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回三峡
梦回三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607
  • 关注人气: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梦回三峡:杜甫的夔州岁月

(2021-03-21 10:50:17)
标签:

地理

历史

旅游

三峡文化

分类: 梦回三峡

梦回三峡:杜甫的夔州岁月

诗圣杜甫带着一家人到夔州是大历元年(766年)暮春。那年,杜甫55岁。

永泰元年(765年)正月,杜甫带着病体,离开严武幕府,回到成都草堂。五月,杜甫全家离成都草堂南下至嘉州(乐山)。六月离开乐山去戎州(宜宾),再到渝州(重庆)。秋天,至忠州(忠县),居龙兴寺院。九月,杜甫一家经万州去了云安(云阳),因病伏枕云安。这一病,直到第二年春至夔州(奉节)。正如杜甫诗中所言“乱后居难定”(《入宅三首》)“抱病屡迁移”(《偶题》)。 

梦回三峡:杜甫的夔州岁月

杜甫(选自《杜甫诗集》封面)

杜甫当时患有哪些疾病?

早年,杜甫身体健壮,健步如飞,有“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的身体,更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与豪情。40岁时初犯疟疾,饱受折磨,后来时常复发。在成都,53岁的杜甫得了肺病,“为我谢贾公,病肺臣江沱。”“峡中一卧病,疟疠终冬春。春复加肺气,此病盖有因。”第二年,肺病加重。杜甫抱病离开成都,在云安休养时写有“明光起草人所羡,肺病几时朝日边?”不料,肺病未治愈,杜甫在云安又患了消渴症(今称“糖尿病”)。在云安卧床伏枕时间长,行动必须柱杖,甚至于要人搀扶。杜甫写“儿扶犹杖策,卧病一秋强。白发少新洗,寒衣宽总长。故人忧见及,此别泪相忘”,就是当时的真实描述。

到夔州时,杜甫带着妻子杨氏,两儿(宗文、宗武)一女(凤儿),还有僮仆。他们一家人在夔州一共居住过五个地方:山腰客堂、西阁、赤甲、瀼西、东屯,参看下图。 

梦回三峡:杜甫的夔州岁月

杜甫在夔州居所示意图(周孝楷制图)

杜甫初到夔州,得到夔州刺史王崟的欢迎。王崟不仅安排杜甫一家人住进山腰客堂,并派仆人照顾杜甫。

山腰客堂也称为山腰宅,位于夔州城西郊关庙沱半山腰的一处住宅,即白帝乡子阳村的西北角。这里有大片树林,看不见长江。住家,首先要解决饮用水问题。川东山区,山高坡陡,住半山腰,靠从溪边担水不实际。杜甫一家采用当地人的方法,以竹筒引水。他在《引水》中写道:“月峡瞿唐云作顶,乱石峥嵘俗无井。”“白帝城西万竹蟠,接筒引水喉不干。”在客堂,杜甫用春蛋孵小鸡,到了夏天,家里有了近百只鸡。杜甫养这么多鸡,为了什么?——为了治病。当时医家介绍了一个药方:将乌骨鸡熬汤喝,不仅可以养肺,还可以治疗他的消渴症。杜甫养的近百只鸡,到处乱钻,飞鸣扑叫。诗人不堪其扰,催促他的大儿子宗文编织篱笆把鸡圈起来。他在《催宗文树鸡栅》中写道“自春生成者,随母向百翮。驱趁制不禁,喧呼山腰宅。”不知是偏方的疗效,还是乌骨鸡汤养人,杜甫的身体确实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杜甫在屋旁空地上,种了两块莴苣和其它蔬菜,解决一家人吃菜问题。天寒缺菜,派儿子上山摘苍耳。他的《种莴苣》《驱竖子摘苍耳》等诗就描述了在山腰客堂的日常生活。

初到夔州,杜甫一家日子过得很紧张。他们平日吃糙米、喝浊醪。有时连糙米也没有吃的,只好东借西凑过日子。杜甫有一次到始兴寺找住在那里的李十五秘书借米,去时正逢李十五讲《止观经》,他听得很入神。可是家里等米下锅,他不得不赶快将借到的米送回家,只得放弃听讲。后来他在诗《别李秘书始兴寺所居》中写道:“重闻西方止观经,老身古寺风泠泠。妻儿待我且归去,他日杖藜来细听。”

初到夔州的杜甫不仅缺米粮,也缺钱。买米问贵贱,他写“为问淮南米贵贱,老夫乘兴欲东游”;想喝酒了,兜里没钱,他留诗“如今九日至,自觉酒须赊。”没钱买米怎么办,只得把夫人陪嫁的钗钏拿来当铺,才能凑出买米的钱。他写有“囊虚把钗钏,米尽坼花钿。”没钱心态好,他在《闷》中自嘲“无钱从滞客,有镜巧催顔。”

秋,杜甫一家人搬到西阁,一住便是半年多。

西阁在哪里?西阁在白帝城西门内,可见滟滪堆。西阁面向大江,崖壁陡峭,风景优美。但人迹罕至,岩石拥塞,连菜地都不好找。“草阁临无地,柴扉永不关。鱼龙回夜水,星月动秋山。”

杜甫一家在西阁住的是吊脚楼,“注目寒江依山阁”。西阁视野开阔,在西阁可以看到滟滪堆巨石,也可以眺望鱼复浦的诸葛八阵图。西阁周围十分安静,除了江风江涛声,只有风吹碎石从山坡滚落的声音。“山虚风落石,楼静月侵门”是当时静谧的写照。杜甫常在夜深人静时倚楼遐思。他在《中夜》中写“中夜江山静,危楼望北辰。长为万里客,有愧百年身。故国风云气,高堂战伐尘。胡雏负恩泽,嗟尔太平人。”除了嗟叹自已“有愧百年身”,还依然满腔义愤,谴责安史有负恩泽,使天下太平人不太平。

杜甫在夔州住的第三个地方是赤甲。赤甲居所在赤甲山西北山麓,背靠十分陡峭的赤甲山,面对白盐山断崖,“奔峭背赤甲,断崖当白盐”(《入宅三首》)。

杜甫为什么要由西阁搬到赤甲居住?这个问题杜甫没直接说明。后来的杜学研究者对此众说纷纭。笔者分析杜甫住赤甲山一二十天,可能是临时性过渡期。赤甲比西阁更偏僻,不太适合喜欢耕稼的杜甫。他在《瀼西寒望》中写有“瞿唐春欲至,定卜瀼西居”。在赤甲夔门峡口江岸上住,这里“峡口风常争,江流气不平。” 风大、气流急、交通不便,显然只能过渡性居住。估计是西阁的租佃时间满了,但瀼西草屋还未安置好。 

梦回三峡:杜甫的夔州岁月

杜甫(网络图片)

大历二年(767年)暮春,在赤甲住了不到一个月,杜甫一家便迁移到瀼西。

瀼西比起前几次居所,要平坦许多。瀼西,是西瀼溪(即梅溪河)之西畔,即后来的奉节县老县城的位置。唐代这里名西市,有场镇,人口稠密。夔州都督柏茂琳帮助杜甫在瀼西购得四十亩果园和漕廨草屋数间,又租得东屯一部分公田。于是赶上春耕时节,杜甫家再迁瀼西。瀼西的住所是草屋,也称“茅舍”。根据杜甫诗中所写,在瀼西草屋可以看见西瀼溪岸边的人家,也可以看到西江的船只。瀼西草屋的位置大约在奉节老县城县政府东南面的地方。杜甫植果、栽稻、种菜,大多在瀼西。他这段时间写诗,从秧苗栽插、水田灌溉、除草清稗、犁田种菜、果树栽培,无所不及。

杜甫瀼西的四十亩果园并不在瀼西草屋附近,而是在草屋的北边山岗上,估计在老县城外红岩子北边。红岩子在古代称“朱崖”,那一段山岗高且险,当时无路可通。从旱路走过去比较难走,往往坐小船去更方便。还有一种走法,从瀼西草屋下河坐船,沿梅溪河东岸向上游走,到果园对岸时再坐小船渡河。果园也有茅舍,可以住人。劳动后不方便回家,就住在果园里。在瀼西,杜诗中的园、小园、后园、甘林、舍北果园,都是指瀼西果园。

杜甫住瀼西这段时间,因交通方便,来他家的客人特别多。杜甫很喜欢这里,因为来了客人,可以有水果接待,而且溪鱼可买可钓,做菜方便。

瀼西果园的水果品种比较多,有梨有杏有柰,还有其它。柰(nài),名“频婆”,也称柰李,俗称花红,被誉为果中珍品。杜甫描述“楂梨且缀碧,梅杏半传黄。小子幽园至,轻笼熟柰香。”

必须要介绍一下夔州都督柏茂琳。杜甫到夔州的那年十月,王崟升迁郎署(皇帝宿卫侍从官公署),柏茂琳到了夔州。柏茂琳都督夔州诸军事,兼夔州刺史,依前兼御史中丞,充夔、忠、万、归、峡五州都防御使。显然,柏茂琳权力很大,在夔州文武兼管,俨如一方诸侯。柏茂琳早就读过杜甫作品,十分仰慕杜甫。他到了夔州,最先拜访杜甫。而且在夔州政事方面,柏茂琳往往请教杜甫,言听计从。柏茂琳常邀请杜甫入幕府,参加上层社交活动和酒宴,给杜甫以极大的礼遇。柏茂琳对杜甫一家人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不仅安排有僮仆,还劳心费力帮助联系新居,送时令瓜果蔬菜,还时常将柏茂琳自己的都督月俸分给他一部分。在杜甫《园官送瓜》、《陪柏中丞观宴将士二首》等诗文中有介绍。应该说,在柏茂琳帮助下,杜甫一家在夔州的日子越过越好。

在瀼西,柏茂琳为了照顾杜甫经济收入,请他代管东屯稻田。东屯稻田在东瀼溪西岸,离瀼西草屋有点远。柏茂琳交行官张望住在东屯具体管理,本想着让杜甫只是挂个检查督促之名,闲职。但杜甫是个责任心极强的人,他总是三天两头去检查督促,农忙时还住在那里。

四月,杜甫的二弟杜观来到夔州看他,住到八月离开夔州。这段时间,他们兄弟俩商量好,等杜观把江陵的事办好,就在江陵附近替他买好房,他举家出峡东迁过去。

可能是为了照管东屯的稻田方便一些,杜甫干脆搬到东屯住下来。在东屯临溪盖了草堂,另添置了十一亩私田。

许多人不明白杜甫住瀼西草堂很方便,为什么还要搬到东屯去?可能大家不知道,柏茂琳请杜甫在东屯管理的公田已达到一百顷!杜甫总是在瀼西与东屯之间跑来跑去,毕竟十分不便。

到秋天,杜甫为了更好地履行职责,管理好东屯公田,便举家搬到了东屯草堂。

东屯地势平坦,阡陌纵横,清溪缓流,高山四围。草堂的具体方位在杜甫《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中有介绍“白盐危峤北,赤甲古城东。平地一川稳,高山四面同。”东屯虽不及世外桃源,却也是田园幽静去处。凭栏一望,平川奇丽、四面青山环绕。

八月,杜甫迁居东屯,正值稻谷收获季节。这段时间,他家是收稻为主,还得回到瀼西照顾果园。等稻谷收割完毕,又要准备摘果。在这段时间,杜甫写有《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从驿次草堂复至东屯茅屋三首》《暂住白帝复还东屯》《茅堂检校收稻二首》《刈稻了咏怀》《小园》《寒雨朝行视园树》《孟冬》等等。

年老多病的杜甫,已经不能下地干活,但他得负责检查和督促:稻场的敛积、仓库的准备、残稻的收拾、稻谷的舂捣、果树的培土、果树的施肥等。当然,杜甫碰上不会不懂的农事,他诚恳向当地农民请教。因此他留下诗句“筑场看敛积,亦学楚人为。”除了农活,还得让村童拾穗、放鸡豚下田、收鸡群回笼。

由于杜甫在东屯居所是草堂,故而杜甫走后,夔州人怀念他,将东屯草堂前的东瀼溪,改称“草堂河”。

笔者认为,在中国古代大诗人、文人中,最懂耕稼农事,可能要数杜甫。

夔州都督柏茂琳常邀请杜甫入府参加酒宴,杜甫说“一日两遣仆,三日一共宴”。 一次,杜甫在州府宴会上喝多了,醉酒骑马,不慎摔下马来受了轻伤。朋友们相继来家看望杜甫,他很不好意思。杜甫在《醉为马坠,诸公携酒相看》一诗中这样描写:

甫也诸侯老宾客,罢酒酣歌拓金戟。骑马忽忆少年时,散蹄迸落瞿唐石。

白帝城门水云外,低身直下八千尺。粉堞电转紫游缰,东得平冈出天壁。

江村野堂争入眼,垂鞭亸鞚凌紫陌,向来皓首惊万人,自倚红颜能骑射。

安知决臆追风足,朱汗骖驔犹喷玉。不虞一蹶终损伤,人生快意多所辱。

职当忧戚伏衾枕,况乃迟暮加烦促。明知来问腆我颜,杖藜强起依僮仆。

语尽还成开口笑,提携别扫清溪曲。酒肉如山又一时,初筵哀丝动豪竹。

共指西日不相贷,喧呼且覆杯中渌。何必走马来为问,君不见嵇康养生遭杀戮。

世人不要以为杜甫老先生总是悲世愁怀的严肃模样,这首诗就充分表现了他的童心、诙谐与豪情。喝完酒,又唱了半天歌,杜甫还舞起打仗的金戟好玩。这且不算,竟还骑上马狂跑,马蹄下的碎石四处迸落!骑马就骑马吧,他还脱缰而奔。他当时已经是56岁的人,竟然“骑马忽忆少年时”!得意之际,“不虞一蹶终损伤,人生快意多所辱。”摔了下来,受了伤,知道“人生快意多所辱”了。杜甫刚回家躺在床上,朋友们提着酒肉来关心看望他。他明知道朋友越关心,他越不好意思。但没办法,不能失了礼仪,只得挣扎着让僮仆扶着起来应酬,“明知来问腆我颜,杖藜强起依僮仆”。结果呢,酒肉摆上桌,又喝起来了!“酒肉如山又一时,初筵哀丝动豪竹。共指西日不相贷,喧呼且覆杯中渌。”太阳下山了怕什么?快倒酒,继续喝,痛快!看看杜甫这首诗的结尾:“何必走马来为问,君不见嵇康养生遭杀戮。”你们何必骑着马,带着酒肉来看我,让我怪不好意思?还是喝酒吧,喝酒痛快。管他什么生病摔伤保养身体!你们看那三国时期写《养生论》的嵇康,结果不还是被杀了头?养生有什么用?!

每读此诗,笔者眼前就浮现出杜甫苦不堪言的窘态和奔放不羁的豪气,总忍俊不禁!人们肯定会问,这还是杜甫吗?这还是疾病缠身的杜甫吗??这种童心,这种活力,这种饱满的生命力,这种气冲斗牛的豪情,还真是杜甫——还真是身居夔州的暮年杜甫!

大历三年(768年)的新春,杜甫在夔州过得很开心。开心的原因很多:首先是朝廷朔方节度使路嗣恭在灵州(灵州即今宁夏吴忠市境内灵武县附近)打败吐蕃,吐蕃军全部撤退;其次,前些天收到杜观弟的来信,说已从兰田将妻子接到了江陵。刚又收到观弟来信,说在当阳为他找好了居所,催促杜甫即早出峡。经过商议,杜甫决定正月中旬出峡。杜甫写下《舍弟观赴兰田取妻子到江陵喜寄三首》《续得观书迎就当阳居止正月中旬定出三峡》;再次,杜甫管理的东屯水田收获颇丰,瀼西果园收成喜人。

夔州再好,也留不住杜甫。杜甫想念他的亲人,思念故乡。

大历三年(768年)正月中旬,要离开夔州了,杜甫对夔州依依不舍。不仅舍不得夔州的朋友,也舍不得他和一家人辛苦劳动整理出来的果林、田园、茅屋。但毕竟要走了,家产舍不得也不能带走。他把身边物品送给了夔州朋友,把瀼西果园赠给了从忠州来的姻亲吴郎司法,写下《将别巫峡赠南卿兄瀼西果园四十亩》(南卿是吴郎的别号)。

杜甫要离开夔州了,从白帝城出发,放船穿越三峡,奔赴江陵卜居。告别夔州时刻,杜甫十分不舍,长吁短叹——“老向巴人里,今辞楚塞隅。入舟翻不乐,解缆独长吁。”(《大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峡久居夔府将适江陵漂泊有诗凡四十韵》)

杜甫在心里说:别了,夔州!

 

 

诗圣杜甫在夔州一年零九个月,尽管体弱多病,但三峡优美的风景与夔州幽静的环境,热情朴素的人际交流,熟识喜爱的农耕息作,使得杜甫诗歌如泉水奔涌而出。这些诗内容广,艺术性高,数量多,达到了他一生创作的艺术高峰!杜甫一生诗歌创作共收集有近1500首。杜甫在夔州创作的著名诗歌《白帝》《滟滪堆》《夔州歌十绝句》《登高》《宿昔》《能画》《负荆行》《又呈吴郎》《诸将五首》《秋兴八首》《咏怀古迹五首》等,达458首!

 

 

 

【参考文献】

1 .杜甫在夔州,刘健辉等编著,重庆出版社,199211月第1版。

2. 杜甫夔州行止浅索,陈淑宽,涪陵师范学院学报,200003期。

3. 杜甫夔州故居考,胡焕章,陕西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402期。

4. 论杜甫的夔州诗,安东俊六[]文,李寅生译,杜甫研究学刊,2001年第4期。

5. 疾病与杜甫创作,吴中胜 朱春红,杜甫研究学刊,2017年第4期。

6. 日本的杜甫研究述要,静永健[] 刘维治,南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7月第9卷第7期。

7. 杜甫年谱考略,谢巍,贵州文史丛刊,1980年第00期。

8. 谈杜甫在夔州的两组七绝,金启华,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5月第21卷第2期。

9. 夔府孤城 试论杜甫在夔州的七律创作,孟昭诠,贵阳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季刊),1993年第2期。

 

 

 

2021321日,于武昌阅马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