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盛京关捷
盛京关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12,641
  • 关注人气:8,7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七岁的顺治帝为什么离开母亲独睡清宁宫?

(2014-11-15 09:49:42)
标签:

情感

分类: 长篇连载
七岁的顺治帝为什么离开母亲独睡清宁宫?
七岁的顺治帝为什么离开母亲独睡清宁宫?
    

这天傍晚时分,安崇阿出现在皇宫门前。

安崇阿身着黄袍马褂,他步履生风,一会便进入正门。安崇阿向蓝翎侍卫出示青白玉腰牌

    蓝翎侍卫含笑与安崇阿打招呼,“安大人。”

    安崇阿:“值夜辛苦!”

    蓝翎侍卫:“谢大人!”

安崇阿不断地与人打招呼,穿过了一道道宫门。最后,他走进了永福宫。众宫女集结于宫门前,见安崇阿过来,纷纷肃立。这并不是因为安崇阿本人的威风,而是因为他身上穿的那件黄马褂。

    一宫女:“安大人好。”

    安崇阿:“禀告皇上、皇太后,头等侍卫安崇阿办差回来了。”

这时,宫门里面忽然传出孝庄的声音,是那个温和而又严肃的声音,安崇阿很熟悉的。

    孝庄:“请安侍卫进来说话。”

一宫女:“是,太后。”

宫女说罢,走出门外,示意安崇阿进去。

富丽堂皇的永福宫里面,32岁的孝庄正襟危坐在椅子上。虽然,9个月前丈夫去世,但她现在的眼神里已没有了悲戚,取而代之的是对大清的坚定信念。她仍是仪态万方,但她的美丽略显冰冷。这个从草原里走出来的王女,这个大清国的皇太后,现在一心要担起这个万里江山。

宫内香气缭绕,隐隐地,从钟楼那边传来浑厚的钟声。从青铜里发来的声音,硬朗而美,由远及近,到了耳畔,打个旋儿又缓缓地回飞了,这让永福宫里的气氛更多了神秘,还有古久的韵味。

安崇阿走进永福宫,并不敢看太后,当即跪拜。

     安崇阿:“太后吉祥,安崇阿奉旨办差归来。”

     孝庄:“安侍卫辛苦。”

     安崇阿:“不辛苦,给皇太后请安,皇上好吗?”

     孝庄:“皇上,他这会儿可能睡了。在清宁宫呢。”

     安崇阿:“清宁宫?皇上去清宁宫睡?”

孝庄微笑道:“是呀。他说他是皇上了,他不能和额娘住在一起了。”

安崇阿疑惑地问: “皇上他……?”

孝庄:“皇上他真的一下子长大了。他现在不像个孩子。今天上午,他的兄弟们来请安,他请求五个哥哥说,是要辅佐他,对两个弟弟却大声地说,别害怕,有哥哥我在呢。我听了,直想掉泪。这孩子呀,他天生就是个天子。连他大哥豪格王爷也是这说,四哥叶布舒也是这么说。对啦,你去了珲春见了塞尔达,他们那边怎么样?”

     安崇阿:“他们都很好。今年的参,看样子长势也好。对啦,太后,有一艘日本商船遇到台风刮到珲春了。塞尔达以为他们又是来抢参的海盗,杀了他们一些人,剩下的,我把他们带回来了,共16个人。请皇上、太后、摄政王的示下。何将军说,让他们跟我们一起进京。”

孝庄:“何洛会是对的,我们要建立一个大国,我们要做一个大国的主人。那就首先要树立一个大国的风范和气度。不能动不动就杀人,像老十二英亲王阿济格那样,让人家小看我们。皇上和我这几天是要忙一些,摄政王正在北京准备接驾。就让他们跟着我们走吧。也让他们见识一下我大清的迁都盛况。”

安崇阿:“太后圣明!”

这时候,一个执事太监小跑进来。

    太监:“安大人,皇上叫。”

    安崇阿:“好,我就去。那皇太后,我去了。”

孝庄:“去吧。”

安崇阿:“扎!”

安崇阿从永福宫慢慢出来,走进了清宁宫,神情变得更加恭敬

清秀文静的顺治帝坐在龙床上正在看明日要读的祭文。听到安崇阿的脚步声,他立即挺直了身子。三五宫女在左右侍立,她们动了动身子,姿态又添出了几分庄重。

安崇阿走进宫门,顺治帝含笑看着他。

      安崇阿跪下,头深深地垂在地上,清清爽爽地说一句“臣安崇阿叩见主子。”

顺治帝听了,笑容微敛,好像有几分不舒服,他的回答里带有几许的责备。

顺治帝:“安大人,不要这样。朕的奶妈是你姐姐,你就是朕的舅舅,这话我说过多少次了。”

    安崇阿:“为臣不敢。”

顺治帝:“君臣之礼是要紧的,但君臣的感情也是要紧的呀。快起来吧。朕赐你坐。”

安崇阿:“谢皇上。”

安崇阿说罢,站起身来,坐在顺治帝旁。顺治帝看着他,像看长者。

安崇阿:“那皇上,为臣斗胆问一件事?”

    顺治帝:“安大人请讲。”

安崇阿:“这清宁宫是先皇太宗爷的居住之所。皇上您住在这里不害怕吗?他老人家当日可就是在这清宁宫的南炕上去世的。”

顺治帝神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他努力在做大人的样子。

顺治帝:“在我们兄弟十一人当中,皇阿玛最疼的就是我。我住他老人家的屋子,就如同睡在他的怀抱里。儿子睡在父亲的怀抱里,我怕什么呢?你说呢?安大人?”

安崇阿听了这话,突然热泪盈眶,双唇发抖。

安崇阿:“皇上,我再给您磕一个。为了您,为了我大清的江山。”

顺治帝见他这样,反倒紧张起来。

顺治帝:“快起来,安大人。朕叫你来没有别的事,就是想看看你,朕有半个多月不见你了。日本人的事,何将军刚刚跟我说了,就按他的意思去办,让他们跟我们进了京再说。到时候,再问一下摄政王,究竟应该怎么办。好啦,你先下去吧,我还要熟悉一下明日祭天的文章。”

    安崇阿:“扎!”

    顺治帝:“你快去歇息吧。这些天也够你辛苦。照顾好那几个日本人,他们是客人,别让人笑话我们满洲人不懂礼数。”

安崇阿:“谢皇上。”

安崇阿起立,恭身而退,走出宫门,顺治帝目送他,直到他的影子消失,这才重新开始阅读祭文。一旁的宫女见状,又将刚刚沏好的茶倒进他的紫砂杯子里。(摘自长篇历史小说《顺治迁都》)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