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0,618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古道谍影

(2022-08-02 22:46:12)
古道谍影

余显斌

 

1

“旋风”马帮上路了。

曾讯骑着马,望望身边的卷子,很担心这个女学生会吃不消。可是,两天过去了,她仍很精神,此时,嘴角甚至还挂着微微的笑。

自己一个著名的马锅头,竟然是这个女孩救下的,这要传出去,茶马古道上的兄弟一定都不会相信的。

其实,刚刚醒来,他自己也有点不信。

兄弟们告诉他,他中了蛇毒,昏迷后,是这个女子听到呼喊声赶来,找到一种草药,嚼碎后贴在他的伤口处,救了他。

他结结巴巴道:“你……”

女孩面对他虚弱而不信任的眼光,脸儿红了,叮嘱他,在前面小镇上歇息一天,大概就可以上路了。

他彻底相信了,点点头。

这天,女孩没离开他,时时观察着他的伤口,看到黑色消失,才长长嘘了一口气,告诉他,可以了。然后,女孩站起来,准备离开。

他忙问女孩去哪儿。

女孩告诉他,自己是昆明人,想回家。

他一听,喜出望外,告诉她,自己的马帮是回丽江的,可以一块儿。

女孩抬头望他一眼,低下头轻轻道:“麻烦你们了。”

于是,女孩就跟着“旋风”马帮,在一阵锣声中,走在了茶马古道上。

千年的茶马古道,是个永远的传奇。曾讯更是茶马古道上一个传奇人物。

一次,他所在的马帮,在烟雾里迷失了道路。曾讯竟然用鼻子嗅着,寻到道路。那时,老马锅头还活着,问他是怎么嗅到的。他告诉老马锅头,茶马古道上有骡马的气味,有牦牛的气味,他嗅的时间长了,鼻子就敏感了。

老马锅头拍着他的肩,哈哈大笑。

两年前,老马锅头是在茶马古道上死去,临死前,指着这群跟着自己在古道上来往的汉子对他说:“替我带着他们,别丢下一个啊。”

曾讯流着泪,点头答应了他。老马锅头放心了,闭上了眼。

从此,曾讯带着老锅头遗下的马帮,在茶马古道上来去。

马帮有了自己的名字,叫“旋风”。

曾讯说,他们的马帮,应快捷利索,如旋风一般。于是,一面旗打起来,上面绣着“旋风”二字,招展在队伍里。

在曾讯带领下,他们拓宽了托运内容,可是,像这次的生意却很少做过。

从康定出发当天,一个儒雅的客商找来,拿出一摞银元,哗啦一声推倒在他面前,告诉他,请托运一个盒子。曾讯一惊,托运一个盒子,需要这么多银元,盒子该多大啊。

客商一笑,拿出盒子,书包般大。

他再次睁大眼睛:“这样一个盒子,要这么多银元啊?盒子里是什么?”

客商摇着手,这个不用马锅头知道。

曾讯说,自己必须知道。

客商一笑,提起皮包就走。曾讯想想,一咬牙,不看就不看吧。如果在过去,曾讯是不会答应的,这是马帮的规则。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日军进攻,西南一带人心惶惶,生意很不好做。

为了兄弟们的生活,就打破规定吧。

于是,他将盒子收下。

客商写下一个纸条:盒子送到丽江光义街24号。他答应了,装了纸条,送客商离开。自己也带着兄弟们上路了。

2

他这次的路线,是从康定出发,一路经道孚、炉霍、甘孜、德格、江达,抵达昌都。然后,从昌都到察雅,到芒康,到中甸,最后到丽江。

谁知,离开康定的第二天,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他就受了伤。当时,马帮经过一片树林时,一个冷冰冰的东西突然落下,掉在他的脖子上。他一惊,直觉告诉他,是蛇。

他刚扭头,脖子上疼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被蛇咬了,而且,伤口处发麻,是毒蛇。他忙一把抓了蛇,腰上匕首一闪,蛇头落地。他也噗通一声倒下马,昏迷在地。

他以为自己会死去,没想到这个女子救了他。

女子名叫卷子,在成都读医校的。因此会医术,也识得草药。

战乱兴起,卷子想回家,孤身一人上路,走到康定,就遇着“旋风”马帮,救了曾讯。

渐渐熟悉起来,她笑着对曾讯说:“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曾讯问,这话啥意思。卷子说,自己如果没有救曾讯,现在还不知怎么回家呢?说完,她望了曾讯一眼,眼睛里有水汪汪的意韵。曾讯见了,一颗心也仿佛融化了,融化在这片眼光里,他忍不住仰起头,对着长空唱起马帮间流传的一首歌谣: 

跑马溜淄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云哟

端端溜地照在

康定溜溜的城哟

月亮弯弯

康定溜溜的城哟

李家溜溜的大姐

人才溜溜的好哟

张家溜溜的大哥

看上溜溜的她哟.……

天,蓝得如一块玻璃,上面飘着几片白白的云,带着他的歌声,一直飘向遥远的地方,飘向了茶马古道的那一边。

卷子望着他,眼睛里荡漾着浓浓酽酽的光。

 “旋风”马帮从老马锅头起就有个规定,如果有人回乡,和马帮同道,马帮有责任带着他们回去。不过,带着一个女学生上路,对“旋风”马帮而言,是绝无仅有的。

兄弟们很高兴,毕竟,在荒山野岭里走,多的是孤独寂寞,是艰难危险。一群汉子,一天天生活在单调紧张中,现在,突然有一个女孩加入其中,还是言笑晏晏的卷子,大家都很高兴。

走四方的汉子,个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表面粗悍,内心十分细腻。他们早已从曾讯和卷子的眼光里,看出一些端倪,于是,常拿曾讯和卷子开玩笑。

一个叫桩子的小伙子道:“卷子,我们马锅头咋样?”

卷子眼睛一眨说:“好啊。”

桩子问:“咋好?”

卷子侧头想想,许久道:“勇敢,能帮助人,而且长得还很英俊的。”

曾讯在紧着马的肚带,悄悄侧着耳朵听,一个字也不想漏掉。桩子听了卷子的话,笑着问:“跟着我们马锅头跑马帮咋样?”

卷子拍着手说:“好啊,太好玩了。”

桩子接着试探着问:“给我们当……当大嫂咋样?”

卷子睁大眼,大叫:“桩子,你太坏了。”说着,追打桩子,桩子忙向曾讯这边跑来,躲在曾讯身后。卷子追到曾讯眼前,望望曾讯,红了脸,低下头。

曾讯笑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喊一声:“走咯,上路了。”

马帮人都大喊一声:“走啊,上路了。”

马帮走在了千年古道上,铃声叮当,叮当,叮当……太阳慢慢从东边升起,然后当顶,然后一直向西边坠落,将天边染成一片红色。马帮早早来到一个叫漫川的小镇上,住了下来。

这在过去是没曾有过的。

大家都不理解,还能赶一趟儿路啊,咋就歇下了?

桩子挤挤眼,说:“你们傻啊,马锅头怜香惜玉啊,怕卷子姑娘累了。”

大家听了,恍然大悟,一群汉子就嘎咕嘎咕地笑起来。曾讯被说破心思,很不好意思,回过头,恰好撞着卷子的眼光。

卷子的脸红了。

曾讯的心也咚咚地跳动着。

好在店主的叫声传来,遮盖了他的尴尬。

店主说:“你要求人,就去求马锅头吧,他是个善人。你求我,我能咋样啊?”

曾讯听到是说自己,就忙走出去。后面,卷子和其他兄弟跟出去,看见一个要饭老头,胡须满脸,白发纵横,遮着一张脏兮兮的脸。旁边是店主。

曾讯问店主:“找我什么事啊?”

店主指着老叫花子,告诉曾讯,这老头是昆明人,亲人被日本飞机炸死,来这儿投靠亲戚,可亲戚不知去向,就成了叫花子,现在想回去,哀求自己帮忙。自己一个店主能有什么办法,所以让他来求求曾讯。

店主说到这儿,对老叫花说:“快,给马锅头叩个头,求求他发发慈悲吧。”

老叫花沙哑着喉咙,啊啊地点头,准备叩头。曾讯一把扶住,长叹一声:“狗日的日本人啊,简直是造孽啊。”他答应将老叫花带着。

3

曾讯怎么也没想到,桩子竟然死了。

桩子是主管货物的,每次到一处店里歇息后,货物卸下来,骡马都拉倒槽上吃料饮水,恢复体力。货物堆放在仓库里。第二天一早,打了早尖,兄弟们将货物架上牲口背,喊一声:“走喽!”铃声叮当,马帮走向远方。

但是,歇夜的时候,得看紧货物。

桩子最细心,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他。

桩子说,来去一趟不容易,他得看紧了。尤其最近一段时间,他更是如此,他曾悄悄告诉曾讯,自己隐隐感到,有人暗中跟随他们。曾讯不信,怎么可能?桩子告诉曾讯,一次,他去仓库,刚走门外,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一愣,悄悄靠近窗子,点破窗纸,隐隐看到一个人影在里面晃动。

他大吼一声:“谁?”然后一脚踢开门冲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

后墙的窗子窗栓是断的,窗子是开的。显然,有人弄断了后窗栓钻了进来。现在,又从那儿跑了。

曾讯听后很疑惑,也去看了,窗栓确实断了,可什么东西也没少。

奇了怪了,谁啊?不拿东西,究竟想干什么啊?

他让桩子不要说出去,以免引起骚动。

此后,一直很安静,再也没有什么人影出现了。可是,桩子仍不放心,说他总感觉到,他们被跟踪着。说到这儿,桩子悄悄提醒:“那个盒子里是什么?”

曾讯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桩子忙建议:“打开来看看吧。”

曾讯坚决摇摇头,这是“旋风”帮的规定,从老马锅头一直传下来,不许翻看货主的东西,不许走漏货主的信息,甚至身份。自己不能破了规矩。

桩子叹口气,点点头走了。他还要去查看一下货物。本来,曾讯也准备去,可被桩子拦住了,桩子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了,曾讯事情多,别再劳心了。

桩子去了,不一会儿,静夜里传来一声惨叫。等到曾讯和兄弟们冲到发声的地方,都瞪大了眼睛,桩子倒在地上,已经断了气。

他的胸口被匕首刺了一个洞,鲜血奔涌一地。

卷子赶来,捏了脉搏,轻轻摇摇头哭了。曾讯一把抱住桩子大哭起来:“兄弟啊,我的好兄弟啊!”哭声如苍狼嗥叫,在夜空里盘旋着,回荡着……

兄弟们都望着曾讯,马帮这次在这儿住宿,是突然决定的,而且也比过去早了半个时辰。这些,外人是不知道的啊。

所以,杀死桩子的,不可能是外来的人。

二当家的山娃也同意,对曾讯说:“是内鬼。”

曾讯一愣,睁着眼睛:“你怀疑兄弟们?”

山娃摇摇头,用眼光暗示着老叫花子,还有哭泣着卷子。曾讯冷哼一声,说声:“你昏了头了,一个老头,一个女孩,咋会杀掉我的桩子兄弟?再说,总得有一个杀人的理由吧。”说完,他流着泪,吩咐埋葬了桩子。

桩子被装进棺材,放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大家将桩子埋在了茶马古道旁边的高坡上,一个个在坟前叩头,流泪,告别。

桩子是一年前投奔马帮的,他勤快,待人好,很快就赢得了大家的欢迎。可是,现在,他就这样离开了大家。一个个兄弟,一步一回头走了,走向遥远的地方,走近丽江。

这天晚上,马帮住在一处荒僻的小镇上,月亮明晃晃地照着。

半夜里,仓库里,一个蒙面黑影悄悄动着,寻找着什么。这时,门哐的被一脚踢开,曾讯走了进来,对着黑影道:“你要找的盒子早已那儿。”

黑影抬起头,吃惊地望着他。

曾讯嘿嘿一笑,将一个水囊划破,在隔层里拿出一个本子。

黑影一愣,慢慢将手伸向腰里。亮光一闪,曾讯的匕首飞来,插在黑影的手上。黑影一声惊叫,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曾讯一愣:“你?卷子?”

黑影扯掉脸上的黑纱,月光照进房内,赫然是卷子。

曾讯不解:“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卷子冷哼一声告诉他,自己是日本特工,名叫曾玉卷子,听说国府特工准备托“旋风”马帮托运一个密码本,给昆明“飞虎队”,所以,自己就假扮女学生救下他,无外是为了靠近他,找到密码本。

曾讯一愣:“那毒蛇呢?”

卷子一笑:“我提前在你经过的路途树上放的。”

曾讯不解:“你怎么知道我们会从那儿走,那是秘密。”

卷子得意地告诉他,日本特工无孔不入,早已在马帮里安插下卧底。曾讯听了,毛骨悚然,忙问:“是谁?”

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我。”

一支枪抵着他。

他回头,竟然是桩子。

桩子是日本特工,一直寻找密码本,可是找不着,于是,他和卷子想了一个办法,假装被杀,在胸口划上一道口子,喷洒着猪血,然后闭住呼吸。至于装进棺材时,由于怕闭气,卷子悄悄将棺材接缝处垫着东西。至于埋葬后,他们刚转身,就被其他日军间谍挖出,救了出来。

 “为什么这样?”曾讯不懂。

桩子得意地道:“我知道,我是突然出现的,你对我的身份一直怀疑,不会轻易拿出密码本。我如果死了,你就会放松警惕,就会拿出来。现在,你不是拿出来了吗?”桩子说着,伸出手道,“拿来,密码本。”

身后,一声枪响,桩子身子晃动着,缓缓倒下。

老叫花出现了,他笑着慢慢撕掉脸上的胡须,还有假发,竟然就是托运货物的那个客商。他是国军特工,将密码本交付给曾讯,自己化妆成叫花子跟着,暗暗保护着。

面对眼前的变化,曾讯简直有点傻了。

卷子更有些傻眼,突然对着外面月下欢快地叫着:“快,开枪。”

老叫花忙望了一眼外面,什么也没有,他大惊,知道上当。这时,枪响了,他背部连中数弹。几乎同时,醒悟过来的曾讯腰间匕首再次飞出,直中卷子眉心。

卷子慢慢倒下,如一副美人图被折叠起来。

曾讯跑过去扶起老叫花。老叫花嘴里吐着血,告诉他,托他送的那个密码本是赝品,真的在自己鞋底里。

曾讯不解地问:“那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们啊?”

老叫花断断续续告诉他,为的是引出日军间谍,消灭他们。说完,闭上眼睛。

曾讯轻轻道:“放心吧,密码本我一定送到。”

他站起来,对老叫花敬了一个军礼。其实,他就是一支云南中共敌后武装的团长,化装进入“旋风”马帮。他带着这支马帮,是给后方运送物资的。

第二天,马帮上路,马玲响起,叮当,叮当,叮当……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13689143798
       本文发表于2022年6月《野马渡》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跟踪陈小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