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栋伟
张栋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71,790
  • 关注人气:179,4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疯狂的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还能坚挺多久?

(2021-06-08 12:14:36)
标签:

it

石头科技

扫地机器人

雷军

米家扫地机器人

分类: IT业界

石头科技迎来了股东密集减持,昔日的“扫地茅”还能坚挺多久?

5月28日,智能扫地机器人公司石头科技公告称,南方基金、博时基金、嘉实基金等13家公私募、险资机构拟通过询价受让公司股份103.72万股,转让价为1111元/股。

根据公告,本次拟减持的6名股东分别是天津石头时代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石头时代”)、丁迪、毛国华、吴震、张志淳、万云鹏,本次拟减持的股份数量占石头科技总股本的比例为1.56%。

截至今年一季度,上述6名股东合计持有石头科技1339.91万股,持股比例20.10%,合计市值174.32亿元。

转让当日,石头科技股价收报1301/股元。而本次股东转让价格为 1111元,比最新收盘价折价达到 14%,属于“打骨折”。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本次转让股份之前,石头时代已经累计减持93.81万股,合计套现9.58亿元。此外,毛国华、吴震也分别在3月19日~3月26日,通过大宗交易各减持了11.55万股,合计套现逾2亿元。

早在2月22日石头科技的解禁期以后,其重要股东小米系,包括天津金米、顺为资本等就已经开启了减持操作。

石头科技曾经因为其股价疯涨,仅次于茅台股票的价格而被戏称为“扫地茅”。

如今,这个会扫地的茅台被频繁抛售,难道出什么问题了吗?


一、“疯狂的石头”

1、小米风口上的猪

成立于2014年的石头科技,成立当年就拿到了小米的投资,成为小米生态链中的一员。主要产品是智能清洁设备,也就是“扫地机器人”。

小米在其成立之初,以其品牌优势为石头科技找到了稳定、优质的供应商。石头科技的5大主要供应商中有3家同时是小米的主要供应商,分别是欣旺达、赛德电池、Avnet科技。

除了资金和供应商的帮助,小米还积淀了庞大的用户群体,以及广泛的线上和线下渠道,可以帮助石头科技快速打开市场。从2019年财报中可以看出其巨大的获客优势,石头科技销售费用率8.42%,远低于同类公司的销售费用率。

正是借助小米的势能,才让做清洁设备的石头科技摇身一变,成为了赤手可热的智能硬件设备生产商,拥有了雷军口中的“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同款“互联网”基因,让投资者“高看”一眼,给了一个更高的估值。

去年2月,石头科技于科创板上市,发行价格为271.12元/股,为A股史上发行价最高的新股,上市首日暴涨84.46%,雷军也成为了幕后的最大赢家。

2、扫地机器人的搬运工

据腾讯网20年12月20日题为“千元的石头科技,只是扫地机的搬运工”的文章爆料:

石头科技自己根本不生产扫地机器人,公司98%的扫地机器人均来自小米供应商—欣旺达。

从石头科技之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也能看出,石头科技绝大部分的产品都是委托给欣旺达生产的。

按道理说,既然生产环节不用自己太操心,那就应该着重做好技术升级、产品研发的核心工作,积极笼络、培养高端人才。

但根据其招股书显示,自2016-2019年上半年,石头科技研发人员占员工人数的比例分别为71.88%、56.34%、53.40%和50.20%,呈逐年减少的趋势。


3、去小米化的“单飞”之痛

虽然石头科技借助“小米生态”标签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上市后股价走势强劲。但仅仅依赖小米的平台,是不足以支撑其长期发展的。

因此,石头科技陆续开始推出自有品牌,拓展销售渠道,推行去“小米化”。比如,石头科技一边借着小米的渠道售卖自主品牌,一边与京东、苏宁、天猫等电商渠道展开合作,线上与线下齐头并进。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与其他小米生态链企业一样,石头科技似乎也摆脱不了开启单飞之路后高开低走的命运。

虽然在2017年和2018年,石头科技相继推出自有品牌“石头智能扫地机器人”和“小瓦扫地机器人”,营收从1.83亿增长到42.05亿。但是,石头科技的收入增速逐年下降,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29.80亿,同比下降1.65%,业绩增速史上最低。

其次,由于石头科技是做小米ODM业务起家,同时,小米产品一贯的高性价比定位策略,以及和代工厂利润分成的模式,导致石头科技与小米之间的交易毛利率普遍较低,且收入占比高。石头科技的半年报中也明确表示若小米未来向该公司采购订单减少,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而从市场占有率来看,根据奥维云盘数据显示在家用扫地机器人领域,一季度石头科技线上市占率为10.81%,排名第四;而在线下,石头科技市占率仅为0.31%。可以看出,从依赖小米到与小米成为竞争对手,石头科技”单飞“的底气是严重不足的。


二、石头科技的战略之痛

1、产品结构单一, 科技创新路难走

石头科技作为小米生态链企业,借智能家电的风口、小米品牌赋能和初期AI算法优势,在扫地机器人赛道站稳了脚跟,但其产品类别单一,加之算法技术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面对竞争压力和分手“小米”的阵痛,都让石头科技亟待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

而这一新的增长点,石头科技寄希望于商用清洁机器人的研发。

2020年9月,石头科技在互动平台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家的商用清洁机器人研发工作已经完成,处于测试阶段,但时隔半年马上打脸。

本来商用清洁机器人是非常有发展潜力的品类,石头科技也被市场及业内寄予较大希望,如今却面临新品延期问世,甚至难产的囧境。


2、市场规模增长有限,未来挑战巨大

光大证券曾在2019年发布了一份行业研究报告,预计全球(除中国)扫地机零售额有望达到 80 亿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 500亿左右);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扫地机器人零售额为94亿元,同比增长18%;零售量为654万台,同比增长4.3%。虽然行业近两年结束了高增长,但各大平台对扫地机器人行业的未来发展还是给予了肯定,不过给出的预估市场规模都不大。

即便未来市场规模有限,国内市场仍是激烈角逐的局面,比如科沃斯、戴森、iRobot、海尔、松下等各家公司为了争夺这块蛋糕,开始不断提升产品性能,使扫地机器人产品迭代周期大大缩短,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而中小型企业比如小精灵、扫地狗等企业,进入赛道后也不断推动产品技术革新,更让竞争有增无减。

三、大股东清仓减持,消费者投诉不断

1、资本“泡沫”正在被戳破

石头科技于去年2月21日登陆科创板,彼时其IPO价格为271.12元/股,后一路暴涨成为为数不多的千元股,立足A股前三。

今年2月22日,随着其上市一周年的到来,石头科技迎来2858.87万股解禁,占公司总股本的42.87%,解禁市值为317.22亿元。当日股价直接跌破千元关口,较上一个交易日市值蒸发近百亿。

《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称,此番股东的“套现”动作可谓“整齐划一”,既有机构资本,也有两家“小米系”资本,更有石头科技的董监高,就连员工持股平台的“石头时代”也减持近四成,另外还有自然人股东大笔套现。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公司曾发布股权激励,定价折扣仅为IPO发行价的20%,创下科创板“打折”之最。如今股东一边握着不到2折的股权激励,一边却是已经迫不及待清仓式减持。

加之,作为吸尘器市场的细分品类之一,智能清洁机器人并不是刚需,并未能获得大多数消费者的认可,更多对其感兴趣的群体依然持观望态度。

所以即便拥有漂亮的营收数据,也无法支撑石头科技当前的高股价。而高管的清仓式减持,也成了石头科技估值泡沫的多米诺骨牌,未来股价继续下行的可能性较大。


2、产品频繁出现质量问题

自“3.15”当日各路媒体集中爆出“消费者投诉: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出现质量问题 客服不给予售后“的新闻之后,短短几个月内,各投诉平台又出现了众多消费者投诉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的负面信息。

而且从投诉中来看,大部分都是类似的质量问题,例如“激光测距传感器异常”、水箱漏水、轮胎打滑原地打转无法拖地等等。

接二连三的投诉,说明其产品质量问题不容忽视,但售后迟迟不予解决且甩锅给消费者的态度,似乎已经成为石头科技惯用的售后套路。


考验:石头科技,前路漫漫

离开小米的庇护,石头科技引以为傲的技术和算法,都并非其长期可持续的竞争优势,虽然石头科技深谙小米的营销之道,但如果只在营销和运营上做创新,恐怕很难走好未来的路。

所以,石头科技的重中之重是要加强技术研发,增加科研经费投入和研发人员占比,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参与进来。此外还需要寻找新的突破点,打造含“科”量高的差异化产品来突出重围,而不是人云亦云的跨界去做自己不擅长的造车项目,给市场讲“故事”。

毕竟作为科创板上市公司,科技创新无疑才是立足的根本。


作者:智皓 (实习生)

指导老师:张栋伟(市场营销专家、资深互联网人士、大学生就业创业导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