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光
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457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三位小学老师

(2022-12-21 18:52:54)
标签:

文化

历史

情感


 

我的三位小学老师

           

/王真光

                                    

 

提起学历,很多人可以骄傲地写下:小学、中学、大学,以至留学,当然都是从小学开始,就说小学,也是各个名校,所以写下来,都很光彩。

我也上过小学,但不是“名校”,而且不是正规小学,再进一步说,算不算一所小学也难下定义,因为那所学校带有“私塾“性质,不像通常理解的”小学“。不怕见笑,我上的就是这样的学校。

第一次进入的小学——姑且叫“小学”吧——是在1932年,学校设在离火车站不远的铁道路基旁,那是铁路废弃的工房。为什么设在那里,原由是这所学校是由火车站王站长设立的,主要是为他的儿子上学读书。他聘请了一位老师,名叫孔繁英,自然也是我的第一位老师。开始,学校不能只教站长的儿子一个人呀,孔繁英老师把他的儿子孔祥林、侄子孔祥甫孔祥云也带进来。我是因父亲和站长至交,所以能进入学校。后来与车站有关系的人也把子女送学校,这样,学校就有十来个学生了。

学校不分班次,学生的文化程度也参差不齐,课目主要是“四书·五经”,站长的儿子读“经史”,孔老师的儿子读《左传》,我在学前在家中由父亲教我认字写字,已读过《百家姓》《千子文》《幼学琼林》,习过描红、大仿。有的学生还读中华书局出版的“教科书”。我是从《四书》读起,按顺序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诗经》《书经》《易经》《礼记》《左传》。这些书都是木版印刷的线装书。在开读之前,要请老师“点红”。因为书上没有标点符号,老师在每一句点上一个红点算作标点,便于阅读。教学过程是每天上午授课,由老师指定读哪篇文章,学生就大声朗读,教室内一片朗朗读书声。朗读两个小时,开始“背书”,每一个学生就他读的文章,把摊开的书本送到老师的桌子上,然后转身,背向老师,大声背刚才读的书。孔老师手里拿着长杆旱烟袋,抽着烟,就闭上眼睛听,如果哪一篇文章背错了,就扭耳朵,背不下来,就拿“戒尺”(一个半米长的木板)打手心,所以学生对“背书”是胆战心惊的。我就很奇怪,十几个学生读的书不同,孔老师怎么一听就听出对错呢?这一点我很佩服。下午是习字,我选的字帖是柳宗元的《玄秘塔》。我读到《左传》刚读了一点就停止了,因为王站长调往别的站,站长一走,小学校就解散了。

这是我上的第一个小学,孔繁英老师是我的第一位小学老师。

之后,“七·七”事变暴发了,战后,镇上开办了一所小学,学校设在镇中的一座古庙里,聘请的老师叫高继伦,也是一位老先生,他教书和孔老师完全相反,他不要求我们背书,而是他背书。他教的是古文,如《岳阳楼记》《滕王阁序》《吊古战场文》。在教这些文章时,自己先背,然后介绍文章的作者,文章的主题,对文章中的金句挑出来详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还教我们读唐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教唱一首歌,歌词是《木兰诗》:“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可惜只维持半年,学校就解散了。这是我上的第二所小学,高继伦老师也是我的第二位老师。

1938年下半年,又有一所小学开办了,这所小学也是在火车站旁,说来也巧,这所小学也是一位站长创办的。那时的车站已是日本人管理,站长是日本人,后来调来一位副站站是中国人,姓李。李站长也是为了他的孩子才创办学校的。聘请的老师叫张焕章,是我的第三位老师,受张老师教育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一年,却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可以说决定了我的人生道路。

张焕章老师为人豁达爽朗,他读书很多,学识渊博,知识面很宽,他教学方式不同于前两位老师,他是采取课堂讲课的方式,他来了以后建了一个讲台,挂了一块大黑板,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

听说他是某师范学校毕业的。他在讲课时,常随课文讲一些背景资料,有历史的,有自然科学的,有文学的,也讲《聊斋》里的鬼狐故事,中外历史事件等等,所以学生很喜欢听他讲课。他不要求学生死背书,相反,让学生当先生,可以提问,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对课文要求了解意义,独立思考,这些在当时是很超前的。

学校设在火车站下,日兵来骚扰,张老师说,你们看见了吧,这就是亡国情景,今后还不知会出什么事,大家要小心,切不可乱说话,接着,他讲了都德的一篇文章《最后一课》。

车站李站长是从北京调来的,随后家眷也迁来了,他儿子叫李祖预,在北京已读完初中一年级,到这个学校只是过渡,张老师明白,也不教他。但李祖预到来,却给我们带来很多新东西。

李祖预带来的是他在北京上学时用的课本,《国文》《数学》《历史》《地理》书,是北京印的,精装本。《国文》里有鲁迅冰心等人的文章,还有几篇古文《桃花源记》《陋室铭》等。除了课本,还有一本十六开活页中国地图,上海出版的《中学生》杂志,巴金的小说《家》,梅娘的散文集《鱼》。这些,我们都前所未见过的,他还讲了北京学校的情况,一下子他就成了我们的中心人物。

张老师把李祖预的书拿过来看了看,说:“借我看看。”李祖预双手送上,之后,张老师就选了课本上的文章给我们上课。其中有一篇鲁迅的《秋夜》,他解读说:“鲁迅的文章写道,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细小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廋的诗人将眼泪摖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蝴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这一段文字,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这是一个倒装句,什么是倒装句?就是和我们中国话的顺序不一样,前后颠倒。正说是: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她还是一笑。倒装是英文常用的句式。第二,生活很苦,却在寒冷的夜里做着梦,梦见秋梦见春,相信冬去春来,像那廋诗人眼里都有泪了,还将泪摖在花瓣上,骗小花也骗自己,还蝴蝶乱飞蜜蜂唱歌呢,廋弱无能的诗人只能编造谎言欺骗众人。学这篇文章,要学会思考。”

张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常常引用《三国演义》《古文观止》里的话,我对张老师说这些书我家里都有。张老师说,好啊,你可以多看些书,补充课外读物很有必要,不能光靠课堂上几本书。在张老师的启发下,我回家就到书橱里翻书,本想找《三国演义》却抽出一本《说岳全传》,一看章回目录就吸引住了,看下去故事引人,崇拜岳飞啊,有的章目都能背下来,“岳元帅大破五方阵,杨再兴误走小商河”,背得滚瓜烂熟。之后,又看了《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聊斋》《古文观止》《全唐诗》《宋词》等。看了这么多的书,确实对我有很大的提高,特别是作文,在张老师指导下进步很快,但张老师指出,作文不能只砌些华丽句子,那显得空洞,要有些实际的状物,真实的感情。之后,张老师又教我算术。但我对算术不感兴趣,特别是“四则题”,什么“鸡兔同笼”我看了就头痛。张老师说,算术一定要学,这是一门主课,将来考学用得上。考学我没想到,老师叫学就学吧。除此以外,还跟张老师学了历史地理。

前面说过,李祖预在这个学校只是过渡,半年后他就准备考学,去济宁考中西中学。张老师知道了就对我说,你也去考吧,同祖预一起去。我没有思想准备,便说,这个我不行……张老师说,怎么不行?你的学业水平已经达到小学六年,去考,没问题!张老师的鼓励,我很高兴,回家对父亲一说,父亲同意,带我去和张老师告别,父亲向张老师表示感谢并送他一套《楚词》,我向张老师行了三鞠躬礼,回家后就忙着整理行装,准备去济宁。就在这时,我家来了一位客人,是邻村仓沟寨基督教堂的王传瑜牧师,他是家父的好友,常来。他们在谈话中说到我要去济宁考学,王牧师说,去济宁干么?咱滕县就有中学,华北弘道院,是很好的学校,正在招生,明天我带他去。

事情突发转变,父亲说,去县城也好,近些。第二天,我就随王牧师去了县城,那华北弘道院是一个大校园,里面有很多洋房,其中有一座带钟楼的大楼。王牧师替我报了名,参加考试,还真录取了,从此,我就在华北弘道院就读,一学就是五年,直到因战事学校南迁才离开学校,这是后话。

回想我求学的过程,虽然经历了曲折,但总算走过来了,能走过来,是有实在的基础,这基础是三位老师给我打下的。无论到哪里,就是上大学,也是在那个基础上起步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牢记老师的恩德。在我的心里,三位老师永远活着,他们的音容笑貌,犹如昨日展现在我的面前。

感谢老师,永志不忘!

    

 

2022-12-2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