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ippleye
rippley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2,183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AB整容鉴定:唯一但悲哀的选择

(2015-10-16 11:32:52)
标签:

杂谈

AB整容鉴定:唯一但悲哀的选择去年年底采访过一次AB,那天我旁观了她一次新闻发布会,参加了一次她和品牌商的饭局,下午的工作则是她为那个品牌拍一组街拍,晚上是采访,聊了两个小时。我们离开的时候她又换了一套衣服——因为还有一个工作。

那次采访,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个细节。一个是摄影记者刚刚赶到,一边卸下身上的器材,一边和我解释,下午他没能及时赶到,是因为去机场拍王菲和谢霆锋去了——“拍到了吗”,AB立刻向摄影记者打听,“没有”,摄影记者颇为沮丧。他非常确定这两人的确是今天下午的班机,而他们也在留意所有的通道,肯定没有漏过,但硬是没有看到这两位的身影。“啊,这是为什么呢?他们是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吗?”,AB热情的和我们一起讨论,假装她是我们中的一员,对逃避记者此事完全没有经验。我们不禁戳破她,“喂,你肯定知道有什么办法的对不对?不要装了快告诉我们”,她很无辜的表示,“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另外一个细节发生在她和经纪人kim之前。我们对kim做一个周边采访,她从外面回到房间,看到这一幕,特意跑到我们这边来,在我们与kim之间走来走去,和自己经纪人打趣“耶,kimi在接受采访哦,你们要问kim什么呢,kim你在说我什么呢”,她露出了一种小孩子看见爸爸上电视了的意外和喜悦神情,以及一种小孩子不停吵闹以求存在感的方式——但事实上,kim从来也不是深藏不露的幕后人士。

这些细节如此描述,似乎并无太大意义,写进稿子也不能佐证什么。然而我在现场感受到的是——她努力拉近自己和周围所有人的关系。不是因为我们是媒体,某些时候拥有一点点言论自主权,更重要的事因为她天生有这个倾向,她害怕被排斥,害怕被孤立。又比如,拍照的时候,她不停的和摄影记者说,“麻烦你回去一定要把我腿P得长一点啊,脸P不P无所谓,反正我最丑的样子大家都看过了,但腿,腿,一定要帮我P长一点”。但实际上,她的团队完全没有提出任何审图要求,而她当时穿了一条高腰线的连衣裙,根本不会暴露出腿长。她不停的强调P图,似乎只是为了向我们自曝其短而已。

那个时候她也不愿意谈婚事,“不要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的问题好吗”,她可怜巴巴的看着记者。后来她的团队成员私下替她解释,因为不想给黄晓明方面有“通过媒体逼婚”的感觉。她很努力的维持所有关系的和谐,与媒体的,与大众的,与她的“黄先生”的。

这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女明星。她的粉红少女心是在所有关系里辗转腾挪里的一种自我保护,是一种以弱示众,大约是主动放弃的姿态,“其实我真正想要的不过这些”,展示一种无攻击性的投降主义。

她自知没有表演天赋,跑男给她了一些自信心,觉得自己可以给别人带来欢乐,这是她对自己价值自我肯定的时刻。而她明星价值的最初来源,显然是因为容貌。容貌是她绝大多数自信的来源,也是焦虑来源,“你说一个长成我这样的一个女的,要是不注意那些,多容易变成一个让人讨厌的人啊”,采访的时候她这么说。因此怎么去给容貌定性,变成了这个无安全感女星最脆弱的环节——如果这容貌是假的,岂非连最初的“被喜欢的合法性”都丧失了?如果这容貌是假的,那么刻意去拥有这幅容貌的人,一定是非常让人憎恶的吧?

所以她选择了去做整容鉴定,与缠绕自己的多年的整容传闻做一个决断。然而事实上这并无卵用,那些深信她整容的人,不会相信鉴定书上的任何一个字。这真是明星的一种悲哀境地,她最在乎的事情,她连发言的资格都没有。甚至这整容鉴定事件,都会推动更多人加入这冷嘲热讽之中。

但没有办法,每个人的每个举动背后,都暗藏着人生所有的遭遇和所有的阴影。我们的人生被过去的事情所推动,这些事情决定了每个人的行动策略不同。有些选择,谁都知道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有时候,那是我们唯一能做出的选择。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