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光
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915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媬姆也是母

(2024-01-19 11:20:27)
标签:

文化

情感

杂谈


   

媬姆也是母

 

/王真光

                                        

 

 

五十年代,我家从南京迁至济南,因为我调到济南铁路局工作,我将在南京的母亲和弟弟也接了来。在济南的家,处在济南的南郊,是一棟平房,原是日本人建造的铁路职工宿舍。但房子的设计全是日本式的,纸拉门,木地板,上铺“它它米”,两间房,一间是客厅,一间是卧室,另有厨房、储藏间、浴室、厠所,大门口是玄关,还有放鞋处。房子整个面积不大,但设施齐全。

 

房子是很好,只是距离我的工作单位较远,我到铁路局上班,家里只有母亲操持家务,买菜做饭全靠她老人家,我弟弟又有病,还得照顾。有一天我向同事说了我家的困境,同事建议我请一位媬姆。我想也是,但到哪里去请媬姆呢?

 

有一天,我路经纬一路,看见一家门口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媬姆待聘”,我便走进去,见到一位中年妇女,她问我:“要媬姆么?”

我说:“要。”

她随即向室内喊道:“郑大娘,有人来了!”

 

立刻,从室内走出一位妇人,看上去约有四、五十岁,但脸上布满皱纹,很苍桑的样子。那中年妇女问我:“这一位行不行?”我没考虑就说:“行。就是做做饭,不过,住的较远,在南郊。”

 

郑大娘说:“都行。”

 

当下定了每月五元钱,然后,郑大娘就跟着我到了我家。见了我母亲,郑大娘还向我母亲请安,称呼“老太太”,又叫我为“先生”。我说:“郑大娘,咱这里不兴这么叫,都叫同志。”但她多长时间都改不过来。后来我问她,过去都在哪里帮忙?她叹了口气说:“命苦。家里上下都死了,就剩下我这一个孤老婆子,民国年月,混饭吃,到大户人家帮工,那里都是先生、太太、小姐啊!”

 

听了她的穷苦身世,我很同情,便说:“郑大娘,今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拜托你当家作主,管理这个家。”我把鈅匙全交给她,工资一半由她支配

 

每天吃饭,她都让我们先吃,她后吃,我发现了,让她和我们一起吃,她不肯,我坚持,她才坐到桌前来。

 

家务活很琐碎,除了做饭,油盐酱醋,肉蛋果蔬,煤炭烧柴,都得去买,还得照顾老人病人,是很幸苦的。为了减轻她的负担,我下班时也到市场买些菜回来。

 

每到月底,我都准时给她五元钱,她接钱后,都笑着说:“谢谢先生!”后来,我觉得五元钱太少了,给她加倍十元钱,说什么都不要,说:“说好的五元,多一元也不要!”

 

啊!你这个大娘啊,我无语了。于是,我給她添置新衣,买些糕点,她总是舍不得吃,给了我母亲。

 

那年邢台地震,单位送来木料蓆子,她搭架一个防震棚,让我母亲和我弟弟住进去,而她还住在房子里。

 

越年,所谓“自然灾害”,买不到东西,郑大娘在天亮前摸黑去八一礼堂广场上的黑市买胡萝卜,回家埋在院子里,又在院子里开荒种菜,这样,我家才度过难关。

 

我母亲生病,郑大娘日夜伺候,医生开了药方,郑大娘去药店抓药,回来后,熬药、喂药,还清洗衣物。我母亲病重,躺在床上一年多,郑大娘一刻也不离开,一直陪伴我母亲辞世。

 

经多年的交往,感情上我视郑大娘为母。

 

看的出,郑大娘也老了,有一年忽然有一个中年人来找郑大娘,郑大娘也认了,说是她远房的侄子,据她侄子说,在老家,还有郑大娘的房子,希望她回老家养老。如此一说,郑大娘真的动了心,决意回老家。我想只能如此,虽然舍不得她走。

 

我給郑大娘置办了全套新衣,大木箱,把她的带来的东西,以及三百元钱都装在箱子里。临走那天,我和孩子们送行,我向郑大娘三鞠躬,同孩子们一起,洒泪告别。

 

郑大娘,我的好大娘,我永远怀念你!

 

2024-1-8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