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水洋洋实验室
河水洋洋实验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6,773
  • 关注人气:38,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一)

(2012-09-24 08:43:02)
标签:

cairns

凯恩斯

bounty

bligh

分类: 行路匆匆

Day 7:在Cooktown迎接新年(3)

博物馆里面有一个专门的房间展示航海相关的内容,在陆地运输发达之前,象Cairns这样地处偏远的沿海城镇,海上交通就是对外联络的生命线。照片里面是一台从其他地方拆下来的灯塔的灯具。从外表看,这应该是一个使用乙炔灯作为光源的早期灯具。灯的中心是乙炔火焰,外边的菲涅尔透镜把发散的光线会聚在水平面内,这样那些离开岸边十几公里之外的船舶就能够在漆黑的夜里看到这指引航路的灯光了。灯具旁边那个圆柱状的物体是一个太阳阀,里面有根漆成黑色的金属棒,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热伸长,这个太阳阀就利用这个原理熄灭灯光,以便节约乙炔气体,这便是最早的自动灯塔的机理。说出来你大概不会相信,当年发明这个太阳阀的人居然凭借这个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这运气实在太好了。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一)

展馆里面最有趣的展品其实还是其中的一艘帆船模型,是18世纪末期的英国海军部的一艘武装商船“邦蒂”号,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一系列无比狗血的剧情,这艘排水量只有200多吨的小船根本不会在历史上留下多少印记: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一)

话说在1780年代,英国人在加勒比海上西印度群岛上建立了很多甘蔗种植园,这些种植园使用从非洲贩来的黑奴作为主要劳力,按理不用支付一份钱的工资,这些种植园主应该知足了,可是人家偏不,还打算在奴隶的饮食上再节约一些开支。他们听说库克船长(这时库克船长已经被夏威夷土著杀死很多年了)在太平洋上探险的时候曾经发现过一种面包树,这面包树的果子含有大量淀粉,产量非常高,如果成片种植,成本应该非常低廉。当年库克船长探险队里面的科学家班克斯少爷,已经成为班克斯老爷,在皇家学会里面位高权重,觉得这面包树应该能够给大英帝国带来不少好处,于是撺掇英国海军部派船到太平洋上的岛国塔希提去弄一些面包树的苗然后运到西印度群岛去。海军部的老爷们考虑的都是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对这件事情不太上心,又不好拖着不办,因为班克斯可是当时英王乔治三世那里的红人,澳大利亚殖民的开发就是班克斯上下游说的结果。 没有办法就跑到外边买了一艘200多吨的运煤船,经过一些改装后命名为“邦蒂”号用做“取苗”大业之用。船有了,还缺船长,班克斯就推荐十多年前库克探险队的“决心”号的船长威廉.布莱。布莱这年三十多岁,当年曾经因为导航技艺精湛受到过库克船长本人的大力称赞,不过自那之后人生就走了下坡路,一直没有得到什么重用。如今遇到这样的差事,自然豪情万丈,准备大干一番,让海军部的老爷们开开眼。

1787年12月23日,平安夜的前夕,布莱驾着“邦蒂”号离开英国驶向塔希提。因为这艘船实在太小了,布莱是船上唯一的军官,其他人都是临时征召的水手,水平参差不齐。为了便于管理,布莱只好带上了自己的一个小喽罗弗莱彻.克里斯蒂安,布莱把克里斯蒂安任命为大副,指望这个破落公子哥能够帮助自己成就一番伟业,他现在就象一个赌徒一样,面对着一手烂牌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了。他们本打算穿越大西洋之后从南美洲顶端的合恩角进入太平洋,然后驶往塔希提,这是最近的路线。不过事与愿违,在合恩角,他们遭遇强大的顶风,几经折腾之后,只好放弃,再度穿越大西洋,从非洲南部的好望角进入印度洋,绕过澳洲大陆后抵达塔希提岛。在岛上他们得到了当地土著居民的款待,不过因为走了太多的冤枉路,他们错过了季节,只好在岛上又待了5月等面包树树苗长出来。 这5个月的时间,给后面的剧情埋下了伏笔。在18世纪末期,水手是那些只有走投无路的人才考虑的职业,船上空间拥挤,食物单调,稍有过失就会遭到鞭笞,时刻都有从桅杆上坠落甲板或者落入大海的风险,更不必说常年食用腌制食品导致的坏血病(库克船长因为管理有方,定时补给新鲜食物,整个船队无人因为坏血病丧生在当时被称为奇迹)。这些人到了塔希提岛之后,发现那里简直比天堂更接近天堂,气候适宜,食物充沛,更重要的是还有热情的塔希提女子主动献身不求回报。等到5个月后的1789年4月5日“邦蒂”号重新起航的时候,水手们各个都怀着一颗破碎的心一步三回头,面对重新回到暗无天日的海上生活他们充满了绝望。其实布莱本人对水手们还算宽容,除了对船上的卫生要求极其严苛之外,并没有多少过分的惩罚举动。不过布莱本人自视甚高,对其他人都抱着救世主一般的心态,出言相当刻薄,这一点连他的小喽罗克里斯蒂安也渐渐心生不满。

4月28日,当“邦蒂”号行驶到塔希提以西2000多公里的地方,矛盾终于爆发了,克里斯蒂安趁着夜班的机会联络了一些水手夺去了水上的全部武器,撞开布莱居住的尾舱,把他关押起来。身着睡衣的布莱惊怒相加,不断质问自己昔日的小喽罗,而克里斯蒂安除了大声叫嚷“受够了!受够了!”之外,无言以对。船上42名水手里面,20个人或主动或被动参加哗变,剩余22人则继续忠于船长布莱。第二天,哗变者命令布莱和那些忠于他的水手离开“邦蒂”号,登上一艘只有7米长的小艇。尽管这小艇小得可怜,那些忠于布莱得水手还是尽量挤到上面去,因为按照当时的战争法,那些跟哗变者一起留在船上人按照参与哗变论处,不管你是否参与,是主动参与还是被动参与。不过船实在太小了,还是有四名忠于布莱的水手被迫留在“邦蒂”号上。或许念布莱对自己有恩,克里斯蒂安对这位前船长还算客气,没有赶尽杀绝,他给布莱等人留下了足够的食物,水,一只象限仪(其实就是一个量角器,用来测量天体的仰角确定所处的纬度),一个怀表,还有四把长刀。

赶走了船长布莱之后,哗变者便过上了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他们先回到了塔希提岛,一部分人觉得布莱船长必死无疑,英国人不会知道这事情,他们可以留在那里继续那天堂一般的生活。另外一些人在心存忧虑,担心皇家海军会找上门算账,他们在克里斯蒂安的带领之下逃到了塔希提岛西南的皮特卡恩岛,出发的时候他们还诱拐了一些塔希提男女,他们到达皮特卡恩岛之后,把“邦蒂”号拆掉埋了起来,指望这样就没有人能够发现他们。然后幻想中的田园牧歌生活最终没有出现,哗变者之间陷入无休止的酗酒和谋杀,几年之后只有两名哗变者和一些妇女儿童幸存了。这两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想到了船上的“圣经”,他们决定按照上面的指示生活,并教育那些妇女和儿童,总算过上了一段平静的生活。1814年英国海军终于来到这个岛,发现了最后一名幸存的的哗变者,不过他们决定放他一马,因为如果把他再抓起来“太过残酷和不人道”。

而布莱跟忠于他的18名水手一起,则踏上了希望渺茫的慢慢旅程。距离哗变发生地点最近的欧洲人定居的地方是今天印尼的帝文岛。而布莱根本没有海图,完全要靠简陋的仪器和估算来导航。不过这次他在库克船长那里学到的导航技艺终于派上了用场,经过47天的艰苦日日夜夜,航行了6700公里,他们终于抵达了帝文岛上的古邦镇。中间经历的种种艰难自然不必细数,狭小的空间,烈日的暴晒,在斐济被食人族追杀,幸运的是只有一名水手在一个小岛附近被土著居民杀死,其他人都平安到达帝文岛。不过,帝文岛上瘴气弥漫的气候才是最大的杀手,几名水手在等待回国的船只的时候得病死去。1790年3月布莱回到了英国,向海军部报道了这件哗变的事情,大英帝国面子挂不住了,马上派出了军舰去缉拿哗变者,后面当然也有一连串极其狗血的剧情发生,不过那是后话,这里按下不提。

话说布莱后来算是跟兵变,哗变什么的结上了缘分,1797年,他当另外一艘军舰船长的时候,再次遇到船员哗变,这次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他只是舰队水手集体哗变的一个牺牲品罢了。不过这次兵变让他背上了“哗变崽”的恶名。后来几年他的事业开始走上坡路,先是跟着纳尔逊参加了哥本哈根战役,因为指挥有方得到这位海军名人的赞赏,1805年,又得到班克斯的推荐担任新南威尔士的总督,年薪2000英镑(当时的超级高薪了)。上任之后,他发现新州上下都沉浸在酗酒享乐之中,朗姆酒竟然成为当时流通货币。一贯自负的布莱决定进行改革,消除积弊。不过他很快就触及到新南威尔士军团和其他权势阶层的利益,1808年1月26日,军人们在一些利益受到损害的军官的煽动下,冲进总督府,把布莱从床上拉下来,赶出了新南威尔士殖民地,这是澳洲历史上仅有的一次军事政变。可怜的布莱不知道是否感觉到时光倒流,一切都似曾相识?布莱后来也没有讨回总督的职位,不过总算回到英国度过了还算安稳的一段日子,最后晋升到海军中将的职位。布莱一家跟澳洲的缘分还远没有结束,现在的昆州州长安娜.布莱就是他的后裔之一,不知道这位澳洲历史上任期最长的州长是不是从她祖上小强一般的经历中汲取了什么力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