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家林
雷家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7,720
  • 关注人气:1,1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2016-01-10 18:21:08)
标签:

宋朝书法

黄庭坚

江西诗派

苏门四学士

鹤铭

分类: 论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宋之苏黄米蔡,从苏黄开始,文人书法兴起,开创一个承晋而展示个性解放的书迹历史,这个书法的奇观因为文学与思想的壮夫参与而成为可能,以扬雄的“诗赋小道,壮夫不为”论,千年的士子们可能会有正解与反解,其中正言若反的解释未必占多数,却是掌握真理的那一部分,相对于更小的书画篆刻,文学还在上层,所以书法小道有文学与思想的壮夫参与,那个奇观,自然是不凡的,孙过庭早就说过,书法的善在得志,或某些人在文学与思想方面有成就,或者英雄豪杰的江山的争夺中有获取,则是得志,那么他们从事的小道力量其实十分的奇伟,我们已经知道的壮夫比如刘邦,比如项羽,他的诗歌留下不多却是有无穷的魅力,一个是刚健的大风,一个是力的气盖世,至于曹操诸人,横赋诗,前面是英雄业绩,后面是诗赋小道,合而为一,他与其儿子曹植曹三人对于建安风骨的贡献,不会亚于他们在当时创造的英雄往绩。

宋朝的书法,以文人来唱主角,以苏黄为重镇,成为必然,从文学上看,黄仅次于老苏的声誉,在苏门四学士中排名第二,同时他是江西诗派的统帅,这些声誉让其在书法更小的道上,游刃有余,获得成功。在诗歌的体裁上,宋朝是以词为主流,诗歌则避唐之的风头而尚哲理,在书法上追求晋人之韵,形成自己的书法史上以“意”为主流的形象,但是唐人的所谓尚法只是相对于官方文书而言,或者相对于楷书风尚而言(诸遂良的楷书其实亦是极尚韵和意,以他的《阴符经》为代表),实际上在有唐一代的文人或者诗人中,就开始了尚韵与意,从李白,杜牧等人的迹中,我们已经领略了这种变化,更不用说张、怀二人,追寻张芝草圣的风尚,至于宋人大兴词牌之风,其实在李白的《忆秦娥》、《关山月》等曲中发源了,宋人只不过是推向一个高度罢了。另一方面文学性深入宋代的书法历史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清人的尚碑,在黄庭坚中就开始了,从鹤铭中获得灵感与技法的来源,因为黄以为鹤铭为王羲之所书,倾慕大王而用心鹤铭,使得康南海的碑学中的美,已经精髓般地呈现在黄书中,这也是此文标题的理由,这个应当是值得注意的。

黄氏是一个天才,他出世的地方在罗霄山脉的江西修水县,与湖南平江一县之隔,一个人从小就出惊人句(多少长安名利客云云),应当是他的明月前身就是读过书,修过禅的,否则你无法理解他为何会这般的聪明,同样他流落到蜀地,能唱出“江湖夜雨十年灯”的杰句,至于书法,他是天才的尚势者,不仅他的行楷杰出,草书同样是一流的,而且有些草书比如《花气薰人帖》会有异香朴鼻的通感。黄书的运笔与米芾不同,米芾是快,而黄是慢,线条是曲折圆环的,有点象是许多道湾的水流,顾盼徘徊,迟行回旋,这个按风水说的理论就是有生气充满能量,实际上此类的运笔线条的视觉感觉实际就是充满生气与力量。在北京的“石渠宝”展览中,本人获观《诸上座帖》,呈现的就是此种曲水回旋的行笔感觉。

皇帝把苏子流落了四五番,黄子同样被迫在山野中行走,十分的凄苦,正是因为此种磨难,所以激发他的潜力与天才,诗文书法得到释放,才华呈现。本人不会对于黄书的每一帖作具体的分析,只作一个总的流观,把握其内在的精神与实质,他的北碑的雄强,他的开张放纵,他的迟行顾盼,他的曲折盘垣,他的笔势的向外张开,伸延,同时又能及时的收敛,不象米芾那般的沉着痛快,只是不断的向四面舒展,同时有折回,有隶书向左右舒展的情势,只不过在他的笔下是向四面的舒展,同时有注意收敛,鹤铭保留了古之隶书的形骸,它的风尚,自然影响到黄书的风貌。由于鹤铭是大字,开张雄健的风尚对于晋之后的流媚局拘缺点能够起到修正的作用,同时保存了晋之前的古意,做到这一点在黄的选择鹤铭作为学习的经典有关,这个也是他的天分与自然的选择。也就是黄书的刚健雄强来自鹤铭的形骸,他的书法自然呈现清人以为的骨力洞达,只是轻微的程度的,但对于宋人来说,这些其实就足够了。

所谓的盘龙卧虎,其实是不能舒展才华的英雄,所谓他们是盘龙卧虎,同时他的才华呈现多在小道中,比如诗赋,比如书画,他这些小道中的风格特征,自然有一种屈曲不平的郁勃之气发散,中含诗文与书画中,文人书法与匠人书法的不同就其实就是文学性的有无,这个抽象的意味其实是观书而知气,古人画是画气,同样,古人书是书气,气也者,我只能告诉诸位,只可以体悟不可以言说,观书迹,恐怕亦是如此。

宋人的画是文学性与技术性的合一,宋人的书法恐怕同样是如此,苏黄米蔡诸人对于唐法晋法的承继,其实毫不含糊,法不缺少同时气象高古,直追晋之上呈现与唐人不一样的风情。黄氏与苏子一样,文与书是双畅,是合一,或者书法中的气象是文气充满,文气充满的结果是韵味无尽,意象无穷。对于苏黄两人,从庙堂流落到山野,与自然亲密,与山水融合,与庙宇相参,清气四溢,禅味幽深,所作文字,其中展示的人生的体悟与况味,充满高深的境界,或者痛彻而有大的体悟,发而为文,散而为书。 当然文与书的双畅在宋之前就有,《兰亭》就是文与书双畅者,李白杜牧的不说,作为帝王的李世民的《温泉铭》、《晋祠铭》同样是文与书双畅者,李邕的碑书同样是如此,宋人只是承继此文人书法的流风余韵,深入进去,推向一个高度。

三蔡与米芾的仕途相对于苏黄顺利,在气象上有所不同,苏黄的苦寒,米蔡的温润,苏黄的孤寂,米蔡的团满,这个经历产生不同的境界气象,是十分自然的。

黄山谷的《松风阁诗》某种意义上象征他们苏门的英杰,此时的苏轼已经走了,少一人的况味,其实是不好受的,天地中的俊杰在情感上的亲密度甚至可能超过至亲,但是我们在字象中看到一个个名士的形象,从线条如松如竹,劲挺盤屈的姿态中,感受的古之丈夫,是如何的风度,字象如人,人的气质会折射到字象中,画松柏当如英雄起舞,石涛是这般地说,书松柏般的字象,何尝不是这样,言辞的意思与书体的形势得到无间,这是黄庭坚此帖的诱人的魅力所在。

与苏子在黄州的大彻悟一般,黄氏亦在不断的游离中获得解放,心灵的快乐只有他自己能体悟,尽管他的身子还有痛苦之中。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天马开张—说黄庭坚书法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