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宏才博士
W宏才博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3,017
  • 关注人气:2,0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西方医学对针灸的一种评价

(2010-03-11 01:53:34)
标签:

杂谈

分类: 【中西医学】

《病因何在---科学家如何解释疾病》一书的作者,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Paul Thagard 教授,有一篇关于传统医学的论文,题目是“针灸不能通约及概念变化”,在论文的第5部分,描述了西方医学对针灸所持的一种观念,至少代表一种评价。为此,本人译出,以资对此话题感兴趣者。

(注:本文译稿内容及发表已获原作者本人同意)。

 

虽然中医和西医有着不同的理论体系,而且这种不同是很大的,但是,中西医间语言、概念及本体论的不同并不意味着不能建立它们之间的比较。西方的研究者要求针灸和其它治疗方法应该用他们认为一致的解释方式来评估,诸如随机化和盲法临床实验,但是,中医的拥护者可能不支持这种说法,他们认为所有这些完全是离题的。中医不是神秘的宗教,它的目的在于改善人们的健康状态,它的实践者忠实地相信它是成功的。因此,对正宗的中医实践者而言,有一个基于经验的标准,不仅仅是教义上的标准。

在中西医针锋相对的撞击中,选择一种更为优势的概念解释体系而否认另一种或许是必要的。比如,一位持怀疑态度的西医内科医生认为,西医已经获得无可争辩的成功,整个中医体系可以被忽略。但是,没有理由说明评价中医需要这样一概而论。一些早于科学的医疗实践,例如北美土著人咀嚼含有水杨苷的柳树皮来止痛,即使以现代标准来衡量,也是有疗效的。因此,象针灸和中药这样的传统疗法是完全可能有一些疗效的。

针灸最为人所知的是用细的金属针扎进皮肤的特殊部位。如果只在传统中医领域认识针灸,那么它与截然不同的西医体系是完全不可通约的。而事实上针灸已经被从西医的视角所评价,这发生在1997年11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认同发展会议上。这次会议就是评估面对概念难题的一个显著的例子。针灸一直没有出现在西医科学里,但它并不排斥科学的评估。

就象以前的NIH认同会议,这次针灸会议由一天半的陈述和第二天上午的认同报告组成。这个报告由来自不同背景的12个专家准备,包括针灸专家和受过西医训练的行家。专家组工作到会议最后一天的凌晨4点,达成一个在第二天上午公开发表的一致性陈述。其结论是:“有清楚的证据表明针灸对成人术后和化疗恶心呕吐及妊娠恶心是有效的”。还发现一些证据证明对术后牙痛是有效的。对于缓解诸如痛经等也有提示性证据,虽然不是结论性的,因为针灸的副作用很小,所以专家组认为对许多临床疾病,针灸或许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如中风后遗症、骨关节炎。

专家组用西医的标准达成了这个结论。在理想状态下,疗效的评价应该基于随机化的、对照的、盲法的临床测试,但是,这样的测试只是在二战以后才成为医学研究的一部分,大部分西医实践是以医疗经验为基础,而并非基于严格的试验。鉴于针灸是一种可见的治疗程序,适当地施行对照试验并不容易:不同于安慰丸剂,病人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否接受了针灸。即使采用“假针灸”试验,就是针扎在非标准的穴位上,试验显示了复杂的结果,经常界于正统的针灸和非治疗之间。专家组决定不坚持仅仅基于严格对照试验的最高疗效标准,而是以更为通常的西医临床标准来评价针灸。专家组的结论是:针灸在治疗恶心、疼痛方面有好效果,并推荐了今后高质量的、随机的、对照的临床试验。

专家组的推荐是以会前NIH提供的资料和24位演讲者的陈述为依据。虽然一部分陈述是以中医为背景,但绝大部分都是在西方医学的观念下讨论其疗效的。一些报告讨论了针灸的神经化学基础,并提供了证据,证明针灸刺激可以影响内生的鸦片样物质(opioids)及神经递质(neurotransmitters)和神经激素( neurohormones)。但是,专家组的报告保留了中医“气”的基础:“虽然生物化学和生理学研究已经发现针灸对生物学的一些影响,但是,针灸实践是基于一种非常不同的能量平衡模式。这种理论可能为医学研究提供新的启示,以便更进一步阐述针灸的基础。”这个陈述没有接受中医理论,但是表明它的理论和实践对西方医学是有用的。同时暗示了“气”的理论尚需依照科学标准来评估,而不是依据传统中医的文本及有关对应的学说。

按照一些社会学家的观点,科学本质上是一种权力游戏,一些科学家调集各种可资利用的资源以压倒另一些科学家。有一种对NIH认同会议可能的解释:针灸的支持者们设法通过筛选对他们有利的演讲者和陪审专家来认可他们的主张。或者是,会议的组织者另人信服地组合了一个强大的西医研究者阵线,他们视针灸为伪科学。尽管这一类的认同会议无可避免地带有一些政治色彩,但其运作旨在鼓励对证据的评估,而不是政治上的操纵。这12个陪审专家在进行评估时所面对的是相同的信息和证据,除其中二人是受过西医训练的针灸医师外,他们大部分不具有支持或反对针灸的个人利益。一些研究,特别是效果很好并能重复的研究,如术后恶心,给陪审专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