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义军
史义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4,814
  • 关注人气:8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能这样以讹传讹了

(2015-06-26 22:39:36)
标签:

李延禄

墙缝

解放军出版社

东北抗联史

分类: 历史

不能这样以讹传讹了

史义军

不能这样以讹传讹了

刚刚看到佟常存先生的博客,他摘引了李刚主编的《红色家族》中的文字,佟先生说,这本书是2005年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其中有一篇“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军长李延禄”,作者为黑龙江省党史研究室的龚惠。现将其有关“墙缝”战斗的部分摘抄如下:         

东满、绥宁各部队纷纷起义,使日本侵略军大为不安。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下令迅速恢复东满“治安”。3月初,日本天野十五旅  团沿中东路东进,34日占领海林;另一支以日军独立守备队第六大  队为主组成的上田支队,准备从敦化北上,配合十五旅团,企图把救  国军等各义勇军部队消灭在宁安境内。......36日下午3时,日军即占领宁安.....3月中旬,从各方传来紧急情报,日本关东军第十五旅团长天野少将和独立守备队第六大队长上田利三郎率领上万关东军和辎重团并带着炮队、骑兵队及40多辆军用卡车,从哈尔滨、吉林兵分两路成夹击形势向敦化、宁安一带疯狂扑来......接此情报后,王德林立即召集救国军总部会议商讨对策。会前,补充团支部分析形势,认为此战如能获胜,不仅消了日军侵略气焰,还可坚定等人的抗日意志,鼓舞各义勇军部队士气。因此,中共支部要求补充团一定要利用镜泊湖山区的有利地形,打好这一仗。在救国军总部会议上,包括副总指挥孔宪荣在内的一些人,提出了避开日军主力,分散进山隐蔽的主张。李延禄力排众议,坚持正面迎敌,并代表补充团坚决请战。王德林最后决定“打打试试”,下令给补充团补充弹药,并调姚甲航、戴凤岭两营的兵力作侧翼掩护,配合补充团打好这一仗。    

1932319日,日军上田支队从敦化出发,分两路北上,一路为奇兵100余人,沿镜泊湖两(西)岸奔东京城赴宁安;另一路500人为主力,沿镜泊湖东侧大量(原文如此)前进。当晚,日军主力部队到达瓦房店,抓了当地一名叫陈文起的猎户做向导,20日清晨到达南湖头。猎户陈文起有意沿着小江冰面走,把日军带入了李延禄早已布好的伏击圈。李延禄指挥这些刚入伍一个多月的新战士,用步枪、手榴弹迎击敌人......战斗进行了九个小时,敌人未能前进一步,反而丢下了上百具尸体。后来由于负责侧翼掩护的部队畏敌炮火袭击,擅自撤走,使日军得以插入补充团后方。.....

2005年李刚先生还认为李延禄指挥的墙缝战斗的战果是上百具尸体。到2014年就侦探出了消灭日军3500人的战果来。如果按照李刚先生承认的龚惠先生的研究成果,日军“丢下了上百具尸体”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日军死亡不到100人,伤3400人,加在一起就是消灭日军3500人。

王锦思和吉林博友雪城艺术中心新发现的《满洲上海事变尽忠录》记载墙缝(南湖头)日军死亡不到20人。

根据现有资料和李延禄的描述,可以说此战不是李延禄所指挥,都是后来杜撰出来的,证据有:

一是李延禄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哪支部队?

二是李延禄不知道日军烧毁的是救国军的枪支。根据日方证据说明这些枪都是救国军的枪。

三是李延禄根本就没有看到战场实际情况,就在《过去的年代》中说“据此,可见敌寇伤亡将近四千,最少也在三千六以上”。(黑龙江人民出版社796月第一版第36页)看来李延禄的后人还少说了1000

四是《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一书中根本就没有提及此役是李延禄所指挥。

五是《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中提到伪军一个营参战,说“本役毙敌一百二十名”。没说是伪军,还是日军。

六是《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中说三月二十一日补充团才参战,“次日早。经搜查战场。我方阵亡连长朴永和一员。连附一员。上士二十名。中士二十八名。下士二十一名。丟失七米粒九枪六枝。自來得枪一枝。毙敌兵十三名。获三八式枪十二支。弹三千余粒。馬十匹。 伪军率部来投诚。”说明拿着三八枪的日军被击毙的并不是在墙缝,而是21日在南湖头被击毙。此前被打死的敌兵尽皆伪军。

《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说在墙缝击毙小川松本大尉,查无此人。虽然,《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中有夸大的成分和统计不准的情况,但总体上要比李延禄叙述的可靠得多,打死日军十三名,和王锦思、吉林博友雪城艺术中心发现的《满洲上海事变尽忠录》完全吻合。

可见,所谓墙缝第一大捷根本就不存在,李丹刚、李刚矛盾百出的侦探的结果,只能让我们这些民间的草根更加怀疑你们研究的出发点不是站在国家民族利益上,而是为自己的家族在涂脂抹粉。

我们一些单位的退休的研究人员不负责任为其背书,已经给所在单位带来极坏的影响。甚至有的专业研究机构的专业人员还在将所谓的墙缝战斗作为成功的战例写入即将出版和已经出版的东北抗联史中,如解放军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东北抗日联军史》第27页中说:“318日,吉林国民救国军在宁安墙缝一代伏击日伪军,将走在队前的1个营缴械,击毙日军小川松本大尉以下120余人;19日,又在镜泊湖西岸再次设伏,于次日歼灭日军130余人”。别小看这短短的一段文字,凸显出专业研究人员的不严谨,19日设伏,“次日歼灭日军130余人”。好了我们看一看《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的记载:“三月二十日拂晓。……是役计毙敌兵百三十二名”。没说是击毙日军,还是击毙伪军,是一个糊涂的说法。

“歼灭日军130余人”,壮哉,一举“歼灭日军130余人”,研究人员没有作出处。这就是解放军专业研究人员出版的专业权威书籍中的数字。不仅“小川松本大尉”没有其人,就是“歼灭日军130余人”也是生造出来的。这种以讹传讹的说法,这种你抄我我抄他的研究方法能提高我们学术研究的水平吗?

建议有关部门对李延禄口述和所写的所有的战斗经历和战果都要重新考证,不能在这样以讹传讹下去了,总之,一句话李延禄关于东北抗联历史的话很不可靠。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