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风田
郑风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87,547
  • 关注人气:8,2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郑风田:经济学诺奖已变成了恐慌奖?

(2010-10-12 07:54:30)
标签:

诺贝尔

美国

诺奖

公地悲剧

获奖者

财经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点评

 诺贝尔经济学奖变得越来越赶时髦了,目前是什么问题最热,什么问题让欧美最恐慌,它就把诺奖授给研究这些问题的早期研究者,丝毫不考虑学界的影响力与感受力。由此看来,学者们在诺奖评审委员会里可能愈来愈被边缘化了。今年的三位获奖者是研究失业的,MIT的PETER DIAMONG,美国西北大学的Mortensen以及LSE的Pissarides三位中了大奖,诺奖表扬他们在就业失业机制方面的贡献。诺奖委员会的评审结果让学界真的是很难堪,因为学界对学术论文质量的评选自有自己的一套机制,比如最重要的指标当然是论文的引用率了,而从这个角度来看,获奖者的几篇代表作引用率都不是太高,Mortensen-Pissarides的代表论文引用率只有340次,高吗?

 

今年的获奖者因失业恐慌而获奖?

其实仔细分析一下,目前的诺贝尔经济学者已变成恐慌奖了,什么问题让西方世界最恐慌,研究此问题的牛学者就有可能获奖。比如今年欧美最头痛的问题就是失业问题了,刚刚渡过金融危机的欧美国家,目前的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明星总统OBAMA虽然采取数种措施但效果很不明显,不但支持率大幅度下滑,前哈佛校长,OBAMA的经济顾问主席SUMMERS也因此而丢了工作。如何解决失业问题,就业市场的机制就是一个大热点问题。其实失业也是欧美普遍百姓与政府高官们最担心也是最害怕的问题,普通百姓担心丢掉了工作,政府高官担心失业率整不下去。

 

去年的学者因气候变暖等“公地恐慌”而获奖?

去年的经济学诺奖也一样,全球气候变暖使人类对气候、海洋等这些类似公地性质的问题如何处理一莫莫展,哥本哈根会议变得了扯皮会议,面对人类生死攸关的大问题,各国都从本本主义出发自己绝不让步,与此相反的都希望别人让步。经典经济学有一种观点,那就是“公地悲剧”,公地正因为它的“公”,一般只能引起悲剧。如果气候、海洋这些公地性质的问题真要是变成了悲剧,人类也真就将灭亡了。OSTROM老太太几十年如一日,一直在研究公地悲剧,研究如何才能让公地悲剧变成公地喜剧。老太太在“公地”研究方面贡献卓著,但在经济学牛期刊上几乎没有象样的论文,但还是照样收获了经济学的诺奖。这个估计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她几十年痴心不改一直研究该问题,在某一天给她突然带来了那么大的一个礼物,这个结果充分说明,如果一个学者单纯盯着大奖,最后的结果是难以获奖的,兴趣才是最重要的。

 

前年的学者因恐吓人类经济危机而获奖?

再者就是OSTROM之前的KRUGMAN,一直用他的那个乌鸦嘴在唱衷亚洲经济奇迹,拚命喊“狼来了”,等到全球真的狼来了,他也就修道成仙收获成果了。

 

过去的诺奖更多地授予对经济学界发展的贡献。

人类对经济危机的恐慌、对气候变暖的恐慌、对高失业的恐慌成就了上述的研究者。 早期的诺奖评审更看重学者对经济学这个学科本身的贡献,比如去年去世的SAMUlSON,创造性地在经济学中引入数学,并把微观与宏观经济学集为一体,这些内容对经济学科的发展贡献很大,但真要讲他对现象问题的解释力与贡献,还真难说。类似的获奖者多了去了,G.BECKER把经济学进行扩展,比如用经济学的方法研究婚姻家庭抽烟等问题,使经济学帝国主义发扬光大,SEN专门研究福利经济学与灾荒,号称研究穷人的经济学,也获得了诺奖。上述学者研究的并不是热门现象问题,他们的贡献更多的是对经济学作为一门学科,在研究方法、研究范围方面进行了诸多的贡献。

 

诺奖评审标准的改变有好有坏

而近几年的诺奖委员会估计是变了,调整风向标了。如何来评判这种风向标,应该是有好有坏。在某种程度上,这样做也是一种纠偏。近年来经济学有一股极不好的风气,那就是数学化。因为诺奖没有数学,于是乎数学家们就把经济学作为登入诺奖的阵地,经济学诺奖有不少双栖类人物获奖,他们本身更重要的是研究数学而非经济学,数量还真不少。如果你看一下目前知名经济学者的背景,不少人本科是学数学的。NASH过去就是学习数学的。经济学诺奖的数学化,更让那些数学基础弱的经济研究者绝望。于是乎,经济学牛期刊的论文变得了数学竞标赛,大家都比着用高深的数学。这样的结果副作用也是极明显,数学毕竟是高度抽象化的东西,要进行无数假设,无数的简化,而现象世界是那么的复杂,单纯几个变量,几个模型想来解释这个复杂的现实世界,太难了。所以导致那些专攻数学的经济研究者离现象问题越来越远,他们的理论在解释现实现象时越来越不靠边。经济学毕竟还是一门解释经济问题的科学,这是它的本位职能。诺奖委员会的评审专家们从这个角度来看,是有点道理。

 

RES这次牛大了

这次的诺奖让一个期刊牛大了,这就是RES,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因为三位获奖者的成名作都发表在该期刊上,PETER DIAMOND最有影响的名作"wage determitation and efficiency in search equilibrium",发展在RES 1982年第49卷第2期上;Mortensen and Christopher A. Pissarides成名作” Job Creation and Job Destruction in the Theory of Unemployment”发表在1994 年第61卷第3期上。RES期刊也是欧洲人办的最好的经济学期刊,全球五大经济这顶级期刊,欧洲只有其一,其他四个是哈佛大学办的QJE,芝哥大学办的JPE,美国经济学会办的AER,美国计量经济学会办的ECONOMETRICA。

 

MIT的DIAMON这次出了场恶气了。

MIT的Peter A. Diamond四月份被OBAMA提名为美联储顾问,8月份却被参议院以“能力不够”驳回,这次的获奖也让70岁的DIAMOND老脸也找回颜面。看来美国这个号称最看重能力的国家也由于党派之争,能力高下不分,搞起了恶性的“党派亲”。美国也有美国的难处,任人唯亲,不独中国有,是全人类的困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