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nwayto
onwayt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0,033
  • 关注人气:6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2020-09-08 10:19:28)
标签:

圣心教堂

分类: 夏日法比卢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巴黎整座大城,都是圣心教堂的背景。

 

到巴黎的第一站先去了圣心教堂,蒙马特高地的这个巴黎的制高点。

 

刚到巴黎的那两天,我识巴黎是以气味。第一天巴黎到酒店之前,先去了圣心教堂。车停在教堂所在的高地脚下,最后一段需要步行上去。教堂所在地隆起成小山,掩映在绿坡中的台阶颇陡。气喘吁吁往上走时,突然一股刺鼻的气味,忙掩鼻屏息,是尿骚。花都巴黎,双脚刚落在这个城市中心区的土地上,不是想象中的妙曼芬芳,先被这股感官刺激给了下马威。

第二天到蓬皮杜中心,长长的自动扶梯上,被馥郁的气味又一次刺激了感官。这次是磅礴霸道温暖的香气,那种庞大繁复留香持久的老香。自欧盟在千禧年初对香水天然成分进行限制后,很多老香不得不改变配方或停产。年轻几代习惯了调性简单的小清新香气,如今还能闻到老香,多数是在欧美老年女性身上。果不其然身前两位衣着得体举止优雅的老妇人并肩,我在她们身后一直深吸气,那是旧世界、是老巴黎的味道。

初到巴黎,气味先声夺人,如这座大城一般充满复杂与对立。

 

圣心教堂,这座用以纪念巴黎公社保卫战中的牺牲者所兴建的天主教大教堂,不知为何选了罗曼-拜占庭风格。它的历史不算久远,1870年代开始兴建,至1919年竣工,前后历时四十多年。这座教堂,历经了从古典走向现代的时代,它在形式上仍属古典建筑。但如同许多这个时代兴建的古典大教堂,特征一眼可辨,它们与此前各流派的古典大教堂比例形制材料构建方式上类似,但装饰细节已经简化,具有时代印记。

年少时读西蒙波娃回忆录,其中《少女时代》一卷中,西蒙波娃提到圣心教堂,她的年少时代,经常与同伴或是独自坐在圣心教堂门口的大台阶上,俯瞰整个巴黎。她说,面对这座美丽而无用的城市,她会忍不住落下泪来。读这本书时也是我的少女时代,巴黎的美丽有口皆碑,但巴黎的无用,我无从理解。

多年以后,我来到圣心教堂脚下,巴黎的美丽毋庸置疑,我想看看我能否体会到西蒙波娃所说的无用。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圣心教堂踞于蒙马特高低制高点,车停在山坡脚下,步行的捷径是颇陡的台阶。气喘吁吁之际,还要掩鼻避过周边刺鼻的味道。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教堂主入口。仰视,端然中正的立面。法国是新古典主义中心,新古典崇尚理性,表现到建筑上是对古希腊罗马的复兴,深受专制王朝的追捧。这种理性的古典主义一直影响到近现代,圣心教堂看上去年代久远,其实落成不过百年,灰白大理石表面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仔细分辨它与文艺复兴甚至更早的古典大教堂还是有区别的,直线和圆弧替代了从前的复合曲线和自由曲线,装饰简单许多。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大教堂室内,一如古典大教堂的幽暗高阔。穹顶的耶稣张开双臂拥抱众生。从众多照片中选了两张周正的,发现我的镜头中,第一张只见耶稣的身躯,第二张耶稣探出了头,两张放到一起看也不失完整。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教堂中的彩色玻璃最体现兴建年代的时代特色,已经不是一味的古典了。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有信徒跪在在祭坛的栏杆外祈祷,人来人往的游客潮中兀自岿然不动。教堂中面对教士和信徒,我总不太好意思将镜头对准他们,室内幽暗需要手持时间长,匆匆按了一下快门,最后只得恍惚的成像。圣心教堂,于身处其中的大多数人是景点,但对心有所属的人,周边的一切嘈杂恍若无物。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圣心教堂前的小广场和大台阶,是俯瞰巴黎最好的场所之一。虽然远处也有齐刷刷的现代主义高层建筑,但市区的限高和城市肌理基本还是维持住了。不知眼前这副场景在艳阳下是何样貌,阴云下,满城浅灰的屋面和天空很衬,天生自带大城气质。青铜路灯顶上的鸽子比我们视角更高更无遮挡。满目的灰调中,巴黎圣母院仍是一眼可辨的,它的深灰色屋面比其他屋面的灰调更重面积更大,哥特式大教堂标志性的扶壁也清晰可见。越过巴黎圣母院的屋顶隐约可见先贤祠的大穹顶。后来在查看巴黎的卫星地图时,偶然发现圣心教堂的长轴是正对着西堤岛和巴黎圣母院的,二者的连线继续延长,向南最终收束于有八条辐射状道路的圆形意大利广场Place D’Italie,而先贤祠、吕特斯竞技场、巴黎大清真寺几处名胜都在这条轴线附近。我不太相信这完全是巧合。城市发展进程中这些一脉相承最为可贵。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俯瞰城市时我刻意寻找蒙帕纳斯大厦,一点没有困难,即片中最右这座灰黑色的高层建筑。除铁塔外全巴黎最高的这座摩天楼恶名在外,209米的突兀与老城格格不入。看巴黎最美的地方应该是在它的屋顶,因为看不到它本身。高层超高层建筑在历史悠久的老城中的建设一直极具话题性,蒙帕纳斯大厦已经成为教科书级的反例。相比之下,伦敦的碎片大厦The Shard的处理十分出色。同样有争议的是北京的中国尊,在CBD和相当范围内看这座大厦确实是地标,可是当某个黄昏我在故宫西南角楼的护城河边向东边望去,中国尊赫然出现在故宫城墙和东南角楼顶上,我内心还是充满了深深的失望。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反倒是蓬皮杜中心那组彩色的金属架子并不突兀,它的尺度尊重了老城。巴黎铅灰的屋顶伸出许多砖红色的排气道和风帽,密密麻麻如鸽子一般。这在色彩上与欧洲其他老城呈镜像关系,多数欧洲的老城,砖红色屋顶上经常栖息着密密麻麻灰白色的鸽子。这点点滴滴细细密密的色彩给巴黎的铅灰平添了些许烟火气。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正想凝神细辨路灯旁基座上这尊雕塑是何方大神,突然发现他会动,脚下还有一个圆钵。原来是街头艺人。以巴黎整座大城为背景,这位艺人从头到脚白色,宛若大理石雕塑,这个行为艺术玩得高大上。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此人颇具明星气质,跟游客互动良好,仿佛出来拉选票的政客,将高高在上与亲和力拿捏得恰到好处。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
圣心教堂后身的蒙马特高地街巷。我端详这面红砖墙许久,很是纳罕这两道颜色浅些弯弯曲曲宛若疤痕的砌筑是为什么。想了一会,又看到墙边有断口,觉得是出屋顶的排气道。很可能相邻两户共用排气道,房子拆了一半,原来的分户墙现在的山墙上排气道暴露出来,用异型砌块将排气道封闭。然后拆掉的这一边,再也没有重新盖到那个高度。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教堂大门一侧,灰白色大理石顶端,青铜骑士策马执剑面向着铅灰的天空、铅灰的这座大城,他在守护这座城?亦或只是这座教堂?遥远的天边有异样的光亮,是整个画面唯一一点暖调,然而亦是清冷的。想起西蒙波娃说的无用,高处不胜寒的那份决绝与坚守,是否有些许无力感?

 

【巴黎】圣心教堂,见证美丽与无用圣心教堂前的巴黎,褪去仅有的那一点点颜色,与近百年前西蒙波娃眼中的巴黎差距缩小了很多,这座城不管如何变化,气韵一脉相承。我不自觉用了“她”,她的美丽依旧;她的无用---哪一座大城没有倾颓的一面呢?大抵因为拥有得太多,才能放纵这份无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