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卓大夫
于卓大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2,599
  • 关注人气:5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1958年中医资料5--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的体会》

(2011-08-09 06:21:38)
标签:

医学

健康

分类: 医学

暑湿,又到了流行性乙型脑炎高发的季节--温故知新

 

《1958年中医资料5--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的体会》

江苏省中医研究所徐惠之;王凤高

注:
    中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解放后,整理“单方、秘方、验方”的热潮,随着发掘和整理祖国医学遗产而掀起。前人的宝贵经验值得借鉴学习,尤其是八十年代以前的资料,几乎没有功名利禄的水分,医风纯朴,其真实性、实用性、可靠性均很高。


    “流行性乙型脑炎”是在30年前(1928年)日本学者金木子青发现的,1952年我国中央卫生部规定为22种法定传染病之一种,命名为“流行性乙型脑炎”。(以下简称脑炎)它每年在夏末秋初之时猖狂流行,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命和健康。几年来,在中西医的密切合作下,对预防和治疗方面,获得了相当成就,使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曲线都逐趋下降。
    以石家庄为首的脑炎治疗经验发表,研究的人也日益增多。在研究中,一致认为该病是温病中的一部分;同时也一致认为中医不但对现代科学一般没有良好方法的慢性病可以医治,即是一般热性病也能收到一定的效果。
    1957年7~9三个月,由省卫生领导机关和“南京市防疫站乙型脑炎防治委员会”的指示,组织了中医治疗工作组,在南京市传染病院进行临床研究。参加的单位有省中医研究所及省、市中医院;同时该院也组织了西医组,进行对照。结果,疗效和各地报导相做。两组均有总结报告发表,兹不详述。
    一、我们怎样运用“辨证论治”
    “辨证论治”是中医在临床上治疗一切疾病最基本、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当然脑炎也不能例外。所谓“辨证”,就是辨别证候。由于感受病邪的轻重,侵入脏腑阶段的不同,因而就表现出各种互异的证候。我们不论碰到什么疾病,都应该运用“四诊”的方法,通过“八纲”的分析,进行考察和归纳,从而得出较为正确的治疗方针,这种措施是完全必要的。
    我们这次是如何运用“辨证论治”来治疗脑炎的呢?根据温病学说中的暑湿、湿温、伏暑等这些相似的病症;运用古人遗留下来的宝贵的理论体系和丰富经验,如三焦、卫气营血;以及各地报导的临床治疗总结等,作为我们诊断和治疗的准绳。
    我们在这次开展工作以前,就确定了严格掌握“辨证论治”的方针,来到临床实践时进行观察,因之顺利的开展工作,奠定了基础。同时,也得到了以下的点滴体会:
    1.三焦这个学说,起源于内经,但它主要是指人体的部位和器官的相互作用或是体内正常物质和功能而言。直到清代叶天士,他吸取了前贤理论的精华,结合自己历年临床的经验,认为温病的诊断,很多地方与伤寒不同,故在“临证指南”中指出了治疗温病必以“三焦”立法,从此温病学说有了新的创举。
    继叶氏以后,吴鞠通经过一番整理,充实了一些内容,更明确地以“三焦”在温病学说中对“辨证”方面起了指南的作用。他说:“温病由口鼻而入,鼻气通乎肺,口气通于胃,肺病逆传,则为心胞,上焦病不治,即传下焦,肝与肾也。”这说明了温病在发展过程的症状分期,以及病变的部位,来辨别浅深轻重。这个学说至今对温病的“辨证论治”起着重要的影响。
    三焦的证候分类
    上焦:
    肺——头痛,微恶寒,身热白汗,口渴或不渴,咳嗽,脉浮而数。若兼湿者,胸闷不渴,舌白,脉弦细而濡。此为温病初起的症状和体征,即叶氏所谓“温邪上乘,首先犯肺”之说。
    心胞——舌质绛赤,烦躁口渴,神昏谵语,夜寐不安,手足厥冷。这是温病初期的变证,也是温邪入营分的表现。
    中焦:
    胃——发热,不恶寒反恶热,面目赤,大便祕,小便濇,舌苔老黄,甚则起黑刺。这是上焦失治传入中焦的证候。
    脾——院闷身痛,腹胀或连脘,大便溏薄,舌白脉缓,或呕或哕等。这就是由于上焦湿邪未尽转归而来的。
    下焦:
    肝——厥逆交替,心中烦闷,时作干呕,或风动痉厥,舌短囊缩,舌干绛少苔,脉细沉伏。一种是由于肾水真阴耗伤之后,往往出现虚风内动,即是水不涵木之意;另一种是邪热郁结,内窜厥阴,形成热深厥深,此属实证,也可以说是热极生风的关系。
    肾——昼安静,夜烦躁,口虽干而不欲多饮,溲短色赤,咽痛脉虚少苔。这种症状,多数是热邪久覊,阴分受伤所致。
    2.卫气营血和三焦一样,同样也是叶氏承接古人的理论基础,再加上自己的经验和体会贯串起来构成的温病“辨证论治”的纲领。如说:“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就可透热转气…,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涼血散血…。”这段记述,阐明了病势发展的趋向以及病邪的深浅和表里。病变发生到何处,病势就发展到某种程度,因而当用某种方法处置。这可使后学者能够明确了解“辨证论治”的方向。
    卫气营血的证候分类
    卫分:发热,恶寒(为卫分特症),无汗或少汗,头痛鼻塞,咳嗽苔白脉浮等。
    气分:发热不恶寒反恶热,汗出气粗,口渴,小便色黄,脉滑数或洪大,舌苔由白转黄。
    营分:舌质红绛,壮热神昏,夜寐不安烦躁,唇燥口渴或反不渴,小溲短赤不利,或有癍疹隐隐。
    血分:舌色深绛或紫晦,神昏谵语,发痉发厥,或身发癍疹,或小便自利,大便色黑等。
    从以上的叙述里,可以看出:三焦和卫气营血的理论,基本精神是属于一致的。虽前者说明病机的发展是由上而下,后者说明是由表入里,表面看来,似乎各不相关。但从实际来讲,都是根据病势发展的过程而规定的。
    因为病邪的侵入绝大多数是由上而下,即是由表入里。这里有很多方面可以证实。例如:叶氏卫气营血的“卫分”,吴氏三焦的“上焦”手太阴证,都是表分症状;再如“中焦”的足阳明证和“气分”的证状,亦大部相同。因此,我们在临床辨证的时候,应该把他们的基本精神和相互关系贯串起来,不能完全割裂得清清楚楚。
    二、常用的几个治疗法则
    治疗脑炎和其它疾病一样,主要在于掌握“辨证论治”的方法。不过,根据温病学说,治疗脑炎另有一个特点,就是最易“化燥伤阴”。因此,石家庄在治疗脑炎的经验中,就有忌汗忌下的说法,我们也有同样的体会。但是,在脑炎病程的初期,即邪入卫分之际,有时也需考虑用些辛凉透汗之品,使邪得以从汗而解;如邪传阳明,也有考虑用些下法的必要。
    我们这次治疗44例脑炎,从汗解(病例号20031,见江苏中医1957年第六期)以及使用下法(病例号20423,见同上)而愈的就各有一例。不过使用“汗”、“下”两法的机会究竟是极少有的。同时,我们认为脑炎的整个病程中,应用“清法”的范围最广。
    如邪在气分,首先应辨其湿重还是热重,前者(舌滑腻、口不渴、嗜睡)宜化湿为主;后者(大热、汗出、口渴、脉洪大)以清热为主;如邪侵营分(舌绛、烦躁、谵语),宜采用清营为主;如气血两燔者,则清气、凉血相互使用。又如邪热内陷心包(神昏谵语、昏厥),就应采取芳香开窍清热解毒等法;如热毒壅盛,充斥表里,出现大热干呕、错语、烦躁、口干、衂血、发癍等症状时,就可应用“清热解毒”法;如邪陷厥阴肝经(高热、手足抽搐、痉厥),即应用“凉肝熄风”之法。
    关于“补法”问题,上面略已提及,即温病到了后期,每每容易出现阴伤阳涸的症状(虚热不退、舌燥唇干、心烦不得卧、脉象虚大等),其治法主要着重于滋阴。此外,有一种是由于病久伤及肝肾之阴,液涸动风,而呈现手足瘈瘲的,就应采用滋阴熄风的方法。
    总之,我们要从掌握病情的规律,辨别证候的正确等方面来考虑问题就行了。现将常用的几种治疗法则归纳列表如下:
    三、工作后的体会
    这次我们参加脑炎中医治疗组工作,在短短的三个月中,通过这次实践,使我们对中医治疗脑炎的认识,有了更进一步的提高,并作一个肤浅的介绍,以供同道们的参考。
    1.入院时和出院时进行脑脊液检查和补体结合试验,是临床诊断的必要措施,对病体全无妨碍;但在中途抽痉或高热时进行试验,对病体是不利的。这是我们一致的看法。
    2.西医的各种辅助,如输液、鼻饲、强心、吸痰、人工呼吸等,我们认为的确有助于病邪的排泄和支持病员的体力,绝没有不良的影响。
    3.高热病员用冰袋似乎弊病较多,若以酒精擦澡较为适宜。在讨论中,该院主治医师汤泽民同志说:“我们认为使用了冰袋,并非解决病员多大痛苦,即是放散体温的效果也不太大,因此我也同意中医大夫用酒精擦澡比较妥当。”
    4.饮食方面我们采用流质食物,如绿豆汤、赤豆汤、西瓜汁、蕃茄汁等,既能帮助缩短病程,又能减少不良后果。至于脂肪与半流质饮食,我们主张在高热消退后使用。虽然一般脑炎患者,在治程中并未见有消化不良和胃肠并发症,但注意和防止这点,也是完全必要的。
    5.护理方面将严重的病员集中在同一病房,以便于输氧、吸痰等一切急不可待的措施,同时还可以照顾医护人员作为重点的处理。其次如病床上所垫之棉被褥,在夏秋炎热的季节里,是不够妥当的,因此我们主张衬草席较为适合。
    6.治疗方面我们也和各地一样,在治疗开始以前,首先拟订了几个常规。通过整个治程,使我们体会到单以这些常规治疗,未免狭隘。因此我们考虑,除将上述(辨证论治)的温病学说温习外,并应该在小儿惊风一门予以充分的研究,使对脑炎的治疗范畴适当的充实和全面的发展。我们从脑炎发病的年龄来看,十岁以内的小儿占绝大多数,同时脑炎发病的过程中,多数时有昏迷、抽风等症状发生,因此,我们也没有理由将这类学说不并入脑炎的理论和治疗中去。
    7.死亡病例方面根据各地报导,死亡的主要原因属于呼吸障碍的占有很大比例,我们同样也有这个感觉。我们曾经追溯其呼吸障碍的因素,很可能是病邪的毒力强盛从而影响了呼吸的不利。因此在病邪毒力严重的患者,如高热、抽风、昏迷等,首先给以大量的解毒药物,如犀角、大黄、黄连等类。如果进入面青、肢冷、脉细、溲青、呼吸浅表等阶段,其时可以进一些回阳救逆之品。我们曾经也挽救过这样的病例,(见江苏中医,1957年第六期)这也适合慢惊风的理论基础。
    8.后遗症方面这个问题,中医文献中很少谈及,临床上的报导亦不多见,单以我们这次所治的病例中,就占有13.3%的后遗症。因此,我们在治疗脑炎的过程中,对该问题也曾加以深刻的研讨,发掘其致成的因素,从而达到减少或消灭它的目的。但是由于我们治疗的经验不足,病例又少,以致体会也是寥寥无几。
    ①患者正气不足,对病邪的抗力薄弱,虽经治疗而邪易覊留于经络或血分之中而难净。②或者正气虽强,而病邪严重,以致脏腑经络受损,不易恢复。③在治疗过程中处理不适当,或者症轻药重,重伤其阴;或者寒凉过分,邪遏蕴伏,以致金邪难除;或者症重药轻,邪热稽留,络道阻痹而致偏废等等。
    9.中西医合作方面,我们首先统一了意志,在整个治程中,得到了西医师很多的帮助。如在病情危急时,西医师作了迫切的抢救措施,挽救了一些危险病例。我们也同样会诊了一些疑难病症,使其得到转危为安。通过了这次临床工作,更认识到祖国医学的丰富多采,有待全国中西医通力合作,不辞辛劳的钻研,使其更进一步的发扬;同时,鼓舞了西医学习祖国医学及中医刻苦钻研,温习经典著作的信心与决心。
    10.分类问题这是总结经验的一个重要关键。例如古人以六经,三焦,卫气、营血等来作辨证论治的方法,其实也就是运用以上学说来分辨症状的深、浅、吉、凶。我们根据这个基础,初步分成若干类型,(另附病例6例)事实还不够全面,有待全国中西医的合作下,以后在临床实践中于3~5年或10年内,得出更多、更好、更全面的类型,以达到全面统一认识,普及全国各地,使医务工作者都能运用这个办法来治疗脑炎,从而把脑炎彻底消灭!(6病例略)
    (本文发表在1958年5期第308页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