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界财视网
商界财视网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1,144
  • 关注人气:4,4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暗访稀土走私隐秘通道

(2011-03-07 13:58:21)
标签:

稀土走私

商界

黑市

铁矿

财经

分类: 《商界》

文/《商界》记者 李 楠

“只要不太贪心,不得罪圈里人,稀土走私便很难被查到!”

——究竟是多么巨大的利益,怎样隐蔽的组织与手段,让稀土走私不仅屡禁不止,反而愈加猖獗?

如果没有内部人士引见,外人很难走进稀土生意这个圈子。更诡谲的是,即便有内部人士引见,记者赶到包头的第一天,还是被约好的线人“放了鸽子”。

时间回溯到2011年1月,《商界》记者经多方联系,终于找到一位在内蒙古包头从事稀土生意的线人宋军(化名)。宋军之前为某稀土企业的员工,从事技术及销售相关工作,2005年起独立从事稀土贸易。然而就在记者到达包头当天,拨打宋军电话,他却突然反悔,表示由于之前给某媒体透露了相关内幕,他已经引来圈内同行的怀疑。

“你知道去年央视报道的那起南宁奥天公司稀土走私案吧?据说就是因为得罪了圈里人,被人报复才把内幕捅给了海关。”之前在电话中,宋军就已告诉记者,受政策合理性、海关监管力度和检测检查水平的限制,目前国内被破获的稀土走私案极少,即便被破获,大多是因为同行或公司内部人员的举报。而现在,圈内已经有人怀疑他泄露行业秘密,出于安全考虑,他说什么也不愿再带记者进行暗访,只能“友情”提供一些采访线索。

那么,究竟是多么巨大的利益,怎样隐蔽的组织与手段,让稀土走私不仅屡禁不止,反而愈加猖獗?

《商界》记者沿着其提供的线索深入调查,终于挖掘出一条庞大而隐秘的稀土走私地下产业链。

黑市上的暗号:“我只做铁矿”

初到包头,记者并没有感受到所谓“稀土之都”的氛围。这里盘踞着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稀土企业——包钢稀土,理论上控制着整个稀土产业链的产、供、销各个环节,一派和谐美好。

然而表面风平浪静,暗里波涛汹涌。盛名之下,包头实则是稀土走私最重要的原料来源地之一。这个灰色的行业圈子,外人很难融入。

按照宋军描述,我国的稀土走私,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地下产业链。这条产业链主要由以下环节构成:采购货源——囤积储藏——代理报关——境外转运——国外销售。而在这一产业链条的每一个环节上,还有一个隐性的机构——专业贸易中介时时发挥作用。除此之外,产业链上的每一个流程及人员,都有一套完整的“隐身术”,以逃避政策的监管和法律的追查。

记者首先联系采购。这是整个稀土走私产业链的第一环。

按照宋军提供的线索,记者致电包头某稀土加工企业销售部的主任,声称求购碳酸稀土。对方马上表示有货供应,价格每吨21000元。

为什么会这么容易?随后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的法律法规并没有对稀土在国内市场的销售作出限制,这就导致稀土走私的第一个环节——采购,变得轻而易举。举例来说,记者在某电子商务网站上仅以“稀土”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得到的供应信息就有15000多条!更毋论以17种稀土元素分别进行搜索的结果了。

但这些都还不是稀土走私最重要的货源。事实上,为了更好地隐藏行踪,黑市才是走私者采购稀土的首选。不仅如此,据宋军介绍,“黑市”上的稀土价格,比正规企业加工的产品普遍低20%以上。而“黑市”所售稀土,直接来自距包头市150公里的白云鄂博矿区——偷矿,俨然已经成为稀土走私派生出的另一条次生产业链。

按照宋军指引,由包头东火车站乘坐57407次列车,颠簸近五个小时后,记者终于在零下二十摄氏度的夜色中来到了这个名叫白云鄂博的小镇。

这里蕴藏着中国90%以上的轻稀土资源,被称为“中国稀土之乡”。宋军回忆,在买矿卖矿最疯狂的年代里,走出车站,便能看到各色为稀土生意牵线搭桥的中间人,就连大部分黑车司机都能成为买矿的中间人。果不其然,按照宋军提供的线索,记者从车站旁的一家小旅馆老板那里,拿到了一位自称姓何的中间人的联系电话。

“我不做稀土,只做铁矿。”在对记者的女性身份表示惊诧后,该中间人在电话中表示。

幸好,这是记者早已掌握的信息——原来随着2010年6月,国土资源部对违法违规和乱采滥挖组织为期半年的专项整治排查行动,内蒙古和包头市开展了大规则的专项整治工作。整治风声下,除非面对的是熟客,“只做铁矿”,就成为这些稀土中介暗号式的开场白。

“圈内”人所共知,白云鄂博的稀土矿属于伴生矿,随铁矿石一起开采,而矿区附近所聚集的大大小小的选矿厂、炼铁厂,名义上选铁矿、炼铁矿,实际上选的都是稀土矿,生产的都是稀土精粉和进一步的稀土分离产品。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曾向记者透露,包头西头的营盘湾一带聚集的冶炼厂,年产能便可以达到两万吨稀土分离物。因此,中间人一句“只做铁矿”,既隐藏了自己的身分,又能将信息传递给确有诚意又心领神会的买方。

记者和这位何姓中间人就此攀谈起来。按他报价,含量5%的稀土矿石,黑市价格在每吨100元上下。

当然,为了隐藏行迹,这些从白云矿区偷出的矿,基本不会直接运往外地,而是在当地的小选矿厂加工成含量为50%左右的稀土精粉,约15吨5%的矿石可加工一吨精粉,市场价格为每吨5000元左右。然后,再将精粉就近送至“炼铁厂”生产出氧化物和碳酸稀土,这便是稀土黑市上销售的终端产品。

也就是说,假如记者采购100吨稀土矿石,当即可以在原产地被加工成3~4千克的稀土产品带走——买矿者空手而来,又几乎是空手而去,难怪行踪如此隐蔽。

神秘的走私灰色群落:地下中介

最终,记者以运输方式还没确定为借口,向何姓中间人表示“先看看车再说”。没想到,由此却牵出了包头稀土走私中的另一个灰色群落——中介。

何姓中间人给了记者一个电话,让记者到包头210国道附近的某物流中心去找一位姓胡的司机,“运输,包括囤货的事,都可以找他。”

记者就此联系上了这位胡司机,佯称要发货到四川。胡司机直说到四川的车现在没有,不过可以发山东或是河南,“那边我们有现成的仓库,以后你们报关时再运输也近些。”

显然,囤积也是稀土走私产业链中至关重要的一环。道理何在?宋军曾告诉记者,稀土走私者收货后,一般会将货积累到一定数量,一次性办理报关手续,这可以降低多次报关带来的风险。此外,稀土走私的成本中,所占比例最高的正是报关费用,囤货后一次性大批量报关,可以大大摊薄这块成本。

随后,就在210国道旁的这个物流园区里,记者先后光顾了多家物流信息部和多个货车司机,他们大部分都表示可以代为联系仓库,有的甚至表示,如果有需要,还可以帮忙联系货源。随后,记者更了解到,在包头,尤其是张家营子物流园内,很多物流中介本身就在私下从事稀土交易的中介服务。从寻找货源到运输和仓储,通过这些中介都可以实现。

当然,除了物流中心外,稀土交易的中介还有更多隐蔽的形式。宋军介绍,包头市内大大小小的物资公司、外贸公司,基本都提供稀土交易的中介服务,或是本身从事的就是稀土生意。而更老到的交易者,为了躲避追查,甚至自己并不注册公司,而是挂靠在其他企业下面开展业务。这样即便在交易中被发现,公安机关在调查时也会遇到取证上的困难。

显然,正是这些中介机构与人员的存在,使得稀土走私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得以拆分,每个环节“各司其职”,买矿者只负责采购,囤货者只做运输和储藏,销售者只负责寻找客户,这样将整个流程拆分开来,直到报关之前,整个流程基本都处于监管盲区。

“很多中间人,本身在上游就拥有充足而稳定的货源,在下游拥有固定的报关地和境外客户,这种稳固的关系,不仅使其走私活动更具隐蔽性,也能最大程度地降低交易成本。”

为了更深入地探究这条走私链,经内部人员介绍,记者“有幸”被批准加入了一个稀土“从业者”的QQ群。进群后,记者发现,群内人员大多分布在内蒙、江南、广东、广西等地,身份或为稀土行业的从业者,或为代理报关公司人员。群公告上赫然写着:提供稀土交易信息服务,买矿、卖矿的老板,请将你们的产品规格发至群空间。

不仅如此,加入这个QQ群的当天,记者的QQ邮箱里便收到了一封名为《稀土报关》的群邮件,“广州黄埔强势通关:大米、面粉、氧化镁、木炭、碳化硅、钢材、滑石粉、稀土、硅铁、木地板、各种矿产等。均低价接货,哪位老板有货需要出口的请联系。”

这不禁让人疑窦丛生——在国家的严厉监管与打击之下,黑市上数量庞大的稀土,究竟是怎样精心包装通过海关检验的呢?

报关的都不是稀土

“不需要配额,从内蒙运过来的话,含拖车费每柜5万元,包通关。”记者通过QQ联系到这家声称“广州强势拖车报关海运,承接各类难度货及敏感货种通关”的报关公司,在QQ上,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如是说。这一价格,明显比之前记者了解到的“行情”高了很多。

在记者的质询下,对方表示,最近各地海关对稀土都查得比较严,成本自然就高。他们在海关内部有“专用通道”,但是最近也只敢承接老客户的业务。而这种“专用通道”,指的显然是报关公司在海关内部的关系——在利益的诱惑下,有些海关工作人员正成为走私者的帮凶。

多方查探之后,记者发现,中国的稀土走私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本来没有出口资质的企业,进行稀土产品的国际交易,或是将禁止出口的产品如稀土原矿等私运出境;另一种是,将本来允许出口的合金等产品伪装成其他产品报关,以偷逃税收,有的甚至还可以享受伪装品相关的出口退税政策。

这两类又有两种不同的操作形式。在国家加大对稀土走私的打击力度之前,稀土的通关方式与普通的货物走私并无太大区别。少量的产品大多通过夹带在其他货品中夹带出境,而大批量的走私,一是这家报关公司提供给记者的形式,即包柜。包柜出口本是一些杂货出口时常用的形式,为了报关便利选择包柜。而在稀土走私中,“实际上就是买关”。

另一种操作形式则是稀土走私相对于其他货品走私所独有,即将稀土产品按其不同性状,冒用其他货物名称,例如氧化铈的外观是白色的粉末,与抛光粉相类似,为了让氧化铈顺利通过海关,在出口单上填写的都是抛光粉的名字。海关进行通关检查时,一般都是检查员根据单子的名称,看下货物的颜色、状态,只要这些大致符合就可以通过。近年来破获的几起稀土走私大案中,碳酸铈、氧化铈等稀土类产物被伪报成“陶瓷釉料”,氧化镧等稀土氧化物被伪报成了氧化铁红,另外,硫酸铝、硅藻土、玻璃澄清剂、石油催化剂、热压铁块等,都是稀土在报关时常用的假身份。移花接木的手法下,报关的都不是稀土,这让没有专业检测设备的海关工作人员真假难辨。

不仅如此,为了提高通关率,稀土走私者还会精心选择报关地点。该报关公司工作人员就表示,万一在广州通关困难,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有合作机构,可以代为联系异地报关。他说,“比如山东、四川、广西等地都可以报,这些小地方的检验水平低。”

显然,目前国内各海关软硬件水平及商检要求参差不齐,让稀土走私者找到了可钻的“空子”。大城市及稀土的主产区海关相对严格,比如上海就要求所有化工产品必须进行化学实验室检验,而一些远离稀土产区的二三线城市正成为走私者的首选,因为这些地方的海关不但没有必要的检查设备,其工作人员甚至很可能从没见过稀土。

继续采访,记者也了解到,由于国家监管打击的加强,现在一些代理报关的机构在从事稀土走私过程中,明面上有所收敛。深圳某报关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很多报关公司在遇到稀土票时,往往是不看到货不接,没有合作过的不接,“毕竟,如果明知是违法的货品还接,被查出来或被捅出来了,首先遭殃的是我们自己。”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监管的加强也让稀土走私产业链上各环节的从业者绞尽脑汁。为稀土走私提供服务的机构甚至已经延伸至海外,逃避监管与打击的手段也越来越严密、隐秘和狡猾。

最“安全”的通道

“稀土能出吗?”

“可以出。但是现在从大陆各地出都不方便,只有从香港出最安全。”

记者听从某业内人士的指点,打通了深圳某货运公司经理张林的电话。电话中,他向记者表示,现在国内风声比较紧,从深圳到香港,正成为稀土走私者最青睐的“安全通道”。

“走日本的话空运30元一公斤左右,是指从香港到日本的费用。从深圳到香港每公斤8~10元。没有报关费用。”

张林告诉记者:“我们和国内公司走的渠道不一样,我们是通过一些中转公司和合作的外贸公司走货,现在我们在香港有五家合作机构在走这些东西。他们有一些进出口免检的合同,不用查就可以过去。我们之前也一直在做,年前就出了好多票。”

记者佯装不放心,继续质询,如何保证稀土能更“安全”地通过这条“通道”?

为了降低风险,走私者常采取化整为零的手法,张林表示,他们从深圳过港的时候,一般每个箱柜里面装上两三百公斤,和其他货物混装在一起,再加上海关内部的关系,被查到的几率很小。每天他们最多运一吨把货到香港,在香港集中起来之后再“走掉”。他还表示,“那边仓储的费用不用你负责,货就放在我们那边的仓库。”并且,即使深圳这边海关查到,只要量不是太大,又没人去举报,基本上花点时间都可以把货“弄”出来。

除了保证通关的成功率,对走私者而言,通过香港走私稀土的另一大好处是,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法律风险。

据记者了解,这些涉及到中国香港地区的物流和报关公司,通常通过香港中转,把走私的整个流程从每个环节上、时间上断开,让有关部门“查也不好查”。

除了香港地区的中转,境外转运也正成为一种更加隐蔽的稀土走私手段。目前海关及公安机关调查发现并破获稀土走私案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就在于报关单与仓单的品名不符。因为仓单是国际贸易中买卖双方交易时的收货凭证,必须如实填写。为了规避这一风险,一些更“高明”的走私者,将产业链延伸到国外,在境外进行一次转运。

记者通过QQ群联系到一位在越南做稀土生意的人士,从他那里了解到,通过这种境外转运,他们既可以将产品分成小批量多次运至国外储存,以降低通关风险,又可以实现报关单与仓单品名的一致,从而隐匿证据,逃避追查。

走私“地图”

长达一个月的“卧底”调查即将结束,带给记者的却是未了的思索:除了巨大的利益,除了法律的漏洞和监管的盲区,稀土走私为何屡禁不止,愈演愈烈?

显然,这与目前国内稀土产业的发展调整不无关系。稀土走私是一项“技术活儿”,所从业者,大多为稀土行业的专家或是国际贸易的专家。2006年起,国土资源部开始实施稀土限产、限制出口计划,对稀土产业大规模兼并重组,对一些不符合环保要求的小型稀土矿厂整顿和关闭。因此,之前从事稀土开采、加工或贸易,后在行业和产业的调整中被关停的企业和人员,凭借现成的技术和销路,走上了走私这条“生存”的便捷出路。

而与人们的想象相悖之处是,有“稀土之都”之称的内蒙古包头市,现在却并不是稀土走私最猖獗的地方,包头主产轻稀土,而在国际市场上,轻稀土的价格远低于重稀土,两者价差甚至达到100倍。

宋军告诉记者,与镧、钇、钕等价格较低的轻稀土产品相比,更多的走私者将目光和精力转向了价格较高的镝、铽等重稀土产品上。而作为重稀土主产区的江西等地,理所当然成为稀土走私新的重灾区。

中国稀土走私“地图”的这种分布形势,似乎与政策的区别也不无关联。

在稀土业内,一直存在着北方稀土打压南方稀土的声音。在国家公布的《稀土工业产业发展政策(征求意见稿)》中记者看到,位列出口产品允许类目录的几乎是清一色的轻稀土产品,而重稀土铽、镝的各种初级产品甚至各类化合物、金属或合金则统统被禁止出口。而在最近各方热议的稀土建储问题上,北方的包钢稀土已经得到国家诸多政策支持,而对南方重稀土建储的计划至今仍未被提上日程。

也许,越是感觉遭遇不公正的地方,越是有更多的人心怀不平,进而更愿意铤而走险。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据官方统计,中国每年走私的稀土达2万吨以上,而过去三年,海关查获的各类稀土走私案,总额仅1.6万吨;更尴尬的是,几乎所有被查获的案件,均来自内部或同行的举报。宋军和张林都曾告诉记者,在目前的政策之下,想把稀土卖出国,只要做到两点,便不会被查到:一是不要太贪心;二是不要得罪圈里人,“毕竟现在有很多政策的空子可以钻”。

比如说,目前我国并未禁止稀土合金产品的出口,这样的政策背景下,加工和出口合金已经成为一种变相的稀土走私方式,众多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外资企业更是直接在我国的稀土产地建厂,生产并出口稀土合金。

显然,在行业和政策的诸多悖论共同作用下,要想真正扼制稀土走私,仅靠查和打是不够的。有业内人士指出,对于某些储量相对丰富的稀土尤其是民用轻稀土产品,政府应该由禁止出口转向限制出口。而一次稀土产业论坛上,一家大型稀土企业的人士公开表示,17种稀土元素不能只用一个配额标准,而应该按照稀缺程度分成2个、3个、5个或更多的标准。

2011年2月16日,从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传出了要求加强稀土监管的政策措施,力争用5年时间,建立合理开发、有序生产、高效利用、技术先进、集约发展的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格局。商务部也随之表示,将进一步规范稀土出口企业,打击稀土非法走私。

无论行业的痼疾或是政策的缺憾,都不应成为贪婪与逐利的借口。离开包头前夕,记者再次拨打宋军的电话,手机里传来的却是“您呼叫的用户已停机”的提示音。火车呼啸着穿过广袤的内蒙古草原,身后是漫天的黄沙,一望无际。

链接 >>

据海关统计,每年我国走私稀土量至少2万吨,约占实际出口量的1/3。然而据统计显示,目前全国的稀土冶炼分离产能为13万吨,而2010年商务部公布的稀土产品出口配额为30258吨,国内市场至多消化4~5万吨,如此巨大的产销缺口由谁来解决?结果不言而喻。

近期海关破获的稀土走私大案

南宁奥天公司案

2007年7月至2009年7月两年间,范某等人以奥天公司、保得宁公司、佳佩莹公司名义,采取伪报品名方式共报关出口应税应征的稀土金属及其化合物69票,约4196吨,案值约1.09亿元,偷逃税款1300多万元。2010年9月南宁海关破获。

稀土走私的巨大利润让走私者绞尽脑汁往里钻。

青岛海友贸易有限公司案

从2007年起,珠海市海友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胡家勇多次与天津和青岛的报关公司合作,将稀土伪装成氧化铁红,走私出口至日本住友公司。2010年9月被青岛海关破获,其走私稀土产品价值1.05亿元,涉税1052万元。

编 辑 彭子珂

E-mail:pzk@caistv.com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