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文科学及其历史
水文科学及其历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23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1931年李四光在《中国科学与艺术杂志》发表《中国周期性的内部冲突战》查考

(2021-09-05 15:32:57)
标签:

历史

分类: 地学综合资讯

     ——期刊的真实与准确中文名称为《中国科学美术杂志》,不是《中国科学与艺术杂志》

                  ——创刊为《The China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后改称《The China Journal

                 ——林语堂《中国人》一书中《中国周期性的内部冲突战》之刊名误传,是汉译后之偏差

http://image.sciencenet.cn/home/202103/28/172022a04eme2ujm37q2r3.jpg

http://image.sciencenet.cn/home/202103/28/163042afntfp6mnn6kpkk6.jpg

注:上述截图是笔者查考所知的《中国周期性的内部冲突战》原始出处。

       网络与不少著述中,常见提及1931年李四光先生在“中国科学与艺术杂志”发表《中国周期性的内部冲突战》的故事,一般常称来自于林语堂的《中国人》。

       英文文章《Thoughts on th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 Population of China》(Earl H. Pritchard,1963)的参考文献引用了李四光先生的两篇文献:On wars and internal strife, see J. S. Lee (Li Ssu-kuang), "The Periodic Recurrence of Internecine Wars in China," China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s, XIV (March, April, I931), 111-115, 159-163, and his study in Chinese on "Cycle of War and Peace" in Studies Presented to Tsai Yuan-pei noted in China Institute Bulletin, IV, (April, I940), 7.

       钱穆先生以《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总论里提及了李四光先生对战争之研究:“ 李文之中文稿收在《庆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论文集》(1933年)上册,页157—166。其英文稿(J.S.Lee,“The Periodic Recurrence of Internecine Wars in China",China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March and April,1931)在林语堂的《吾土与吾民》(Lin Yu-táng,My Country and My People,1935),pp.28-34及Owen Lattimore,Inner Asian Frontiers of China(1940),p.532曾加以讨论。”(https://www.sohu.com/a/318831099_523187)

      2019年的英文会议文章《East Asian World Revolutions?》指出:“David Zhang and Harry Lee and their colleagues are pioneers in the long-range study of East Asian conflict and its relationships with climate change (Zhang et al. 2006, 2007, 2015a and b; Lee 2018). They built on the earlier research of J. S. Lee (1931, 1933), who studie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rnal wars” and climate change in China.”(https://irows.ucr.edu/papers/irows131/irows131.htm)。提供的参考文献是:“(1)Lee, J. S. 1931 “The Periodic Recurrence of Internecine Wars in China.” China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s, Vol. 14, p. 114. (2) Lee, J. S. 1933 “The periodic recurrence of internecine wars in China”. Studies presented to Ts'ai Yuan p'ei on his sixty-fifth birthday (ed. by Fellows and Assistants of the Institute of History and Philology), pp. 157–166. Vol. 1. Institute of History and Philology, Taipei.”

       《中国科学美术杂志》(The China Journal of Science & Arts)是一份英文期刊,1923年1月在上海创刊,编辑(Editor)为英国籍博物学家苏柯仁和著名汉学家福开森,助理编辑兼经理(Assistant Editor & Manager)是莫伊斯小姐。在刊物名称上,也有一段演变故事。据《 <中国科学美术杂志>研究 》一文介绍:“1927年1 月,《中国科学美术杂志》出版了四年,编辑了五卷。从这一期开始,杂志的英文名'The China Journal of Sciences and Arts',改名为'The China Journal'。中文名字《中国科学美术杂志》没有更改,一直要到1936 年1月,中文名才相应地改为《中国杂志》。回顾创刊四年以来的历程,主编解释了为什么要把英文名字中的'Sciences and Arts '去掉, 缩短为'The Journal of China'。“ 这样做的理由有二点:首先是旧的名字'The China Journal of Sciences and Arts'太冗长,以至于多数人通常都喜欢略称它为‘The Journal of China’。”

http://image.sciencenet.cn/home/202103/28/160912tnxz4p4lx7dl9jjn.jpg

http://image.sciencenet.cn/home/202103/28/161452aoun5h9c5bqvdgdi.jpg

       李四光先生(Lee, J. S)文章的英文标题是“The Periodic Recurrence of Internecine Wars in China”,分别发表于该刊1931年第14卷第3期、第4期 (March–April)(注:见本文开头的截图)。 

      相应的中文文章,如钱穆先生所指出的,系收录于《庆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论文集》(1933年)》。此外,1939年的《中国历代天灾人祸表》一书也将该文作为附录(李四光.战国后中国内战的统计和治乱的周期.见:陈高佣《中国历代天灾人祸表》.广州:暨南大学.1939.8)。

     《<中国科学美术杂志>研究》上、下篇,长达42页。然而,这篇仅研究一份英文期刊长达数年的办刊经历,连唯一主编的英文名或姓都从不提及,只介绍中文名字,而且还说戈公振先生所说的该刊主编英、中文姓名都是错误的( 《中国科学美术杂志》作者称:“戈公振以‘外报‘之名,仅用一段条目的篇幅,记载了《中国杂志》‘每月一册,由苏万岁(C. Sowersy中英文名字有误———引用者)编辑“)。而据我下载的该刊原始文献(1927年1月第6卷第1期),别人所说的主编英、中文姓名大体是正确的(即:主编是Mr. Arthur de C. Sowerby。可能错了一个英文字母)。此外,如果该文章与英文原始文献的独立创刊说法无误,那么上海地方志官网提供的《上海出版志》刊物来历介绍似乎又是错误的(1867年(清同治五年) 上海创刊《远东释疑》(Notes and Querieson the Far East)英文季刊,伟烈亚力等主持。1872年改名《China Review》双月刊,1920年改名《The New China Review》,1923年又改名《China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月刊,由苏万岁(C.Sowersy)编辑,美术部分由福开森编辑。http://www.shtong.gov.cn/newsite/node2/node2245/node4521/node29047/userobject1ai54449.html)。

附1:https://xueshu.baidu.com/usercenter/paper/show?paperid=1f1y0rp0041x0xw08x3n0tn0bg139451&site=xueshu_se

http://www.doc88.com/p-1126634014212.html

                                                     《中国科学美术杂志》研究(上)                                                                                     作者:李天纲

摘要:学术研究与知识启蒙:缘起和宗旨《中国科学美术杂志》(The China Journal of Science&Arts)于1923年1月在上海创刊,编辑(Editor)为英国籍博物学家苏柯仁和著名汉学家福开森,助理编辑兼经理(Assistant Editor&Manager)是莫伊斯小姐.编辑部还聘了一位秘书(Secretary)Doris Murphy.编辑部办公地点设在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25号美商平治门洋行大楼。

http://image.sciencenet.cn/home/202103/28/181906rde888d2b26zy8td.jpg

http://image.sciencenet.cn/home/202103/28/182134ay8lbj1nrglx11pm.jpg

附2:《战国后中国内战的统计和治乱的周期》,见于《庆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论文集》(1933年)上册,页157—166(http://www.bookinlife.net/book-441353-viewpic.html#page=5

http://bbs.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filename=image.png&id=696538

附3:林语堂的《中国人》

http://image.sciencenet.cn/home/202103/28/211033z1vl2l7foxq0lf0f.jpg

http://bbs.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filename=image.png&id=696491

附4: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1271161770017051&wfr=spider&for=pc

                                                     《中国历代天灾人祸表》

http://blog.sciencenet.cn/static/js/grey.gif

        在全书的最后,更附了两篇更加有启发性的宏文。一篇是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历史学论文《战国后中国内战的统计和治乱的周期》。一篇是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的历史学论文《中国历史上的气候之变迁》

附5:https://www.sohu.com/a/79271244_420674

            《历史成因的自然科学解释》之——也谈历史周期律 

        早在1931年,李四光在“中国科学与艺术杂志”上发表了《中国周期性的内部冲突战》,其中就采用了这种分析方法。文章里他把中国历史划分成每八百年为一单位的周期,每个周期都以短命的然而在军事上却很强大的王朝开始。它使中国在几百年的内部纷争之后重新团结起来。其后,是五百年的和平,中间有一次改朝换代,接着是一系列的战乱。结果,首都即从北方迁往南方。然后,北方与南方脱离,南北形成对峙局面,敌对情绪强烈。这时,外来民族入侵,整个周期便告结束。历史于是又开始重新循环。中国又一次统一在中国人手中,文化又开始繁荣起来。

第一周期(公元前221~588 年)约810 年,即从秦朝到南北朝时代;

第二周期(589~1367 年)其间约780 年,从隋朝始至蒙古人入侵;

第三周期 (1368至1931年)从明朝到1931年共563年,周期还未结束。

        他认为从1368年到1931年的563年间,已经发生了许多与过去非常相似的事件。以1850年的太平天国为界,明清两朝500 年的和平似乎已经结束。太平天国运动标志着本周期第一次大的内战浪潮。当时正处在动乱与内部纷争的顶峰,首都也已遵照传统于1927 年从北京迁至南京。而根据他提出的八百年周期模式,在过去风起云涌的300 年中,还没有发生南北分裂和外族征服北部中国。那个时候李四光认为局势的发展似乎和历史的规律不相符,因而怀疑是有关方面吸取了历史教训,或者由于现代文明的冲击使历史规律发生了变化或者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最后的可能是正处在纷争的前夜,大战要来临了。

http://img.mp.itc.cn/upload/20160602/28339f0647fc4fb2bcf96e2b8c16a527_th.jpg

        如果站在1931年的角度看,这个800年周期图很完美,85年之后我们再观察,当时候还没有出现的外族入侵也在文章发表后出现了,看起来一切如愿。然而问题也来了,一是元朝,那是一个统一的、强大到只有我欺负人,从不知道被人欺负是啥滋味的王朝,和南北朝有什么相同之处呢?换成秦和隋还有点像。二是明朝作为第三周期的开始,它怎么也不能算短命而强大的王朝吧?三是若外敌入侵,则周期结束,那么1931年日本入侵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第三周期就完全结束了,但这样的话周期的时间却只有581年,远远不足800年。如果要凑足800年,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必须是第三周期的后半部分,可是这时候又有新问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状态从哪个方面来看,似乎也和前两个周期的相应时期没有相似性,南北朝那是个颓废的年代,元朝则除了打仗,连一点和平的空气都闻不到。

        此外,若按照800年周期向前推,1931年使用的年表中,周朝是从公元前1122年到公元前220年。这个周期足有900年时间,不适用啊。当然若把现代估测——夏商周断代工程确定的公元前1046年作为周开始的时间,826年,这下很接近了。再向前,商朝(公元前1556年──前1046年)共510年,夏朝(公元前2070年──前1556年)共514年,这1024年总不能分成两个周期吧?这是采用断代工程的年表,采用邵雍的年表,商朝644年,夏朝458年,是1102年。难道说800年周期只适应于这三个周期?

        虽然有这么多问题解释不了,然而李四光的历史研究中所展现出来的灵感依然极其重要。它在我所学之外提供了别具一格的思路,当真有醍醐灌顶的感觉,虽然李四光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和科学认识的束缚,提出的观点现在看来或许有一定的偏差,并且没有找到发生这一切的根源,但他的历史洞察力依然令我由衷佩服。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