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蜀2018
徐蜀201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106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2019-08-09 14:44:29)
分类: 古籍版本学

国家图书馆的前身京师图书馆1909年建立以来,编纂并公之于众的古籍善本书目共有七部,分别是:1912年印行,缪荃孙编《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1913年印行,江瀚所编《京师图书馆善本简明书目》;1916年印行,夏曾佑主持编纂的《京师图书馆善本简明书目》;1933年印行,赵万里编纂的《国立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19351937年印行,赵録绰编《国立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乙编》及续编;1959年出版,北京图书馆编《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目》;1987年出版,北京图书馆编《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回顾以上七部古籍善本书目,可以清晰的看出国家图书馆,乃至清末民国以来公藏古籍善本编目的发展脉络;也从侧面反映了近现代图书馆建立后,在古籍庋藏、整理、编目、利用诸方面走过的轨迹。认真总结这段历史,继续弘扬公藏古籍体制的优势,减少弊端,是我们当前亟需面对的问题。以下就此谈一点不成熟的意见,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一、私家藏目向图书馆公藏书目过渡的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

缪荃孙编《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以下简称缪目),是国家图书馆第一部古籍善本书目,同时也是第一次以“善本”命名的中国古籍书目。缪荃孙1844—1919),字炎之,号筱珊,又作小山,晚号艺风老人,江苏江阴人。缪荃孙是中国近代著名学者,精通金石、目录、考据、校勘之学。他还是我国近代图书馆事业的开拓者,参与创办了江南图书馆(今南京图书馆)和京师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

缪目是近代图书馆建立后,顺应公藏图书的庋藏、整理、流通,以及保护诸方面的需要而编纂的。宣统二年(1910)学部颁布的《京师图书馆及各省图书馆通行章程》第七至九条规定:

“图书馆收藏图籍,分为两类:一为保存之类;一为观览之类。”

“凡内府秘籍、海内孤本、宋元旧椠、精抄之本,皆在应保存之类。保存图书,别藏一室。由馆每月择定时期,另备券据,以便学人展视。如有发明学术堪资考订者,由图书馆影写、刊印、抄录,编入观览之类,供人随意浏览。”

“凡中国官私通行图书、海外各国图书,皆为观览之类。观览图书,任人领取翻阅,惟不得污损剪裁及携出馆外。”

很明显,《章程》所谓保存类图书即为善本,观览类图书则为普通本。其对二者分别规定的保存和阅览制度,被国家图书馆和各省馆借鉴、沿用了百年之久。当然,分别编制善本书目和普通本书目,也就成为惯例,这才有了国家图书馆的七部善本书目。

编纂善本书目,首要的问题是如何定义善本,《图书馆通行章程》虽有“内府秘籍、海内孤本、宋元旧椠、精抄之本”之说,却过于笼统,且与明清以来藏书家的善本观,多有雷同。对此,缪氏没有明确的论述,但他的编目实践回答了上述问题。缪目共收录经史子集四部书772部,其中宋刻本113部,元刻本186部,金刻本2部,明刻本204部,清刻本13部,影宋刻本1部,影宋抄本8部,影元刻本1部,影元抄本2部,其他各类抄本227部,稿本9部,活字本3部,朝鲜(高丽)刻本4部。从中可以看出,缪目收录了大量明刻本,以及十几种清刻本,与明清时期藏书家只重宋元本和稿抄本相比,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据缪荃孙《艺风老人日记》(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年)记载,从宣统二年(1910)“十月廿五日癸未,到图书馆开箱(看书)”,至宣统三年(1911 “九月十二日丙戌,赴学部交书目,乞假”,全部编目过程仅耗时11个月。那么,缪氏编目时的京师图书馆馆藏状况如何呢?据《北京图书馆馆史资料汇编》《中国国家图书馆馆史资料长编》等资料记载,宣统二年至三年(1910-1911),京师图书馆的基本馆藏由以下几部分组成:

1清内阁大库残帙,主要是其中的历代典籍。据国家图书馆藏抄本《清内阁旧藏书目》统计,约有3351部,50266册。

2归安姚氏及南陵徐氏藏书。两江总督端方得知张之洞拟创建京师图书馆,特采进姚觐元咫进斋和徐乃昌积学斋藏书,以充实馆藏。据端方《奏江南图书馆购买书价请分别筹给片》记载:购得姚氏藏书1011种,徐氏藏书641种,共计十二万九百余卷,分装一百八十箱,合编目录一份。

3常熟瞿氏进呈藏书。京师图书馆筹建期间,端方拟购进瞿氏铁琴铜剑楼藏书,未果,改为抄书配以旧刊本进呈。至宣统三年(1911),抄成37种,加旧刊本13种,共50种,交与京师图书馆。

以上三项图书总计5053部,加上自购和各地捐赠之书,与1913130日,京师图书馆呈教育部《造送书籍数目册》统计的5424部比较,基本相符(《北京图书馆馆史资料汇编》1086)。缪目之所以能够快速成书,得益于各类藏书均有目录可以考核、借鉴。对此,林振岳的《缪荃孙〈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编纂考》(载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缪荃孙诞辰170周年纪念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曾予论证,其结论是:“缪荃孙《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一书,主要是根据曹元忠《文华殿检书分档》(即内阁大库书目之一种)、姚觐元《咫进斋善本书目》、瞿镛《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三种书目改编而成,造成此目体例不一的原因也在此:因利用曹稿,故目中有提要之例;因沿用姚目,故留下了过录藏书题跋的体例”。 此说言之有据,但反观清代至民国年间,私家藏目研究型居多:热衷于标注行款及版式、过录序跋、识读藏印、梳理递藏、校勘文字、甄别避讳、考证版本。然而,因古籍版本各自的差异性,以及书目编纂者的嗜好、侧重不同,以及能力、精力所限,有话则长,无话则短,造成了条目之间篇幅和体例的较大差别,故由私家藏目向图书馆公藏书目过渡的缪目,较多保存了私家藏目的特征,亦不足为奇。

缪氏的主要功绩,在其短时间内从5000多部馆藏中将精品遴选出来,落实了善本、普本分别编目、庋藏的制度;确立了图书馆公藏目录正本、副本逐书登记的编目方法,保障了馆藏资产的安全,为此后江瀚、夏曾佑的《京师图书馆善本简明书目》奠定了基础。以上两点,也充分证明缪荃孙具有深厚的文献学及版本目录学功底,以及在建设近现代图书馆方面所具备的独特眼光。

当然,因时间仓促、编目人手不足等原因,缪目也难免出现一些差错。例如《列子》错入儒家类,应属道家类;《意林注》错入儒家类,应入杂家类,故夏目云“缪目无此书,江目有”,其实是缪目分错了类,并非无此书;集部《贾长沙集》即贾谊《新书》,应入子部儒家类;《资治通鉴纲目》和《资治通鉴纲目发明》两书不同本子的条目均未在一处;《通鉴释文辨误》,略为《释文辨误》;《本草原始》错为《本原原始》;《百将传》“朝鲜刊本”错为“青鲜刊本”,等等,不一而足。但瑕不掩瑜,缪目在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编制中的筚路蓝缕之功,当永载史册。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刊载于19126月出版的《古学汇刊》第一编。国家图书馆古籍馆藏有该书目稿本两册,书叶上有缪荃孙批改手迹,书前有庄尚严墨笔题跋,曰:“数年前在护国寺街一小书店购得此目两本,查系前教育部京师图书馆编目稿本,虽残,亦可留。况有缪艺风手迹,今谨赠国立北平图书馆。廿一年双十节”从该稿本中可窥见曹、姚、瞿三目及缪氏审阅批改之端倪。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1 《古学汇刊》第一编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2 《古学汇刊》第一编刊印时间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3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经部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4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史部下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5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稿本1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6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稿本2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7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稿本3



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简史(一)
图8 《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稿本4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