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笔山人
梦笔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6,238
  • 关注人气:1,0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29)

(2024-02-28 20:56:46)
分类: 综合:戏外文萃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29)

        麦子
        大麦小麦种下去了,井水浇灌了一二次,雨水又来了,透雨下了一夜,田地松软了,种子发芽了。麦苗儿青青菜花儿黄,天上有个金太阳,这不是天府之国、富庶眉山的景象吗?
        陶渊明仿佛从田间走来,“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有了粮食就有了一切,“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弯弯曲曲的农舍,招手便来的酒局,真真太有诗意了。哦,回车院养了一大群鸡咯咯(眉山土话),一小群鸭公公鸭婆婆。缸子里舍不得多舀半瓢的存粮,如今随便舀,饭桌上终于有了剩饭剩菜,鸡咯咯吃得肚儿圆鼓鼓。追呀追呀,追饭团子。母鸡下蛋公鸡打鸣,狗儿跟着猫儿跑,猫狗一起上房了。
        艳阳下的麦浪,哪里是翻滚在地头,那是起伏在心头啊。不容易,太不容易了,苏东坡去看东坡麦田,手上终于有了一卷书,白居易的《香山集》,香山居士写过《东坡八首》……
        麦田是什么?东坡居士有何种含义?
        陶渊明说:“有酒斟酌之”“登高赋新诗”。五柳先生有几分摩登相的。
        苏东坡说:“去年东坡拾瓦砾,自种黄桑三百尺。”东坡先生有几分自豪感的。
        粮食和布匹都有了。青神县的二十七娘王闰之,如今叫做纺织娘。任奶奶纳鞋底,王朝云绣荷包,苏迈的妻子穿针引线缝制新衣裳。任奶奶唱歌似地念:惜衣得衣穿,惜鞋得鞋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苏东坡每天都要去看麦田,看不够。劳动者珍惜劳动成果,古今皆然。
        丰收啦,银镰割麦子唰唰唰,桑木扁担挑麦子弯悠悠,回车院是个现成的晒坝,麦子铺上去,金灿灿的一地。
        苏家小孩儿拾麦穗,捆麦草,欢天喜地滚麦草,草垛之间捉迷藏;又扯来一把把的油苕,各削了一根细竹筒,大打“窝挖籽”仗,这种黑而圆的油苕籽,从一尺长的细竹筒中使劲吹出去,打在脸上生疼,饱含口水的窝挖籽一气喷射,盖了对手的口鼻眼。却见邻居小儿颠颠的奔上东坡,投入田野混战……身穿蓝小袖衣裳的王朝云,挎着竹篮子到东坡来饷田(送饭菜到田间),看见十几个麦田里的孩子乐成那样,不禁鼻子一酸,悄悄哭了。

        “良农惜地力,幸此十年荒”
        苏东坡留下两千七百多首诗,这两句,在今天看来最好,最值得牢记,最需要念念不忘,最应该写成条幅挂在墙上。地力有限,地力绝不是无穷无尽的。
        诗人写道:“良农惜地力,幸此十年荒……投种未逾月,覆块已苍苍。农夫告我言,勿使苗叶昌。君欲富饼饵,更须纵牛羊。再拜谢苦言,得饱不敢忘。”
        军营的废地抛荒十余年,才有旺盛的生长力。农家有抛荒、撂荒、休耕的好传统,种一半,闲一半。长期催逼地力,犹如让一个妇女不停地生孩子生孩子生孩子……

        “谁能伴我田间饮?醉倒惟有支头砖”
        李常从几百里外寄来了许多橘树苗,苏东坡大喜。环东坡栽竹,栽桑,栽橘,栽桃子李子杏子,这位“性好种植”的农民真是大大过了一回瘾。栽树很有讲究,苏东坡小时候就跟着爷爷学,栽松,成活了一大片。丁母忧的时光,他“手植青松三万裁”。
        想想看,三万棵松树啊,绵延了几座山。“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人类杰出人物,劳心之余往往善于劳力,乐于干活。托尔斯泰写完《安娜·卡列尼娜》,在他的庄园痛痛快快割了七天草,从早晨割到黄昏,大汗淋漓,大口吃肉。雨果是称职的木匠,瓦匠,花匠,泥水匠。海德格尔是名副其实的足球队员、滑雪爱好者、伐木者和良匠,维特根斯坦在一所中学做园丁……请听六十七岁的托尔斯泰伯爵怎么说:“用简单的体力劳动的方法,从脑力劳动中得到休息是何等愉快啊!按照季节,我每天或是耕种土地,或是锯木材和劈木头,或者用镰刀干活,或者用别的工具干活。至于犁地,你想象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满足,它纯粹是一种享受!血液在你的血管里快活地流着,你头脑清醒,感觉不到双脚的重量—还有那以后的好胃口,还有那睡眠!对于我,每天的运动和体力劳动,就像空气般不可缺少。要是长时间坐着从事脑力工作,没有体育锻炼和劳动,那真是一种灾难!”
        而坐着活,宅着活,拒户外于千里之外,今日已成常态也。拇指取代四肢,生命正在退化。电脑掌控人脑,乃是今日之异化。
        请看苏东坡在田野上写诗:“谁能伴我田间饮?醉倒惟有支头砖。”
        一觉醒来,天宽地阔。这是一种生存范式。
        此二句,画一幅油画或水墨画该有多好。九百多年来还没人画过呢。

        朋友们
        陈季常来了,秦少游来了,参寥和尚来了,巢谷来了,道士杨世昌来了……朋友们次第来东坡,相约干农活。黄州的古耕道、潘丙等人更是常来,鞋子一扔下田去。
        有一天,苏东坡抄《汉书》,抄着抄着睡着了。王朝云注意到,先生写字手抖,字迹不潇洒。先生拿毛笔的手满是老茧(末梢神经迟钝)……朝云把这些现象告诉了陈季常。
        季常与梦得、少游、巢谷、潘丙,在田间开小会,专门讨论苏东坡干农活,一致得出结论:子瞻长期躬耕是不行的。锄头拿久了,拿毛笔手会抖,失去捕捉书画艺术之毫厘的手感。大文豪下田地有个度的问题。
        几条汉子说干就干,把苏东坡每天干的农活分走大半。东坡初不以为然,一试,试出破绽来了:犁了半天地,满纸就涂鸦。马梦得批评他。
        苏轼笑曰:“批得好,批得好。”
        陈季常先后七次到黄州来,主要选择农忙时节。巢谷、杨世昌居黄州一年多。

        可爱的马生
        马梦得字正卿,小苏轼八天。这个人闪闪烁烁出没于苏轼的生活中,查孔凡礼先生《苏轼年谱》,马梦得时不时踪迹难觅。苏轼在京城做官,马梦得的相关记载少。乌台诗案前后,也不知道这位侠义心肠的人在忙什么。苏轼贬黄州,他来了,不走了。
        苏东坡最艰难的时期,马梦得不弃不离,不声不响。
        《东坡八首》之一:“马生本穷士,从我二十年。日夜望我贵,求分买山钱。我今反累君,借耕辍兹田。刮毛龟背上,何时得成毡?可怜马生痴,至今夸我贤。众笑终不悔……”
        汉子性格,想要啥是摆在明处的。二十年要不了,穷士娶不了老婆,却夸子瞻贤。他原是堂堂太学正,满肚子经史子集,不写诗,不画画,他的作品叫“首谋东坡”。

        “今年刈草盖雪堂,日炙风吹面如墨”
        来黄州的朋友越来越多了,临皋亭住不下。苏东坡盖了一座雪堂,共有五间房和一个院子。南宋陆游《入蜀记》:“居士亭,亭下面南一堂颇雄,四壁皆画雪,堂中有苏公像……又有四望亭,正与雪堂相直。在高阜上,览观江山,为一郡之最。”苏公像谁画的呢?
        雪堂的雪景是苏东坡画的。“东坡雪堂”四个字,是东坡手笔。他割草,风吹日晒,面孔更像农民,而笔下一片轻盈的洁白,每一片雪花都诉说着风雅。后来,孔仲武赋诗《苏子瞻雪堂》云:“东坡营雪堂,始种坡前柳。至今有遗迹,过者为回首。”
        东坡居士致信友人:“近于城中得荒地十数亩,躬耕其中,作草屋数间,谓之东坡雪堂。”雪堂下有荷花池塘,苏轼诗:“东坡作塘今几尺,携酒一劳工农苦。”
        《年谱》:“雪堂之成,得力于四邻。”
        苏东坡携酒浆犒劳四邻,又于雪堂之侧,“手植梅一株,大红千叶,一花三实。”
        友人沈辽远道而来,小住后留诗而去:“眉阳先生齐安客,雪中作堂爱雪白。堂下佳蔬已数畦,堂东更种连坡麦。”眉阳:眉山城之南。东坡雪堂与东坡麦田相望。
        苏轼《与李公择》:“某见在东坡,作陂种稻,劳苦之中,亦自有乐事。有屋五间,果蔬十数畦,桑百余本,身耕妻蚕,聊以卒岁也。”
        堂上雪景,堂前细柳红梅,又种蔬菜和水果,地势高,为观览江山之最佳处。苏轼忍不住向人夸耀:“几席之下,风涛掀天。”更妙的是素心朋友不断,“往来书疏如山”,画画,写字,著大书,填小词,饮美酒,携娇娃,访溪山,小舟听歌,武昌吃鱼,赤壁怀古……
        “充满劳绩,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海德格尔最为推崇的生活方式,在苏东坡身上体现得最为完美。
        试问古今之豪宅,何处可比黄州雪堂?
        感觉的丰富性乃是一切生活质量的前提。
        盖雪堂的时间,是元丰五年正月,大雪纷飞之际。

        雪堂义樽
        苏东坡两边住,临皋亭和雪堂。诗意栖居之处有二,相隔不过里许。远近的朋友蜂拥而来,有些人好多年不见了,各携礼物,多赠佳酿。酒太多了,天南地北的都有,苏东坡一高兴,把几种酒加以混装,尝尝味道不错,竖一大樽置于堂,谓之“雪堂义樽”。
        消息传出去,各色人等嘻嘻上门。东坡雪堂打出了“义樽”招牌,天底下人人可以来。打秋风的,耍酒疯的,借酒不还的酒鬼,过路讨酒喝的流浪汉,相约来找马梦得的黄州光棍们,将装了二十多斤酒的雪堂义樽一饮而空。马梦得呵斥不住,苏东坡笑脸相迎。
        长头儿苏迨背了双手走来走去,表情很严肃,分析了半天,说一句常识:“反正喝完就没有了。”
        却是喝不完的,李常、王诜、司马光、黄庭坚、米元章寄来美酒,雪堂义樽又满盈了。
        一日,东坡居士独饮卯酒,忽自语:“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
        作家没有身份标签,作家栖身于每一个阶层。作家自贴身份标签就完蛋了。
        闰之夫人藏下了两瓶驸马王诜寄的鹿胎酒。苏轼找了几回,找不到,说:“可能是某个酒鬼抱走了。”
        夫人窃笑,被苏迨发现了。长头儿喊道:“妈妈,不能笑!”

        三混
        黄山谷寄来江西修水县的双井茶,连泡茶的泉水也寄到黄州,这种泉水叫谷帘泉,仅次于杭州的虎跑泉。宋代邮递快,若寄快递,一日可达五百里。当时叫倍道急足。
        苏轼混酒成功了,又搞混墨试验,将宋代最有名的三种墨,张遇墨,潘谷墨,李延珪墨,按不同的比例加以混磨,王朝云当助手,试验了几十次,终于满意了。黄州画的《木石图》,写的《寒食帖》今犹存焉,皆是博物馆镇馆之宝,墨色鲜亮犹如昨天的作品。
        苏东坡叹曰:“非人磨墨墨磨人。”可见混墨实验难之又难。几年后,苏轼在汴京混墨十余种。这个眉山人总是充满了好奇心,什么都想试试。人们都说新茶好,但苏轼发现旧茶更酽,他把新茶与旧茶泡一壶,名之曰“混茶”,取其清香和酽浓。龙井茶的鼓吹者秦少游尝了混茶,表示认可。苏东坡大喜,马上给辩才法师寄了一包混茶,附一简,在佛门推广。
        苏东坡每日用粗茶漱口,再以盐水漱,牙齿白净。苏家人走出去,一个个牙齿白如玉,亮如贝,令人称奇。美好的生活永远需要想象力。

        (摘自刘小川著《品中国文人系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