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国驻华大使馆
美国驻华大使馆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22,749
  • 关注人气:17,7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无以言说的喜悦

(2014-05-07 08:51:06)
标签:

杂谈

分类: 美国人物

无以言说的喜悦

乔伊


题记:

这是一个发生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人与动物的感人故事。主人公Julie Klug是鲍德霍恩河牧场的主人,曾三次来到中国,并访问过许多马场。2013年秋,两位中国媒体人访问了Julie的家。被她的这个故事深深打动。
@食尚小米 @营养师顾中一 Julie Klug也很欢迎中国游客到她的牧场做客。


当爱马人听到“救助马儿”,自然而然会联想到那些受挨饿、虐待和忽视的生命。在某特殊的情况下,可以指代那些在屠宰场中等待厄运降临,却又束手无策的动物们。在美国目前还没有屠宰加工马肉的工厂设施,马匹在没有任何法律保护的情况下被运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然而让人费解的是,送往被屠宰的并不是老弱病残的个体,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健康健全的马被送去屠宰。无疑我们需要找出一个方案来合理地安顿这些数以万计的被抛弃的马匹。

造成此类事件发生的部分原因在于马匹的饲养者和主人。他们应该抵制冲动销售,冲动购买和冲动繁育这样不负责的行为。让马儿未来的主人做好功课,给他们提供可靠的信息,并敦促他们向经验丰富的育马人征求意见。马寿命很长,甚至比他们的主人还要长,所以应提前制定好计划,对离婚、死亡、生病或受伤的事件要有应急预案。拥有一匹马的同时,需要承担责任和财政支出,买马的钱仅仅是投入最少的那部分。至关重要的是,购马者,尤其是新买家,应该准确地理解拥有一匹马意味着什么。当拥有一匹马的冲动高于马本身的价值时,请保证马匹可以在这桩交易中得到善始善终。

对于大多数的马主,“营救”一词就像午夜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心头一紧,暗示着不好的事情可能要发生。

在科罗拉多的鲍德惠恩(Powderhorn),对于鲍德霍恩河牧场的主人朱莉·克拉格(Julie Klug)来说,在那个寒冷的一月,一封来自陌生人的邮件让她心如刀绞。信件的大致内容如下:“你美丽种公马Kakhem Sahib的女儿被关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马圈里,将被卖到加拿大的屠宰场。”

这匹被标记为“204”号的2002年雌马名叫III ​​R Kemis Joyx Karais Butter Cup),当救援小组赶到的马场的时候,她正与其他马儿一起等待被拍卖,并运往加拿大某屠宰场。

一生都与马为伴的克拉格,九岁第一次跨上阿拉伯马的马背,就被阿拉伯马的雄心、性格和运动性能所深深吸引。她和她的丈夫拥有两匹阿拉伯纯种公马,一匹名叫Kakhem SahibKhemosabi的儿子;另一匹名叫Ravenwood Royalty,是黑色埃及系和美国夸特马协会所登记的WR Lena著名马匹Smart Little Lena的儿子。他们的育种计划包括了那些在牧牛、截牛、耐力、西部休闲运动等比赛中表现出色的州或全美冠军母马。


无以言说的喜悦

乔伊

克拉格在邮件里描述说:“乔伊并不是在我的牧场出生的,当她出生时我还没有拥有她的父亲,但我现在是他的主人,这也是他们联系我的原因。幸运的是,与她一起到达拍卖会的还有她的血统登记证明复印件。接到邮件的那一夜我无法入眠。我很想救下乔伊,虽然我和乔伊未曾谋面,我认为应该对她负起责任,但也不想因此让我的家庭开销变得紧张。”

救援小组的联络人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照片和视频给克拉格,从视频上看可以确定乔伊看着还算健康,体重也正常,而且没有明显的跛行。

克拉格拨打了乔伊文件上主人的电话。“我从心底希望这是一个错误,也许是马主死亡,其后人不知道她要被带到何处的情况下卖了她。我想知道为什么如此美丽、训练有素的马会以这样悲惨的方式结束生命。我获悉马主去卡曼群岛度假两周,无法联系,但接线员帮我找到了马场经理。我相信电话那头的他,听到这样的消息有些愕然。我告诉他乔伊的目前状况,并询问了她的过去。他说,她已经被牧场淘汰。当我问是否有什么不对劲,他说这匹马患有腿疾。来到这里以后就一直一瘸一拐的。所以我推测他们以一个“跛脚”的理由把她卖给了肉贩子。”

“他告诉我,她曾作为英式和西式骑乘跳跃教学用马。我问他是否想过把她卖给养马者或者育马者?是否知道她的父亲曾获得过三次全国冠军,她的母亲拥有惊人的血统?他回答不知道,而且从他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并不在乎这些。他用仅300美元的价格就把她和另外两匹马卖给了一个叫Jessie的人。被惊呆的我喊到:‘你从哪里看出他们只值300美金?’”。

“我还了解到,这个位于弗吉尼亚州的马场以三日赛和障碍赛为主要经营项目,老板的第一任妻子非常喜欢阿拉伯马。相反,第二个妻子不是一个动物爱好者,不希望周围的任何东西让她想起前任。老板就这样让经理把这匹母马处理掉了。乔伊就像昨天的报纸一样被丢弃了。”



天使之爱的交织

克拉格联系了来自夜鹰阿拉伯(Nighthawk Arabians)的朋友苏珊·李。她没有任何犹豫就采取了救助乔伊的行动。克拉格说:“苏珊支付了一半的费用,她是一个真正的女骑师。和我一样,她没有参与培育乔伊,与我不同的是,她甚至不拥有她的父亲。然而,她的心却跟我的一样,紧紧地与这些马的生死存亡绑在了一起。一切都有了转机,一个热爱马的运输公司听说了乔伊曲折身世之后,决定帮助我们把她从宾夕法尼亚运到了科罗拉多,而且,只收取了很低廉的费用。”。


终于到家了

经过六天的行程,乔伊终于在一月中旬的一个美丽的星期天下午抵达了科罗拉多。她步伐稳重,安静地从拖车里走出来。我的女儿辛迪(Syndee)和儿子塔克尔(Tucker)用上乘的马料招待了她,乔伊也慢慢地接受了我们。

尽管有超过50多处咬痕和割伤,但她依然很漂亮。乔伊有轻微流鼻液的症状,所以我们决定隔离她30天。到家的第二天,她显得的呼吸有点急促,我们便叫了兽医。我需要确保她没有传染上腺疫,尤其她在来的路上与其他四匹马同乘辆拖车,我立刻提醒了运输公司,可能另外四匹也有可能受到感染。所幸她没有感染腺疫,只是由于运输压力和应激反应引发了上呼吸道的感染。兽医建议供给好的饲料,充足的休息和更多的照顾。大约六天后,她的症状就完全消失了。

克拉格开始每天带她散步。 “她很聪明,每一步都充满了活力,她变得日益强壮,更加信任我们,并期盼着每天的外出活动。我散步倚着她的时候,她那美丽的尾巴便会翘起来,这个的举动让我高兴地屏住了呼吸第二天,我跳上她的背,没用鞍子,只用羁和缰绳骑回了家。我从六岁开始骑马,但由于近几年家庭和生意需要打理,我骑马的时间少了许多,所以记忆中,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完整的尽情地享受骑马了。”

“我的孩子们照料她,让她享受被爱的每一分钟,她对人类的信任已经开始回归。当我出来工作的时候,她会耐心地跟着我,希望我能在休息之余,给她挠挠,亲近亲近,并且很快就学会了检查我口袋里好吃的东西。”

无以言说的喜悦

乔伊

复苏之路

“第一个月,我们只是让她康复,让她的身体和精神稳定。她刚来的时候十分沮丧,无精打采的,没有任何表情或兴趣;甚至不理我,只是低着头站在角落里。一周之后,她振作起来了,并开始跟我‘对话’。一天,我在与阳台相连的圆形马圈中工作的时候,她觉得我没有给她足够的重视,偷偷地绕到我身后用鼻子使劲推了我一下。我吓了一跳,转过头时,却看到她站在那里,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等待着我的关注。她喜欢梳理被毛,事实上我还没有遇到过一个拥有Khemo血统的马不喜欢的。乔伊像所有的Khemo血统的马一样有优雅、有讨人喜欢的性格和美丽深邃、深情的Khemosabi双眸。露丝的丈夫总是说, Khemosabi有着天堂般的眼睛;乔伊有她祖父的眼睛和白色的睫毛!”

“据美国阿拉伯马协会的记录,没有查找到关于乔伊的信息,但因为我知道她的背景,我很想展示一下她那极高的运动天赋。就算不行,我的女儿可以在当地的表演秀上展示她,或者让乔伊做我们的户外骑乘用马。即使是在崭新的环境,我骑她时她很信任我,我们配合得很好。”

无以言说的喜悦

乔伊


阿拉伯马的坚韧

克拉克说:“在过去几个月里认识了乔伊,了解到她是如何安静、灵活和顺从,我仍然很难捉摸这匹训练有素的、无可挑剔、令人称赞的马是如何被运往屠宰场的,我只能想象那黑暗的三个星期,她在屠夫买家的拘留室忍受的创伤和痛苦——从弗吉尼亚运到宾夕法尼亚,在拍卖会上被售出,然后被运往加拿大之前与陌生的马关在一起。她身上的每一道疤痕都有一个故事,我试图拼凑这个故事,一个真正的“黑美人”的故事。我深信以她受过的训练,血统和骑行能力,以及之前主人为她付出的代价,她绝对不属于屠宰场。”

“乔伊之后,我每周都要去救援小组的网站寻找其他可以拯救的马,直到我的丈夫建议我停止继续搜寻,他是一位善良的牛仔,同时也是我坚定不移的支持者。因为越了解更多像乔伊一样的马,我的内心越受到折磨和撕裂。也许对于一些马来说,被送往屠宰场是无法避免的,但对于像乔伊这样优秀的马,无疑是美国养马人悲哀的写照。”

“令人心碎的是,每周这个救援组“Another Chance 4 Horses”,看到数以百计的新马被送来,每匹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和身世,有的带着血统资料,有的仅仅是个数字。但他们就像乔伊那样,每一匹都有自己的价值。我没有所有的答案,但这一切都是从马主开始的。也许有一天,乔伊应该跟随一位更珍惜她的主人,一位可以欣赏她的卓越才华,美丽气质,非凡骑乘能力以及优秀血统与繁殖价值的主人。”

“从更积极的方面讲,我永远庆幸她的血统复印件与她一起被送往屠宰场;否则,她只是一匹等待运往屠宰场的无名灰色阿拉伯马而已。我花了些时间从她以前的主人那里得到了她的证件原件,及时更新马匹的文件并随马而行至关重要。”

无以言说的喜悦

乔伊

无以言说的喜悦

“尽管是我们救了她一命,讽刺地来说,是这匹美丽的马儿救了我。她给我的生活带来无以言表的快乐。托德·阿格纽(Todd Agnew)的歌曲“说不出的喜悦”(Joy Unspeakable)是对此很好的诠释。当我走到马厩的时候,她会跟我“说话”,让我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岁,如同走在去见闺蜜的途中一样甜蜜。

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首先要照顾好自己,但是想要继续激发我们的热情和兴趣爱好,却是很难的。我们总是会觉得有更重要的人需要关注。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我失去了自我和热情——所幸不是永远。乔伊释放了我,她提醒我为什么爱马,为什么爱家,事实上,我需要好好地权衡一下他们。她是一个让孩子们学会负起责任的范例,能激励及提醒我享受那些失去许久的简单快乐。我们一起探索的时候我们的眼睛都充满了喜乐。她真的是无以言说的喜悦。”

 

  者:法耶·拉德森克Faye Rudsenke

主人公:朱莉·克拉格Julie Klug

美国鲍德惠恩河牧场Powderhorn Creek Ranch

www.powderhorncreekranch.com

powderhorncreekranch@wildblue.net

970-641-9043

  者:乌尼尔夫 Unerhu(内蒙古农业大学马遗传学博士,现为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访问学者)unerhu@gmail.com

 

无以言说的喜悦

 乔伊的丈夫

无以言说的喜悦

乔伊的丈夫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