样的各种标语。
日喀则的地标建筑是桑珠孜宗堡,人称小布达拉宫。远看还真有点像。另外一个是扎什伦布寺,一个大而散的寺庙。
来那么多外地车,首先应该不会是来收青稞的。两个主要景点,似乎也缺乏足够的让人不远千里过来的吸引力。
答案在第二天凌晨揭晓。
在此之前,我们在这家酒店里,居然又享受了一次东川小宾馆的待遇,卫生间的热水冷水是两根管子,不能混合。这次我们有经验了,第一时间向服务员借了个干净点的盆子,然后用盆子接水。具体步骤是先放一半热水,再放一半冷水。如是反复数次进行冲凉,也终于完成任务。看来还是办法更比困难多。
冲凉虽然不咋的,但吃饭却吃出了新感受。
和西藏别的地方有些不大一样的是,街上除了各种川菜渝菜馆外,最多的居然藏餐馆。
曾经吃过不少次藏餐,但这次感觉最好。这种最好来自酥油茶。以前喝过的酥油茶,并没留下什么印象。我们来的这家藏餐馆的酥油茶,有几种不同的款供客人选择,甚至还有与咖啡混合的。看来饮食文化也是在不断融合包容,不断丰富发展的。
我们点的是最传统的酥油茶,两位藏餐馆主事的藏族大嫂,在厨房里忙碌了半天,才把传统的酥油茶端上来。
一个字,好!两个字,好喝!
这是我们三人的共识。结果,满满的一壶茶,一会儿就喝掉了。于是再点一壶,继续品尝。连带着几个菜品,也觉得相当不错。唯一的是藏面,青稞为原料,感觉相当一般。远不如酥油茶来得给力。建议没吃惯青稞的朋友,还是吃小麦面吧。
茶足饭饱,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酒店大堂已挤满了人,当然都是停车场里开外地车来的游客。大家都是起早吃早餐,然后上路。而且目的地都是一个——定日。

这就是大家伙来这的答案!



很多朋友可能对定日不陌生。
定日县本身好像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景点,然而,从拉萨方向过来,打算去世界级景点——珠穆朗玛峰登山大本营的朋友们,基本都会在定日住下,次日一早再向珠峰大本营进发。
定日也因此变得很有名。

其实,从日喀则去定日的路上,也是多姿多彩。
先是在路上经过了国道318的5000公里处。意思是从上海的人民广场,到拉孜,也就是这块地方,正好5000公里整。


318国道5000公里处

5000公里几个大字,刻在一堵风景墙上,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中国最美的景观大道”。侧边空地上,有一个不小的停车场,再过去几步,还有一个很多商店集中在一起的大建筑,整体很像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一个旅游点,只是没有加油站。
顺便说一句,从深圳出发一直到这里,沿途到处都能轻易找到正规加油站,没有为汽车加油犯过愁。
停车拍照的游人们,可以上厕所,逛商店,甚至喝上一杯咖啡歇歇脚。这些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高原上,殊为不易。
过了5000公里之后不久,路遇一个“珠峰观景台”。有点疑惑地把车靠近,几个抽着烟的汉子便慢慢围了上来。一看似乎有点不妙,再说8000多米高的珠峰,也不可能伏下身子藏在这观景台牌子的后面。于是,果断开车离开。抽烟的汉子们见状,招手喊着什么,有一位还追了几步。到现在我还搞不清楚,仓促的离开,是错过了什么,还是躲过了什么。

走了没多久,到了拉孜的嘉措拉山垭口,海拔5248米,比珠峰大本营还要高出48米。这里游人比5000公里明显要多,而且也似乎更兴奋一些,毕竟那个高度摆在那。
对我们开车的人来说,从日喀则过来,山路并不多,而且也不陡,突然一下就5248米了。看着那些兴致勃勃在摆拍的游人,觉得高原也并不可怕。
过了白坎检查站后,就进入定日地盘。
十来分钟后,找到了原先路书圈定的酒店。门口就是一滩烂泥,里面看着也挺破旧。想起刚刚路过一家不错的大酒店,立刻掉头。
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的决定,重新找的酒店条件很不错。里面还有另一幢楼,两幢楼中间是个很大的院子。如果需要,还有能制氧的客房。
在院子里,遇到几位东倒西歪有气无力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位姑娘似乎还稍正常些。原来,他们是前天从内地到拉萨,马上开着租来的车到日喀则。昨天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定日,准备今天上珠峰。
不幸的是,全部出现严重高反。在输了液吸了氧之后,终于明显缓解,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样子。
他们决定下午回日喀则去。定日海拔太高,4500米,吃不消。珠峰什么的,以后再说吧,性命要紧!
还有几位房客坐在大堂闲聊,有一位老者66岁,独自一人从天津开车过来,明天上珠峰。另外几位准备和他同行。
细问一下,才知道他们半夜就出发,天亮到达珠峰大本营。以留足时间去中国和尼泊尔交界处的樟木镇,并邀我们同行。
我的原则是尽量不开夜车,何况也去过尼泊尔,所以还是按自己的计划走。祝他们一路平安后,便早早回房休息。养精蓄锐,为明天去珠峰大本营作准备。



西藏天黑得晚,但天亮也迟。我们早上7点动身时,外面还是漆黑一片。
于是打开大灯,以20迈左右的速度出发。半小时后,天才开始亮了。
经过一个检查站。小战士们检查极为认真。
再说一遍,出发之前如果没有办边境通行证,或者边境通行证上没有注明要到珠峰大本营,那就得向后转走了。
珠峰的门票还是老样子,汽车400元含司机,乘客每人180元。
进山门之后,天已大亮。在转了几个弯道之后,看到前面停着一辆车。近边一看,往回走的,肯定不是昨天酒店大堂那几位的。再一看车牌,居然是深圳车。
停下来与司机交谈了几句。司机告诉我们,昨天他们是在珠峰大本营住宿的,条件实在有点艰苦,然后同行者就高反了,所以今天凌晨5点多就下山。这时,我们才看到,车后排还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位。
互道平安后,我们继续向前开。路都是新修的,很平坦。但是那个弯真叫一个多,一个急。
我没去数,但感觉上至少盘了100个弯以上,而且其中大部分都还是发卡弯。偶尔能看到几乎高到天上的远处山道上,有相向而来的车。
再想起路上经过的所谓天路72拐,简直就是康庄大道。
上山之后,然后下山。下山之后,居然是一片几乎无边的田野,还零星散落着一些小村庄。事先绝对没想到,在通往珠峰大本营的半路高原上,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
大约走了近20多公里后,又开始上山。但和前面那座山相比,平缓得多。
转了几个弯之后,前面的远处,出现一座巨大的雪山,在阳光下闪烁着银光。经过一番比对,确定那就是珠穆朗玛峰。
尽管珠峰是以一种不经意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仍然小激动了一会儿。再往前行,就到了绒布寺。我们知道,大本营就在前面不远了。
突然前面有人拦住汽车,不让走。旁边是一块没有经过任何修整的场地。周边一些黑黑的帐篷,好几处用石灰水还是白漆写着“XX宾馆”字样。场地中间停了许多汽车,有水在汽车下面流出几道小沟,黑黑的,似乎很脏。还有几位站在不同“宾馆”门口的黑脸汉子,远远地便向我们招手。然后,我们还看到了两家不起眼的小店。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珠峰大本营,确实比难民营要好一些。
停好车,跟着游人向前走。步行可以通过一道绳索栏杆。再前面100多米处,就是那块著名的标注海拔5200米字样的石头。
我们都觉得过来时,经过的那座不下100个陡弯的山,要远远高于这里的5200米,却似乎很少有人提起。不过,面对着珠峰,这些皆为浮云。


","text_center":0,"text_color":0,"text_large":0,"text_strong":0,"type":1,"video_id":"","video_thumbnail":"","video_url":"","domid":"param-id-25"}" id="param-id-25" class="param-block" style="margin-bottom: 44px; color: rgb(39, 45, 52); font-family: PingHei, "PingFang SC", "Microsoft YaHei",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318国道5000公里处

5000公里几个大字,刻在一堵风景墙上,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中国最美的景观大道”。侧边空地上,有一个不小的停车场,再过去几步,还有一个很多商店集中在一起的大建筑,整体很像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一个旅游点,只是没有加油站。
顺便说一句,从深圳出发一直到这里,沿途到处都能轻易找到正规加油站,没有为汽车加油犯过愁。
停车拍照的游人们,可以上厕所,逛商店,甚至喝上一杯咖啡歇歇脚。这些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高原上,殊为不易。
过了5000公里之后不久,路遇一个“珠峰观景台”。有点疑惑地把车靠近,几个抽着烟的汉子便慢慢围了上来。一看似乎有点不妙,再说8000多米高的珠峰,也不可能伏下身子藏在这观景台牌子的后面。于是,果断开车离开。抽烟的汉子们见状,招手喊着什么,有一位还追了几步。到现在我还搞不清楚,仓促的离开,是错过了什么,还是躲过了什么。

走了没多久,到了拉孜的嘉措拉山垭口,海拔5248米,比珠峰大本营还要高出48米。这里游人比5000公里明显要多,而且也似乎更兴奋一些,毕竟那个高度摆在那。
对我们开车的人来说,从日喀则过来,山路并不多,而且也不陡,突然一下就5248米了。看着那些兴致勃勃在摆拍的游人,觉得高原也并不可怕。
过了白坎检查站后,就进入定日地盘。
十来分钟后,找到了原先路书圈定的酒店。门口就是一滩烂泥,里面看着也挺破旧。想起刚刚路过一家不错的大酒店,立刻掉头。
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的决定,重新找的酒店条件很不错。里面还有另一幢楼,两幢楼中间是个很大的院子。如果需要,还有能制氧的客房。
在院子里,遇到几位东倒西歪有气无力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位姑娘似乎还稍正常些。原来,他们是前天从内地到拉萨,马上开着租来的车到日喀则。昨天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定日,准备今天上珠峰。
不幸的是,全部出现严重高反。在输了液吸了氧之后,终于明显缓解,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样子。
他们决定下午回日喀则去。定日海拔太高,4500米,吃不消。珠峰什么的,以后再说吧,性命要紧!
还有几位房客坐在大堂闲聊,有一位老者66岁,独自一人从天津开车过来,明天上珠峰。另外几位准备和他同行。
细问一下,才知道他们半夜就出发,天亮到达珠峰大本营。以留足时间去中国和尼泊尔交界处的樟木镇,并邀我们同行。
我的原则是尽量不开夜车,何况也去过尼泊尔,所以还是按自己的计划走。祝他们一路平安后,便早早回房休息。养精蓄锐,为明天去珠峰大本营作准备。



西藏天黑得晚,但天亮也迟。我们早上7点动身时,外面还是漆黑一片。
于是打开大灯,以20迈左右的速度出发。半小时后,天才开始亮了。
经过一个检查站。小战士们检查极为认真。
再说一遍,出发之前如果没有办边境通行证,或者边境通行证上没有注明要到珠峰大本营,那就得向后转走了。
珠峰的门票还是老样子,汽车400元含司机,乘客每人180元。
进山门之后,天已大亮。在转了几个弯道之后,看到前面停着一辆车。近边一看,往回走的,肯定不是昨天酒店大堂那几位的。再一看车牌,居然是深圳车。
停下来与司机交谈了几句。司机告诉我们,昨天他们是在珠峰大本营住宿的,条件实在有点艰苦,然后同行者就高反了,所以今天凌晨5点多就下山。这时,我们才看到,车后排还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位。
互道平安后,我们继续向前开。路都是新修的,很平坦。但是那个弯真叫一个多,一个急。
我没去数,但感觉上至少盘了100个弯以上,而且其中大部分都还是发卡弯。偶尔能看到几乎高到天上的远处山道上,有相向而来的车。
再想起路上经过的所谓天路72拐,简直就是康庄大道。
上山之后,然后下山。下山之后,居然是一片几乎无边的田野,还零星散落着一些小村庄。事先绝对没想到,在通往珠峰大本营的半路高原上,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
大约走了近20多公里后,又开始上山。但和前面那座山相比,平缓得多。
转了几个弯之后,前面的远处,出现一座巨大的雪山,在阳光下闪烁着银光。经过一番比对,确定那就是珠穆朗玛峰。
尽管珠峰是以一种不经意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仍然小激动了一会儿。再往前行,就到了绒布寺。我们知道,大本营就在前面不远了。
突然前面有人拦住汽车,不让走。旁边是一块没有经过任何修整的场地。周边一些黑黑的帐篷,好几处用石灰水还是白漆写着“XX宾馆”字样。场地中间停了许多汽车,有水在汽车下面流出几道小沟,黑黑的,似乎很脏。还有几位站在不同“宾馆”门口的黑脸汉子,远远地便向我们招手。然后,我们还看到了两家不起眼的小店。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珠峰大本营,确实比难民营要好一些。
停好车,跟着游人向前走。步行可以通过一道绳索栏杆。再前面100多米处,就是那块著名的标注海拔5200米字样的石头。
我们都觉得过来时,经过的那座不下100个陡弯的山,要远远高于这里的5200米,却似乎很少有人提起。不过,面对着珠峰,这些皆为浮云。




珠峰巍峨,庄严肃穆。没有花红柳绿,只有巨石穿空。没有宜人的小桥流水或浩荡的大江东去,只有万仞雪壁高耸入云。严峻陡峭,不怒而威,令人心生敬畏。
虽无法进行攀登,但来此地向雪峰致敬,亦为人生快事!

呆语

不禁为那几位因为高原反应,而不得不在定日原路返回的年轻人惋惜。
我觉得高原反应,本质上是一个适应过程。
我是老资格的高反人员。在丽江,我高反了。在黄龙,我高反了。在亚丁,我高反了。在拉萨,我高反了。
但这次从深圳一路进入西藏,直到珠峰大本营,我却没有什么明显不适。要说海拔,这次肯定远远高于那几次高反之地。要说劳累或辛苦,这次也肯定不会亚于前几次。
反思以前那么多次高原反应,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甫一到达,便立即投入到紧张且激动人心的游览之中。
也就是说,一直在平原的心跳、呼吸、血压,猛地一下,升高了几千米。如果又不注意尽可能慢说慢动的话,那么要平原的个人生态系统,适应高出几千米的海拔,磨合过程就会人为加速度。加速度磨合过程产生的不适,就应该是高原反应。
确实,正常人就是在地上蹲上10来分钟,猛一下站起来,充其量也就升高1米6不到,大多都会头晕眼花。何况是在平原生活了几十年的人,突然一下,升高几千米,哪可能没有一点反应。
避免高原反应的方法和秘诀有很多,具体采用哪一种,应该是各花入各眼。
我们采用的是最普通的法子,在去高原之前,提前10天服用红景天。就我个人认为,红景天的心理效果大于实际效果。不过,在高原上,心态对高原反应的影响却又是很明显的,无论如何不能忽视。
事实上我这次自驾之前,就一直在服用红景天。而且一路上都按嘱吞进肚里,一天也没停过,因为带足了一直吃到新疆的量。正是服用了红景天,再加上还有十瓶氧气做后盾,所以我们心里一直很淡定。
不过,最为关键的,还是路线的规划与安排。我们先到贵州,再到云南。在云贵高原由低到高,逐步适应3000米左右的海拔。十多天后,才进入西藏。而且又是由然乌、察隅、林芝,再拉萨、日喀则这么一路低海拔、中海拔、高海拔地过来,同时也充分注意避免劳累与激动。因而才能顺利来到珠峰大本营,并且四处转悠大半天没啥事。
回想一下,我在到然乌之前,翻过的几座山,海拔据说都超过5000米。在山上也有过一度突然呼吸沉重,非常想睡觉的情况。当时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以为真的是有点疲劳。后来与同行者交流之后,他们也都出现了这种现象。于是才明白,这也是一种高原反应。没有令我们停车就医的原因,应该就在于我们一是已有个逐步适应,不至于使高反强烈到影响驾驶。二是服用了多日的红景天,加上车上还有各种救治高反的药品,心态轻松。
身体在珠峰大本营的良好表现,应该是逐步适应与提前用药的叠加效应。我认为逐步适应起了主要作用,因为以前的数次高反,我都提前服用了红景天,但依然头重脚轻、喘不过气,走不了路。
想想在定日遇到的那几位年轻人。前三天还在内地低海拔平原上悠哉游哉,突然就跑到缺氧的雪域高原一路狂奔,基本属于自寻高反。那就是把预防高反的药当饭吃,也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只要条件允许,采用逐步适应,温水煮青蛙的渐进方式,由低而高,是克服高反非常有效的办法。
当然,药物的准备也是不能少的。比如提前服用红景天,管他有用没用,吃了心里踏实。反正对身体也没什么负作用,还不会上瘾。
就在回来后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得知一个消息,珠峰大本营不再对普通旅游者开放。我们算是来对了季节,但那些在山下而不得不回头的年轻朋友,以及许多向往珠峰还未来得及动身的人们,就不知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到大本营了。
一声叹息!
","text_center":0,"text_color":0,"text_large":0,"text_strong":0,"type":1,"video_id":"","video_thumbnail":"","video_url":"","domid":"param-id-28"}" id="param-id-28" class="param-block" style="margin-bottom: 44px; color: rgb(39, 45, 52); font-family: PingHei, "PingFang SC", "Microsoft YaHei",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珠峰雄姿

珠峰巍峨,庄严肃穆。没有花红柳绿,只有巨石穿空。没有宜人的小桥流水或浩荡的大江东去,只有万仞雪壁高耸入云。严峻陡峭,不怒而威,令人心生敬畏。
虽无法进行攀登,但来此地向雪峰致敬,亦为人生快事!

呆语

不禁为那几位因为高原反应,而不得不在定日原路返回的年轻人惋惜。
我觉得高原反应,本质上是一个适应过程。
我是老资格的高反人员。在丽江,我高反了。在黄龙,我高反了。在亚丁,我高反了。在拉萨,我高反了。
但这次从深圳一路进入西藏,直到珠峰大本营,我却没有什么明显不适。要说海拔,这次肯定远远高于那几次高反之地。要说劳累或辛苦,这次也肯定不会亚于前几次。
反思以前那么多次高原反应,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甫一到达,便立即投入到紧张且激动人心的游览之中。
也就是说,一直在平原的心跳、呼吸、血压,猛地一下,升高了几千米。如果又不注意尽可能慢说慢动的话,那么要平原的个人生态系统,适应高出几千米的海拔,磨合过程就会人为加速度。加速度磨合过程产生的不适,就应该是高原反应。
确实,正常人就是在地上蹲上10来分钟,猛一下站起来,充其量也就升高1米6不到,大多都会头晕眼花。何况是在平原生活了几十年的人,突然一下,升高几千米,哪可能没有一点反应。
避免高原反应的方法和秘诀有很多,具体采用哪一种,应该是各花入各眼。
我们采用的是最普通的法子,在去高原之前,提前10天服用红景天。就我个人认为,红景天的心理效果大于实际效果。不过,在高原上,心态对高原反应的影响却又是很明显的,无论如何不能忽视。
事实上我这次自驾之前,就一直在服用红景天。而且一路上都按嘱吞进肚里,一天也没停过,因为带足了一直吃到新疆的量。正是服用了红景天,再加上还有十瓶氧气做后盾,所以我们心里一直很淡定。
不过,最为关键的,还是路线的规划与安排。我们先到贵州,再到云南。在云贵高原由低到高,逐步适应3000米左右的海拔。十多天后,才进入西藏。而且又是由然乌、察隅、林芝,再拉萨、日喀则这么一路低海拔、中海拔、高海拔地过来,同时也充分注意避免劳累与激动。因而才能顺利来到珠峰大本营,并且四处转悠大半天没啥事。
回想一下,我在到然乌之前,翻过的几座山,海拔据说都超过5000米。在山上也有过一度突然呼吸沉重,非常想睡觉的情况。当时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以为真的是有点疲劳。后来与同行者交流之后,他们也都出现了这种现象。于是才明白,这也是一种高原反应。没有令我们停车就医的原因,应该就在于我们一是已有个逐步适应,不至于使高反强烈到影响驾驶。二是服用了多日的红景天,加上车上还有各种救治高反的药品,心态轻松。
身体在珠峰大本营的良好表现,应该是逐步适应与提前用药的叠加效应。我认为逐步适应起了主要作用,因为以前的数次高反,我都提前服用了红景天,但依然头重脚轻、喘不过气,走不了路。
想想在定日遇到的那几位年轻人。前三天还在内地低海拔平原上悠哉游哉,突然就跑到缺氧的雪域高原一路狂奔,基本属于自寻高反。那就是把预防高反的药当饭吃,也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只要条件允许,采用逐步适应,温水煮青蛙的渐进方式,由低而高,是克服高反非常有效的办法。
当然,药物的准备也是不能少的。比如提前服用红景天,管他有用没用,吃了心里踏实。反正对身体也没什么负作用,还不会上瘾。
就在回来后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得知一个消息,珠峰大本营不再对普通旅游者开放。我们算是来对了季节,但那些在山下而不得不回头的年轻朋友,以及许多向往珠峰还未来得及动身的人们,就不知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到大本营了。
一声叹息!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