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季承
季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1,795
  • 关注人气:5,7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祭父文(下)

(2010-04-09 09:29:20)
标签:

季羡林

季承

回忆

父子恩怨

父亲

杂谈

   

    在我们家庭里,还有一个故事,就是我们父子之间的事。也可以说是您和我姐儿俩的事。因为我姐姐去世较早,她和您之间的恩怨没有来得及表现。您一定还记得,在您83岁高龄的时候,在我母亲逝世前5天,咱们家里就剩下您我两个人了,可是您突然要和我分手。用您的话说就是“遗弃”了我。当时,您觉的这又是您求“仁”得“仁”的一个壮举,为此很兴奋了一阵子。可是,后来您清楚了,这样做让别人钻了空子。在您“遗弃”了您唯一的儿子之后,您曾在别人的煽动下,对您的儿子有了更多的嫉恨,甚至把他看成了魔鬼般的坏人,而对那位到您跟前的“义务打工者”给予了完全的信任。在你的笔下,她变成了“不是亲属胜似亲属”的贴心人,甚至能够给您以“家庭的温暖”,使您抛却了“轻生”的念头。那时,您甚至对所有的亲属和血统都表示了怀疑,根据仅仅是为什么所有的亲属都不来看您。您把猫、乌龟、甲鱼当成了自己的家庭成员,却不承认您的儿子和至亲。当我和亲戚们看到您写的那些话的时候,真是十分不解,甚至生您的气。要知道,不是他们不关心您,而是他们根本就进不了医院。用一位世交老友的话说,您完全被人蒙蔽了,被人禁锢起来了。在外边的亲人们,对您为什么不呼唤他们去看您,也有意见,以为您完全放弃了他们。天哪,在这种情况下,有谁能够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您:您的儿子,您的许多亲人,是多么关心您,多么想去看您呀!有谁愿意和能够解除对您的禁锢,解除您对大家的误会,促进我们的和解?说实在的,我们甚至对今生今世能不能和您团聚都失掉了信心。然而,出乎我们的意料,在许多有正义感的人们的努力下,在天意指使下,您终于明了了事情的真相。热心的人们,为了能和您的儿子联系上,竟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其实,您的秘书都知道我的电话号码,都知道如何与我联系,您的儿子就在您身边。那些年,我每天上班都要经过医院,一来一回,就在您身边不远的路上走过。十几年哪,我每次行经医院的时候,都在想象您在病房里做什么,您的病情又是如何,那些围绕在您身旁的人们又是如何行动。但是我们就是不能相见。您怀疑我不来看您,把您忘掉了,我则认为您仍然很嫉恨被您“遗弃”掉的儿子,不愿见他。后来知道这完全是人为制造出来的隔墙所造成的天大的误解。天意难违,亲情难断,终于冰雪消融,前嫌尽释,我们相见了,一切误解顿时烟消云散。

    13年的分离,并没有加深我们父子之间的龃龉,相反却加深了我们父子之间的亲情。在医院里和您相处8个多月,我感到的是从来没有过的亲切。这种亲切不像过去那样,多半是朋友式的,而现在的亲切多半是父子式的了。您从被禁锢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见到了久违的至亲好友,见到了您的儿媳和小孙子。病房里的空气轻松活跃,您像得到了解放一般,心情舒畅,无忧无虑,只有在这时,您才真正地实现了人性的回归。要说求仁,这才是您所要追求的“仁”。您为有自己的儿子而骄傲,您为重新有了家庭而欢快。您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您的儿子全权处理,您放心,舒心,欢心。这样度过了您人生最后的8个月。这是天意的安排,是天意的胜利。

    我知道,在一生当中,您是很少发意气的。在您身上有的是侠气,可是意气就很少,很少。这是您人品高尚的表现。您对自己的婚姻,对自己的家庭,对一生仅有的一次恋情,对很多事情,您都没有意气用事。您深明大义,坚持以仁,以义处理那些很难处理的事情,为此您得到了家庭和社会的尊重。可是,您也有意气用事的时候,也受意气的指使,做了几件事情,结果使您受到伤害。除了上面说的,您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把自己的儿子赶走,您又在您最困难的时候,把您最忠实的秘书李铮辞掉,给一个人以机会,把您的事情搞得一团糟,使您,使我们家庭,使很多亲人受到伤害。李铮感到委屈,竟然猝发心脏病去世了。他的确委屈,有许多话要同您说。他曾经在电话里向我哭诉,也曾经去找过五舅和五舅母。现在,你们可以直接交谈了。我想您一定会理解他的,也一定会安慰他的,因为在我们父子重归于好以后,您曾经不止一次地提到李铮,并且很郑重地说李铮是个好人。特别,您还对李铮的儿子李小军说过,你爸是个好人。小军听了之后,非常感动并且把您讲的话告诉了他母亲。他们一家都很感谢您对李铮的知遇之恩,相信您们也会重归于好的。

    父亲,您离开我们就快要一年了。在您走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使人感到不愉快,有的很出乎常人的意料,甚至很荒唐。这些,我想您一定也都知道了。您一定仍然会说:“小事一端,一笑了之。”是的,应该笑,因为他们确实可笑;了之也可,因为不了也得了了,他们给自己找了个出路,把问题解决了。

    现在,我感到最大的难处,是如何传承您的精神和文化遗产。在整理您一生积累的研究资料的时候,我发现您是何等的勤奋。您不单涉猎的题目很多,而且每一个题目,都积累了大量资料。您用废弃的牛皮纸信封做成许多夹子,里面夹满了大大小小的纸条,上面写满了文献摘录以及草稿等等。往往在这些纸夹的前面,是您草拟的文章的稿子,待到准备就绪,您就一气呵成,把文章规规矩矩的誊写在稿纸上,完成一篇论文的写作。您曾经说过,如果说著作等身的话,那资料就几倍于著作。这的确是真实的说法。您这种脚踏实地,艰苦治学的精神实在是应该发扬光大的。至于您生前所治的那套学问,我不敢说有谁能完全地继承下去,但相信一定会后继有人的。

    父亲,在您离开我们将近一年的时候,我和您说这些话,希望得到您的理解。现在,您安居在天国,脱离了这既让人留恋,又让人厌恶的人间,清净无忧,可以冷眼观察世事。您有足够的时间,反思一切,总结一切,祈望您能把反思得到的心得留下来,等我到了你们那里的时候,我们再做充裕的交流。

    祝您在天国愉快并请代向老祖、母亲、姐姐及其他诸位亲人们致意!

                                                  您的儿子      季承       

                                                                               2010年4月

(全文收入《我和父亲季羡林》一书,即将由新星出版社出版,敬请关注。——作者)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