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红
妙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2,884
  • 关注人气:16,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足球狗仔队队长秦云

(2006-01-21 16:19:54)
分类: 人在江湖『没事找事』

中国足球狗仔队队长秦云

杀人者秦云 


作者/百晓妹

   秦云,中国足球记者狗仔队队长。

  来历:不详。

  年龄:不详。

  擅长:暗杀。

  惯用兵器:不详。

  行踪:不定。

  第一次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承认,我有点紧张。

  其实,他看上去很普通,从他身上,我并没有感觉到传说中杀手都有的那种杀气,但不知为什么,别的人——我指的是东北的几个刀客——郝洪军、邱国栋、张小龙,还有著名的狗仔卓越兄,都露出了戒备的神色。

  我说的是韩国西归浦的一家小饭店,我们几个人正在吃饭,快吃完的时候,那个人突然晃了进来。

  那些日子,我们在西归浦随时都能碰到中国人,所以,看到他走进来,我并不是很在意。但很快我就听到有人在叫“秦队长”,我承认我吃了一惊,一口饭差点喷出来。

  “秦队长”懒洋洋地应了一声,随后坐倒在椅子上,手托香腮,媚眼如丝。漂亮风骚的韩国老板娘扭着水蛇般的腰,在他跟前至少走了五个来回,可他看都懒得朝她看。

  郝洪军是最早冷静下来的一个,他向“秦队长”举了举手中的啤酒瓶:来一点?

  不喝。

  那么,吃点什么?

  一碗米饭。

  米饭很快端了上来,“秦队长”低着头,开始吃饭。我注意到他吃得很慢,很仔细,没有浪费一粒米。看他的样子,好像已有很多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好像他自己都不知道,吃完这一顿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下一顿,所以,每次吃饭,他都很珍惜。

  吃完饭,他慢慢地站起来,又慢慢地走了出去。

  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我听到有人呻吟般地道:秦云!他居然还活着!

  秦云!果然是他!传说他是江湖上最神秘的一个杀手,神秘到了他想干掉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干的,而那个人已经死了。你可以防范任何人,但你无法防范秦云,因为,他是——暗杀之王!

  传说是这样描绘他的:他习惯于把房间弄得一团糟,因为太整洁的房间会让他找不到感觉——通常,这只需要五秒钟时间。五秒钟后,他会跪坐在地上,两眼迷惘地滑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电话在他的脚边,他随时会拿起电话来,用相当熟络甚至是有些娇嗔的语气向对方打探消息。放下电话,他会一脸随便地告诉你对方的名字,“老阎”、“吉龙”或者是“蔚老四”。他的床上永远散落着一大堆电话号码,你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中国足协任意一个人的资料:手机、家庭电话、OICQ号码;哪个人晚上起夜几次,说了几句梦话;银行存折的17位密码,等等。

  我不知道这些传说的可信度有多高,每当我试图对这些说法表示怀疑的时候,总有人善意地提醒我,不要冒险。也许他们是对的。你可能不相信自己接不住李寻欢的飞刀,也不相信自己挡不住西门吹雪的一剑,但你最好不要去“试试看”,因为李寻欢和西门吹雪都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秦云也是如此,你可能不相信自己躲不过他的暗杀,但你最好不要给他任何机会,因为他真的很可怕。

  秦云独白:那天我确实饿坏了,经过那家饭店时,我看到里面有很多中国人,就走了进去。郝洪军很客气,问我要不要喝酒,我告诉他,我只想要一碗米饭。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这么怕我,我走进去的时候,他们好像都很紧张,好像我要暗算他们似的。也许是我的样子吓住了他们。其实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用刘晓新的话说,精神恍惚,如行尸走肉。只有在看到猎物的时候,我才会兴奋,就像鲨鱼闻到了血腥。

  我是一个杀手,我喜欢这一行,因为它很刺激。从我第一天做杀手的时候起,我就不喜欢对方在我面前有任何秘密。我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说谎,绝对没有人。我想知道什么,最后一定能知道。

  我是这一行的大师,是“中国足球记者狗仔队队长”。我很珍惜这个荣誉。从小,不管做什么,我都要做最好的。做狗仔,当然就要做狗仔队队长!

  越秀山庄是我呆的最后一个江湖,老板龚晓跃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但我不喜欢他的兄弟张晓舟。有一次我差点跟那个姓张的打了起来,我不知道那小子是不是在老板面前告了我的状,反正,龚晓跃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冷淡了。虽然,杀手都是一样的,谁给的钱多,就给谁干,但是,很少有人相信,杀手其实也有杀手的尊严。我不愿意只是当一个杀人工具,所以,我离开了越秀山庄。

  每天我都在寻找新的雇主,精神恍惚,如行尸走肉。每天,也都有人问我:秦云,你总是暗杀别人,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怎么死?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但我答不出来。也许会死于别人的暗算?善泳者溺于水,其实也很公平。我只是希望自己死得痛快一点,不要流太多的血,死的时候,不要太害怕。 
 

此外,我们另外罗列一下几位同行的描述,就可以知道,东体“驻中国足协”记者秦云对中国足球具有多么深远而重大的影响呀!

据每天坚守足协门口的“狗仔队长”秦云观察,乌鸦们早在2001年十强赛前就飞走了,但经历光辉的“出线”,不久前又飞回来了,适逢中国足球又一次最低谷。那群乌鸦和那两根乌鸦树曾经我们的渲染成为中国足球霉运的标志,他们的出现,是一种恐怖主义图腾。——李承鹏《龙须沟》

他实在太有名了,秦云,你听听!你听听!!你听听这名字就知道他多有名了,此人经常用笔名发表文章,你可能在不经意间就被他感动了一回,怕的就是这种人,所以他实在是太出名了。此人经常穿西服打领带,以便区别于其他普普通通的穿运动装的足球记者,很多初涉足球的记者经常在训练场边把他当做俱乐部总经理来采访,他为此感到愤怒;他是一名很用功的记者,三更半夜他还在勤奋地工作,我就曾经在半夜十二点看见他在抄海埂的标语,幸好这个冬天的海埂没有狼狗。贾蕾仕《七大名记海埂闹冬》

在三个月的十强赛里,秦云几乎有两个月时间是跪在绿岛宾馆的地板上度过的。我们一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采取如此痛苦的姿态来进行创作,当然这还只是他创作环境中的一个部分,他可以在五秒钟之内把整个房间弄得一团糟,太整洁的房间可以让他完全找不到感觉。然后他跪坐在地上,两眼迷惘地滑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电话在他的脚边,他随时会拿起电话来,用相当熟络甚至是有些娇嗔的语气向对方打探消息。放下电话后他会一脸随便地告诉你刚才电话中的谈话对象,“老阎”、“吉龙”、或是“蔚老四”,此时在他的床上一定散落着一大堆的电话号码,如果这时走进他的房间,你可以随意找到你想要知道的中国足协任意一位人士的联系方法,手机、家庭电话或是OICQ号码。但是,这种“苦役”般的写作终于让秦云同志腰肌劳损,一次中国队的主场比赛结束后,球队转战西亚秦云回家,突然的放松使他精神有些恍惚,在经过一个路口时一辆车从他身边轻轻滑过,车开出数百米后秦云突感腰间剧痛。据秦云自己介绍,这以后他一言不发埋头回家躺下,好在秦夫人看他茶饭不思一问方知事态严重,紧急送往医院才保无恙。一周后国家队回国,秦云再次提前入住绿岛,逢人便掀起上衣,只见腰部横七竖八缠满纱布。自此秦云更加沉默寡言,把对卡车司机的一腔仇恨化做更加忘我的工作。——刘晓新《我们的十强赛,不该忘却的纪念》

我的同事兼朋友、圈内号称“狗仔队长”的秦云老师,昨天开始在报纸上写评论了,他说“如果说还要把中国足协当成一个行政性质的机构的话,这也是全中国最透明的一个机构了。”秦云这番话实际上是大多数中国足球从业人员所公认的,试想,中国足协那几位司局级官员能够天天被编排上报纸版面,或痛骂、或问责,场面之壮观,延续时间之漫长,实在是一大景观。昨天我还发现,秦云老师的MSN个人设置已经改成“中国足球需要礼义廉耻”,不知道是不是对圈内所流行的,明明享受着无限的民主气氛,却把中国足球的死亡一味归咎于中国足协的“独裁专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做圣人状的愤懑?——妙红《死于“民主”》

 

附考:

百晓妹这个人虽然一直都不肯披露自己的身份,但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曾经在《球报》、《体坛周报》,现为《南方周末》记者的关军,人称关大,网名中国阿甘是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