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1,422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鬼脸

(2022-07-15 18:46:15)
鬼脸

余显斌

 

1

朱小毛埋伏在草木间,静悄悄的。

月色惨白,不,是莹白色,很美,不过,在朱小毛看来是惨白色,据说书的王先生说,此时经常会有鬼出现。鬼惨白着脸,吐着滴血的舌头喊:“还我头来。”吴先生还有一只小猴,叫机灵,有时他也让机灵爬杆,竖蜻蜓,舞棒,很有趣。

朱小毛经常去听说书,看猴戏。

这会儿,他无端想到鬼的故事,浑身凉飕飕的,头顶仿佛有点动静,忙抬头,顿时瞪大眼睛:一张鬼脸在树上露出,隐隐约约的,不是惨白,是绿色的。

朱小毛啊一声惊叫,鬼脸嗖一声不见了。

他再也镇静不了了,爬起来就跑,感觉身后有脚步声呼呼追来。他吓坏了,几步跑进小巷,衣领被抓住,忙大叫:“饶命啊。”

一个声音道:“咋啦?”

他回头一看,是爹,浑身一软,瘫坐地上,事后觉得,自己当时的表现很丢份,不怪别人,都怪老爹朱神捕,于是白着眼睛说:“草木皆兵。”

朱神捕道:“小家伙,说谁啊?”

朱小毛心说,当然是你了,连自己儿子都不认识了,竟然当间谍追。平日里,爹总会轻轻揪他的耳朵道:“对神捕得尊敬,懂吗?”说着,爹很神气地哼着歌走了。朱小毛很羡慕,很嫉妒。不过,那是以前,现在,他没那种感觉了,甚至产生了想接替爹做神捕的野心。

原因嘛,很简单,间谍进入明月楼盗走情报,爹傻乎乎的,竟然一无所知。

这神捕做的,忒掉价。

2

明月楼被誉为“天下第一机密楼”,一道大铁门,仄仄的,只容一人侧身进去。然后是楼梯,仄仄的,只容一人上去。沿途设有机关,有毒箭、毒镖。

然后,是二楼。

情报就放在二楼。

这儿除了一个气窗,比拳头略大点,透气用的,其余全封闭。

可是,情报被盗走了。

谁能进去?除非神,或者鬼。有防守士兵道,是鬼盗走的。那晚,他去解手,看见一张脸,惨白色,带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对自己笑着。那个士兵顿时呆住,等缓过神,那张脸不见了。

因此,明军计划暴露,倭寇没上当。

朱神捕很不解,挠着后脑勺说:“怎么可能?本神捕在一楼一直候着。”因为这,古城军民一致认为,朱神捕浪得虚名,不配“神捕”称号。

朱小毛问:“爹,真是鬼吗?”

朱神捕喝口茶,没好气道:“是间谍小野一郎装扮的。”

朱小毛决定,一定要抓住小野一郎。

朱神捕听了,险些将一口茶喷出,看着朱小毛道:“不会吧?那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爹都不行哦。” 面对爹怀疑的脸色,朱小毛很不舒服,于是那晚去埋伏,去抓小野一郎,结果遇着鬼。

也因此,鬼盗情报的消息,迅速传遍市井。

3

就在朱小毛遇鬼的第三天,一个喜讯传开,倭寇进攻古城,落入明军埋伏,全军覆没。百姓听了,歌乐声声,鞭炮噼啪。

朱神捕得意地品着茶说,自己也有功劳。

“凭啥?”朱小毛不服气地问。

朱神捕说,这是自己和守城将领一起想出的计策,即再次制定一个计划,藏在明月楼上,让小野一郎盗取。计划中,明军准备去偷袭倭寇老巢。这当然是虚的,他们就埋伏在古城城外。倭寇得到情报,以为古城空虚,悄悄来攻,进入了伏击圈。

这叫嘛?引蛇出洞。

朱小毛赞叹:“爹,你真诡计多端。”

朱神捕气坏了:“小家伙,怎么读书的?用错成语了,是智谋出众。”朱神捕说,这次朱小毛也有功劳,如果不是他去埋伏,遇鬼,吓得屁滚尿流,小野一郎也不会那么容易上当,以为情报是真的。

说到这儿,朱神捕叹息:“小野一郎在哪儿呢?”

他说,直觉告诉他,小野一郎就在城里,一直在活动,可自己就是找不到那家伙。

朱小毛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自己知道小野一郎藏在那儿。

“在哪儿?”朱神捕问。

朱小毛当然保密,他得亲自出手,抓住小野一郎,到时自己不也成神捕了吗?著名的小神捕。

4

吴先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古城。他说,倭寇被消灭了,老家安定了,自己要回去,自己老家小桥流水,花色一片,养心。

可是,还没出门,他就被堵住,面前站着朱神捕。

吴先生问:“干嘛?”

朱神捕说:“你是间谍。”

吴先生笑了,说自己是说书的,咋可能是间谍?就算是的,咋进明月楼啊?难不成从气窗进去,那么小的气窗,自己这么大个儿,能行吗?朱神捕说,吴先生进不去,可有帮手能进去。吴先生问:“谁?”朱神捕缓缓道:“小猴机灵。”他说,吴先生将机灵训练着,专门盗窃情报,为了引开人们注意力,每次机灵出现,都戴着鬼面具。

吴先生一笑:“拿证据。”

朱神捕张张嘴,拿不出。此时,一个小孩跑进来,高兴地道:“爹,间谍已经抓住了,是另一个人。”

朱神捕再次张张嘴,沮丧地对吴先生道:“你可以走了。”

吴先生一笑,带着机灵,背着木箱朝外走去,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小野一郎!”

吴先生“哎”地答应一声,站在那儿,脑门儿上慢慢流出汗珠。他知道,自己上当了:朱小毛故意说间谍被抓,让他放松,离开,然后出其不意一喊,他无意识答应一声,身份已经暴露。

小野一郎木箱底层,赫然藏着几张鬼脸面具,有惨白的,蓝的,还有那张绿色的……

 

作者简介:余显斌,51岁,男,教师,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

本文获得“今世缘.国缘”征文优秀奖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名酒如周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