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蜀2018
徐蜀201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106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600期纪念专刊

(2021-04-03 14:47:54)
分类: 人情世故

       亦师亦友30年——

            我与古籍办和《简报》交往小记


                       徐 


 

今年2月,《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将出版第600期,对所有古籍整理出版工作者来说,这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因为,《简报》很大程度上指导并见证了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的发展历程。作为古籍整理出版工作者的一分子,我在业务上的成长,同样与《简报》及其编辑者----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密不可分。以下是我30年来与古籍办和《简报》交往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供各位同仁,尤其是年轻人参考。

19867月研究生毕业分配到书目文献出版社(后更名为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和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从事古籍影印出版工作。本社此前主要出版图书馆学情报学著作,以及少量文史类图书,是一家成立不久的小社。新组建的古籍影印编辑室,只有两名编辑和一名技术编辑(我担任编辑室主任),全是刚进出版社的新人,与外界联系很少,工作基本上是摸索着干。

1991年年中,我偶然在文史编辑室刘主任的办公桌上,看见一本《简报》,一口气便将它读完。一期《简报》虽然只有30来页,甚至连封面都没有,但内容却极其实用:既有国家对古籍整理出版的方针政策,又有反映古籍研究状况、重大项目的整理计划、学术活动、新技术的应用,还有学者书评和最新出版信息等等,全部与我的工作相关。刘主任说,我们社不是古籍出版社,原本是没有《简报》的,但古籍办许逸民主任考虑到社里也出版一些古籍点校本图书,便给了文史编辑室一份。此后我接连几个月去文史室阅读《简报》,终觉不便,就硬着头皮给许逸民先生写了一封信,介绍了自己的工作情况,希望能够得到《简报》,籍此推动本社古籍影印工作的发展。信函发出的次月,我便开始按期收到《简报》,心情十分激动,由衷的感谢许逸民先生。我与许逸民先生直接打交道,是写那封信的十年之后。2000年开始,许逸民先生被国家图书馆聘为古籍学术顾问,同时也成了国图社的座上宾,我们经常向他讨教古籍整理出版方面的经验。许逸民先生为人谦和,学术功底深厚,在古籍文献整理、古籍编辑业务、古籍影印等方面均有较深造诣,发表过多篇文章,同时在古籍编辑培训班授课,我本人受益良多。

1996年,我花费5年时间,参照《二十五史补编》体例,并在其表、志基础上兼收纪、传,编辑出版了《二十四史订补》。《订补》收书160多种,共计古籍30000叶,国家图书馆所藏有关《二十四史》订补之作的善本古籍、普通古籍,尤其是隐藏于丛书、文集之中难以查询的著作,几乎全部选入。《二十四史订补》出版后市场反应不错,我便萌发了给《简报》投稿,将该书推介一下的想法。1998年第四期《简报》,刊登了我撰写的书讯---《﹤二十四史订补﹥出版》。此文经《简报》编辑加工后全篇不足千字,但却将《订补》的宗旨、文献价值、编辑体例、与《二十五史补编》的区别,披露无遗。这是我发表在《简报》上的第一篇文字,对我社、《订补》一书及我本人,意义非同小可:我们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古籍整理出版行业管理部门的认可。为此社里还表扬和奖励了我,号召编辑不断加强与古籍办和《简报》的联系,从而提高编辑的业务水平和图书质量。

1996年,在我们的不懈努力和古籍办的大力支持下,国图社加入了“古联体”,并成功举办了当年的社长年会。进入古联体,是我社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此我们在古籍办的具体指导和帮助下,以更加专业化的方式,扩大古籍整理,尤其是古籍影印图书的出版规模,开启了出版社快速发展的历史阶段。

在与古籍办打交道的30年中,对我影响较大的一个人,是1999年开始主持古籍办工作的黄松先生。我社2002年初,召开了一个专家学者研讨会,对今后古籍影印的发展征询意见,黄松先生也应邀出席。他在发言中提到:国图社近几年古籍影印做的有声有色,在业内已小有名气,能否总结一下经验,供同行借鉴。对此,我拉拉杂杂说了不少。但黄松先生敏锐的察觉到,我社在影印古籍图书市场定位方面采取的措施,非常关键。他建议我就此问题给《简报》写一篇文章。即使今天来看,黄松先生的意见也是很有见地的,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当初的经历。

影印古籍的市场定位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影印的古籍要具有较高的文献和版本价值,二是要配比好印数与定价的参数。1986年我社做的第一部大型影印古籍,是精装120册的《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陆续出版,每册单独定价)。《丛刊》精选国家图书馆藏宋、元、明、清善本书470多种,其中多数为首次面世,文献及版本价值毋庸置疑。但在决定《丛刊》的印数时,由于没有经验,错误的将大型影印古籍与普通文史类图书混为一谈。我们认为《丛刊》的购书对象是全国省市级图书馆、社会科学研究院所、设有文史专业的大专院校以及具有较高专业水平的研究者个人,总数应有2000左右;定价与较高档的精装书持平。但书发行后,实际销售情况与我们的预计相差甚远,第一年只销售出去200余册,产生了巨额亏损。《丛刊》因各种原因,10年后才出齐,每册的印数从最初的2000册很快降到1000册,不久又降到500册、300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很简单:我们预计的1200个个人客户鲜有购买者,800个左右的购书单位也仅有1/4兑了现。这说明古籍影印的市场中,个人购买者非常之少,单位也需大中型或专业对口。而且很有意思的是,《珍本丛刊》在10年的出版过程中,每册定价由5060元涨至最后的310元,但销售数量变化并不大。说明此类古籍的购买者对价格的容忍度比较大。如果说《珍本丛刊》出版时间长,其价格上涨的幅度与社会整体的物价因素相适应,这个例子尚不足以证明购书者对书价的承受度的话,我们还有其他一些事例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我社一位搞文史排印书的编辑偶然做了一部古籍影印书——《西游记记》,他按排印书的定价标准定为36元。但征订数只回来600余册,入不敷出,根本不能做。后影印室将此书重新以390元的定价征订,订数却只减少了不到一半,仍达300多册,保本并有微利了。价格相差10倍,订数只差不到1倍,说明想买此书的多数人,并未因书价上涨了10倍而放弃。相反,尽管此书学术价值颇高(还是一个稿本),其价格曾便宜到与一本排印书相同,也只有区区600个订户。还有2种书皆因刊登有误,分别将1000元、5000元印成100元、500元。但更正后,订数也相差不大。据此,我社将古籍影印图书的销售定位为大中型图书馆和科研单位,在减少印数的情况下适当提高书价,以保障成本和必要的利润。

2002年第7期《简报》,刊登了我撰写的《谈谈古籍影印的市场定位及相关问题》。与此同时,黄松先生还邀请我在当年10月举办的第二届全国古籍社编辑培训班,以此为题授课。这两件事情对我,乃至出版社触动非常大,过去我们对影印古籍的印数、定价模式多少有些拿不准,生怕出问题。经过古籍办黄松先生的点拨和支持,坚定了我社领导班子的信心。从此我也逐渐成为《简报》的热心撰稿人,以及古籍社编辑培训班古籍影印专题的授课者。

2012年退休了,但与古籍办和《简报》的交往、合作并未停止,似乎还更密切了。古籍办与我经常联系的是周杨,很年轻,我一直称呼他“小周”,虽然他现在已走上领导岗位。2013年至2020年,我在《简报》上发表了几篇与古籍影印技术和历史相关的文章,其中一篇的题目是《简评﹤四部丛刊﹥制作工艺及影响》。此文是我2016年在古籍编辑培训班讲课时,小周根据讲义内容和学员的反映,给我布置的作业,希望我梳理一下商务印书馆早期的影印理念、工艺,与近几十年的古籍影印作一对比,总结出一些经验。我在文章中提出了民国初年,《四部丛刊》系民众“常备”之书,采用排印理念制作,与当前的影印古籍在理念、编辑方法、技术工艺上有所区别等观点,在业界引起较大反响。这与小周他们在培训班期间认真听讲,注意收集学员意见并融会贯通后,提出问题有关。在20162019年,连续4年的古籍社编辑培训班中,每一次开课前,小周都要根据上一年学员的反馈意见,对我的讲稿提出修改建议。修改、补充、完善讲义的同时,我的业务水平也得到了提升。

除了给《简报》撰稿、为古籍编辑培训班授课外,我还经常就古籍整理出版项目方面存在的问题,与古籍办沟通交流。每一次他们都十分耐心的听取我的意见,经过充分调研之后,给予答复,并及时将问题转达给相关出版社。在此过程中,古籍办工作人员专业的学识和敬业精神,令我感动。

在我的印象中,古籍办是一个人手少、工作效率极高的部门。我前后打过交道的工作人员除周杨外,还有刘彦捷、齐浣心和李树玲。他们的日常工作十分繁杂,还要担任每期《简报》的责任编辑。我作编辑和撰稿写文章已二、三十年,给《简报》的稿件却经常被他们挑出毛病,甚至建议更改结构。我想,他们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除常年编辑《简报》,经验较为丰富外,不断学习、努力提高专业水平,也是必不可少的。

我与古籍办和《简报》交往了30年,所有打过交道的人对我来说“亦师亦友”,影响至深,我衷心的感谢他们!我也愿意继续与他们打交道,为国家的古籍整理出版事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2021,1,6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