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笔山人
梦笔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9,251
  • 关注人气:1,0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28)

(2024-02-27 20:55:27)
分类: 综合:戏外文萃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28)

        苏过告状:二哥多看了一眼咸牛肉!
        一年过去了,苏东坡谪居黄州,钱粮无算,布匹紧张。青黄不接时,尤为拮据。牛羊肉吃不起。全家十几口必须厉行节约。乳娘任采莲想起了一个眉山老办法,转与闰之夫人商量。夫人喜曰:“好呀好呀。”
        次日,开饭了,饭桌上方吊下来一块二尺长的咸牛肉,很有些馋人。孩子们埋头吃米饭,抬头望牛肉,下饭菜除了白菜便是泡菜。任奶奶说,看一眼咸牛肉拨一口饭,受吞,好吃。
        在眉山,这叫“咸猪肉止馋法”,一般吊肥嘟嘟的二刀肉。
        苏迈带头看肉,吃“鼓眼饭”(没有下饭菜,眼睛鼓起),吃得很受吞的样子。苏过崇拜大哥,听奶奶的话,看一眼咸肉,吃一口饭,转眼吃光了一碗饭,又下桌舀一碗,认认真真坐下来,先看肉。
        大哥表扬说:“弟弟,你吃得多长得快,过两年就跟二哥一样高了。”
        苏迨表示不满:“哥哥,难道我不长个吗?过两年我比你还高!”
        任奶奶摸摸这个长头儿,笑眯眯说:“都高,都高,迨儿赶紧吃吧,咸牛肉的味道就是好。”
        苏迨看牛肉,并不觉得嘴里有味道,于是再看咸牛肉。苏过发现了,立即告状:“奶奶,二哥他多看了一眼咸牛肉!”
        任奶奶严肃地说:“不管他,咸死他!”
        苏东坡忍俊不禁,进厨房笑去了。

        马梦得首谋东坡
        马梦得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到黄州来了,穿深衣(长衣),戴幞头,脚蹬一双皮靴,虎背背个大背包,背包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物。这一年多,马梦得混得不错。
        子瞻在黄州穷,于是梦得来了。据梦得讲,他在南都(商丘)订过亲,由于女方索要聘礼耍花招,贪得无厌,他一怒之下退了亲,并且发誓再也不娶娘子,光棍一条走天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单身汉要单到底!
        苏轼说:“梦得,你精通六经,又有一身武艺,哪里都不愁饭吃,到我这儿来,恐怕要受穷挨饿。”
        梦得只是傻笑。他带来了熏鸡熏鹅,与子瞻哥哥的一家老小享用。他不吃肉,说是在大户人家“舌耕”(教书),油水太多,吃胖了。以前他的腰围不如苏轼,现在苏轼不如他。
        马梦得在回车院的墙角,搭个草棚住进去。不住临皋亭,更不去船房住。苏家毕竟有两对夫妇,还有老奶奶和幼小的孙儿。在苏家,他一如既往什么都干,打柴劈柴,劈成了墙角的一座山。吃饭时他也抬头看咸牛肉,埋头窃笑。长头儿苏迨侦察他的笑容……
        有一阵子,马梦得动不动就跑没影了。有人看见他在黄州城里的府街闲逛,穿深衣蹬皮靴,俨然上等市民。闰之夫人感到纳闷:这梦得是不是嫌子瞻太穷了?
        马梦得回来,并不作解释,换了短衣芒鞋(草鞋),干起活来。过几天他又跑没影了。
        苏迨说:“梦得叔叔进城吃羊肉,他身上有股子膻味儿。”
        苏过曰:“我不信。”
        苏迨生气了:“不信拉倒!反正我说啥你都不信。”
        长头儿转向他爹:“父亲去一趟黄州城就看明白了。”
        苏轼笑道:“去不得去不得。”
        罪臣未经允许,不可以进城的。黄州太守徐大受,一年多,不见苏轼一面。
        有一天,马梦得溜回家,搬柴禾劈柴禾,面有得色,却又神秘兮兮,凭谁来问,不透露半点消息。但见斧头起落,柴花子(劈柴如花瓣)堆起半墙高;但闻爽朗的歌声起,飘出了回车院临皋亭。妇人们莫名其妙,小孩儿弄不懂,苏迨走来走去在研究。
        次日,天刚蒙豪亮,精神抖擞的马梦得,衣冠整齐进城了。
        大半天光景,九岁的苏迨作思索状,冬瓜脑袋持续转动,很像父亲思考问题,并且背了一双小手,闲步大江边,远眺对岸的武昌,口诵杜子美名句:“峥嵘赤云西,日脚下平地。”正沉吟间,忽见一条汉子仿佛在田埂上飞,苏迨定睛一瞧,不是马生是谁?
        平时苏轼称梦得,称马生,孩子们有时也混叫。
        那马梦得“飞”进了临皋亭,二话不说,拉了正在画枯木怪石图的苏轼便走。磨墨的王朝云也感到奇怪,子瞻作画,九条牛都拉不动的。
        两个四十六岁的男人急匆匆走向城东的坡地。云层中金光斜射,大江上白帆如云,马梦得一边走一边双手比划,又大笑,大叫:“马生有梦有得,马生谋划东坡!”
        少顷,苏家妇孺十几个,沿着蜿蜒的田间小道跟来了,苏迨雄赳赳走在前头,后面,王朝云扶着一头白发的老奶奶任采莲。
        日后,苏子瞻动辄语人:“马梦得首谋东坡啊!”

        东坡
        东坡是一块约五十亩的坡地,是一处废弃多年的军营。马梦得三番五次跑太守府,磨破嘴皮子,摇痛三寸舌,硬把五十亩地说了下来。当然有人帮他的忙,有人替他作介绍,出主意,但是首谋东坡者,当属马梦得无疑。
        此后近千年,百亿人皆知东坡居士。
        开荒种地,要吃饭,要活下去,世界性的文化符号,缘起就这么简单。
        垦荒非常艰难,废弃的军营布满瓦砾和荆棘。苏家人没一个是种田的,包括任采莲,十二岁就作为程夫人的贴身婢女进了苏家。苏轼本人以三州太守之贵,文坛领袖之尊,学界翘楚之荣,须臾间变成面朝黄土的农民,下苦力却是轻描淡写,拿锄头扛扁担更不迟疑。
        每日几身臭汗,累得腰酸背疼。并且,要一直干下去。
        一家子要吃饱要吃好,这个目标是如此明确,于是,目标直接是信念。信念化为数不清的日常动作。农事纷繁而复杂,学着干吧,慢慢来吧。
        伟大的陶渊明前来照面了,“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陶渊明开启了耕读传家的好传统。出门扛锄头,回家拿起笔。“漉我新熟酒”“摘我园中蔬”。
        苏东坡口诵陶渊明的诗句出门去,“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傍晚收工时,这个中年男人却累得直想趴下,喝凉水用大瓜瓢,咕咕咕灌下去。牛饮。陶令不知何处去也。
        “形容虽似丧家狗,未肯弥耳争投骨。”
        “喟然释耒叹,我廪何时高?”
        乡下人来帮助他,有名字传下来的就有十多个:王齐愈,王齐万,潘丙,古耕道……苏东坡在田间慨然赋诗:“四邻相助率举杵,人人知我囊无钱。”
        干完了农活,古耕道等人不吃夜饭就走了,拉都拉不住。黄昏里,几条汉子的背影消失在远方。苏轼发了一回呆,眼睛有点潮湿……可是旷日持久的劳作不需要任何感伤。
        夜里匆匆洗漱了,倒床便睡,连翻书的劲都没有了。蜡烛倒是用得少。
        天不亮就要起床,草草洗漱。苏轼闷声不响填饱肚子,拿起铁锹复去东坡。从临皋亭到东坡,要走二三里地。旭日东升朝霞满天,却是毫无诗意,这个手持铁家伙的农民在田埂上忧愁:半月未下雨了,若是连月干旱,麦子种下去,麦苗出不来。从江边担水到东坡浇灌,劳动量太大。愁啊,土地是沉重的土地。五十亩是个可怕的数字,够他一家对付,邻居帮一时,不可能帮长久。回家的路上,苏东坡步履沉重。话少了,笑声少了,幽默不见了,沉思的面影让位给木讷的表情,著书立说的纸笔搁置一旁。他最喜欢的张武笔不复亲近他的手……每日习惯性的动作是伸手向农具,锄,钎,锹,铲,还有那根压弯脊骨的扁担。
        开头几天,拿锄头的时候还有些欣然,现在,他摸到的全是沉重。清理东坡的废砖瓦砾,足足用了十天。寸土三箢篼啊,两块土砖就是一担。文章太守要变成干农活的好把式,谈何容易。手上脚上磨出老茧,打起血泡……
        孔子推崇的士大夫的木讷,与农民的沉默寡言,完全是两回事。
        乳娘任采莲用爱怜的眼光望着他,夫人王闰之在厨房抹眼泪,侍妾王朝云几乎包揽了全家人的脏衣裳臭袜子。三个儿子都要上东坡去干活。马梦得每天苦干十几个小时。
        “腐儒粗粝支百年,力耕不受众目怜。”这是苏东坡后来写的诗句。
        田园的审美者,与田地的耕耘者向来是两种人,生存的重压会挤走审美,持久的劳作只有汗水,没有诗意。世世代代的农民,只有一个陶渊明。
        水。哪来的水呀?苏东坡歪倚斜坡歇工时,出现了幻觉:一群大力神江中取水,一个个奔向东坡健步如飞……幻觉消失了,太阳照着这一大片干焦焦的坡地。
        谁有办法?水的问题不解决,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
        持续的、年复一年的生存重压,挣扎在温饱线上,对苏东坡这样的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开荒种地按计划进行,颓垣、瓦砾清理完毕了,荆棘野草被太阳晒干了,开始点火烧荒。这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件乐事,火一烧,硕大的地老鼠到处跑,烤焦了,烤熟了,不妨打打牙祭。打牙祭这个词成了孩子们的口头禅,大人们不禁感到辛酸。米面不够吃,油荤少,营养不良,影响孩子发育。穷苦人家的厄运会落到苏家人的头上吗?
        赤脚的苏轼坐在砖头上,虫子爬上了腿肚子他浑无知觉。火光熊熊,这个男人开朗不起来。马梦得也闷在田边,高个头的小伙子苏迈,又瘦又黑又寡言,正在追另一只地老鼠。苏迨、苏过、苏箪吃烤鼠吃笑了,连皮带毛吞下肚……苏轼背过脸去。
        水啊。黄州的肥田都在江边。苏东坡手里那点钱,买不起几亩肥田。穷人有薄田,无钱打深井,收成不及肥田的一半。穷日子越过越穷……一人穷,全家困。杜甫的诗句涌入苏轼心头:“贫贱夫妻百事哀。”
        烧荒的火光映着苏轼忧郁的脸。
        坡地的尽头,长头儿苏迨叫道:“这儿有一口井!”
        其他人并不动。苏轼苦笑,心想:这迟钝的孩子倒能装怪。
        穷日子穷下去,小孩子天生的幽默感会打折扣。
        长头儿又叫:“这儿真有一口井,好深的井!”
        一向跟二哥抬杠的苏过笑嘻嘻说:“我这儿也有一口井,深得很,水汪汪的青砖大井。”
        长头儿苏迨冲向了圆脑袋苏过,要厮打。苏迈加以喝止。长头儿只不言语,使劲拉着大哥朝坡地尽头走。苏迈一看,顿时哭起来了,大叫:“爹啊,真有一口井!军营用的青砖深井!”
        马梦得跳起身奔过去了。苏东坡合掌望天,默念阿弥陀佛。

        (摘自刘小川著《品中国文人系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