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轰轰烈烈的飘
轰轰烈烈的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241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临川晚报》2022年7月12日发文《一只叫醒夏天的蝉》

(2023-12-04 10:40:45)

一只叫醒夏天的蝉 

田秀明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一直以为,夏天是被蝉叫醒的。当第一声蝉鸣在七月里响起,真正的夏天来了,太阳白花花地炙烤着大地,地面上翻涌起一阵阵热浪。蝉蛰伏在浓密的树荫间肆无忌惮地嘶鸣着,“知——了,知——了”,或长或短,或高或低,或近或远,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像一首气势磅礴的交响乐,响彻在闷热的夏日里。

蝉,因其声酷似“知——了”,故而又名知了,小时候我们也称其为“甲牛”。“一闻愁意结,再听乡心起”,听着不远处树荫间传来的一声声抑扬顿挫的蝉鸣,我的思绪仿佛又一下子回到了儿时的过往。

小时候我们常看到邻家大哥哥抓一把小麦在嘴里慢慢地嚼,不大一会儿,那一颗颗金黄的麦粒就变成了一坨粘性十足的面筋,邻家哥哥找来一根长竹竿,把面筋粘在竿头,寻一处浓密的树荫,小心翼翼地把竿头伸至蝉的背后,迅速地往蝉身上一凑,蝉就被牢牢地粘在面筋上,乖乖地束手就擒。蝉粘多了,邻家哥哥会分我们一两只,小伙伴们欢天喜地地捧着分来的蝉,拿一根细线系在蝉的身上,放养在院中的花丛里或是墙边的丝瓜藤间。

岁数渐渐大了以后,我们也学着捕蝉,粘蝉需要有一定的经验、耐心和注意力。套蝉就简单多了,找来一根细铁丝,圈成一个圆环,把塑料袋用细线缝在圆环上,做成一个套子,再把套子系在竹竿的顶端。“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蝉的警惕性极高,稍有风吹草动便溜之大吉。套蝉需蹑手蹑脚,敛声屏气,套子伸至蝉的后面轻轻往前一推,蝉受惊之后慌不择路,落入套中。落入套中的蝉斯文丧尽,不再老学究般地“知——了,知——了”,而是“吱吱吱……”“哇哇哇……”地乱叫。

捕来的蝉除了留下一两只声音叫得响的,大多数都被丢进家中的鸡窝鸭窝,对于这从天而降的美食,鸡显得很儒雅,一口一口地啄食着,鸭子则不然,囫囵吞枣般一口吞下,鼓鼓囊囊的鸭囊里甚至还会传来一两声蝉的鸣叫。

直到有一天我在书本里读到了蝉,这个小小的精灵骤然之间让我肃然起敬,甚至震撼到了我的心灵。蝉的幼虫在地底下要呆上四年,甚至十多年的时间,它在地下蜕皮四次,第五次在地上蜕皮,羽化成蝉,而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从黑暗的地洞里爬出来,飞上枝头引吭高歌的时间仅仅只有一个多月。默默地守候,只是为了奏响生命里的最强音,短暂但不同凡响。

蝉是生命的奇迹,难怪历代仁人志士会不遗余力地推崇这小小的蝉,唐代诗人虞世杰曾经以蝉自喻,“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诗人笔下人格化的“蝉”,烘托的是人格之美,人格之力量;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诗云,“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新?”诗人这裂帛般的一问,让人看到的是一颗纯洁无瑕的拳拳报国之心。

“知——了,知——了”,直至今日我才明了,只有不朽的吟唱才会留下生命的赞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