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震亚
震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772
  • 关注人气:2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斯人已逝,作品犹存——读倪匡

(2022-07-05 13:41:08)
标签:

倪匡

《卫斯理科幻小说系列

分类: 闲读偶记

                                         斯人已逝,作品犹存

              ——读倪匡

     7月3日下午,作家沈西城在社交平台透露,著名作家倪匡离世,享年87岁

闻此消息,不免怅然。

熟悉通俗文学的读者不会对倪匡陌生的。在上世纪下半叶的香港文坛,倪匡在科幻小说领域的地位,相当于金庸在武侠小说领域的地位——首屈一指。

出生于1935年的倪匡,原名倪亦明,又名倪聪,笔名卫斯理、沙翁等。他自内地到香港,经历丰富,其人生故事足够精彩。但这里只想聊聊他的创作。1962年始,创作科幻小说,已推出《蓝血人》、《透明光》、《不死药》、《支离人》、《无名发》、《黑灵魂》、《多了一个》、《异宝》、《环》等一百多部,多收入香港明窗出版社出版的《卫斯理科幻小说系列》。此外他还写武侠、侦探、言情小说及杂文、评论;所编剧本,大多拍成了电影。

  斯人已逝,作品犹存——读倪匡


中外许多科幻小说作家比较,倪匡没有受过系统的科学教育,他也不主张在科幻小说中注入太多的科学内容。他说过:“其实,要写科幻小说,科学知识倒不能太丰富,即使写了也一定不好看……毕竟任何小说本身必须是小说才行,就是要有吸引人的情节,如果长篇大论的大谈科学理论,那不就变成科学文献了嘛。”所以,他的科幻小说就具有了自己的特色。

 评论界,对倪匡的科幻小说褒贬不一。肯定者认为,他的作品神驰天外,遥追远古,幻想奇特。

  据说,幼年时期的倪匡喜欢看天、看星、看月亮,常常在凝望中生发出种种神奇莫测的联想。这种对于天文学的癖好与喜爱幻想的秉性,影响了他后来的创作──在他的科幻小说里,往往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外星人与史前人(所谓第一代地球人)。比如《头发》,把地球人的祖先设想为宇宙中某一星球上被谪贬之人。其头发本是“思想电波束的通路”,“可以像手指一样灵活运用”。但来地球之前,已被废掉。由于他们来地球后依然丑恶、自私、凶残、虚伪,于是外星人又派出使者,来地球上拯救人类的灵魂。这使者,就是世上四大宗教(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与道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释迦牟尼、耶稣与老子。又如《玩具》,设想了100多年后,地球由机器人统治的情形。机器人的统治中心,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电脑,它把地球上的氧气弄走了,于是所有生物一起死亡,少数剩下来的,就成了供机器人观赏的各种类型不同的玩具。另如《聚宝盆》,写一科学家在某古玩店里偶然买到一块金属碎片,经鉴定,是明代巨富沈万三的“聚宝盆”碎片。再作进一步的研究,竟发现它是一台构造精密、原理深奥的金属复制机。自然,这不是已知的人类所能制造出来的东西。于是小说的结论是:它的制造者乃是外星人。再如《环》,写的是20万年前,地球上已经有了具备高度智能的人类,但他们总是自相残杀,自毁未来。其中,有30人是一流的科学家、学者。他们爱好和平,看出其他几十亿地球人的劣根性不可救药,发展下去,必将绝灭,便离开地球,远抵土星的上空,建立起居住点。多少年过去了,当年的30人已繁衍为一千五百万人;密集的居住点发展成为环绕土星的大环。而在地球上,那第一代人类早已在战争中全部毁灭。如今,遍布地球的则是第二代地球人。还有《妖火》,写到科学家已能控制内分泌,以此去改变一切动物的遗传习性,进而试图制造出“能控制人心灵,改变人性格的内分泌液”;而《后备》,甚至讨论到了复制人的问题,比现实生活中克隆羊的问世早了近20年。

  显然,上述作品充分显示了作者所具有的丰富想像力。尽管,宇宙间有无外星人,今天的地球人之前是否还有过地球人,目前都没有确证,但仍可以看做是一种科学推测吧!

  由于科学的发展,今天的人类代表已能乘坐航天飞机遨游太空,由于好奇心的驱使,富于探索精神的人类总想窥知宇宙的奥秘,所以20世纪西方世界的科幻小说常取材于外层空间,编织出一个又一个有关外星人的神奇故事。比如美国作家克利福德·西马克的《转运站》,写到了和平相处的星系社会,而地球被当作了空间运输中心。

  斯人已逝,作品犹存——读倪匡


虽然,在多写外星人这一点上,倪匡的作品与当代外国的科幻小说有类似之处,但是,在取材与行文上,倪匡的作品往往华民族特色。

  …………(此部分删除)

  在批评者看来,倪匡的科幻小说过于偏重情节、趣味,输文采、少内涵。尤其是人物形象的塑造,不很成功。几十部小说读下来,性格鲜明、给人印象深刻的也就是共同的主人公卫斯理一个人。而且,还被写成了无所不能的超人。

  的确,这是倪匡作品的不足。但是,对于中国的广大读者来说,情节曲折是至关重要的。而这一点,也正是倪匡的特长。他的小说,在融入武打招数的同时,更多的是增添了侦破小说的因素。于是,小说开篇必有令人不可思议事件或现象出现,以此为悬念,一步步展开情节。其间,疑问接踵而至,怪事层出不穷,以此使情节曲折。比如《透明光》。先写埃及某古庙拆除,使一种原本封存在庙中的能致人透明直至隐形的矿物重新现身。但到底是什么物质,无人知晓。经过化验,竟认为不是地球上可能有的物质。偏在此时,又有隐秘的势力试图夺走这一物质……。显然,这样的描述,是能勾动读者阅读兴趣的。其他如《眼睛》、《多了一个》等,也都是在小说的开头设置悬念,营造出一种神秘、紧张的氛围,来吸引读者迫不及待地阅读下去。其结尾又往往笔锋一转,把顺理成章,似乎已成定案的结论推翻,再留下悬念,任凭读者去想。

与曲折的情节相配合的是环境的设置。作者还常把事件的发生地安排到南洋荒岛(《不死药》)、非洲丛林(《丛林之神》)、欧洲古堡(《迷藏》)、中东沙漠(《虚像》)金字塔内(《透明光》),以及广漠、神秘的外层空间。而这些地方,对于一般读者来说,当然是陌生的,且因陌生而愈觉神秘、更加向往,以此来加强诡异、惊险的气氛,增添吸引人的魅力。

  斯人已逝,作品犹存——读倪匡


至于内涵,其实倪匡的科幻小说还是比较注意反思人类自身,不乏忧患意识。

 首先,是对人性恶的思索,对政治、权力的厌恶。比如《环》,写那些转移到土星环上的第一代地球人的后代中又有一些人开始谋求权力了。对此,作品中有如下的一些议论:“人是动物,人本来和其他的野兽──杂食动物──没有多大的区别。在人的遗传因子之中,即使过了二十万年,仍然具有占有的心,甚而在某一种情形之下,就会发作,就会要求有权力,就会要求将他人的利益,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即使是他们那些人,也在所不免。” “人性是一个大环,不论这个环的直径是多么大,人性总会回到原来的丑恶的一面。我所经历过的那个环,在时间上是二十万年,但是二十万年虽然长,兜回来的时候,仍然是原来的起点。”又如《头发》、《异宝》,均从外星人的角度,揭露人性的阴暗面。前者写道:地球人的“最大罪恶根源,是内心深处只为自己短暂的生命打算,在他们的生命过程之中,虚伪、欺诈、贪婪、妒忌、凶狠、残酷、自私、横蛮……”而后者痛感人际之间的无端猜忌和互相防范。结尾一句耐人寻味:“人类什么时候不再需要锁了呢?”

  其次,是对人类微妙情感的真切体验。比如《透明光》。写到某一矿物的光照能使人的肉体透明,变成隐身人。或许,隐身曾是许多人向往的。但是,一旦真成了隐身人,却又“整天生活在恐惧、绝望之中了!”小说中,即使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勃拉克,一个胆大包天的凶徒、杀手,也难以免除心灵上的恐惧。因为,“只要你身穿一点衣服,只要你手上拿着一点东西,任何人都会立即尖叫起来了,就算人家看不见,我们赤身露体对着人,那滋味也绝不会好受”。小说还写出了人到穷途末路时的心态:王彦和燕芬因“全身肌肉透明”而“逃上孤岛”。如同“两具白骨,并排躺在一起。”“他们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到什么时候,以及如何活下去,他们为什么不趁还活着的时候,尽量享受一下人生呢?”“忽然之间,我想到我们被一层看得见的肌肉包住了骨骼的人;如果全能够来看看王彦和燕芬这时候的情形的话,那么一定会彻悟的。人生数十年,迟早会化白骨的,即使在未化白骨之前,也只不过是薄薄的一层肌肉,在裹着白骨活动而已。既然如此,又何必勾心斗角,你争我夺,又何必有那么多的七情六欲?”显然,作者是在强调:“人生苦短”,理应加倍珍惜,并“与人为善”。

  再次,是对人类现实与未来的深层思考。这方面,《玩具》最令人警醒。小说展示了这样一幅图景:当人类的科学发展到相当程度的时候,各种工作都可以由电脑、机器人去完成。于是人类“完全不肯动脑筋”,一旦人脑完全用不着去想什么时,人就成了白痴,沦为电脑的奴隶、机器人的玩具。如果作品的开掘止于此,还是浅层次的。毕竟,机器人的时代还未全面到来。而作者的思考显然更深入、宽泛,所以又写道:“玩具的关系,在人和人之间也存在着,一些人是一些人的玩具,怎么也摆脱不了被玩的命运——倒不是富豪玩弄美女那么简单,有很多不同形式的表现,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作为玩具的,并不大有改变自己地位的想法。”更可怕的是,“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种种式式的社会道德,求生的本能和欲望,精神和物质的双重负担,犹如一重又一重的桎梏,加在……每一个人的头上……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些人的玩具,为另一些人活着,不是为自己活着,没有一个人有ziyou,没有一个人可以ziyou自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不顾及种种的牵制。zoyou,早就消失。”结论似乎残酷,但能令人警醒,让人想起鲁迅的杂文。何况,以往,人类的自我感觉太好,常常把小动物视为玩物。实际上,跳出地球,在广袤的宇宙间,在更高等文明的生物看来,人类何尝不是玩物。小说意在让人类也来体验一下被蔑视、藐视、戏弄的滋味,很有必要。

 

斯人已逝,作品犹存——读倪匡

也许,是过于求快与高产吧,总观他的科幻小说在思想艺术的水准上参差不齐。但就幻想的奇特、大胆与瑰丽而言,仍让人叹服,可资后辈借鉴

如今,斯人已逝,再去品读他的作品,应是最好的纪念了。

   (说明:图片下载于网络)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