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红
妙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2,884
  • 关注人气:16,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仅仅是鲁本的胜利

(2006-06-12 00:52:23)
分类: 2006年世界杯

击败塞黑,与其说是荷兰的胜利,还不如说是鲁本一个人的胜利。显然,如果昨晚的鲁本也与范尼们一样梦游的话,塞尔维亚和黑山人一定会在分手之下,留下相互间的最依依不舍。对于荷兰人说来说,幸好还有一个鲁本,对于塞黑来说,鲁本没有让他们的分手变得温情脉脉。

两年前在葡萄牙,我一直在憎恨那个肠肥脑满的艾德沃卡特,是他一手埋葬了才华横溢的橙军。两年之后,我庆幸范巴斯滕的回归,这个同样才华横溢的青年才俊,一定可以将荷兰队从艾德沃卡特的年老色衰中解脱出来,鲁本轻巧挺进塞黑大门的时候,我以为美梦就要实现。

荷兰队的整体却依然是令我们失望的!范尼是禁区之王,我曾经觉得对范尼最为推崇的词藻是这样——这是一个禁区中的“婊子”,一有机会就发骚,而且不可抵挡。可是,这个范尼在昨天晚上居然“从良”了,我们压根就没有见到那个发浪发骚的范尼。更郁闷的是,整个荷兰队都跟着范尼一起,改邪归正了。

当然,我觉得我对于荷兰队可能太过苛刻了,在与阿根廷科特迪瓦和塞黑这些如狼似虎的家伙共舞之时,第一场,胜利就是硬道理。可是,对于荷兰我们却能不苛刻,谁让这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尤物。

鲁本一个人的表演是令人陶醉的,荷兰从来就不缺乏这样的表演大师,就算在郁闷的2004年和荷兰人缺席的远东盛宴,荷兰人其实什么都不缺。可是荷兰人总是喜欢一个人独舞,就像昨晚的鲁本,他个的舞蹈就诱惑了塞黑人,其实是因为塞黑人还沉浸在分手之痛中间。我总喜欢联想,如果是头一天疯狂演绎五前锋的非洲大象,荷兰人还能这么幸运地,一个舞到天明吗?

鲁本一个人的胜利,让我们看到了荷兰队从死亡之组脱险的前景,但鲁本一个人的独舞,我却不得不问一声:红颜是不是都是很薄命?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