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曹健from上海五星体育
曹健from上海五星体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797
  • 关注人气:15,1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存先锋稿】姚明:上海的高度 上海“咯撒度”

(2011-07-11 11:49:27)
标签:

体育

分类: 篮球随笔

电视或者其他媒体上常见一句话:姚明代表上海的高度,刘翔代表上海的速度,丁俊晖代表上海的精度。有好事者在后面加一句道是:他们都代表上海“咯撒度”。

 

 

“咯”在沪语中就是“的”。“撒度”,泛指疲劳、压力大。本文的主题是姚明和上海,作为上海的城市形象代言人之一,在姚明荣耀光环的背后,是真心的“撒度”。

 

 

2002年夏,姚明加盟NBA之前最后一次在上海休暑假。当时的行程包括上海男篮驻扎的梅陇基地,还有母校——高安路第一小学。据姚明小学时代的班主任讲:别看这孩子块头这么大,从小就老实,而且喜欢看书。梅陇基地老一代扛把子章文琪则在我们的访谈节目中回忆道:差小队员做做事情什么的,总归难免的。比如说,买买冰棍啥的。姚明……我有没有让姚明买过冰棍啊?我真不记得了,好像没有吧……

 

 

当时还能见到许多上世纪末就开始跟球队跑采访的老记者,具体来说就是从姚明在CBA出道那会儿就开始跟队的记者。那时候记者和姚明之间的经典对话是这样:

 

“姚明,来,说两句。”

“哦,今天说什么啊?”

“随便啦,你自己想想。对了,你太高了,去搬把椅子,坐着说。”

于是姚明吭哧吭哧去搬椅子……

 

 

以上桥段无非是想说明一点:姚明也是从毛头小子混出来的——从完全没有话语权的“小巴辣子”一步一步爬上来——虽然被人呼来喝去,但毕竟无官一身轻,多年后回首前尘,原以为不堪回首的历历往事中竟然充满乐趣。正如我们大学毕业之后,同学碰面喝高了也会互相质问:“当时我们一无所有,为什么还能那么快乐?”或许和少年时代相比,现在的我们也不能说完全不快乐,只不过完全可以肯定的是越来越疲惫。这一点上,姚明和我们都差不多。

 

 

在去NBA之前,姚明当然已经是上海篮球的一面旗帜,但是人气比之后来还差得很远。大多数人并没有看到状元秀的历史意义,至于全明星、季后赛、最佳阵容,更是完全没有设想过。当时上海男篮的庆功宴都是摆在梅陇基地大门对面的冠军酒楼,私密性很一般。姚明、刘炜等游戏爱好者还会跑到隔壁网吧去打星际争霸或者CS。而到了抗击非典以及NBA中国赛那会儿,姚明在上海已经到了完全不能出门的地步。尽管如此,姚明在休斯顿的时候,还是会念叨着上海的小吃、风土和人情。所以每次姚明来电视台做节目,我们都会给他准备经典的红烧狮子头还有小杨生煎。托姚明的福,小杨生煎在电视台也打了不少免费广告,然而必须说明:正宗的上海生煎包可不是这样的,我们给他买小杨,仅仅是因为这一家离电视台最近。

 

 

那些年中的第一件大事,是姚明和刘炜分别代表火箭和国王,在上海打了一场NBA季前赛,引发巨大轰动,堵在万体馆通道外的球迷让两支球队寸步难行。随着姚明在NBA的地位越来越高,一桩桩发生在大洋彼岸的公案都成为上海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从巴克利亲驴屁股到奥拉朱旺的梦幻脚步(这一招被姚明继承之后相应改名为Shanghai Shake即上海舞步);从季后赛第一轮到第二轮到常规赛二十二连胜;从姚鲨到姚鲨再到姚鲨不知道几。多年以来,姚明在比赛中封盖过不计其数的名人,但是多年以前,姚鲨第一次照面时候的三记火锅,在当时绝对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正是从那个赛季开始,上海电视台每年固定派出报道小组前往休斯顿,跟踪报道姚明的NBA生涯。第一批报道组成员,如今早就离开一线,后来者也换了多次,连报道小组的工作地点,也从康柏中心变成了丰田中心。直到今天,虽然名义上我们还在等待姚明本人来发布消息,但是十有八九,前方报道小组将成为往事的一部分。

 

自从姚明加入,火箭队的更衣室就成为全联盟最热闹的没有之一。用阿尔斯通的话说,这里有两拨人,一拨是Rockets' TV,一拨是Yao's TV。街球王是明白人,中国球迷可不就是要看姚明嘛。最鼎盛时候,姚明身边围着不下二十人,其中相当一部分连话筒都递不进去。所以采访要分成两拨,英文一拨,中文一拨,每个问题一般需要回答两次,部分“主流”问题更是每场比赛必答一次,着实头疼。即便烦恼如此,我也有个观点一直和姚明不同,那就是他习惯先用英文回答问题,然后是中文。从我的个人经验来看,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习惯于先对自己人好,只有我国人民习惯于先对外人好,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好在我们和姚明还有一门共同语言:上海话。于是每次采访结束,我们用家乡方言聊完之后,总会有好奇者悄悄打听:“你们刚才和姚明都说什么啦?”其实也没说什么,多半无非是最近有什么电视可看,郭德纲有什么新段子,魔兽世界有什么新进度之类,然而这种神秘感居然保持多年,看来上海话果然比较难学。

 

 

在美国的日子乏善可陈,最大的幸福来自于单纯。对于姚明来说,一心一意把球打好即可。那些年,虽然万众翘楚,但是姚明真正在家的时间并不不多,直到左脚出现反复伤病,才把他的活动范围逐渐限制在家里。至此逐渐产生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姚明和上海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姚明在上海的自由度反而越来越大。

 

受伤之初的姚明,只是更多的出现在慈善活动或者广告片场。看过上海世博会城市形象篇的朋友一定记得姚明扮演的警察、司机和鼓手。同样跑不掉的形象还有“嘿!还我可口可乐!”然而最近两年,姚明的角色明显产生了转变,具体来说就是从一个打工者逐渐转型成为一个经营者。以上海为中心,姚明去汶川建设希望小学,去博鳌参加青年论坛,去北京见国家队和总局领导,并且出现在东方卫视春晚、中国达人秀、头脑风暴等各种电视节目中。

 

 

更有说明意义的是,姚明不再是单兵作战,而是带领着上海男篮,带领着他的“员工”。至此,姚明的忙碌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上了一个档次,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忙得连玩游戏的时间都没有了。”对于家乡媒体,姚明不吝说实话,交实底,然而那是在做运动员的时候,毕竟运动员本身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性质,我只需用自己的表现为自己所说的话做担保即可,如今成为管理者,唯有把一切都交给规章制度。于是我们越来越多的听见姚明说一句话:这个事儿,还是问我们的管理层吧。

 

 

“老板”姚明,这个身份一度让我也有点不适应。不过这个老板并不纯粹,如其纯粹,那么一定不会投资上海男篮。从全国范围来看,上海的各种体育俱乐部,即便不是最穷的,至少也是最穷的之一。在我看来,这正是上海的体育产业较为先进的结果——市场规律就是没有老板会给亏本的生意投钱,赚不到钱,也就没有职业体育。然而姚明还是带着某种复杂的感情投入进来了,而且第一步就是重组了教练团队,显示出复兴球队的决心。当时姚明和我谈起此事的时候连说了三遍:重建、重建、重建。有了这样的决心,也就不会在乎流言蜚语,也不会害怕得罪人。真正的困难,还是市场本身的规律。在专业人士看来,姚之队的投资或许是不冷静甚至是业余的。事实上姚之队不可能不明白其中利害,只不过对于一个上海篮球 运动员来说,没有什么比重振上海篮球的雄风更有意义了。

 

 

风雨十年,转业生涯已逝。不过在姚明本人发表声明之前,我们最好不要断然的发出“姚明已经退役”的感叹。从制度上来说,退役声明应该由运动员本人发表,否则便不合流程。正如姚明的老大哥章文琪在电话那头和我说的那样:“这件事,还是得由姚明自己来说。虽然旁观者可以通过种种迹象分析出一个结果,但是那毕竟不是最后的结果。对于篮球运动员来说,退役是迟早的事情,作为老队友,当然希望姚明把自己未来的健康放在第一位。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除了亲自上场打球,还可以为篮球做很多事情。”

 

 

章文琪,上海男篮夺冠功臣,也是本文之初纠结于“是否差姚明买过冰棍儿”的那位老大哥。在他们那一辈人眼中,球场上的姚明是小阿弟,不过现在,这位小阿弟青出于蓝,正准备为故往气息浓重的中国篮球带来一些新鲜的东西。我很庆幸:美职篮的熏陶并没有把姚明变成一个纯粹的生意人,尽管在微观的运作中,他越来越相信Business is business,但是在宏观的梦想里,他想要的并不是拿上海男篮过来赚大钱。

 

 

一个八十年代初出生在上海的孩子,在上海实现了个人最初的梦想,然后远涉重洋闯荡更大的江湖,在收获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荣誉和爱戴之后,回到家乡开始新的创业,带着他青梅竹马的上海媳妇儿。这是一个五味杂陈的美好故事。正如姚明所说:“以我现在拥有的财富和地位,如果再去抱怨什么的话,那对于其他人来说不是一种不公平么?”我想是的,其实每个人都活得很“撒度”,然而如果因为这种“撒度”,就变得爱抱怨爱生气并且朝三暮四的话,那么走到哪里都会发现:咦?怎么好事总没我的份儿?姚明最大的成功秘诀,或许就是他从来没有被这种消极情绪左右。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