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鑫高和
苏鑫高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366
  • 关注人气:1,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与高人交流记录(二十四)|辜朝明:日本大衰退的另类解读与借鉴

(2022-10-12 15:19:32)
与高人交流记录(二十四)|辜朝明:日本大衰退的另类解读与借鉴


1

泡沫时代的须藤

“ting贷事件”


“中国房地产的危机已演化为‘ting贷事件’了,政府为了保稳定,成立了保交楼基金,首期就3000亿,您说够用吗?”

 

十一前朋友从国外寄来了一套神奇的礼物,是一副眼镜和一对耳机,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包装上写着元宇宙专用字样。


朋友怕我不识货,还特意发来微信说,这是为我解读“日本房地产泡沫”买的,建议我有问题尽管提,专门调好了频道,高人自会解答。

 

傍晚下起了小雨,假日为了筹划城市更新论坛来到南京,无论再忙,玄武湖的夜跑还是要体验的,戴上元宇宙的设备,才提了上面的问题,不过我很疑惑,谁能回答。

 

须藤的故事


“我带你去看个公寓吧”。一位头发花白,貌似日本人和我说话了,他也戴着和我一样的眼镜,就在我左前方,伴我跑起来,奇怪,他的白色运动服为何没有湿呢?我的外套已被雨淋透了,眼镜里提示这位长者就是大名鼎鼎的研究日本经济专家辜朝明。

 

我愕然地看了手表,时间显示是1996年,此时我们已慢跑在东京的小巷里。


眼前是典型的兵营式廉租公寓,四层装配式建筑。
 

与高人交流记录(二十四)|辜朝明:日本大衰退的另类解读与借鉴

 

来到二楼端头的一个房间,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主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从床上端起两杯抹茶起身递过来。


房间很小,只有十多平米,布局和我在北京看到的保障租赁公寓差不多,进门走两步就到了床边。


门厅的过道很短窄,右侧是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但没有淋浴间,主人解释道,浴室是五人合用一个。

 

“难道须藤没有工作?为什么住在这儿?”


辜朝明看我一脸狐疑,讲起了须藤的故事。


“这个中年人叫须藤,近50岁,是一家大公司的中层干部,月工资40多万日元,目前独身,住这儿是为了省钱,每月房租才3万多。”

 

“为什么独身呢?”


“因为老婆不愿意和他住在这样的房子,离婚了。”


“1988年,日本经济泡沫起,他花了6000万日元,买了一套两层别墅,现在已跌了一半,目前别墅租出去了,他住这个房子就能把省下来的钱和别墅租金合起来还月供了,这样到他65岁退休时,刚好还清贷款,再把房子抵押出去够养老送终的钱。”

 

“他为什么不弃房断供呢?”


“断供?首付和房子就没了,须藤怎能舍得辛辛苦苦赚来的首付,再说,打死也没想到东京的房价是持续地下跌了十多年啊。”

 

泡沫时代的枷锁藤


迎面是一位身材魁伟的青年人,摘了口罩问:“到情侣园怎么走?”


“我真不知道,要不我把眼镜借你问问。”


他分明狠狠的瞪了我,悻悻的拎着手提包向城墙走去。我抹了把额头的汗,望着隔湖而立的钟山,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袭来。


对于泡沫时代的日本买房者,不只是房奴,房子已变成了套在身上的枷锁,成为“人生的意义”。


(20多年过去了,但今天东京的房价也没到达须藤买时的价格。)(中国房地产的泡沫是否会挤爆?日本泡沫的成因?为什么日本经济衰退了二十年?……)


这些问题,谁有答案?


 

2

日本经济泡沫的原因?

引 线

 

下着小雨,我还是坚持北京的习惯,从金陵饭店出来并没带雨伞。

 

我把雨滴包顶在头上,但浑身还是淋了个透,很是狼狈,绕着颐和路别墅区好不容易才找到有些破旧的先锋书店。

 

辜朝明已在临窗的座位上等了,我点了两杯北海道咖啡。

 

我双手握着杯子,暖和了一会儿才问:“听说日本的经济泡沫是美国人弄出来的,就是利用强权迫使日本签署了广场协议。”

 

他有力地挥着右手,斩钉截铁地说:“不是广场协议而是日本的政策失误。”

 

“广场协议后,德国马克也随之升值,但德国经济并没有出现像日本一样的泡沫。”

 

他在空中划了几笔,我透过眼镜看到了一个大zha弹。

 

他解释道:“广场协议只是日本经济泡沫的引线,政府宏观政策失误才是zha弹,那导火索是什么呢?是政府、企业和百姓三方的狂热。”

 

 

猛烈的泡沫

 

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停顿一会儿,用手指向炸弹,瞬间化为了一堆数字,说明日本经济泡沫涨跌有多猛烈。

 

  • 日经225指数由1985年末的13000点上涨至1989年末的接近39000点,涨幅接近200%,同期日本主要城市土地价格指数涨幅达129%。
  • 但1990年开始,日本股市率先开始下跌,日经指数当年跌幅接近40%。
  • 随后日本土地价格也开始了漫长的下跌,六年间,那个土地价格指数跌幅达到76%。

 

 

导火索

 

见我缓过神来,他上前弹下我肩上的头皮屑,又津津道来,向我解释导火索是什么。

 

“我们先看一下日本经济泡沫形成的过程吧,是有三股力量推动,即日本政府、企业和老百姓。”

 

“日本政府通过大肆售卖天皇的纪念币及炒作N T T股票成为泡沫的煽动者。”

 

“日本企业大肆的金融投资成为泡沫的推动者,制造业的大企业中出现了新财技,借钱就可以赚钱的奇怪现象。”

 

“而普通百姓成为了泡沫神话的缔造者,日本迎来了大众炒房炒股的时代。”

 

“这怪诞的信心,缘于日本经济要扩大内需的政治正确。”

 

 

zha弹

 

我眼前出现一堆小气泡,越来越大,然后变成了一个大气球,充满了整个书店,突然,砰的一声,zha了。

 

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拉着我袖口问:“大叔,您怎么啦?”

 

辜朝明好像看不到这一幕,而是站起来,发起连珠炮式的热情洋溢地演讲。

 

“炸弹就是日本政府的政策连连失误。”

 

“先是快速的放货币,1986年1月以后的一年内,央行连续5次下调利率,由6.0%降到2.5%,发现经济泡沫后,又急速地锁紧货币。1989年5月以后的一年内,央行又连续5次升利率,由2.5%大幅上升到6%,同时还管制银行向房地产的贷款总额。”

 

“当然日本政府还会打组合拳,来击溃泡沫的方式,除了货币政策还有财政与税务政策,可恶的是,都大错特错了。”

 

“先是判断失误,政府没有意识到经济泡沫的存在,而是沉浸在泡沫的美好想象中。”

 

“后来缓过神来,在挤泡沫的过程中,财政和税收政策又过于刚性。

 

财政政策在泡沫经济前后,快速逆转,由追求赤字转为追求盈余,使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疏于配合。

 

税收政策方面,为了扩大内需,先采用放松房地产税收,而意识到泡沫化后,在房地产已开始下跌时,又慌忙收紧税收。”

 

“金融政策也错的离谱,在错误时间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泡沫破裂后,还强力推动金融自由化、利率的自由化与资本流动自由化同时进行,这使保守的日本金融市场打开了一个缺口,欧美银行争先恐后地涌入,进行金融投资和炒作,此后本国金融机构也跟进。”

 

声音越来越小,眼镜也被夺了下来,调皮的花裙子,拿着我的眼镜跑开了。

 

 

缘 起

 

我想追过去,耳畔那个激昂的声音又响起了,语调变得温和许多。

 

“你知道,广场协议是怎么缘起的吗?”

 

我像小学生一个回答:“究其根本,广场协议是美国的强权,是美国打压挑战者惯用的战略。”

 

温和的声音并没有理会我。

 

“广场协议的起因,谁也没有想到是美国某个货车公司的总裁推动的,他提出了摩根报告,认为美国在贸易领域被日本打败的根本原因是日本操纵汇率,使美元相对日元大幅升值。”

 

“美国的政客,巧妙地把国内的政治矛盾演化成用国际规则来解决。”

 

我追上花裙子,她递给我一本书《大衰退》,作者正是辜朝明。


戴上眼镜后,我杂乱的想法瞬间变成了文字投在眼前,挥之不去。


(这次,中国房地产调控的力度之大,影响之深远,是任何人没有想到的。在这个不断拧螺丝的政策出台过程,为什么和日本的故事如出一辙?)

 

(十一前,五朵金花之一的旭辉,出人意料的出现股市的闪崩,说明了什么?)

 

(十一期间,南京的市场并没有看到成交放量,难道靠地产圈里转转《孤勇者(地产版)》就能提振市场的预期?)
 

 

3

日本大衰退为什么持续了二十年?

原 因


 

在鸡鸣寺烧完香,已五点,小雨还下着,吃了大碗的热素面,身子暖和了许多。

 

这次辜朝明没有陪着,担心在寺庙里聊经济问题,会得罪佛祖吧。

 

城墙闪烁的灯光吸引了我,何不登临看看?


从雨滴包里取出眼镜,发现辜朝明已在城门楼了,他还穿着那身白色的运动服,背后是一对打着红色油伞的年轻人,被衬托出格外鲜明。

 

我快步走过去问候他:“不冷吧?这个明城墙堪称世界最长的城墙了,叶兆言在《南京传》说有XX公里。有时间再和你聊南京的故事吧,我最想问你一个问题,日本大衰退为什么持续了二十年?”

 

“根本原因就一个,没有及时处理不良债权问题,经济的‘输血系统’出了大问题,哪儿来的发展动能呢!这也是泡沫破裂后伴随的大灾难,美国和日本都没躲过。”

 

“这是为什么呢?”

 

“我先给你普及一下不良债权形成的过程吧。”

 

“随着日本房地产泡沫的刺破,住专公司(可理解为中国的地产商)的资产质量快速下降,出现大量坏账,又带动日本银行的系统性风险的加速暴雷,为了苟延残喘还出现了银行支持僵尸企业的局面,最终形成了的恶性循环。”

 

“即形成了‘地价下跌→房地产公司经营恶化和还贷困难→金融机构增加对住专的低息贷款→地价继续下跌→不良债权拖垮银行’的恶性循环。”



危 害!

 

“多发票子不就行了?”我不以为然。

 

辜朝明望着宁静的玄武湖水,平静地说:“凯恩斯也是这么说的,日本精英中也有许多的拥趸者。”

 

“钱发的再多,也只是流进银行的池子里,但没有企业借款啊,形成了堰塞湖。”


“这又是为什么?”我望向他。

 

“因为好企业也怕了,忙于修复资产负债表。”

 

“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多数企业选择不动声色地挣钱还账,即使利率很低,企业也不愿借钱。”


“对,记起来了,在微信文章里看到过你的阴阳理论。”

 

“你把整个经济周期其分为阴阳两个阶段,在阳的阶段,企业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在阴的阶段,企业目标为修复资产负债表,把负债最小化为目标。”我像是抢答的学生,一气呵成。

 

他并没有像老师一样赞许的点头,而是平静的自言自语:“资产负债表修复后是心理创伤修复,需要时间更长,通常要30年或更长的时间。”



延 误?

 

此时我们踱步到城墙的另一侧,古朴的鸡鸣寺就在眼前,背景是雨中璀璨的高楼大厦,像海市蜃楼般不真实。

 

“不良债权对经济伤害大,不难理解啊,为什么拖了这么长时间?”我不解地问。

 

“您能让开一下吗?我们拍张照”,那对红雨伞很有礼貌的说。


辜朝明并没有被打断:“开始日本政府没有意识到不良债权的极大危害,还侥幸不良债权的自然消失。”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首相走马灯式转换,而无暇顾及处理不良债权,90年代有7个短命首相。”


我凝神听着,但不断摇头。

 

他补充道:“根本原因还是出在银行,有三大问题,分别是公司治理、银商关系和监管政策。”

 

“日本的银行里几乎不存在约束高层管理者的企业治理制度。”

 

“日本式经营体系中银行和企业间互相持股形成了一种依存型的关系。”

 

“日本的金融政策是护卫舰式的,就是实施利率管控、业务范围管控,最终排除新的市场参与者,而当银行要倒闭时,金融当局又会进行救济式的并购。”


他有些激动,声音越来越激昂,我担心吵到那对红灯笼照耀下的偎依在红雨伞下的恋人,我把辜朝明拉到城门楼避雨。

 

他没有被我的好意所动,继续慷慨激昂地讲:“不良债权被推拖延,更深层的还有日本文化的原因,日本是耻感文化,这点在《菊与刀》中也提到过,日本人更多的是随大溜,日本社会追求稳定,日本人厌恶风险,谁也不愿成为第一个戳破谎言的人。”


(再次审定这段文字时,怀疑自己用了石墨的替换功能,错把“中国”替换成“日本”了。)



整 治!

 

“最终是怎样整治不良债权的呢?”

 

“这要说一个关键人物,需要一个有能力的狠角色,就是小泉纯一郎,2001年,怪人小泉上台,声称三年内彻底处理好不良债权问题,提出《金融再生计划》法案。”

“有三个重点:

  • 一是对银行资产核查的严格化;
  • 二是充实自有资本金;
  • 三是加强银行的公司治理。”


“结果如何?”

 

“结果日本银行业的不良贷款问题明显改善,2002年至2005年,日本不良贷款率也由8.4%降至4.0%。”

 

“这么轻松?”

 

“当然有目标还不够,要有手段。”

 

“削减庞大债务有两种手法,一是企业整顿,二是事业再生。企业整顿就是处置企业的资产以偿还债务,用市场手段让烂企业破产。事业再生有两种,方法一是私了,通过企业自身努力解决。方法二是公了,公了是政府出面要根据相关法律来进行。”


“中国会不会出现大量的不良债权呢?你给支支招吧。”

 

他愕然的看着我,眼镜也跌了下来,……

 

接着,声音听不见了,我从眼镜里看到是一大片电子雪花不停的闪烁……

 

4

  数 字!

 

(这段文字不知道贴到哪儿段更适合,就放在最后吧,我总觉得这个数字沉甸甸的,应该记住它:

 

2021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已达到14.2%,达到深度老龄化标准,日本上述数字接近15%时,大约在1998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