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956265491
用户195626549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1,865
  • 关注人气:1,4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张道龙:年轻的我该如何面对爸爸的死亡?

(2013-04-07 10:55:56)
标签:

心理

危机

死亡

家庭

情感

分类: 家庭关系
【困扰疑惑】
咨客为一位女大学生,20岁出头,去年自己的父亲检查出患有食道肿瘤,手术后前不久转移到腹腔,目前情况很不乐观。咨客感到恐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亲人死亡,前来咨询。

【咨询过程】

1.   张医生:你好,我是张医生,讲讲你的困扰吧!

2.   咨客:我父亲于去年初查出食道肿瘤,手术后前不久查出转移到腹腔,情况不是很乐观,现在在做放疗、化疗,但好像不能根治,妈妈说我应该有心理准备。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死亡,感觉惶恐不安,在家现在也是强颜欢笑,讨父母高兴,我知道他们也很难,只能忍着,可是好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不知道该怎么办。

3.   张医生:现在医生有说你父亲还剩下多少时间吗?

4.   咨客:没有说,但是情况不是很好。

5.   张医生:肿瘤转移到腹腔之后,有腹痛、腹水(腹部积水)吗?

6.   咨客:没有腹水,但是有腹痛。

7.   张医生:现在他会疼得睡不着觉吗?疼痛到什么程度?

8.   咨客:现在感觉疼得挺严重的,他总是窝在床上,忍着。

9.   张医生:吃饭现在怎么样?

10. 咨客:吃饭也不是特别好,可能是因为现在在做化疗,有时候不想吃饭,最近一直吃得比较少,人也特别瘦。

11. 张医生:你知道父亲得肿瘤有多长时间了?

12. 咨客:差不多一年了。

13. 张医生:与刚知道的时候相比,现在这件事情对你的冲击是减弱了还是加重了?

14. 咨客:前段时间挺严重的,原本以为手术完配合治疗就没什么事了,没想到又转移了,那时候感觉很崩溃。现在比那时候稍微好一点,但是还是感觉很恐惧。

15. 张医生:对的,这个事情让像你这样年纪的人去接受肯定是很困难的。我们常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是让人痛心的事,但是像你这样的年龄去接受父母中的一方早亡也是十分难受的。

16. 咨客:恩。

17. 张医生:这件事在感情上肯定是难以接受,另外我还想了解一些经济方面的情况,你父亲的收入在家庭的总收入中占多大的比例?

18. 咨客:差不多80%

19. 张医生:看起来是家里的顶梁柱了,癌症转移后,病人的生存期一般不会超过两年,那家里人有没有想好,万一哪天父亲不在了,家里的经济问题怎么解决,有没有什么替代的方案?

20. 咨客:目前家里的储蓄还比较丰厚,我现在的课程也比较少,之后可以去找一些工作来分担一下。

21. 张医生:你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吗?

22. 咨客:对。

23. 张医生:我看你读的是师范类的院校,它的收费比其他的学校低吗?

24. 咨客:不低,因为我学的不是师范专业。

25. 张医生:那现在是说家里的积蓄可以把你供到大学毕业,对吗?

26. 咨客:对,这个没有问题。

27. 张医生:那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虽然父亲承担着家里80%的收入,但是因为你这块(读大学)的消耗马上就要停止了,家里不会感觉在经济上损失那么大,再加上你很快要参加工作,也会给家里做贡献,另外你是家里唯一的小孩,家里没有其他孩子要读大学,负担自然会小很多。第二,你妈妈肯定是跟父亲关系最近的一个了,她的状态与一年前相比,是平和下来了还是整天以泪洗面、吃不下去饭的状态?

28. 咨客:还算比较平和,之前听到转移的消息的时候也很崩溃,现在逐渐恢复了吧。

29. 张医生:她自己能吃得饱、睡得着,是吗?

30. 咨客:恩……睡觉也不是特别好,但是也没严重到整宿睡不着的状态。

31. 张医生:恩,这都是比较好的。虽然我们都希望父母活得长久,但是现实和美好的愿望是两回事,我现在看起来你们家里整体都还属于比较好的状况,你这边再坚持坚持也很快大学毕业,跟妈妈两个人互相支撑,再加上原来的积蓄,不会有生存方面的危机。当然在情感上,你们的这种伤痛不会马上过去。另外我想了解一下,因为你的大学课程慢慢减少了,你回家去看望父亲的机会也增多了,是吗?

32. 咨客:我上学的地方离家不是很远,所以一直也没有住校,没什么课我就回到家里做点家务、做做饭什么的。

33. 张医生:那这样就更好了,因为课程变少了,你在家里的时间就增多了,能帮家里多分担一点,是吗?

34. 咨客:对的。

35. 张医生:目前父亲的事对于你来讲肯定是件悲哀的事,你自己也很难高兴起来,但是你可以做些事情让父亲快乐一些。第一,这个疾病以目前的医学水平难以治愈,但是可以让父亲在走之前不遭罪,缓解他的疼痛。如果病人疼痛程度很高的话,会影响他的睡眠和休息。目前医学上有很多药物可以帮助一些肿瘤病人缓解疼痛,其中最常用的就是吗啡类制剂,你可以和父亲的主治医生去讨论这个问题,使他的疼痛得到很好的控制;另外,很多人在患了这种疾病后,很可能吃不下东西,时间长了,人很可能不是因为疾病本身去世,而是因为不吃不喝就把自己耗尽了。现在有一些专门为类似你父亲的病患配制的液体制剂,就像小孩子不能吃东西的时候靠配方奶来补充营养是一样的道理。这是我从医生的角度帮助你来分析怎么能够帮助你父亲在临走前减轻痛苦,同时改进营养的补给,可以让他的生命尽可能地延长一些。第二点,我从父亲的角度来帮你分析,你可以给长辈一种精神上的安慰。你知道,父母在意识自己的生命有限的时候,如果能够看到自己的孩子和家人有信心、有能力在他们走后生活得也挺好,那他们会感到很安慰,感到自己的生命很有价值,自己的生命力在下一代人身上得到很好地体现。现在看起来你和妈妈的状态都比较稳定,两个人还能互相支撑,而你很快就要大学毕业、自食其力,这样你的父亲也会感到欣慰很多。你现在如果只有两岁,那父母会很焦虑,未来20年怎么办呢?你在精神上的支持可以给他带来非常大的安慰,再加上跟医生讨论些办法帮助他缓解疼痛,改善营养的补充,也许生命的数量不能增加,但是质量却可以得到提升。所以,这两件事是你能为父亲做的,你听清楚了吗?

36. 咨客:我听清楚了。

37. 张医生:对,同时你还可以观察妈妈的状态,如果这件事对她的影响越来越大,你也可以让她来参与咨询。这就是我讲的你能为父亲做些什么,或者说是你和妈妈一起能为父亲做的事情,还有什么问题吗?

38. 咨客:没有了。

39. 张医生:那现在我们再来说说你的情况,听起来你现在很悲哀,除了父亲要走这个事实让你很难过以外,还有其他的吗?

40. 咨客:我就是觉得如果他真的走了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很多活动希望他参加,比如说结婚,就是这类的事情让我不能释怀。

41. 张医生:对,这个事情我想大多数人都能够理解,因为父母担心小孩最主要的就是两件事“成家”、“立业”。在美国,如果在教堂举行婚礼,那确实有个程序就是由父亲牵着女儿的手,走过红地毯。类似你这样的情况,如果真的父亲没有等到那一天,不选用教堂这个形式就最好了,否则就会触景伤情,自己跟自己较劲了。

42. 咨客:恩。

43. 张医生:如果是在中式婚礼上,也不设置一个父亲牵着女儿的环节就好了。另外,在举办婚礼前,很多人也会了解你家里的情况,避免在婚礼上有什么人讨论这件事,比如有些人在请柬上,介绍某某的女儿嫁给某某的儿子的时候,会在过世的人的名字上画个框,大家就都明白了,不去讨论,就避免尴尬。婚礼之后,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可以跟家人一起把婚礼的事情和父亲汇报一下。你知道最近马英九在竞选台湾领导人吧?

44. 咨客:知道。

45. 张医生:对啊,他胜出之后的第二天就和家人到公墓里去和父亲汇报这件事了。你如果总觉得父亲不能参加你的婚礼是个遗憾,自然很难过,换一个角度想,感激父亲在这么短暂的生命里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还把你培养成大学生,有很多人出生的时候都不知道父亲是谁,长大了父亲也不付学费,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啊。另外你跟我讨论婚礼的事情,说明你对自己嫁人很有信心,这都是好事,不需要感觉有遗憾。

46. 咨客:恩,是。

47. 张医生:你这样想是不是会好一点呢?

48. 咨客:恩,是。

49. 张医生:回去之后,就可以多和父亲讲讲你对他的感激之情,说说那些具体的事,安慰他的同时,你的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再加上你帮他做的缓解疼痛,补充营养的事情,不管他最后的日子是一年、半年还是多长时间,你都会陪伴他过得很有意义,这之后你也可以把自己在学习、工作中的进展和他报告,这样会比较好。

50. 咨客:恩,您能再和我说说我该怎么面对死亡吗?

51. 张医生:首先,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件事会百分之百发生,那就是人人都会死亡,所以不用害怕、也不用恐慌,只是有些人早、有些人晚,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个地球了。第二,最重要的是,人能在活着的时候做些什么,我觉得你的父亲这一生是很值得骄傲的,能够为家庭提供80%的收入,能够娶妻,还能培养你这么优秀的女儿。你现在要做的是如何能够超越父辈的成就。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就是好好珍惜生命,早做医学检查,防止类似的事情在自己的身上重演,活着的时候多做些对自己、对家里、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把你的注意力都转移到活着的时候能做些什么,你的心情就会好一些。没有人能控制生命的长度,但是我们却可以控制生命的宽度。

52. 咨客:有道理,我心里好受多了。

53. 张医生:没问题,那你回去之后可以和医生去讨论缓解父亲的疼痛和补充营养的事情,这在医学上都是可以做到的。另外,除了这些物质上的事情,你和妈妈还可以多在精神上给父亲支持,让他感到自己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如果禁不住想到死亡的时候,多去想想在没有死亡之前我们能做什么,以父亲为榜样,更好地延续他的生命。多讨论一些这方面的具体的事情,而不是死亡本身,这样你也会快乐一些,好吗?

54. 咨客:好的,谢谢您。

55. 张医生:不客气,如果之后有什么问题,我们再讨论。

56. 咨客:非常感谢您。

57. 张医生:不客气,再见!

 

【案例总结】

咨客是一位年轻的女大学生,面对父亲患有重病,很可能在不久后去世感到惶恐不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死亡,情绪比较低落。

咨询中,咨询师首先对一家三口的生物状态和社会资源给予评估。首先,父亲的肿瘤转移后有腹痛症状,咨客和母亲的状态较稳定,睡眠和饮食并无较大影响。其次,咨客一家的经济状况较好,咨客也即将大学毕业,家庭没有迫切的生存危机。

在此基础上,咨询师着重与咨客讨论,能够为父亲做的两件事。在物质上,咨客可以与主治医生讨论帮助父亲缓解疼痛和补充营养的办法,确保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够生活得更加有质量,同时尽可能延长其生命;在精神上,作为已经成年的女儿,咨客和母亲如果能够让父亲感到她们有信心、有能力面对将来的生活,将是对父亲最大的安慰。

面对死亡这一话题,咨询师通过举例子、重构等方法,帮助咨客看到,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如何对待活着的时光是更需要思考的,只有积极应对生活中的现实问题,人的生命才会感觉到价值和意义,而生命也正是以这样的方式不断地传承下去。

更多精彩真实案例,敬请加入张道龙督导俱乐部,
致电18911076076了解详情!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