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oy厉
Roy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04
  • 关注人气: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伊甸樱桃

(2013-06-06 17:00:47)

看标题应该就有不少人想到慕容雪村了,最早看到慕容雪村的《伊甸樱桃》这个作品的时候是好多年前了。最喜欢里面这么一段,就是讲说作者碰到一个极其有钱的神秘人,这个人允许作者在他的房间里挑一样东西:


看看这豪华的坟墓吧,精致的手编地毯,毛茸茸软绵绵的,踩在上面说不出的舒服,可惜我用不着;还有这张黑黑的大班台,敲上去铿铿做响,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得值个好几万吧,没四五个人抬不起来;橱柜里有一堆石头和几个杯盘碗盏;书架上摆满了书,旁边是一匹青瓷的马、几个黑罐子,还有几尊亮闪闪的铜鼎,这玩艺儿我大概懂一点:越亮就越不值钱;笔筒里插着不少笔,肯定都不如我那支;那块镇纸摸上去滑滑的,应该是玉的吧,我拿起来,想想又放下:万一是石头的可就亏大了。转悠了半天,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过去抱起了那台电脑。IBM的原装机,市场售价两万多,我可买不起。

  

  “你爱钱,但你选的是最不值钱的。”他慢吞吞地走过来,指指点点地说,“这些奇石最便宜的都要十八万,这几个盘碗都是纯金的,这匹马品相不好,不过怎么也值十几台电脑;那六个鼎是范思哲收藏过的,他不识货,费了不少钱,我只花了六千美元;还有这四件黑陶,都有五千年以上的历史,是洛口遗址最下层的出土物;”接着拿起了那块镇纸,直举到我的眼前,“这块玉的中心是一滴水,看到了吗?一亿年的水。这就是传说中的南洋泪玉,更难得的是它这么大,这么完整,而且几乎没有瑕庛。他们都说作镇纸太浪费了,应该雕成菩萨雕成佛,我说,神佛菩萨只配镇人,不配镇纸。”


我傻了。他像猫一样无声地走出去,站在客厅里嘿嘿冷笑:“出来看看吧,这是徐熙的《群芳谱》,除了白牡丹花瓣上那个乾隆御览的红章,其它堪称完美;这是米芾的《拜石帖》,真正的性情之作;这是宋徽宗最后的作品,《抚琴赏花图》,就画于靖康年间,六个月之后他就被金兵抓到了五国城,从此一辈子坐在井底;这幅字是隋炀帝过屈原墓时写的:君前别无人物,君去天下一空。隋炀帝位高才大,目空一切,得他一言之赏,何啻百万美金?这是隋朝展子虔的《河洛山川图》,故宫博物院有一件镇馆之宝,是他的《游春图》,一九四七年就卖到八百两黄金,号称是中国最早的山水画,其实我这幅比它还要早六年。”


他停了下来,似笑不笑地望着我,目光里甚至还有点忧愁。我满头满脸都是汗,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他轻叹一声,慢慢走到窗前,双眼凝视着墙上的那幅画,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这幅画是我最想给你的。为了它,我花了整整四年,托过不知道多少人,最后才从欧洲一个侯爵手里买下来。”


我的嗓子干得不行,结结巴巴地问他:“这……这是谁的画?值多少钱?”


“塔斯罗夫四世滴血之作,从不传世的《各各他山》,那几滴红色的泪就是他的血。”他轻轻地说,每一个字都像是惊雷轰在头上,“你看这个耶稣是不是有点奇怪?对,因为他多了一条尾巴,还有这十字架,看见了吗?那是人的骸骨。因为这幅画,塔斯罗夫被斩手、剁脚、割鼻、摘眼、剥皮、剜心,直到咽气也不肯忏悔,死后一百年间十七次掘墓鞭尸。我为它花了260万英镑,那是七年前,现在,……,四百万吧。”


四百万英镑,合人民币五千多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地上,一身酸软,还在连连不断地打着嗝:“我不要电脑了,我……”


“机会只有一次,兄弟。”


“我要那幅画!我要那幅画!”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我跳过去就要摘那张画,他把我推开,我又扑过去,他推开,我再扑过去,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我浑身流汗,脸上的肌肉突突地跳,心里有个声音轰轰地响:“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一扇门轻轻滑开,那几个小伙子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齐刷刷地站在他身后,冷冷地看着我。我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心头一下子明白起来,汗下如雨地跟他道歉:“大哥,对不起,我忘形了,我……”


他就是这时候开始不正常的。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会儿,他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摘下了墙上的画,嘶拉一声地从框里揪出来,然后抄起剪刀就开始剪,那几个小伙子也不拦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那五千多万剪得粉碎。剪完了,他捧起那堆碎片走过来,哗的一声扬到我的头上,满天雪花飞舞。在纷纷扬扬的碎片中间,他两眼血红,面色苍白,哈哈大笑着说:“好吧,你要我就给你,给你,给你,给你,给你,给你!”



虽然这本书是大部分读者认为慕容雪村写得最烂的一本书,但是我倒不这么认为,这里面挑战了太多人性,金钱观,价值观的东西。就那上面一段话,我不仅联想到自己过往类似的经历,还在日后的生活中见到了无数多的人前仆后继地去淘金,而结果往往是自己的存款不怎么见涨,唯一见涨的就是赚钱的欲望,然而越想赚钱就越赚不到钱,直到放弃的那一天,仰天长叹觉得世界对自己不公。


从清朝开始大凡有点成就的人,都会跟你谈理想,然后说越是爱财之人越是赚不到钱,很多人认为他们不过是在那里装逼,或是试图画饼来迷惑你,实质上把你卖了还让你给他数钱。 我一度也是这样的想法,尽管后来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想法,我也能理解很多自以为很聪明的人觉得自己看穿一切后,去他妈的价值,去他妈的人生观,这个世界谁有钱谁说话,老子就是要赚钱,谁也迷惑不了我,我就是一棵葱,谁拿我沾大酱我艹他老祖宗。


在他们眼里我无论说什么也都是很傻逼的,但是经过时间的洗礼,至少我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看似“聪明人”最终走向了富裕或是获得了什么大的成就,这就好比在下棋的时候,你也许比别人多看出了一个好的招数可以多吃一个子,但是很可能这又是一个迷局,如果你因为这样就窃喜的话,只会输得更快, 你最终不过是一个抱着笔记本电脑走的人。


所谓的聪明,若是摆脱不了短视,则依旧会是小聪明。很多时候的短视是不自知的,包括我在内。 90年代上小学的时候被初中生拦路抢钱,口袋里5元零花钱被抢,内心极其郁闷,都快得忧郁症了,结果过了几天去家附近抢低年级学生,也抢到5元,内心平衡了,但是过会儿又郁闷了:如果自己没被抢,现在不是10元了吗?


初中的时候为了一点皮毛的事觉得被欺负了就能抄起板砖照对方脑门上砸,上了大学,打个车,发现司机绕路了,为了不肯多交钱跟司机吵到差点打起来也有过好几次。 现在想起来这绝对不是什么回味无穷的青春时期很光荣的傻逼岁月。 我不能给自己找任何理由短视,因为我一生不见得比别人活得长,自己能发光发热的时间极其有限,我今年31岁,宋教仁31岁时候若不死就当总理了,更何况即使是一个孩子,身边也一定有一些值得参考的导师,只是能否理解就不得知了,这也跟环境有一定的关系。类似的话我有跟一些朋友说过,我微信的订阅者里面不乏一些身家数亿的现实中的高富帅白富美朋友,通过聊天,他们的理解吸收能力明显要更好,不仅因为感同身受,也因为见多识广,只是更多的人们无法理解也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人,只能等他们自己去领悟了,不在开导对象之列。


眼界高(但是不能好高骛远),心态就会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懂得放长线钓大鱼,学会如何经营自己的资源,更重要是明白那些大佬们说烂了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很多资源是比钱更加珍贵的,比如时间。我近两年经常要花很多钱买时间,然后看到现在的90后无聊地打发消磨时间的时候,我就很羡慕,心想他们浪费的时间要是给我该多好。


除了时间,知识,人脉等等也远比钱重要,我说服不了一些抬杠的人,他们认为这些东西无法套现就是渣,其实即使是金融界,也不是一切往钱看的。我认识的一个前雷曼金牌操盘手,后来去了大通,年入数百万美金,比华尔街不少高管收入都高。有意思的是他在饭局上从来不谈钱,不谈交易,不谈市场。我本以为他是工作太累不愿意工作之余谈这些事,有次聊到这个话题,他跟我说:“外面的人总认为金融界的人都是掉钱眼里面去的,即使我们这些最应该在乎钱的人,都不把资本看得很重,做得越好的人,反而看得越轻,因为对我们最重要的东西是信息,数据,知识,策略,人脉,经验,还有心理分析等等。这些才会最重要的。你想,雷曼倒闭以后,如果没有这些资源,我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再看看那些投行,咨询行业,私募的,虽然最终目的是为了赚钱,但是他们在经营软性资源上是非常认真努力的。 再说李嘉诚,无论你怎么说时代赋予他什么样的机会,但是他始终靠的是那个诚信为本。同理,丁磊比你强的不会是技术,马云比你强的不会是运气。


我为什么一再跟我认识的人强调个人境界的提升,包括个人品位,逻辑思维能力,为人处世的哲学,辨证的思想理论等等。 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高速铁路网, 最廉价快速的物流体系,可是因为贫穷,我们的头脑却是如此的缓慢。放眼国内,因自我感觉上的贫穷,而为了蝇头小利争个头破血流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就连贪官在写给自己儿子的信上都说:咱们中国人就是短视,利用这一点,你才可以在仕途上如鱼得水。



单从财富上来说,奥巴马并不富裕,互联网的发明者创始人 李先生 家里厨房都没钱修,但是他们是真正富裕的人。 写到这里,最后的部分我用来回答很多人问我的问题:大环境不好,我现在没有什么赚钱的机会,我应该怎么做呢? 


提升自己的财富有很多种办法,比如你可以学好一门外语,或者多充充电补充自己的专业知识,更可以换一个环境去增加自己的经验和阅历,而不要单纯把快乐建立在工资单从7500到8000的基础上。 记住,你第一感觉想要的那个笔记本电脑,是最不值钱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以眼杀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