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nwayto
onwayt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0,033
  • 关注人气:6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2021-12-02 09:18:48)
标签:

lv基金会美术馆

frankghery

杂谈

分类: 夏日法比卢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在巴黎看了很多现代建筑新建筑,印象最深的两个、也是最受争议的两个,都不是法国本土建筑师作品---卢浮宫金字塔和LV基金会美术馆。卢浮宫金字塔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落成,LV基金会美术馆于2014年对公众开放,二者的建成时间相隔了1/4世纪。前者的设计者是美籍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后者的设计者是美国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二人都获得过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茨克奖,是公认的大师级人物。两人年龄相差十二岁,严格来说已经是两代建筑师。2019年,贝聿铭大师以102岁高龄仙逝,而今年93岁的盖里仍活跃在建筑创作前沿,没有哪个职业比建筑师能更好地诠释老而弥坚这个词。

贝聿铭和盖里都是深受公众和专业人士喜欢的大师,二者的建筑风格大相径庭,却都个性鲜明,令人过目难忘。贝聿铭有“最后一位现代主义大师”之称,其作品以严整的几何逻辑和对光影的完美诠释著称。与贝氏酷爱直线条截然不同,盖里的建筑充满了曲线曲面的跃动。贝氏的建筑更为国人所知,盖里的代表作,说到西班牙Bilbao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很多人对这座建筑的印象会远高于建筑师本人。

 

对贝聿铭的建筑偏好由来已久,不仅因为他是华人之光,他作品骨子里传递的古老东方的优雅含蓄与西方的严谨逻辑交织深得我心。对盖里的喜爱,却来得很晚。与贝氏成名早、作品不断的平顺职业发展相比,盖里属于大器晚成。直到近五十岁他才完成了他的成名作他位于加州的自宅,此后陆续一些作品面世,于60岁时获得普利茨克奖。盖里真正有影响力的作品基本都是在他60岁后完成的,尤其是1997年毕尔巴鄂古根海姆落成后,他的盛名不仅在业界,更在全世界公众中广为传播。盖里成名虽晚,拥趸却多,他的风格的确独树一帜,标志性极强。

盖里的建筑,在我见到LV基金会博物馆之前,实地所见只有一座,是位于瑞士巴塞尔附近Vitra Campus中的家具博物馆。那是Vitra Campus中众多大师作品中较早落成的一个,盖里八十年代末作品。2012年参观Vitrs Campus时,时间有限,对盖里的这个早期小房子只绕着外面看了一圈,没来得及入内。我对他真正的喜好源于一个展览,那是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北区开业之初,曾举办过的盖里作品展。那次展览汇集了盖里事务所多年的作品,以图纸、图像、视频、模型等各种形式表达。那个展览上,我在一瞬间被一个模型击中,那是盖里事务所为西九文化中心方案投标所做的模型。虽然盖里事务所的方案在那次投标中并未被选中,但那组模型,第一次令我了解了盖里写意表皮下的动人空间。那一次,我绕着那些模型上下左右各个角度看了许久。

碰巧的是,在巴黎之行前一个月,已经将LV基金会博物馆的参观列入行程单以后,北京国贸的LV旗舰店展廊举办了一个有关这座建筑的设计展。展览中关于这栋建筑的各种手稿图纸模型铺陈,使得我在实地看到这座建筑前,对它就已经有了比较直观的了解。展览入口的一幅巨幅鸟瞰深深打动了我。布涅日森林宛若浩渺的绿色海洋,LV基金会博物馆踞于一个角落,恰如正待远行的白色帆船。

 

LV找到Gehry可谓相得益彰。盖里的设计天马行空,形式材料和建构都导致了一件事,就是贵,LV不差钱的豪迈刚好可以令二者契合。昂贵之外,二者主要的共同点就是对卓越的追求,这一点在基金会美术馆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巴黎新建筑普遍完成度一般的情况下,基金会博物馆的现场感尤佳,从整体到细部,可以说禁得起放大镜的挑剔。这座建筑与奢华如此接近,实在不寻常,以至于我在为写此文查阅一些英文专业网站时,连推送的广告都是苏富比有关限量版Birkin的拍卖预告。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描写这座美术馆之前,有必要回溯一下在实地造访前一个月所看的有关这座建筑的展览。北京LV旗舰店展厅一入口,我的目光立即被这张巨幅鸟瞰紧紧抓住。不知是航拍还是效果图,从森林公园到密集的巴黎市区,愈远愈混沌,埃菲尔铁塔黑色的剪影淹没在城市灰蒙的浩渺中。近景,右下角,仿佛一束追光,打在LV基金会美术馆身上,浩瀚的绿色中只这一角的明亮,若扬帆的航船,面向着城市的方向。这个角度是即便实地参观了美术馆也看不到的。我对它的兴趣,在看到这张片的一瞬间被点燃。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展览中大量模型展示。这些模型是设计各个阶段的各种类型模型,包括概念模型、体块模型、幕墙模型、结构研究模型、室内模型、效果模型。材质也十分丰富,玻璃、纸板、PVC、聚酯板、塑料。竹木、金属。。。美术馆位于布涅日森林一角,模型上面的照片表达的是建筑物与周边环境的关系,下面的两个小模型一个是磨砂玻璃的体块模型,另一个是聚酯片和纸张搭建而成,都是早期概念设计的模型,着重体块关系,尚未表达细节。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这个亦是早期概念设计的模型,但是已经有了进一步想法。虽然模型以纸张和胶带做成,但体快、空间关心已经形成,楼梯、自动扶梯、屋顶平台、植被都有表达。这应该是建筑师动手制作的工作模型,是剥掉了表皮幕墙下的建筑形体,虽然完成度不高,但比例准确,表达清晰。很喜欢这种充满工作表现力的模型,屋顶的树似是随手揉皱了张纸做成,但实际上一点不随意,色彩和形态都耐看。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幕墙模型,就是看起来想一片片风帆的曲面玻璃幕墙,整栋建筑一共12大片风帆,共约13500平方米。展陈中一片片风帆拆开悬空挂着,黑暗背景中哪些飘浮的风帆轻盈而神秘。亦有单片表达精准的放大模型,风帆背后支撑起玻璃的结构和构造系统,每个构件都清清楚楚。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大比例幕墙节点木模,表达玻璃、龙骨、框架构件与主体结构的连接关系。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这个模型表面的风帆是不透明材料,有金属钉露在表面。应该是结构和幕墙研究模型,每个金属钉的位置下面是结构支撑点,用来研究结构对幕墙的支撑。虽然完成后玻璃表面并不会真的有这些结构构件露在表面,但是对研究结构合理性和玻璃幕墙内外的视觉效果有重大意义。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这些剥掉风帆玻璃幕墙和部分外墙的室内模型,不仅表达空间效果,也表达氛围。虽然只是素模,那些或坐或立的人群使得空间顿时生动起来。大堂空间中飘浮的那组鱼形雕塑更是建筑师盖里的招牌大作。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自然少不得这样的完成效果模型,仍然是半素模,但表达精准,虽然材质效果并不完全是完成形态,但材质的轻重实透关系与最终效果是一致的。较之建筑,树木的模型却十分逼真,这一点很不像境外事务所的风格。但是当我实地到了布涅日森林中的这栋建筑脚下,才体会到这个模型的表现力。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建筑师Frank Ghery极具辨识性的草图。正是这些有若涂鸦的狂舞线条造就了一个又一个惊世之作。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阴霾下的LV基金会美术馆,风帆已饱,似随时可以起航。巴黎之行,两度光顾LV基金会博物馆。第一次去时阴天,加上所剩参观时间不多,果断放弃进入,反而获得时间在它外围闲逛,留下全景影像。倒是第二次晴日下去参观,一到近前立即被吸引,立即进入大门。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基金会博物馆内有建筑物的素模,这是剥掉表面风帆状玻璃幕墙的建筑物,它的表面也是建筑物真正的外围护构造,玻璃风帆下面罩着的是不同标高的室外屋顶平台,灰色波纹部分是室外景观水池。仅看去掉表皮的建筑物,空间和表皮已经非常复杂,旋转、扭曲、倾斜、交错。。。几乎找不到一块与地面垂直的墙,这正是标志性的盖里风格。这个模型给了我们对建筑物空间和外表的最直接概念,待到在各处参观时,再也难以感受到这栋建筑的整体。这座不到12000平方米的博物馆中有十一个展廊,还有一个包括350个坐席和1000个站席的报告厅。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看了建筑模型之后,对博物馆的参观线路迅速做了一个大方向上的规划:由外向内,由高向低。趁着光线好先参观室外部分。循着楼梯迅速到达屋顶平台。每层都有户外平台,白色纤维混凝土板的外墙被玻璃风帆从顶面和侧面各个角度覆盖。很多场景,蓝天、宛若雕塑的白色外墙、木梁和银灰色金属杆件支撑的弧面玻璃幕墙组合在一起,给这栋建筑带来非同一般的视觉体验。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屋面室外平台是非常聚人气的地方,不同高度的平台上,参观者三三两两,欣赏这栋建筑和周边的美景。他们也成为这景色的一部分。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西服笔挺的帅哥工作人员出现在平台上,简直大片一样。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各个角度,建筑物的背后和夹缝间,布涅日森林繁茂的绿色,愈发显得这栋建筑如鼓起风帆的一叶航船。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叹为观止的结构构造细节。不规则曲面导致结构异形,几何关系不规律,结构构件的交汇点节点尤为复杂。难得玻璃风帆下每个结构节点都不同,却每一个都清清楚楚,钢结构构件与木构件交汇,连接处焊接栓接交织,看着复杂却不乱。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外露的机电管线,可以清晰分辨出灯具、烟感、摄像头等。最叹还是不锈钢雨水管,从白色外墙连接到玻璃屋顶边缘。起初以为是结构构件,定睛细看才发现是雨水管,而且套接,有效解决不锈钢管的热胀冷缩问题。这些在一般建筑中千方百计想隐藏起来的元素,在这里全部坦然暴露,而且丝毫不损美感。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充满视觉冲击力的角度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三层平面的安全疏散图。从图中也可看出,建筑物真正的外墙是白色纤维板围合的部分,玻璃风帆则是包裹在建筑物外墙之外的雨蓬和和装饰。这无疑是非常昂贵的做法。这座美术馆建筑面积13500平方米,造价7.8亿欧元,即便在欧美也是造价非常高的建筑。或许这座美术馆已经不仅仅是一栋建筑物,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无论如何,LVMH集团的财富及他们所追求的品质与建筑师的创意、表现力和控制力相得益彰,公众能一饱眼福,于任何一方都是幸事。财富常有,好作品不常有。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进到室内展厅。与外形的天马行空不同,室内展陈空间方方正正,白墙灰地,照明非常专业,整个空间光线和氛围清朗柔和,观众的注意力很自然集中在艺术品上。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美术馆内大大小小共十一个展厅,除了静态展览,还有影像。LV的老板/董事会显然对Andy Warhol青眼有加,馆藏多件他的作品。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看展览的同时职业病发作,悄悄进入一间机房,看到顶棚和墙壁倒吸一口冷气,简直是以造甲板的方式造建筑。难怪造价高昂。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建筑物的首层是室内面积最大,也是功能最多的一层。首层的门厅在两个方向都有主要出入口,一侧是布涅日森林公园,另一侧是公园外边的车行道路。偏是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空间中,一直巨型玫瑰立在一角,颇为吸睛。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门厅一隅半围合的餐厅,空间中悬浮着一尾尾鱼。鱼型是盖里的标识,不仅在他的建筑设计中频频出现,他更是为Tiffany设计了一个鱼型首饰系列。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某段走廊顶棚,密密匝匝的黑色充气小墙。第一眼看时,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暴起,多看几眼,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从门厅可以进入美术馆的多功能报告厅,这是馆中格外趣致的一个空间。报告厅只有350个坐席,都在连通门厅的楼座上,1000个站席位于地下一层。从这一层沿楼梯而下,大部分空间位于与室外的下沉水景只一片玻璃幕墙之隔。这个空间的氛围更似展厅,白墙上几片大面积的色块不知是装饰还是艺术品。靠近水景一侧的舞台幕帘如同调色板,很是引我猜测彩虹幕帘后是否是一个大型升降梯,升降舞台兼做货运。这个可以多种场景使用,在地面排布临时坐席便可做小剧场或报告厅,如这样空旷着可以举办各种安静的、喧嚣的活动。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格外要提一下这个美术馆的标识系统。如此复杂的一栋建筑,标识系统多样清晰,有平面图、剖面图、三维轴测图、实体模型、图示等。标识的目的不同,比如用作消防指示的,图纸精准,安全出口、疏散方向、消火栓、报警电话的位置方向等一清二楚。导向用的,有具象的,如实体模型和三维轴测图,侧重方位和空间。也有比较抽象的,如以剖面为主的,以图例和文字表达馆内设施。不拘哪种,表达逻辑和图例都清晰易懂,连我这样不谙法语的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平面设计本身简洁悦目,图形线条字型色彩之优美,更是教科书级的。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美术馆的地下一层被下沉水景庭院环绕,透天,愈发使得整栋建筑物似一艘航船。从报告厅出来,水晶庭院有一面是台阶状叠落水景,视觉十分开阔,满眼是布涅日森林的绿意。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滨水廊道,每个视角不同景观。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抬头仰视,夹缝中的风景。玻璃、金属、木材、混凝土纤维板,各种材料组合,玻璃的透射反射,和着天光,交织在一起,每一幕都不同。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再度回到地面,流云变幻下的美术馆,那些体块材质在光线变化下不断变化,每一个角度都美得令人屏息。这栋建筑本身已经是一件艺术品。

 

【巴黎】扬帆在布涅日森林: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undationLouisVuitton而它的奢华近前,又有如此平易的一幕。这座建筑的气质,也像极了巴黎这座城市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