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uomen
luome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200
  • 关注人气:4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广告狂人曹雪芹

(2017-11-07 12:44:37)
标签:

杂谈

​(为芭莎杂志所写)

        今年是87版《红楼梦》开播30周年纪念,迄今为止,在中国的电视史上,除了同时期的《西游记》,《红楼梦》大概是收视人群最为广泛,知名度最高的的电视剧之一。而其中的服饰,这么多年也始终是观众口中认定的制作精良的一部分。事实上作为一部描写贵族生活的作品,就好似《唐顿庄园》,精美奢华的服饰自然是少不了的,不过《红楼梦》的确有其特别之处,正如原著没有结局所引发的诸多瑕想,书中对服饰的描写的特别之处,也是让很多读者一而再再而三的讨论的重点。

        许多读过《红楼梦》的人,大概都有一种感觉,就是他们不大明白曹雪芹写了些什么,但觉琳琅满目,却不得入其门,而服饰尤其如此。个中原因,无外乎是曹雪芹写服饰的障眼法,但这种障眼法倘若站在时装的角度就很好理解,那就是,中国古代的小说家,不管将时间定调在哪个时间段,唐宋元明清,他写的永远是时装,就好比说《金瓶梅》的背景是宋代,但书中巨细靡遗的各种服饰描写,却是明代中晚期的流行,而《儒林外史》这样一部背景是明初的小说,却实实在在是康熙年间的衣着打扮,因为古人是无法系统的取得相关知识的,所以只能写现状,而《红楼梦》也同样是这样的思路下的产物,事实上,古人对于到底是否真实地描写了故事背景并不感兴趣,即便是假托时代,重点是读者想看到的是他们熟悉的东西。

         所以,张爱玲就曾毫不矫情地说古代的读者不过就是本着八卦的心态在看豪门密辛罢了。那好看的衣服自然很重要,套着好莱坞制片人 David O. Selznick在拍摄传世名作《乱世佳人》时对服化道的要求是,必须让乡巴佬们看的目瞪口呆!王熙凤作为书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甫一出场,先声夺人,阿凤放在今天,就是一个对物质十分讲究看重品牌的少妇,书里写她精致的玻璃炕屏,西洋治头疼的膏子药“依弗那”,在衣着上,经常出现的洋缎与洋绉,古人说的“洋”不一定是舶来品,但凡好的东西,顶级的上品,就以洋字呼之,洋缎就是倭缎,是福建漳泉一带效仿日本织法的一种织物,而洋绉是湖绉,绉比罗疏比纱密,其实是产自湖州的织物。她对家当这点大概也很自傲的,平儿把她的一件旧衣服给了家境不好的邢岫烟,大概就象送了一件自己用不上的二手衣,但即便是二手衣,也还是比人强的,她也觉得与有荣焉的样子。 

         而与她形成反例的是薛宝钗,曹雪芹说她不慕荣华,住的屋子没太多摆设,在老太太眼里看着像雪洞,套今天讲就是极简主义的格调,但你以为她就完全不打扮了吗?曹雪芹如果活在今天,大概很适合去做广告策划,他描绘的东西是摇摆于真实与虚构之间的,对他而言,必须每个人物的出场都是有姿态的,于是乎贾宝玉去看薛宝钗时,她穿着半新不旧的衣服,密合色的棉袄和玫瑰紫的背心,这些都是偏冷调的色彩,第四十九回白雪红梅,一群姑娘都穿着大红羽纱的鹤氅或猩猩毡斗篷,唯有李纨和薛宝钗一个穿了青色,一个穿了莲青,莲青是一种浅紫色,可以说,薛宝钗在一众少女当中非常特别,她多少会让人想到亦舒《玫瑰的故事》里那个爱穿白衣的苏更生,模样高贵而冰冷,最爱的品牌却是Nina Ricci,曹雪芹说宝钗是“任是无情也动人”,她的不慕荣华当然不是寒酸相,是比凤姐那种大张旗鼓炫耀式的衣着更精心经营出来的一种低调,但有趣的是,事实上像玫瑰紫,是曹雪芹时代的流行色,用今天的眼光看,她就是那种,不必取悦于他人,永远穿着最简单,却依然是人群里最出挑最时尚的人物。

​​​​        史湘云则喜欢穿男装,书里说她穿皮草做小子打扮,“原比她打扮女儿更俏丽了些”,史湘云的结局中并不好,但作者却也强调她“英豪阔大宽宏量”,并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曹雪芹大概是意识到人在衣着选择上是与他本身性格有关的中国作家中的第一人了。

        所以,与曹雪芹同时代的读者看《红楼梦》,肯定不会不理解,相反,作为广告狂人的曹雪芹,他很清楚自己的每帧镜头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如何才能令你印象深刻,这是他的坚持与格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