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光
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733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楼的钟声(20)

(2021-10-08 07:20:44)
标签:

历史

文化

情感


                     北楼的钟声(20)

北楼的钟声(20)

(小说)

 

/ David T. K.Wang

                                     

 

三十二

 

在告别活动中,王枫凯去了张美光家。可能是最后一次去她家了,同长老、师母说了几句话,便和张美光去了城北门,登上了城墙。

此刻,没有人爬城墙的,依然很安静。

还是在拐角处坐下。

张美光说:“听说都在告别。”

王枫凯说:“是。”

“真的要散了么?”

“毕业了么,当然要散。”

“你也走么?”张美光看着他,脸上露出疑虑的神色。

“我走不远,回家,说来就来了。你也可以去我家看看。”

“看吧,也许去。”

“真的欢迎你去。”

“弘道院的日子,真是令人难忘,可惜都成为过去了。不知道和那些同学还能相见么?”

“怎么不能?人生何处不想逢,机遇总是有的。对了,走的人明天都坐火车走,不走的都去火车站送行,你也去吧。”

“那得去。”

说着,两人依偎在一起,不再说话。

良久,张美光说:“回去吧!”

两人同时站起来,面对面,但并不离开迈步,互相对望,拥抱在一起,很久,很久……

 滕县的城墙上,留下了他们的美好回忆。多年以后,依然浮现在他们的脑海里。

 

三十三

 

  准备坐火车走的学生全部都到火车站,送行的学生也到火车站,一时,火车站人满为患。月台上,候车室李,连上车站的斜坡上都站满了学生。

学生有向南去的,向北去的,向东去的,所以要用一整天的时间才能送完。

由南向北的上行车开过来了,学生们依次上车,因为北去的学生不多,秩序较好,只在窗口话别。王枫凯送贾原,他是绥远萨拉齐的。

从北向南的下行车开过来了,往南去的学生最多,王枫凯一一和他们话别:吴运泰、司斌甫、阚瑞谦、杨德超、马新仁、从雅各。当然,胡士媛也来了,她必然来送吴运泰。人群中,张美瑞张美光姐俩来了,她们和武心明、刘乐园、牛松云话别。快到开车的时候,忽然戴敏远跑了过来,她递给王枫凯一封信,说:“回去看吧!”说完,风风火火地转身跑了,王枫凯一时楞在那里,看见戴敏远忽然转头向他摆手,喊道:“再见……”

火车开走了,像带走送行人的灵魂,大家望着远去的列车,谁也不说话。向东去的人更少,张美瑞送走了于鼎修。

回到学校,王枫凯才看了戴敏远给他的信。内容如下:

 

    My Dear F.k.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能回忆起那些令你不愉快的信。是的,三年来,百多封信传达了一个痴情人的Secret Love——I love you but that was a secret love. 可笑么?sorry,让你不愉快,也让我痛苦。现在,一切结束了,我回到栆庄我的老家,我的生活将添上浓重的色彩,寻求新的征途。金戈铁马,不止是男儿的壮举,报效国家,女人不弱于男。

别了!也许不会再见!

 

       路人(戴敏远)

         写于泣声中

 

看罢信,王枫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没想到那些信是她写的。虽然三年中在惊恐中度过,但现在倒起了怜恤之心,戴敏远呀,你为何不捅破那层窗户纸,说话呢?自己痛苦着,何必呢。

王枫凯同王式学王式举兄弟俩话别,他们走了。随之,王枫凯也背起行李离开。十号房间空了,王枫凯的心也空了。他走到南大门,转身凝望着弘道院的教学大楼,大楼的钟楼。转身走了,默默心语:再见了,我的母校!他不忍转身,但还是转身走了。耳畔依然响着嘹亮的钟声……

 

(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