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他回精神病院了
他回精神病院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3,169
  • 关注人气:5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2005年一场几近崩溃的记忆

(2006-03-17 03:11:21)
分类: 瞧你丫的德行

压根儿就没想过我的第一个电影是这样开始的。我只能归结为老天的安排。

《东京审判》的接拍纯属阴差阳错,就是说,我是在没有任何预谋的情况下仓促接招,只能见招拆招。

应该说,拆的还不算太丢人,虽然有那么多的遗憾。

我也只能说,我把片子做完了,虽然其中种种黑暗足以写一本惊心动魄的畅销书。

这里发生的种种变故让我叹为观止,其精彩离奇程度早已超过了我在公安部时采访过的任何特大案件。除了没有死人。但目前我还不想细说。

我只能说,这是老天对我的厚爱。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一天制片人跟我说了最后一句话:导演,明天我不拿着六十万现金送到剧组,就再也不见你了。

果然,从此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两个投资商要疯了,每天口口声声要跳楼,终于我没有抵住二人的厮磨,答应接手后面的资金来源。当时我还自以为是地说了句自以为聪明的冒泡的至理名言:我可以解衣以活人,但做不到舍己救人。

 

2005年夏天,出奇的热。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要把最后一个镜头拍完。

拍完之后,扭头就走。

我做到了。

在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在北影摄影棚,我拍完了最后一个镜头,掉头就走。

出了摄影棚,苏新,老岳和会计等在外面。

他们刚刚从银行取来我向朋友借的现金,我叮嘱苏新和老岳按照制片主任昨天晚上拟好的单子给大家发酬金,然后就上了汽车。

这一刻,我的眼泪才掉了下来。

如此艰难绝伦的拍摄过程,我一直像个傻逼似的撑着,只有两次差点掉下眼泪。

一次是朱孝天知道后面的资金全是我借来的时,跑到我跟前说,导演都借钱了,我们还能说什么。

我感动的差点流泪。

这时,几个港台演员已经超期十几天了,并且按照合同应该付的酬金一直没拿到,他们相信我不会欠他们钱,或者他们宁可相信。

因为我接手片子后曾给剧组开会说,以前我和大家一样都是打工的,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天下最傻逼的制片人了,也就是说,我是四大傻之一了――炒房炒成了房东。我只能保证剧组跟我干到最后的任何人,我都按照以前的合同把钱发给大家;如果不相信,现在立马滚蛋,我决不挽留半句,无论是谁。

我还说,今天说的,都是我能做到的;做不到的,一句话都不说。

以前与我合作过的人相信,比如美工杨浩宇,化妆刘红曼;没合作过的不相信,尤其是那几个所谓的专业电影人;也有人将信将疑。

并且我说我只能保证在大家离开剧组的那天拿到,提前一天都不行。

好像有点耍流氓的味道。

其实这是个操作技巧。

在十几天内我要解决几百万现金,只能向朋友开口,但这年头谁会轻易把钱拿出来借人呢?我只能给他们说,到停机那天你再不借给我钱,我就疯掉了,朋友鉴于我的精神健康问题也只能是拔刀插自己的肋骨。

最后的情况果然如此,在停机的前一晚上,朋友答应借钱给我。

第二次是在人民大会堂开新闻发布会时,又是台湾省演员朱孝天,他在发言时说我眼见了这个电影的艰难,也眼见了坐在监视器后面的导演的艰辛和无奈。

要知道,在这种人人疑心疑鬼的时候,有人如此说法,我这颗贱嘀嘀的心难免不一热,眼泪又差点掉了下来,但我忍住了。

我觉得象我这样一个莽汉如果当众掉泪,简直难堪的不如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晚上我把周晓欧郭涛朱宏佳等一大群人招呼来吃饭。

他们都在电影里友情客串了角色,我一分钱也没给他们。我得感谢一下。

这是一群真心对我的兄弟。

吃完饭,我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告诉苏新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要来找我,因为我已经把按照合同该付的钱已经全部交给了剧组会计,由苏新监督执行。

这个电影,无论是谁,我没有欠一分钱。我答应的,全部做到了。

然后我关掉了手机,睡觉。

第二天中午,我醒来,到工作室打CSDOD。昏天黑地,不分昼夜,直打的差点口吐白沫,眼冒金星,一出门看什么都是旋转的,躺在床上耳边全是枪声。

如是,达十五天之久。

在此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不能听到任何关于这个电影的任何信息。不管是谁,只要一提电影这两个字,我就象一只怀春的猫被踩了尾巴一样,心里号叫一声,心脏就像被人用玻璃划了一道。

椎心泣血这句话,就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

 

我不能怨任何人,我也不能躲,我揽起一切的原因仅仅因为剧组的演员,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我找来的。

我不愿意欠任何人的情。我不是所谓的电影圈里的人,我只是个傻逼。

后来看到李碧华说,

[誓约]一说出口便开始为难自己的一句话。

绝妙之极!

 

还有两句话,一并抄录在此。

[勇敢]由三种力量驱使:(一)不小心。(二)虚荣。(三)没有后退之路。

[乐观]相信因果报应,天理循环,所有反派都没有好下场。

 

附记:1、如果不是把我逼急了,这些话我不想说,倒不是我道德有多高尚,而是大家都活的不容易,无论那些人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如何差劲,我还不想揭这些伤疤。

2、今天是因为雅荻的留言让我感触,不是我敢如此玩,而是只能这样。知之不可为而为之,仅此而已。

3、以后如果有些人犯的尚属人类范围中的错误,我不会再谈那些黑暗的东西。但忍无可忍的时候,也只能反击了。

3、还是那句话,真相只有一个。

4、也还是那句话,你活着,总会有机会迎面撞上一滩狗屎。这是必然规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