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勐龙河
勐龙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068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扬武·温泉

(2010-01-18 15:40:17)
标签:

杂谈

分类: 知青岁月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在云南的最南端——西双版纳,当了整整十年的知青。

在这十年间,从昆明到版纳的这条翻山越岭的老公路,我们来来回回地走过好多回。那时,这条公路,路况险恶,客车是不能走夜路的。因此,正常情况下,客车总是在黄昏时分停靠在沿途的小镇上。然后,全车乘客在小镇上的旅馆里住宿过夜,第二天一早,不吃早饭,大家又乘上车,匆匆赶路,直到中午,才在沿途的镇上吃饭、休息,然后继续赶路。那时,途中是不吃早饭的。

一路山高路陡,悬崖峭壁,再加上公路在大山里迂回曲折,盘旋缠绕。那时客车从版纳到昆明,在路上要走整整四天。因此,我们从农场到昆明的路途中,因为吃饭和住宿,一般要在八个小镇上停留,按照当时的行政单位看,其中有所谓的地级市和县城,应该还有更小的公社级的小镇。

扬武也是我们当时途中停留的小镇,那地方离峨山不远,是个很小的地方。可能由于附近没有什么大地方,因此,往来的客车携着旅客,大都会在此留宿。当时,这里连像样的街道和商店都没有,只是在公路边有个旅社,按常理它都不能算个小镇。

那里,沿着路边是一道围墙,围墙里面就是旅馆的地盘。它的占地面积还不小,客房一排排的,建在一个缓缓的坡面上;还有一个专供旅客就餐的,类似食堂的饭店;好像还有一块空地,当作小型停车场,专供过往的客车停放。

旅馆的大门就开在公路边,它是个过街楼式的建筑。门洞的一边是住宿登记处,另一边是个没什么东西可买的小卖部。

在云南的这十年里,我们途经扬武,并在此过夜的次数也不少。那时客车一到这里,我们就提着随身的东西匆忙下车,互相掩护着,挤到那个住宿登记处的窗口前,在拥挤而混乱人堆里,匆匆忙忙地办完住宿登记,再把随身所带的东西放到行李寄存处,这才觉得深深地松了口气。然后,只拿着潄洗用具,几乎是空着两手,浑身轻松地来到山坡上那一排排房子里的客房内。

那时的旅馆,绝没有现在的单间概念,整个一个大房间,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住在一起。

因此,我们才把随身携带的小件行李也寄存了。尽管这样,当时的治安情况,整体上要比现在好。

当时,所有的客房都不会有卫生间,也没有自来水。旅客们洗脸刷牙都在旅馆边上一间一面没墙的大房间里,那里有几排密密麻麻的水笼头,水笼下砌着狭窄的水泥台板。安顿好住处的旅客,都会在此洗脸、擦身、刷牙,有的还洗起了衣服。

晚饭自然是在那个唯一的饭馆里解决的,一顿晚饭就像一场战斗。那时,我们同行的知青同伴都会有很好的配合,有负责占座的,有专门挤进混乱的人堆里买饭的,有在边上配合的,还有人帮着从窗口把饭菜快速地传出来。等到饭菜端到桌面,我们大都已经饥肠辘辘,尽管饭菜的质量不敢恭维,但我们还是一阵风卷残云,于是一场战斗速战速决。接下来就是一个无所事事,但绝对可以自由支配的漫漫长夜。

现在想起来,按当今的观念看,那时,那旅馆里的饭馆绝对是垄断经营,不仅只此一家,而且还过时不候。尽管当时它有种种不是,但是高价勒索消费者的现象好像从未出现过。要是换了现在,这种情景下的消费者一定会是块上好的肥肉。

我们也早就听说,扬武附近有一个温泉澡堂,那时从昆明方向下来的客车,到扬武的时间一般较早,但由于一整天的车旅颠簸,我们都已经很疲倦,在加上停车以后,那一场住宿登记的战斗,就很少再有兴趣走路去洗温泉澡了。晚饭以后,天色渐暗,由于环境不熟,也不敢冒然摸黑前往。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只能只闻其声,不见其形。

记得七十年代中期,有一次我与二个知青同伴一起,从上海返回农场。我们三个都带了很多行李,其中有不少是帮知青朋友带的,一到昆明,我们就把所有的大件行李都从昆明汽车站托运到版纳。

那次,我们早上在昆明乘上客车,沿着沥青公路,很快就到了玉溪,午餐后,客车就开始翻山越岭,一路很顺利,那天,我们到扬武的时间,大约是下午3点。我们很快办好了住宿登记,并将随身的小件行李也放进了寄存处。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将这些事办妥以后,时间尚早,这偏僻的地方没什么可供消遣的,同行的知青同伴极力主张去温泉洗澡。

我们沿着公路往南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公路边上出现了一座简易的砖结构的房屋,从小路走上去,原来房子里面就是温泉澡堂,里面有个水泥砌成的池子,池里面的泉水温度宜人,在这里泡温泉是免费的,这里也没人专门管理,由于是活水,池里的泉水一直很干净。在里面泡上半个小时,就会血脉畅通,筋骨放松,浑身舒坦。

当时,知青中应该有不少的人,曾经在这山沟里泡过温泉,这当然是指男知青。不过,有一次我听说,有一大帮以北京知青为主的女同胞,曾经也在此泡过温泉,那些女同胞,也真够难为她们的。她们轮流着到里面去洗,一部分人在外面站岗,碰到有男的要进去,就一起大声地叫唤起来。

在那个年代,青年女性单身在外,真得很不容易。尤其是长得漂亮的,那么就更多了一份风险。当地一些有权的地头蛇,看见她们,一个个就像垂涎欲滴的馋猫。

当年那些在大山里泡温泉的女知青们,她们那种粗犷、大胆、泼辣的风度,也是在那种特有的生存环境中造就的,时至今日,想起她们,仍然能真切地感受到她们当年的艰辛。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