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0,618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跟踪陈小欣

(2022-08-03 11:19:09)
跟踪陈小欣

余显斌

 

1

张然很不高兴,自己竟然和陈小欣做了同桌。她想和吴艺做同桌,因为她们是好朋友啊,而且还同住一个小区,很谈得来。谁知,老班却偏偏安排了陈小欣。因此,张然就噘着嘴,侧着眼睛不高兴地白了一眼陈小欣。

陈小欣还不知道呢,还在高兴地哼着歌,也不知道是什么歌,反正哼得惨不忍听。

张然就喊道:“陈小欣,拜托了。”

陈小欣不知道张然拜托自己什么,就停止唱歌,望着张然。张然学着小品里的语气道:“人家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啊。”大家听了,都嘎嘎地笑了。陈小欣脸红了,轻声道:“夸张,至于吗?”张然说至于,还说陈小欣再唱,自己就会受不了的,就会去告老班的。

陈小欣就不唱歌了,望着窗外,看着天边的白云一朵朵地飘着,一直飘到天边去了。

张然慢慢的就有点愧疚了,觉得自己刚才那样说话,太过分了。她想,找个机会,给陈小欣道歉吧。可是,吴艺悄悄告诉了她一件事,让她的气又上来了,又噘着唇不道歉了。她气呼呼地想,凭什么道歉啊?应当道歉的是陈小欣,他很可能带着细菌,带着垃圾味,让自己身体抵抗力降低,让自己生病。这可不是张然想当然的,是吴艺说的。吴艺告诉她,陈小欣身上带着垃圾味,一定会让张然生病的。

张然听了,睁大眼睛望着她,不相信地道:“陈小欣身上为什么会有垃圾味啊?”

吴艺就左望一眼,右望一眼,然后给张然招招手,示意她跟自己一起到了墙角,才悄悄告诉她:“知道不,陈小欣捡拾废品呢?所以有垃圾味。”

张然就张大嘴,有些不相信地道:“真的?”

吴艺告诉她,自己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不信的话,可以试验一下,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张然问咋的试验。吴艺就拿着手里的矿泉水瓶,咕嘟咕嘟几口喝了,然后拉着张然的手,故意从陈小欣身边走过,将瓶子随手扔了。两人装作没看见陈小欣的样子,哼着歌继续走着,走到那边的拐角,急忙躲起来,悄悄伸头望着陈小欣。只见陈小欣站在那儿,见没人了,就慢慢地蹲下来,拾起地上的瓶子。

张然气坏了,这个陈小欣,果然还捡拾废品,带着垃圾味,就跑出来大声喊:“陈小欣,你干吗?”

陈小欣一惊,抬起头看见是张然喝吴艺,就忙摇着头道:“这……是谁乱扔垃圾啊?”说着,他将瓶子扔进那边的垃圾桶中,还将手拍了拍,很酷地耸一下肩膀。

2

张然回身看看吴艺,轻声道:“吴艺,你输了,陈小欣没有捡拾废品。”吴艺眨巴着眼睛说咋可能,自己几次看见陈小欣捡拾废品,有一次自己去西城河,走过那边的上坡路时,还看见陈小欣帮着他老爸推着废品车呢。说到这儿,吴艺不说话了,想了一会儿,说让张然看一场超好看的大戏,到时候张然不许跑出来,不许大声喊叫。张然出于好奇,忙点点头,答应了吴艺的要求。吴艺就再次一把拉着张然,转身走了,躲到校园拐角的后面,望着那边的陈小欣。陈小欣转悠了几步,发现没人了,再次转回身来,迅速来到垃圾桶边,将垃圾桶盖打开,拿出那个瓶子,装进一个袋子里。

他然后抬起头,脸儿红了,只见张然站在面前,吴艺也站在面前。张然气呼呼地道:“垃圾虫。”张然规定,鉴于陈小欣身上有垃圾味,以后不许挨着自己,不许弄脏自己的桌子,不许借自己的铅笔刀,不许胳膊伸过自己的桌子……陈小新红着脸搓着手可怜巴巴地道:“张然,我洗手还不行吗?”

张然说当然不行,即使洗手了,细菌也洗不掉,也会传染给自己,这样自己的抵抗力会降低的,会生病的。

胖乎乎的吴艺在旁边说,自己抵抗力也会降低也会生病的,到时会瘦成闪电的。

陈小欣白着眼睛问吴艺道:“我没和你坐在一起,你咋会生病啊?”

吴艺说,自己和张然是铁姐们儿,经常手拉手回家的,这样,张然身上的细菌,就会成群结队地跑到自己身上,自己就会生病的,就会感冒的。说着,吴艺还很婉约地咳嗽几声,做出已经生病的样子。

陈小欣彻底失语,低着头,许久道:“我……不挨着张然可以吗?”

张然哼了一声,和吴艺一块儿走了。

陈小欣说到做到,他的位子靠墙,于是身子就紧紧地贴着墙,如壁虎一样,尽量和张然保持一定的距离。老班上课时见了,就开玩笑道:“陈小欣,咋的,小小学生,就学会男女授受不亲啊?”陈小欣脸再次红了,低着头不说话。吴艺呼地一声站起来告诉老班道:“他捡拾废品,身上有垃圾气味。”

同学们听了,都“哦”地一声惊叫起来,陈小欣前后排的同学,都伸手捂着鼻子。老班皱着眉道:“怎么啦?大家这是怎么啦?捡拾废品怎么啦?那是变废为宝,是一种美德啊。”说着,老班走过去,耸着鼻子,在陈小欣身上嗅了几下,笑着道,“没味道啊,如果有,也是香味啊。”

张然抬起头不解地道:“为什么是香味啊?”

老班说,美德都散发着香味,很好闻的,只有恶习嘛,才散发着臭味呢。

大家都静悄悄的,不再说话了。但是,大家下课后都很少和陈小欣在一起玩了,连陈小欣的铁哥们儿周星也不和陈小欣在一块儿玩了,说自己最近感冒,不能闻垃圾味道,那样的话,感冒会加重的。

陈小欣就一个人在校园里转着,看着别的同学追着笑着闹着;上课的时候,身子就紧紧靠着墙壁,一动不动的。老班见了,摇着头长叹一声,没有说什么。

3

隔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老班特意找到张然和吴艺,告诉她们,希望帮自己完成一件任务。张然和吴艺听了,满脸阳光,能给老班帮忙,当然很高兴啊。吴艺甚至学着电视里的解放军战士的样子,双脚一并道:“老班,有啥任务,你就吩咐吧。”

老班看看身边走过的同学,招招手,让她们一起跟着到办公室去。老班那种谨慎小心的样子,让张然和吴艺的心中顿时紧张起来,咚咚地跳着。到了办公室,张然轻声道:“老班,很秘密的任务吗?”

老班告诉她们,是秘密任务,但是别怕,任务很轻松,还很好玩儿。老班说,今天上午放学的时候,他想让张然和吴艺跟踪一下陈小欣,看看他究竟在做什么。

吴艺听了,很失望地道:“陈小欣有什么跟踪的啊?他又不是特务。”

张然也点着头,表示不屑于跟踪。

老班摇着头,很珍重地告诉她们,这次任务非常非常重要,是关系着全班班风建设问题。老班严肃地说,这次她们跟踪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能让陈小欣发现了。否则,自己的计划就全毁了。两个小女生一听,脑袋点得如木鱼一样。

老班说,明天的班会上,就让她们讲述跟踪经过。

吴艺一听,高兴地双手一拍道:“还让我们讲话吗?”

老班点点头。吴艺忙保证,自己一定要认真细致跟踪,要将每一个跟踪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到时,一定不会让老班老人家失望的。张然也点着头保证:“我也一样。”说完,两个小女生雄赳赳地走了。到了放学的时候,她们早早来到校门外,躲在绿化带后面,不一会儿,看见陈小欣走出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吴艺哼了一声,悄悄对张然说:“袋子里一定是废品。”

张然点着头,表示有同感。

陈小欣在校园门口站了一会儿,哼着歌继续朝前走着。张然和吴艺俩,继续借着绿化带的掩护,悄悄地跟踪着。

张然有点犹豫道:“我们……是间谍吗?”

吴艺摇头,很得意地道:“我们是英雄。”

张然不解地道:“为什么是英雄啊?”

吴艺分析,她们是完成老班交给的光荣任务,是为了全班的班风,既然是光荣任务,当然是英雄啊。吴艺说完,不满地道:“张然,你如果怕是间谍,明天班会上,你别讲述了,我一个人上台讲述。”吴艺特别喜欢这样的机会,自己讲述,同学们鼓掌,很露脸的哦。张然一听,忙道:“我也讲述。”

两人最终商量,都上台去,一人讲述一段。

4

第二天班会按时进行。铃声刚刚响过,老班走进来,咳嗽一声,告诉大家,昨天,张然和吴艺同学接受了自己的任务,去干一件很秘密的事情。今天,就让这两个同学告诉大家,她们昨天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大家一听,都睁大了眼睛:老班将事情说得很神秘,如侦探电影一样,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大家纷纷问道:“什么秘密啊?”

老班一笑道:“掌声有请张然和吴艺给大家讲述。”

教室里,掌声哗啦啦地响起来,张然和吴艺两个满脸阳光,走上讲台,按照昨天分工,一人一段,讲述着她们所见所闻。

她们跟踪陈小欣,陈小欣傻乎乎的一点儿也不知道,一路蹦跳着,很快就到了一处上坡路,一个中年人恰好骑着一辆三轮车走过,三轮车上堆满了废品,怎么也上不去。陈小欣飞快地跑过去,在后面推着三轮车,三轮车慢慢移动着,上了陡坡。

吴艺告诉张然,那个骑着三轮车的人,一定是陈小欣的老爸,因为,她几乎每次见到陈小欣的时候,都在这儿帮着那人推着三轮车。

陡坡的那边,有一个院子,院门关着。

三轮车到了院门,陈小欣跑过去,推开院门,又忙和中年人一起将三轮车推进院子。

两个小女生悄悄跟着到院门,躲在青葱的树木后面,向里面看去,院子很大,到处堆着废品,空气中飘散着一种垃圾味道。吴艺捂着鼻子道:“真难闻。”张然也皱着眉,用手捂着鼻子。

她们强忍住没走,因为她们的跟踪任务还没完成啊。

过了一会儿,只见陈小欣从院子里走出来,对那个中年人挥手道:“朱叔叔再见,明天等着我,我会来帮你的。”中年汉子连连挥手,连连说着谢谢。

张然和吴艺的故事讲完了,同学们都傻乎乎地看着老班。周星问:“那个朱叔叔是谁啊?”

老班一笑,告诉大家,那个朱叔叔,是陈小欣不久前认识的人。陈小欣老妈是医生,医院最近收了一个病人,是朱叔叔的妻子。朱叔叔是收废品的,妻子有病,不能帮着推三轮车,尤其那段上坡路,就很难上去。陈小欣知道后,自告奋勇,每天放学后赶到那个地方,帮着朱叔叔推车。朱叔叔妻子住院,缴不起住院费,医院号召大家,积极为朱叔叔家捐献爱心。陈小欣知道了,也忙捡拾废品,并将卖废品的钱捐献出去。

老班早已知道了这事,他让张然和吴艺去跟踪,当然是为了让她们知道其中原因,并讲述给同学们。用他的话说,这样可以更好地净化同学们的思想,洗涤同学们心里的一些垃圾。老班说:“心里的垃圾不消除,心理就不干净啊。”

大家听了,一个个低下头。尤其张然和吴艺,更是红着脸低着头。

第二天放学,大家都赶到那段陡坡旁,和陈小欣一起,帮着朱叔叔推着三轮车,三轮车很快上了坡顶。朱叔叔回过头,笑着感谢。

在校园里,大家也都积极捡拾起废品,甚至在街道上,遇见废品也捡拾起来,凑在一起买了,将钱都捐献给了朱叔叔。

全班还成立了一个“爱心小组”,张然和吴艺也在其中。大家一起推举陈小欣为“爱心小组”组长。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13689143798

余显斌,《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至今出版文集十八本,写作至今,在几百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三千余篇文章,《父亲和老黄》等五百余篇文章在各级征文中获奖,《知音》等八十余篇文章被各种高考会考、中考以及其他考试选做考题。
           本文发表于2022年7期《阅读与作文》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