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空星照
长空星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83,006
  • 关注人气:2,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梁山众将是统治者自造的妖魔

(2013-08-27 05:56:36)
标签:

钦差

洪太尉

龙虎山

放走妖魔

文化

分类: 水浒照说

梁山众将是统治者自己放出来的妖魔

 

梁山好汉是些什么人?想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对于统治者来说,这些人就是一些打家劫舍的强盗,是一些不安分守己造反的草寇,是太平盛世里的妖魔。不过,当我们翻开《水浒传》,作者却在提醒和告诉我们,这些妖魔是统治者自己放出来的。原本,这些妖魔产生于大唐盛世,既然是盛世,不用说,必定是阳光普照,那时候,仅有的几个魔鬼是掀不起浪头来的,何况还有洞玄国师这样的老祖,即便是出几个妖魔,也会把他们关进匣子,锁在镇魔之殿里的。如果这个盛世得以延续,他们是不会出世的,因为一代一代天师,都会亲手加一道封皮,也就是将这些妖魔再一次的警告镇压一番,不让他们跑到世上来。但是,当统治集团内部出现了问题,也就是魔鬼出世的时候到了。

放出这些妖魔的人是洪太尉。

洪太尉是一个高官,完全可以列入统治集团行列,他代表皇帝前往信州龙虎山宣请天师,祈禳瘟疫,说明不是一个小人物。他也不是一个很坏的人,我们虽然可以会把他的官职和高俅相联系,但他毕竟没有做什么极恶之事,这和高俅还是有区别的。另外,洪太尉也算不上是一个懒官,你看他接到了皇帝的圣旨,马上离了东京上路,还亲自上山请天师,都说明他心里还想着差事。但是,既然妖魔是盛世出生的,洪太尉又是一个放走妖魔的人,这就注定了他和高俅本质上是一类人,他们的区别仅仅是统治集团在不同时期堕落的不同程度而已。

有这样一些现象可以说明:

对上恭谨对下傲慢。

洪太尉到了江西信州龙虎山上清宫,没有见着虚靖天师,当他知道天师住在山顶之上的时候,还是多次想到“得见”,虽说也是想过让人将天师请下来相见,以便好“开宣丹诏”,但毕竟没有以“钦差”的身份压人,最终还是决定自己上山去请天师,这种对天师的态度能够让人看得见的恭谨。可是他对其他人就不是这般客气了。见到道童,他问的是:“认得我么?”再回到上清宫大殿,见到主持真人,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朝中贵官”,当人家不让他打开那镇魔之殿时,他指着道众大怒说:你等不开与我看……把你都追了度牒,刺配远恶军州受苦。完全是一副盛气凌人的霸道嘴脸。这种对上对下不一的表现可真是泾渭分明!

这种一事不顺心意就要把人判为罪犯的官员,又会“造” 出多少妖魔来!

身为武官却胆小体弱,丝毫吃不得苦。带着使命却没有完成的坚强决心。

在上清宫道人们的劝说下,洪太尉准备上山请天师下来,可是走了不多远就走不动了。虽说是山路,可是数个山头才“三二里多路”,由此可以推断,这些山头不过是一些埠子丘陵,仅仅是区别于平地罢了。就是这一点点路程,洪太尉却走得一个脚酸腿软,还满脑子尽是“我是朝廷命官”,“何曾吃得这般苦”!既然是武官,总得有点儿拳脚功夫吧?可是这个洪太尉见了老虎、大蛇,不仅不能像武松一样迎上去,就是连逃都不能够逃。不是他不想逃,实在是逃不了,因为他已经吓得浑身麻木,魂魄出窍了。当道童告诉他,天师不在山上,这洪太尉并没有定上山去到庵中弄个明白,即便是见不到天师也能体现自己的一番诚心吧?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正好有了一个借口下山。看来,不管是皇帝交代的任务还是天下百姓的生命,都不如他自己的性命要紧。

有了这样的官员,妖魔才会在他们面前、在世上恣意横行。

以貌取人,不识天师面目。

但凡官僚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先入为主自以为是。一般人都会认为,天师必定是寿高年长,貌若南极仙翁,洪太尉也不两样,他虽然是朝廷命官,可是那思维见识一样是稀松平常。天师化作道童先来见他,本来是给了他一个相见的机会,可是他却以貌取人,以为这道童不过是道观里一个放牛的!事后人家告诉他,那个放牛的就是天师,他仍然不相信,说:“既是天师,如何这等猥?”就这样轻易的和天师迎面而过。这样的官除了架子比常人大,根本就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开始想当然,事后常后悔。

这等官员,能指望他们区分人群里谁是妖魔谁是好人吗?

心怀报复,稍不如意就会迁怒嫁祸于人。

普通人后悔懊恼大多数怪自己,高位上的庸官懊恼后悔可是要发泄的。还是在山上遇见老虎、大蛇的时候,这洪太尉就咬牙发狠,如果寻不见天师,“下去和他别有话说”。别有什么话?无非是完不成皇命找这些人当替罪羊罢了。后来他还是忍不住把这些话说了出来,“奏你们众道士阻当宣诏,违别圣旨,不令我见天师的罪犯”,其心是何等的狭隘!

官员的报复,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把良民变成罪犯!原本是一个好好的人,有可能就这样被“造”成妖了。

不听别人劝告,凡事一意孤行。

当知道了虚靖天师已经到了东京去做法事,洪太尉放下心来,马上就开始了他的另一项日程——游山玩水,这也是很多官员必不可少的项目吧!看看问问也就罢了,这洪太尉看了问了还要显摆知识学问,见到了伏魔殿,他一定要挖开来看看。人家三番五次劝他不要动,他仍然一意孤行,直到要告人家一个“私设此殿,假称镇锁魔王,煽惑军民百姓”。再不依着他,就要把人家“刺配远恶军州”。

妖魔就这样被放了出来。

纵观洪太尉龙虎山一行,如果他不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妖魔是不会放出来的。但是,打开匣子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把人变成妖魔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如果每一个官员都能够忠于职守,勤勉做事,都像提出禳灾的范仲淹一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关心老百姓的疾苦,善于听取底层百姓的意见,这妖魔会自己跑出来吗?

《水浒传》接下来写的是高俅、王进、林冲故事,这些人正是洪太尉放走妖魔稍后那个时间出生的。高俅不是一百单八将,似乎不是妖魔,但看了《水浒传》,谁又会说这个高俅不是个大魔头?林冲,一个高级技术人才,是一个忠君爱国的人,也是一个安分守己无欲无求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成为晁盖梁山的奠基者,为什么会成为宋江梁山的军事顶梁柱?这一切不是林冲本性中应有之义,而是由统治集团中的人“制造”出来的。

管好了官员,社会上就不会有妖魔出现。即便是有那么三五个杀人放火的强盗出现,也不过是一种个体现象,绝对形不成群体性的天罡地煞之数。

 梁山众将是统治者自造的妖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