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风田
郑风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87,547
  • 关注人气:8,2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转:专家表示:筹资渠道要创新 农民意愿须尊重

(2009-01-03 15:28:12)
标签:

经济

财经

基础设施建设

李长安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点评

转:专家表示:筹资渠道要创新 农民意愿须尊重

作者:方烨    来源:经济参考报    点击数:3   更新时间:2008年10月25 【

编者按:《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加强对农村各方面基础建设资金的投入,使广大农村干部群众很受鼓舞。但是增加投资的钱从哪里来?尤其在当前中央、地方财政资金偏紧、社会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如何以少博多、以一当十是个亟待探讨的问题。对此,多位经济学家认为,多渠道筹资应是必走之路,特别要加强资金监管和提高项目评估的科学性,让农民真正成为资金投入的最直接受益者。

  杜志雄:资金来自三个渠道

 

  “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牵扯到融资的问题。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杜志雄这样对记者说。

  一是政府要加大用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财政拨款,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入。其中根据不同的财政状况,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地方财政投入就应该占大部分;在经济相对比较落后的地区,中央财政应该拿出更多的钱,以帮助他们发展当地的基础设施。

  第二要加强金融资本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长期以来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乃至农民的生产和生活对资金的需求很难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这次中央明确提出所有的金融机构都应该向农村发展提供资金的帮助,这实际上就赋予了所有的金融机构向农村提供金融支持的职能,我个人觉得这方面将来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

  第三就是强化社会资金的投入,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民间资本的投入。事实上这在我国农村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开发过程当中大量存在的,形式也是非常多样的。比如企业可以通过企业赞助的方式向其周边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帮助;另外,还可以把农村的公共品变成一种经营性项目的基础设施,把它当作一种经营项目来做,这客观上也是运用民间资本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帮助的一种方式。

 

  李长安:来源可以有些创新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劳工研究中心副教授李长安表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主要来源分为国家财政部门拨款、地方政府的自筹资金、民间资本和外资四方面。而具体的来源,则根据建设项目性质的不同而不同。其中,最重要的来源应该是中央财政拨款,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比较欠缺,欠账比较多,而地方政府的财政又普遍比较薄弱,若没有中央财政的大力支持,很多事情都无法完成。

  他强调,现阶段,我国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使用效率普遍较低,监管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可能存在挪用等情况。确保资金真正落实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就要加强资金使用的监管,提高其使用效率,同时还要加强对预算的执行情况、执行效果及效率等的监管。同时,地方在立项、评估的时候也应该加强项目建设的科学性,这样才能使用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中央财政、地方财政等用在刀刃上,提高其使用效率。

  另外,李长安提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还可以有一些创新,例如可以允许地方政府发债来筹集资本,这样有助于解决地方财政的赤字问题。不过这种做法也存在一定的弊端,可能导致地方财政发债的冲动,导致地方财政偿还能力的恶化,不利于地方财政的改善。

  还可以尝试大力引进民间资本和国外资本来拓展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李长安认为,这些资金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运用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辅助性的,如贫困地区在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时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获得的公益性贷款;二是投资性的,可以允许一些国外的投资集团对某些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一部分投资,但其中股权设置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问题。

 

  郑风田:大头还是让地方掏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指出,靠中央政府的钱是杯水车薪,大头还是让地方来掏。中央政府的钱很大的作用是四两拨千斤,中央政府的钱很大一部分投入到农村,对地方政府官员的行为也是一个约束,是一个导向。

  郑风田表示,过去中央资金一投地方,地方就把这个资金投入到城市建设中去了,不会投入到农村建设中去。因此现在需要一个强制性的指标与规定。要求中央投入多少钱地方政府要达到多少相应比例,中央投入与地方财政投入配套,这个方法比较有效和可行。如果没有这样一种规定,就让地方政府做,多少年都做不动。

  郑风田认为,提高筹资水平包括两大块,一块是财政支出,一块是社会资金。地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入也分两种情况:农民保命的基础设施要国家投入,盈利的就要多元的,多渠道的支出。像种国家商品粮,粮棉油的,其农田水利的基础设施应该国家来投入,以保证国家粮食安全。但是比如说像山东寿光那种,一亩蔬菜能赚很多钱,这个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就得他自己掏了。农村有盈利性的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比如道路,桥梁,水电。对公益性的、低效益的、搞农业生产的。所以说来说去,一句话,国家的钱应该用在刀刃上,比如粮食生产的基础设施建设。

  地方政府可能会说自己没钱,关键是中西部可能会出现这种状况,很多政府是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对于这一块的农村,中央应该抽很大一部分资金扶助。但是如果什么钱都由中央政府来出,这个经济发展是不可持续的。中央政府该干的另外一个事,就是号召让东部物力财力到中西部农村去搞基础设施。所以说中央的钱应该用在刀刃上,大的一些基础设施就能带动一系列的民间资金过去,如果现在纯粹拿钱喂它永远喂不完,最重要的是要提高它自己造血的能力,中央政府要做的就是造好骨头。

 

  项继权:投资多元化 以城带乡

 

  谈到对农村基础建设的投资问题,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项继权认为,首先应该分清基础设施的类型。公共服务上的,包括卫生所、文化站这些必须由政府来掏钱;而另外一些农业生产的基本设施,包括水、道路等与农业生产方面相关的,如河流水库的治理,资金的来源则可以是多渠道的。换言之,就是工农事业可以由社会来参与承担,而公益的则应由国家负担。

  需社会承担的部分资金主要来自哪里呢?我认为可采取以城带乡,工业反哺农业的方式,实现城乡一体。把城市的公共设施向农村延伸,将道路、自来水网覆盖农村,其它相关的服务也要向农村延伸,这个方案是可行的。这种方式长期延伸下去城市是可收益的。一方面农民可以享受到更多服务,而对于城市来说它的规模效应就出来了。

  “对农村设施建设投资,我个人认为还是应多元化多渠道的。”项继权继续说。另外,投资要考虑到农民的需求来投入,先解决他们最迫切的,最关心的问题。而最迫切的就是清洁水工程、道路、基本医疗、河道水流的治理问题。农村发展的需求是无限的,而政府的财力是有限的,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就要考虑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要考虑到农村当地的实际情况,根据农民的意愿来进行确定。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吕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