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笔山人
梦笔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85,687
  • 关注人气:1,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醉美的古诗词里重逢(5)|吴礼明

(2024-02-20 20:36:18)
分类: 图文:诗联词曲赋
在醉美的古诗词里重逢(5)|吴礼明

        骆宾王《于易水送人》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
        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骆宾王的《于易水送人》,写得简练有力,含蓄深沉,读罢凛然。
        诗作起以五言,苍然古拙,直咏当年壮士荆轲易水诀别之事,又显得慷慨悲壮。道别是死别,激越含苍凉,是果敢直前、愤激难遏的壮怀,而毫无拖泥带水、贪生怕死之象。这其中,荆轲怒发冲冠的形象尤为突出。
        《史记·刺客列传》载,荆轲为燕太子丹入刺秦王,后者引宾客送至易水边。荆轲怒发冲冠,激奋歌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其不畏暴秦、为弱者仗义的高怀,一直受后世的尊崇。诗人长期侘傺失志,身遭武氏政权压制,抱负不伸,因而易水送友之际,想到九百多年前那场得之君臣际会勇毅而往的故事,不禁也激动万分。可谓先声夺人,营造了一个特别的氛围。
        但接下来,诗人并未慷慨高歌,抒发壮士的豪情。看颔联,词锋陡转,换着一副怀古感今的调子。于是咏史抒怀的意味,就在这种对比之中显现了出来。激越的情感在这里突然冷却了下来,变得异常的深沉而静穆。其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情与理的纠结,以及世道复杂与严峻的程度,都在这种对比之中获得了揭示。
        对于今日情状,诗人没有做任何描述与介绍,只是稍稍点及一点,说“今日水犹寒”,但复杂感慨的意味倒是很浓。“昔时人”,当然是指荆轲;“没”,指肉体或形体的消亡。稍看《史记》文本就都知道,荆轲至秦庭,献图,匕击,做得天衣无缝;但天不佑人,最终被秦王反击。尽管如此,荆轲的形象却激励一代代反抗者奋起抗争。即使一时无法抗争,但心存信念亦甚重要。而怀此信念,还有何惧?“今日水犹寒”正是说明这一点。
        关于这一“寒”字,有人说是时令的写实,因为诗人送人在冬季;另外,现实冷酷,让人意冷心寒。就这社会情实来说,因为九百年前的那个君(燕太子丹)其实并不真正懂得一个壮士的心,反倒仓促催促,致使事败。此外,其时面对强秦凌厉的攻势,整个燕国又有几人愿意同仇敌忾、慷慨赴死呢?所以其“寒”可知。
        向来于此诗的关注,皆聚焦于“寒”字的玩味。确实,这一字的意涵极为丰富,既是水冷气寒的客观写景,也是意冷心寒的表征,深刻表达了诗人对历史和现实的感受。但我以为这一字的精妙,恰恰在于它其实暗示了历史进入现实一个暗道的存在。壮士没千年,但精气神仍在,仍然通过一个“寒”字表现了出来,令人遥想联翩,令人肃然起敬。
        这一“寒”字,犹如文天祥《正气歌》“清操厉冰雪”之“厉”,是淬炼,是磨洗。而本诗所显示的是犹存的荆轲精神对后世的鞭策与激励。故而,正如有论者所言:“诗人面对着易水寒波,仿佛古代英雄所唱的悲凉激越的告别歌声还萦绕在耳边,使人凛然而产生一种奋发之情。”亦如诗人自己的《咏怀》诗所示:“宝剑思存楚,金锤许报韩。”所以,可以想见,虽生不逢时,但决不沉沦寂寞的诗人,于易水送人,此情此景,唤起的是心中又一个沸腾的热念:一个存于天地之间大写的人,是寂然无声,老死沟壑,还是轰轰烈烈,再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呢?至于送别友人,自然绝非简单相送,而是别有寄托,深具厚望吧。
        读此短篇,不能不慨然有感,亦不能不有所激励。

        卢照邻《送二兄入蜀》
        关山客子路,花柳帝王城。
        此中一分手,相顾怜无声。
        卢照邻《送二兄入蜀》一诗,在貌似简洁质朴的诗风里,却藏含着诗人语言结构上的精巧用心。
        诗作并不复杂,开头整饬的名词成句里,把将赴而路遥的蜀地山关和繁华京城做了对举,显示了诗人复杂的感情。一则是可以预见翻越艰险山川的客子(旅居异地者,这里即指“二兄”),在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上所要经历的单调、孤单与寂寞;二则是走了谁,京城都依旧花红柳绿、春风得意,都仍然是繁华热闹,都照旧有风物人情兼美的缠绵。前者,只有客子自己去领受;而后者,为无数的他人所消费。是啊,庙堂之高,不全是治国与忧民;而江湖之远,则都关乎去国离乡与视帝京为家者的乡愁。人尚未离别,而情则已满怀。
        这开头的两句已经很有气场,内容也多,但诗作后两句虽然不再整句造势,却牵萝婉附,别开新境。
        我们看,第三句言分手,照应次句,而第四句又悄然回照首句,显示了诗人对友情与亲情的珍视。这里写分手仍然显示了特征。以“无声”来酝酿情势、营造氛围。本来在京城,兄弟双双进出,生活快乐自在,谁承想二兄即将入蜀,而所去又是谁都知道的艰难蜀地,于是瞬间仿佛由天堂跌入地狱,热烈的当前由冰冻的未来所取代,此时此刻,无声是最好的表达。何况,随后的漫漫长路,顾影自怜,仍然是一段无声的事实。以“无声”来对抗浮华与喧闹,以怜惜之心来消融芳香的袭人和玉容的销魂,清一清这帝都长安日夜不息的声色与浮华,这就足够了。
        可以说,本诗以未来蜀道上的艰险,显示了诗人对兄弟的惜别情。又以京城的似锦繁华与歌舞升平的虚浮与喧嚣,来反衬亲人艰险蜀道上可能出现的孤苦凄凉等心绪。骨肉亲情向来与分离送别互为逆反,但唯有后者,前者才往往获得刻骨铭心的展示。而在诗作的结尾处,又显示了诗人含蓄的批评之态和略带袒露的真诚。

        杨炯《夜送赵纵》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
        送君还旧府,明月满前川。
        杨炯的《夜送赵纵》,引事设喻,制作精巧,其借事劝人,又别有境界。
        开头拓开一笔,不写送别的时地人事,而是翻空出奇,引入战国赵秦两国“和氏璧事件”,凸显“和氏璧,天下所共传之宝也”的闻名。但问题是,诗人以国之瑰宝和氏璧来比喻什么呢?
        第三句“送君还旧府”写送别,写辞归故里,又含有“完璧归赵”的意思,却一语勾连,暗含“以璧指人”的用意。原来前两句盛赞和氏璧,其意在借这块天下共宝来盛赞友人的人品之盛、名声四海远播。用赵国价值连城的和氏璧,来形容友人赵纵的才华出众,国士无双。以“赵”显赵,用事精心,又显得自然贴切。当然赞美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劝慰。这前两句诗,颇有后来高适《别董大·其一》所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意味。也就是说,失意只是暂时的,终当为人所知、所用和所仰。
        从诗作的创作用心来看,前两句潜隐,至于第三句用意明显,而第四句则借景抒情,用意凸显,将诗人心中的祝福尽皆发挥了出来。就第三句再看,诗人告诉友人,你今回老家,并非失意消沉,不过暂时远离尘嚣而已;这次回归故里,有如白璧,完整无缺,洁白无瑕,并没有受世俗的影响,这是很难得的。事实上,这一回还,世人可能马上就有所感,觉得你的白璧如德之可贵,这样,可能使你的人品才藻更为天下人所知。不是吗?
        再看,(第四句)“明月满前川”,你这块璧玉,何止是和氏璧一块,你分明就是前面河流上方正在升起的明月啊。光华普照,世界澄澈,何人不知?你定当前程如月,心情当明朗豁达起来啊。以明月作譬,进一步称颂赵纵,给他信心并为他壮胆。
        此外,既是送别,结尾又借景抒情,表达了一份共对明月的难舍别情。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