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野生救援WildAid
野生救援WildAid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8,678
  • 关注人气: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条蝠鲼的心声:我们等待那一天

(2016-10-18 11:42:37)
标签:

杂谈


我,是一条前口蝠鲼(fú fèn),生活在印度尼西亚的科莫多。我有10个弟兄姐妹,虽然我们体型大小各异,长相略有不同,但我们都属于软骨鱼,身体呈菱形,都长着像翅膀一样的胸鳍。我的家族成员们分散在南北纬35度之间的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里。

我是海里的大个子,但性情温和友善,只吃浮游生物和小鱼。我的饭量很大,需要不断地舒展头鳍把水引到嘴里,然后再通过鳃耙,把水滤出去,让食物留在我的肚子里。基本上,我在海里很安全,除了偶尔鲨鱼和虎鲸会找我的麻烦,不过只要不是被咬到致命部位,那些伤口也无大碍。相比之下,人类制造的海洋垃圾和污染令我很受伤。尽管如此,如果有潜水者来我家做客,我还是很愿意陪他们游上一段。

​直到有一天,平静的日子一去不返。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一边游泳一边吃饭。头顶上传来渔船的马达声,我知道渔民来捕鱼了,不过我并不害怕,因为人类通常不吃我的肉。所以,我还是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可是突然间,有东西刺中了我的背,那是一支带着倒钩和绳索的锋利长矛。紧接着是大力的拖拽,要把我拉到渔船旁边。我惊恐极了,以为自己会死掉,用尽全身力量挣扎,几乎要把渔船拽的翻。终于,伤口豁开,长矛脱落了。我顾不上疼痛,拼命下潜,直到我认为足够深的地方。我又疼又怕,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也许,他们弄错了,把我当成了鲨鱼或是其他鱼类;也许,睡一觉,日子还能回到昨天。

​然而,我错了,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离我不远处,一条蝠鲼同伴向靠近海面的地方游去。我想过去,给它看看我的伤口,告诉它我的遭遇。就在那时,我看见它也被长矛刺中了!它拖着绳子奋力逃跑,但渔民们显然已经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他们把绳子放得更长,很有耐心地和它周旋。在僵持了近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它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被渔民拽到了船边。他们用一把长刀刺入它的头部,又用一根铁棍插进它的心脏,把他杀死了!接着他们把他拖上了船,切掉鱼鳍,取出了鳃耙。

摄影:Shawn Heinrichs

​人类要我们的鳃耙做什么?原来,在中国广东、香港、澳门和新加坡等一些地方,流传着一个说法:用我们的鳃耙煲汤可以治病。人们给它起个名字叫膨鱼鳃,一公斤能卖很高价钱。渔民们为这一发现大大高兴。之前他们卖我们肉和皮的钱,都不够渔船的油费。现在,卖掉鳃耙,他们还能小赚一笔。可是,这实实在在是个错误。真相是,我们的鳃耙里含有汞、砷、镉等重金属元素,人类长期食用不仅不能治病,反而会有健康风险。

​​因为这个流言,我和我的家族,陷入了深重的灾难。渔民一旦发现我们,就会倾巢出动。捕捞我们的渔船越来越多,频次越来越密集,甚至昼夜不息。根据人类的统计,每年全世界有94000条蝠鲼遭到捕捞和杀害。在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的统计中,蝠鲼捕捞量从2005年的不到1000吨,激增到2013年的6319吨——而这仅仅是5个国家上报的数据!

​我们有固定的洄游路线,过去,我常常能在旅途中见到我的弟兄姐妹和同伴们,我们还会组成队形,一起游上一大段路。可如今,我沿着过去的路线游上好几天,也见不到一个同伴。我,真的很孤单。你看不到我流泪,它们融入了海水,整个海洋,是我的一滴眼泪。

我们的生长得非常缓慢,繁殖更慢。10岁以上才能生产,每1-3年才会生1个孩子。整整一生,最多只能生16个孩子。多年疯狂的捕杀令我们家族的生存难以维系。可是我们的存在真的很有必要。我们被视为海洋生物链的基石物种,一旦灭绝,海洋生态系统就会失去平衡。浮游生物和小型鱼类就会泛滥,珊瑚礁遭受破坏,海洋所发挥的“地球之肺”的功能就会受损,而人类也将深受其害。

由于数量太少已经不可持续,2014年9月,家族中的阿氏前口蝠鲼和双吻前口蝠鲼被列入了CITES附录II进行保护。可是,这并不能真正缓解整个蝠鲼家族的生存危机。因为,捕捞上来的蝠鲼进入市场已经成了一堆干制膨鱼鳃,执法人员根本无从判断它们是不是从受到保护的蝠鲼身上得来的。家族中其他9种蝠鲼,依然在被赶尽杀绝。最近10-15年来,在印度洋和太平洋海域,日本蝠鲼和褐背蝠鲼数量减少了96%和99%。

摄影:Paul Hilton

​终于,在两周前,好消息从南非传来:全部11种蝠鲼都列入了CITES附录II,贸易受到严格管控,人类对我们的保护大大加强了。许多爱我们的动物保护组织欢呼这是一场胜利。我当然也很高兴。但是,喜悦过后,我知道,若要使我们摆脱灭绝的危机,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听说,在夏威夷的科纳岛,人类设立了一个蝠鲼保护区,在那里,所有的蝠鲼都受到保护,不被伤害。每年,数以万计的游客到那里,通过潜水来认识我们。游客们给当地带去了就业机会和收入,渔民们纷纷弃了网、撇下船,上岸开起了客栈和商店。据说,那里的一条蝠鲼,一生不仅能生很多孩子,还能带来100万美元的旅游收入呢!人们亲切地称呼它们为“百万宝贝”。我真羡慕生活在那里的弟兄姐妹们,也盼望着有一天,我们家族的每一成员都能过上那样的日子。

​成为受保护物种只是阶段性的胜利,最终的胜利,是脱离濒危而不再需要刻意保护!我听过人类的一首歌,歌中唱道:我们等待那一天,胜利的那一天。

这就是我的心声。

如果有一天,你在海里听到这首歌,那是就是我,一条前口蝠鲼。只要你手里没有长矛,我依然愿意陪你游上一段。

一条蝠鲼的心声:我们等待那一天

​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