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家林
雷家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0,394
  • 关注人气:1,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玛丽卡萨特——与莫里索齐名的美国女画家

(2021-01-24 11:17:19)
标签:

玛丽&bull

卡萨特

美国

《洗浴》

分类: 诗论

玛丽•卡萨特--与莫里索齐名的美国女画家


美洲人从美洲逆回欧洲,宛在水中央,到艺术的大本营巴黎,就会出现女神奇迹,她就是美国的女画家玛丽•卡萨特,她以女性的细腻心思画妇女儿童题材,获得很大的成功,她的《洗浴》成了世界名画,做到这点还真的不容易,这个是因为她放弃了家庭,追求绘画的事业带给她的一项回报。当然她选择的新艺术环境也是一个关键,那个时候的法国仍然是艺术的中心,印象主义的流派兴起在巴黎,只有身处这个流派的前沿,才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便是一个美国女画家的传奇事业。美国本土经历早期艺术家的开拓,已经不是文化的沙漠,而是有了斯文的氛围,但是它的底蕴还不太深,这班以欧洲为主的移民常常会去欧洲取经,然后带回美国,这只是一种方式,而以美国人的身份长期浸润在传统艺术的中心,出现的情形是另一番的景象,它尽可能地跳出美洲地域色彩,而具有世界性,扣紧流派的主旨与潮流,而成为一个前瞻者。

这样玛丽•卡萨特成了著名的美籍印象派画家,并以女性的身份与莫里索齐名。与莫里索相比,玛丽•卡萨特笔触自然细腻些,没有那么粗放,张扬,要沉着冷静一些,但她的色彩的丰富性并不减少,光影效果也十分完美,可以说是在女性画家中推进印象主义绘画水平的促进者。


以下是转来的有关她的详情资料与作品:


1874年第一次“无名艺术家联盟”的首次画展,让印象派一战成名,而其中唯一的一位女性艺术家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直到1876年才迎来另外两位女艺术家的加盟。这两位女艺术家都叫玛丽,一位是玛丽•布拉克蒙(Marie Bracquemond),她是雕塑家菲利克斯•布拉克蒙(Felix Bracquemond)的妻子;另一位玛丽是在艺术成就上与莫里索不遑多让的玛丽•卡萨特。

玛丽·卡萨特(MaryCassatt,1844~1926)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极少数能在法国艺术界活跃的美国艺术家之一。她是一位不受世俗观念拘束、意志坚强、一心投入自己热爱的艺术事业的女性。1884年5月22日,玛丽·卡萨特出生于美国匹兹堡的阿勒格尼市,她的父母一共生了7个孩子,其中有两个幼年夭折。作为富裕家庭的女儿,卡萨特能够在年轻的时候旅行,成年后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欧洲,主要是在法国。卡萨特二十岁时宣称将来要做画家,从而与父亲发生冲突。在她的坚持下,父亲最终首肯,让她就读宾州美术学院。她由此走上绘画之路。


在法国,她拜入古典主义大师让•莱昂•杰罗姆(Jean Léon Gérôme)的门下。杰罗姆是同时代最受推崇的古典大师,学院派的代表人物,拿破仑波拿巴最信任的宫廷画师。在这位在卢浮宫美术学院的教授的指导下,卡萨特打下了坚实的学院派的基础。杰罗姆的艺术完美地传承了学院派古典主义的传统。他的画作画幅宏大,表现历史和传说,或是当代重大政治事件等严肃的主题,构图严谨,技法细腻,空间感精确,人物形象自然完美。

但是,卡萨特对古典主义一直存着怀疑的态度,相反,巴比松画派(Barbizon School)和1868年的“落选画展”,才是影响卡萨特艺术风格的最重要的两股清流。巴比松画派在工业化和城市化飞速发展的19世纪,追求返璞归真,推崇自然和人的合一。他们多爱描绘朴实的乡村风景,摈弃古典画派中深奥复杂的寓意和说教功能,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

1872年,她以《嘉年华会》入选巴黎沙龙展,一年后定居巴黎。此时的巴黎正是一群法国画家尝试发表印象派新绘画的时期。卡萨特非常欣赏印象派画家对外光的表现和色彩明亮的画面,尤其对德加的作品特别喜爱。她买了数幅德加的画作挂在家里摹仿,作了姐姐丽迪亚的画像。后来她认识了德加,并获邀参加印象派画展,不断在印象派画展上展出作品。德加宣称卡萨特是他遇到的一位“感觉与我一样的同好”,并对她的绘画技巧赞不绝口。两人建立了长久友谊。法国作家左拉也对卡萨特的绘画极为赞赏,塞尚、莫奈、雷诺阿等印象派主将也将她引为知己。

《狂欢节的阳台上》

在1877年之前,卡萨特在法国的主流艺术圈已取得了不错的成绩。1872到1874年,卡萨特都有作品在沙龙展出:《狂欢节的阳台上》(1872)、《斗牛士和年轻女孩》(1873)和《爱达》(1874)。而正是这最后一幅画,吸引了印象派大师爱德华•德加(Edgar Degas)的注意,德加赏识卡萨特的才华,将她收为自己的门徒,并鼓励她在创作上坚持自己的风格。1875年,沙龙拒绝了卡萨特给姐姐莉蒂亚画的肖像,德加顺势邀请卡萨特在次年加入印象派,并在1879年第四次印象派画展上展出了《剧院里带着珍珠项链的莉蒂亚》和《茶杯》。

《戴着珍珠项链的莉蒂亚》1897

当时上流社会的一大日常消遣是去剧院看演出,而观看演出的女人成为很多印象派画家乐于描绘的主题。但是和男性艺术家展示的美丽的女人不同,卡萨特画中的女人并非仅只是男人视觉上的享乐或是被男人品头论足的对象,她们有着自己独立的个性,她们坚定而自我,和男人平起平坐。莉蒂亚身后可以窥见剧院巨大的空间。实际上,这其实是她正前方的视野所见,被她身后的镜子反射了出来,人物左边身后她自己的身影向我们揭示了这一视觉游戏。

《包厢里》1878年 卡萨特的代表作之一

画中人物依旧是姐姐莉蒂亚,她全神贯注地拿着望远镜,望着水平视线的方向的剧场,浑然不觉远处一位男士,正在用同样集中的注意力,盯着自己。这幅夹在男人和观众中间的名流女士,和男人一样拥有观察对象的主动权,她弯曲的臂膀显示出男人般的强势有力,衣着却低调朴实,仿佛并不在意想要吸引异性的注意。

1890到1901年是卡萨特艺术上的巅峰时期,她开始集中表现亲子的主题,风格上融合日本木版画的线条和结构,以及印象派明亮丰富的色彩,个人印记更加鲜明,这个时期卡萨特的人物形象线条更加清晰,没有了早期人物那种朦朦胧胧的烟雾感。

1901年,卡萨特因为视力衰退,放弃了版画的创作,到了1904年,她的眼疾发展到已经完全不能作画卡萨特的作品现存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国国家美术馆和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家妇女艺术博物馆永久性收藏。我们也可以在芝加哥艺术学院、巴黎奥赛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匹兹堡艺术卡耐基艺术博物馆的藏品中看到她的作品。


《洗浴》这幅作品(见首图),画家将孩子与母亲的身子和手臂拉得很长,让其在画面上伸展开来。并运用俯瞰的方法,使背景色彩的分布划分为上下两部分,花纹墙纸的赭色与地面地毯图案的红棕色,通过母亲的条纹服装衔接起来,使色调在表现情绪中融为一体。画家运用这种形式、色彩的目的,是刻画母女之爱,特别是着力于刻画女孩的可爱、母亲亲昵的动作,从而加深对母爱主题的烘托。

1891年,四十七岁的卡萨特举办首次个展,为法国美术界所推崇。不过此时她在美国仍不受重视,直到1904年芝加哥美术协会邀请她为年度展览主宾,卡萨特才回到美国。十年后,费城美术学院为她颁奖,她逐渐为世人关注。但她并没有在美国定居,晚年移居法国南部的格拉赛。1926年6月14日卡萨特去世,享年八十二岁。

《自画像》

直到1947年美国才举办卡萨特回顾大展,在她离世二十年之后,她终于被祖国追认为一位伟大的女画家。这位终生未婚的女画家曾说:“画家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易行的通衡大道,另一条则是坎坷的羊肠小路。”她自称走的是后一条路。也许像她自己说的“做女人是失败了”,但做画家她却成功了。卡萨特早期画人物,题材多为妇女喝茶或出游。成熟期的创作主题多是母亲对幼儿的关怀,亲情洋溢,造型生动,色彩丰富,透露出生命的光辉。


 


 


 


 


 

附文章《印象主义的阳光--女画家莫里索》

马奈绘《莫里索》像

民国油画的孙多慈、李青萍现象在印象派画人中已有先例,那就是莫里索,印象派中的女性画人,先师学院派吉夏尔,后师柯罗,十九岁遇到马奈,艺术与人生随时改变,脱离沙龙而成为印象派的一员,马奈与她相互影响,她成了马奈画中常见的形象,马奈《在阳台上》那个典雅大方,气质不俗的女子,正是莫里索。

莫里索的作品充满女性的温柔,她的画多室内人物,阳光总是通过窗外射入,光影感觉浓郁,笔触柔和,含蕴,色彩也是那么和谐,过渡自然。莫里索的《摇篮》(下图),充满母性的温存、安祥,这也是女性画家特有的气质使然,画面的黑色背景与摇篮白色的薄纱形成鲜明对比,构成错落有致,母亲与婴儿一个清晰,一个朦胧,一个是现实的世界,一个是梦想的世界,一个是已知的世界,一个是未来的世界,背景的白纱成方块,前景的摇篮之纱则成不规则三角形状。

莫里索以女性视角表现女性世界,在情感与形象上无间隔,真挚深刻,是自己母性光辉的外化,那里面是绝对的温馨与放松,一个完完全全的温情脉脉的市民闲情世界,由于其处在印象主义的早期,其艺术手法尚在古典主义与现代主义的过渡阶段,飞扬散发的解放与拘束同时的存在,但是她的作品越往后越写意,色彩缤纷明快起来,浪漫意味更加地浓郁。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