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毓智
石毓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60,850
  • 关注人气:14,0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汉语句子结构代表人类语言发展的方向    ——暑假提高中学生语文能力第47讲

(2015-07-27 15:12:46)
标签:

365

教育

文化

分类: 暑假提高中学生语文能力100讲

汉语句子结构代表人类语言发展的方向    ——暑假提高中学生语文能力第47

 

作者  石毓智 

 

        读过中学的朋友都知道鲁迅的小说《祝福》。其中描写了一个命运悲惨的祥林嫂,她的儿子阿毛被狼吃掉以后,精神错乱,逢人就讲阿毛的故事,以至于后来人们见到她就躲着走。

        我有一段的精神状况也有点儿像祥林嫂,逢人就说:“汉语好啊,汉语好啊,我们的祖先给我们选定了“主语 + 谓语 + 宾语”的顺序,这是最经济、最佳的……”。好在我比祥林嫂强,听众多是学生,虽然他们可能听腻了,但也不敢当面嘲笑我,不敢躲着我走,总得来上课吧。

        我出现“祥林嫂症状”的原因是,我1997在斯坦福读书期间,选修了吉帕尔斯基教授的《历史语言学》课,他在课堂发布了一个重要的研究成果:不论哪种语言的句子的基本成分都是主语、谓语和宾语这三个,从逻辑上讲有6种不同的排列组合,其中最经济、最优化的语序为“主语 + 谓语 + 宾语”。他论证的理由很多,这里只介绍两点:

        第一,包括英语在内的很多印欧语言原来都是“主语 + 宾语 + 谓语”的顺序,后来不少语言逐渐发展成了跟今天英语一样的语序“主语 + 谓语 + 宾语”。然而这个发展是单向的,没有相反的发展,即没有原来为“主语 + 谓语 + 宾语” 的语言后来发展成了“主语 + 宾语 + 谓语”的语言。人往高出走,水往低处流,语言向优化的方向发展。因此“主语 + 谓语 + 宾语”是一种最佳的语序。

        第二,每种语言总是采用某种手段来区别哪个是主语,哪个是宾语。像现代英语这种语言是依赖顺序,主语在谓语动词前,宾语在谓语动词后,不另增加额外的标记,这样最经济最有效。然而,绝大多数采用“主语 + 宾语 + 谓语”的语言,因为担当主语和宾语的多是名词,在实际应用中两者的顺序也可能颠倒,那么就需要额外的标记来保证交际的明晰性。当古英语为“主语 + 宾语 + 谓语”语序时,它就有词尾来区别哪一个是主语,哪一个是宾语。学过日语的朋友都知道,日语是一种典型的“主语 + 宾语 + 谓语”语言,它就有宾语标记和主语标记。这种标记不管再短,写的时候要费笔墨,说的时候要花时间,是不够经济的。

        吉帕尔斯基的观点一发表,来自欧美的学生,要么疑惑,要么反对。我这个唯一来自中国的学生则不假思索地接受了吉帕尔斯基的观点。我非常感谢吉帕尔斯基教授,他虽然不知道汉语,但是他提出了一个让华夏儿女感觉良好的学术观点,对我来说,则是“抚平了那颗受伤的心”。在国内读书,看到国内一些著名学者的论著中讲道,汉语跟印欧语言相比,汉语既缺乏这个形态,又缺乏那个形态,好像咱们汉语是一个残缺不全的语言一样,因此自卑心理油然而生。又听一些受过大学教育的人说,今天的汉语已经比不上日语了,日语已经比汉语更发达了,你看人家有那么多的标记和变形!到了美国,又看到那么多的中国留学生不让自己的小孩学汉语,因为他们认为汉语是一种落后的、非逻辑的语言。我作为一个汉语研究者,听到这些话,心里的痛心程度就跟祥林嫂失去阿毛一样。自己夸自己的语言,让别人觉得有点儿王婆卖瓜的味道,然而用一个印欧人的观点来说明,那就没这个嫌疑了,而且说服力还大得多。所以,我听了吉帕尔斯基的观点后,逢人就讲,不管他们是汉语专业的,还是其他学科的,不管他们是学生,还是老师。那一段时间的我真有点儿神神叨叨,我给大家的印象大概就像祥林嫂给鲁镇人那样。

       句子的基本顺序就是一个语言的基因,决定一个语言的特性,整体面貌,发展方向,甚至影响语法的演化和新产生的语法现象的特征。上面讲过,英语过去1000年的发展,由原来的“主语 + 宾语 + 谓语”变成今天的“主语 + 谓语 + 宾语”,就等于进行了一次“转基因工程”,这带来了一系列的后果。英语在“转基因”以后,丢失了大量的古英语的形态标记,而没有再产生任何新的形态标记,与此同时,它的语序越来越重要,虚词的地位逐渐升高,新语法标记产生的方式也与汉语一样,多是把一个短语固定下来,比如letslet us)表述祈使,be going to表示将来时,如此等等。

        应该感谢我们的祖先,一开始就为我们选定了“主语 + 谓语 + 宾语”的句子顺序,免受“转基因工程”之折腾。这就是我们语言的基因。就像我们的身高、肤色、毛发、智慧是来自祖先的遗传基因一样,汉语的语法手段、表现方式、发展路线、整体特征等都是由汉语的基因决定的。汉语主要依赖语序和虚词这两种语法手段,比如把“我看了书”中的“书”移到句首表示有定,用“了”表示动作的实现完成。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