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钧
唐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2,111
  • 关注人气:2,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唐钧:“评分落户”何人喝彩?

(2011-06-28 07:34:46)
标签:

评分落户

超额

孔夫子

杂谈

分类: 诤说·社会政策
   报载,最近召开的北京市政协常委会议建议:根据不同机构特点,完善现有人才评价体系;根据重点扶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实际,制定引进高层次人才和急需技能人才的分类评价标准。综合考虑科技贡献、专业技能、在京时间等多方面因素,试行人才引进的积分制度,申请人员在达到既定的积分后,可获得进京户口指标。
  
地球人都知道:“进京户口指标”,从来都是一个紧缺资源。因为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特大城市要合理控制人口规模”,坊间盛传:“2011年北京市给予非京生源毕业生进京指标名额为6000个,比去年大幅下降1/3以上”。与此同时,媒体披露,大学生进京指标的地下市场价格已经达到10—30万。
  中国的特大城市在人口和户籍问题上的纠结由来已久,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2020年,北京市总人口规模规划控制在1800万人左右。其中户籍人口1350万人左右,居住半年以上外来人口450万人左右。但是,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北京市常住人口已达1961万人,其中外来人口高达705万人。以上数字表明,北京市的总人口已经提前十年“超额”了8.94%;而外来人口则“超额”了56.67%。
  除了数量的“超额”以外,北京市更着眼于对人口质量的追求。2010年,北京市发布了《首都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其中提出到2020年,首都人才发展的战略目标是成为世界一流的“人才之都”——主要劳动年龄人口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达到42%,每万名劳动力中研发人员达到260人,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45%,人才贡献率达到60%。
  综上所述,市政协常委会议今次提出的“积分落户”的办法,应该就是为了与上述《规划》提出的人口数量和质量的要求相配合,并将其落实到可行的和可操作的层面。
  
当然,“积分落户”,并非北京首创。上海和广东早已有之。在广东省,这项政策最早始于中山市,“在中山市连续居住或工作一年以上,由本人申请并经市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核准的流动人员,即纳入中山市流动人员积分制管理范围。” “计分标准由基础分、附加分和扣减分等三部分组成——基础分指标包括个人素质、工作经验和居住情况三项内容;附加分指标包括个人基本情况、急需人才、专利创新、奖励荣誉等十项内容;扣减分指标包括‘违法犯罪’和‘其他违法行为’两项内容。”需要说明的是,中山市的办法是针对所有外来人口,包括农民工的。
  广州市在去年年初还持“如果没有国家层面支持,空谈落户不现实”的观点,但到年底也颁布了对农民工和外来城镇人口的《积分制落户办法》。其积分体系包括基本分、导向分、附加分3大类,共12项指标。既保留全省的统一指标,包括文化程度、参加社保、社会贡献等指标和分值,又根据广州实际情况,设定住房、投资纳税等方面的指标。
  上海的办法比较复杂,必须先申领“居住证”,然后在上海工作、生活七年之后才可以申请落户,但还要长时间的排队轮候。“居住证”的积分办法是:评价计分体系由“一般分”和“附加分”两大部分、共14项要素组成。“一般分”部分由基本分、专业能力分、导向分三小部分、共10项要素组成。“附加分”由4项要素组成。
  以上是国内地级市、省会城市和直辖市的三种评分落户办法,看起来,积分的方法似乎大同小异,但执行起来却是天壤之别。
  中山市从2010年1月1日开始办理“积分入户”,到12月,共有2193人积分达标而得以入户。到2011年6月,又有2486人积分达标将有资格获得中山市户口。但是,也有消息传来,大概有一半积分达标的人并没有申请落户。这大概是因为中山市的“积分入户”主要针对的是农民工,而现在一部分农民工倒是念及“农村户口”的种种好处而不愿意轻言放弃。
  广州市从2011年1月1日开始办理“评分入户”。其办法要求先办居住证,然后各项积分达到85分才可以申请落户。每年3月31日前,将通过广州市政府门户网站向社会公布当年度积分制入户指标总量。明年3月底前将公布首批外来人口积分入户总量,明年7月份公布首批入户名单。
  
上海的情况说起来最为搞笑,网上传说,每年的落户指标只有50人,而持有居住证排队轮候的却有11万人,如果排在队尾,那就要等到2200年之后了,还要保证前面没有“插队加塞儿”的。这也就是说,差不多孔老夫子在世时申请,现在可以批准入户了。
  北京的具体政策还没有与公众见面。希望不要像上海那样,给人感觉是作秀的成分远大于实际的社会效果。昨天有位在基层社保所的学生跟我聊天,说起“政府买岗位”,她说现在已经很难买到。我说浙江很多社区服务岗位,譬如给跳舞唱歌的大爷大妈端个茶、送个水什么的,都可以通过这项政策来操作。她说现在这些岗位都没了,都给大学生社工去做了——难道这就是北京市高素质人才社会的未来走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